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八百九十七章 剧烈冲突
    第八百九十七章剧烈冲突

    叶子轩从贾氏大厦出来后,没有第一时间回春风大排档,而是去了三亚的药材市场。

    他宣告七天治好贾沉浮并非头脑发热,而是基于对后者病情的足够了解,他念叨心里早已开出的药方,寻思去药材市场买几百斤好药熬些药丸,当然,根治贾沉浮的病情不需要这么多昂贵药材,只是他需要向众人表达出自己的重视。

    在很多病人和家属看来,五十块钱熬制的药丸,肯定比不上五万块的好药,叶子轩为了让贾荣华他们放心,所以迂回去一踏药材市场,快要抵达目的地时,他还给甘文忠发了一条短信,告知自己要迟点回去,让后者今天在店里蹲着。

    叶子轩还把墨七熊也叫去药材市场帮忙。

    “哎,堂堂大管家,都快成店小二了。”

    十一点,春风大排档,给叶子轩回完短信的甘文忠,把手机揣回了口袋,随后对跟随多年的光头男子苦笑:“青蛙,让兄弟准备开门吧,叶少今天会晚点回来,厨师早上又辞职了,这店,要靠咱们撑着,待会你带几个兄弟做厨师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收银。”

    他叼着一根烟:“赚多赚少是其次,主要不能被贾末日觉得,我们怕了。”

    担心被贾末日报复的三个厨师,不顾甘文忠苦口婆心的挽留,在叶子轩离去之后,连薪水都不拿就跑掉,所以中午开档对甘文忠是一大考验,只是正如他自己所说,店门不能不开,除了不能被贾末日看扁外,还有就是需要它做掩护。

    曼德金的底细还差最后一截,所以甘文忠不想半途而废,听到甘文忠的吩咐,被称呼为青蛙的光头男子,也是一脸郁闷:“忠哥,我好歹也是虎狼号副船长,这进厨房煮饭炒菜不合适吧?再说了,我手艺不行啊,连炒饭都炒不好。”

    身边几个同伴也都齐齐点头,干杂活没问题,进厨房不行啊。

    甘文忠大手一挥,不耐烦的喊道:“少废话,你不炒菜,难道我去厨房?”他还用手指戳着青蛙的脑袋:“就算要请厨师,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来得及吗?别装可怜了,跑船的男人有几个不会煮饭,就看你愿不愿意,赶紧滚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我撤掉外面招牌,弄一个越国特色小炒出来。”

    青蛙一脸苦楚:“忠哥——”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下,大排档门口又传来几记摩擦声,轮胎气味相当浓郁,在甘文忠他们扭头望过去时,正见五辆面包车停下来,钻出四十多名身材魁梧的黑人,甘文忠他们初始以为是哈默来了,但很快发现不对劲,一个个的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走在他们中间的是一个长发黑妞,身材高大,眼神凌厉,这些人气势汹汹冲过通道,踏上阶梯,随后把横挡的桌椅全部踹开,几名来不及躲避的虎狼子弟,也被他们毫不留情的撞开,所过之处,可谓是杯盘狼藉,青蛙脸色微微一变:

    “忠哥,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甘文忠嘴角牵动一下,随后低喝一声:“给叶少短信。”

    对方阵营清一色的黑人,甘文忠就是傻子也能判断出是血金帮,他担心是曼德金知道大排档底细,所以派出人手来对付,但随即又觉得不对,如果曼德金真认定他们是虎狼门,那就不可能数十人现身,曼德金绝对是调几百人来打压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都好,甘文忠不敢掉以轻心,让青蛙第一时间给叶子轩信息,随后一个箭步上前,扬起笑容面对数十名黑人:“各位,中午好,你们是哈默介绍过来用餐的吗?对不起,厨师早上辞职了,今天吃饭怕是要等待个把小时、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没等甘文忠把话说完,一个辫子青年就窜上一步,一巴掌啪在甘文忠的脸上,厉声喝道:“吃你妈的餐!”

    甘文忠躲闪不及,脸上多了五个红印,巨大冲力让他后退几步,脸上带着愣然和怒意,青蛙几人脸色巨变,怒吼一声就冲前几步,只是还没有动手,数十名黑人就闪出狭长的水管,前面几人还从怀中掏出散弹枪,顶在青蛙几人脑袋。

    狞笑,猖狂。

    甘文忠没想到对方来势这么凶猛,连散弹枪都带来了,拳头一握,随后又一松:“各位兄弟,我是哈默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在一人枪口一转顶住甘文忠脑袋时,另一名黑人也踹在甘文忠脚弯,甘文忠身躯一个踉跄向前差点摔倒,他稳住身子并没有还手,因为青蛙他们全都被对方枪械顶住脑袋,一旦动手只怕两败俱伤,不过他还是面不改色盯看断臂黑妞:

    “不知哪里得罪贵帮,还请这位大姐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干他!”

    膀大腰圆跟男人没多少区别的断臂黑妞,神情不屑地手指一挥,一名黑人上前把甘文忠踹翻在地,另一人从箱子捞起一个啤酒瓶,砰地一声砸在甘文忠头上,酒液四溅,甘文忠顷刻头破血流,牙齿一咬,又有数人上前将他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五六个人,十多只脚轮番猛踹猛踢,甘文忠头破血流,无力反抗,只能抱着脑袋承受。

    “忠哥——”

    青蛙他们见到甘文忠被对方肆虐还顷刻见血,脸色惨白之余揪心的痛苦,想起身营救甘文忠,却被几个黑人一棍子抡在小腿和腰部,闷哼着摔倒在地,随后也被拳打脚踢,样子无尽憋屈和凄惨,鲜血很快从身上留下,落地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甘文忠见到青蛙他们也被殴打,在拳打脚踢中猛然抬起头喝道:“放开他们!不要逼我们生气!”

