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八百九十八章 血染的夕阳

天才布衣 第八百九十八章 血染的夕阳

  第八百九十八章血染的夕阳

  黄昏,三亚海龙湾,工人远去,码头开始变得安静,唯有天际海浪不断拍打岸边,发出砰砰声响。

  码头的七号仓库,门窗全被布帘遮上了,门口也有六名魁梧的黑人守卫,他们一边叼着香烟,一边责骂炎热的老天,偶尔回头望望来路和大门,脸上有着烦闷有着压抑,似乎在等待什么人,见到天际出现一列车队,他们才松一口气。

  一人把手中香烟一丢,随后转身进入仓库汇报。

  在四辆白色面包车缓缓停在门口的时候,布帘也掀了起来,十多名壮实的黑人走了出来,领头是一个圆脸男子,他带着笑容走到车队旁边,随后向走出来的八人彬彬有礼打着招呼,最后,落在一张从车里抬出来的轮椅上,笑容旺盛。

  轮椅上坐着一个青年,手脚都打着绑带,脸色惨白,精神萎靡,但眼睛却闪烁着一股怨毒,被他扫视一眼的人,皮肤莫名生出一抹寒意,轮椅上的苍白青年,正是被哈默打断手脚的贾末日,圆脸男子迎接了上去,脸上带着一股恭敬:

  “贾少,你好,我叫马阿曼!”

  他想要跟贾末日握手,却伸到一半缩了回来,显然看到后者断掉的手脚,随后侧身跟在轮椅身边开口:“贾少,我们老大已把哈默他们全部抓了起来,就丢在里面的仓库等待你发落,老大说了,他对那晚的事很惭愧,希望你包涵。”

  马阿曼一边引导贾末日进去,一边连珠带炮把话说完:“哈默他们无组织无纪律,得罪贾少是他们脑子进水,所以今日下场完全咎由自取,要杀要剐随贾少希望,他绝对不会护犊子,对了,这有五十万,是血金帮对贾少一点心意。”

  “我不差这点钱。”

  哈默靠在轮椅上,冷哼一声:“我只要一口气。”

  他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钱,你们自己收着,哈默他们今晚必须沉海,不杀掉这些人,怎么对得起我断掉的手脚,对了,我还要大排档那伙人,你们连哈默都大义灭亲拿下了,他们应该也没问题吧?希望你们今晚可以让我尽兴。”

  圆脸男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声音轻缓而出:“贾少放心,老大已经派人去大排档蹲守了,还带了几把硬家伙,有一个算一个,一定把他们全部抓给贾少处置,咱们进去喝杯酒,看看哈默,最多七点半,大排档那伙人肯定会送来。”

  贾末日眼睛一眯:“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  在马阿曼的热情引领之下,贾末日他们很快进入了仓库,占地数千平方米的仓库,此时空荡荡只有数十人瘫坐地上,全是哈默一支的手下,一个个鼻青脸肿,神情萎靡,手脚被绳索死死困住,中间一个大货柜箱,则绑着狼狈的哈默。

  哈默的情况比起手下更加糟糕,不仅五花大绑无法动弹,身上和脸上还有不少血迹,一边脸颊更是肿得跟猪头一样,听到喧杂的喝叫和密集的脚步,哈默微微睁开眼睛,见到