    吼出最后一句话时,甘文忠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杀气,目光也变得阴冷残酷,让几个黑人下意识吃惊松了手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又因自己被吓唬变得更加愤怒,一把拖回甘文忠的时候也微微偏头,一支酒瓶就直接砸在他的背部,砰!甘文忠重重摔回地上,脑袋再度被顶上两把枪械,一人直接踩在他背部,狞笑不已:“生气?你他妈的生什么气?”

    他狞笑不已:“能生什么气?”

    “踩死你们,跟踩死蚂蚁差不多,连警察都不管信不信?”

    几人又是一拥而上,把甘文忠和青蛙他们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接着,在断臂黑妞微微偏头中,十余人又把甘文忠他们拖入大排档里面,还反手关闭三扇破旧的木门,躲避路人的好奇和探究,地上留下狭长血迹,十几个黑人留在外面把守,驱赶好奇的路人,甘文忠他们像是被麻袋一样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光线变暗后,甘文忠艰难挤出一句:

    “你们究竟要干什么?我们是哈默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断臂黑妞冷笑一声,上前一步踩了甘文忠一脚,随后俯下身子淡淡出声:“你们还好意思提起哈默?是不是觉得他罩着你们很威风啊?不怕告诉你,哈默他们已经被锁起来,今晚,他们就要全喂大鱼,包括你们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你们还傻乎乎不自知,不仅不赶紧跑路,还敢继续开张,真是一群白痴。”

    甘文忠心里咯噔:“你们为了贾末日而来?”随后嗤之以鼻:“为了贾家,你们连自家兄弟都杀。”

    他清楚,哈默凶多吉少了,虽然后者傻得可爱,但也是喝过不少酒的人,多少有些愤怒。

    此时,外面传来几记闷哼和倒地声,但没有人在意那点动静,全都看着想挣扎起来的甘文忠。

    后者头破血流,咬牙切齿:“你们,一定会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断臂黑妞捞起一个酒瓶,啪一声砸在甘文忠的脑袋,玻璃四裂:“全部拖走,跟哈默一起沉海。”

    甘文忠闷哼一声,摔回了血迹斑斑的地上,样子很是凄惨。

    “动我兄弟,有种啊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三扇破旧的木门忽然被人踹开,两名背对着木门的魁梧男子,闷哼一声跌飞出去,摔在甘文忠他们面前,在黑人下意识抬起刀枪时,一道凛冽的刀光闪过,扑扑扑!持着霰弹枪三人闷哼退后,手腕中刀,霰弹枪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大排档的大厅瞬间弥漫一股子血腥,接着又是一道黑光掠过,要拔枪的辫子青年,身躯也不受控制一震,一股鲜血从肩膀溅射出来,后者惨叫一声,噔噔噔后退,摔在地板上,肩膀多了一把匕首,断臂黑妞也微微一滞不可一世神情。

    她似乎没想到有这等强悍好手,一出手就瓦解掉四人的枪械杀伤力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在残存黑人举起水管刀具喝斥时,门外出现十多名叶宫子弟,鱼贯而入,一个个端着消音手枪,瞬间威慑想要捡枪的敌人,断臂黑妞脸色巨变,发现今天怕是踢到铁板,毕竟这些人手里拿的枪,是他们耗费无数人力物力都买不到的。

    随后,断臂黑妞就见叶子轩晃悠悠走进来,身后跟着体型庞大的墨七熊,后者嘴里灌着啤酒。

    门外,十多名黑人已经倒地,生死不明,再远一点,大排档的铁帘落下,彻底阻挡路人和食客的目光。

    东主有喜的牌子,也被放到出口。

    见到叶子轩他们出现,断臂黑妞低喝一声:“我们是血金帮的人,我们老大是曼德金,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墨七熊喷出嘴里的啤酒,直接洒了断臂黑妞一脸

    在后者脸色一寒的时候,墨七熊抓起一张椅子,上前一步轰的扫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断臂黑妞身躯一震,闷哼一声被砸飞出去,还没站起来,墨七熊上前又是一脚,踹在她的腰部。

    断臂黑妞又摔飞出去,途中喷出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叶少,他们是血金帮的人,为了贾末日一事而来,哈默被他们抓了,要沉海。”

    挣扎起来的甘文忠捂着脑袋伤口,舔着血迹向叶子轩连珠带炮汇报,简单扼要,却昭示出全部信息,叶子轩点点头,随后手指微微一勾,墨七熊拿过一把匕首,走到被叶宫子弟缴械且踹倒的黑人面前,匕首放在一人咽喉,杀气凌厉。

    叶子轩点着断臂黑妞:“哈默在哪里?”

    断臂黑妞昂起头,一副宁死不屈的态势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墨七熊手腕一掠,手中黑人咽喉顷刻喷血,飙出五六米。

    二十多名黑人满脸悲愤,没想到墨七熊他们手段如此狠辣,而且双方形势调换太快了。

    断臂黑妞也是一脸悲愤,只可惜局势已不受她控制。

    叶子轩又望向断臂黑妞:“哈默在哪里?”

    断臂黑妞神情犹豫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墨七熊又掠过一人咽喉,鲜血漂染的满地都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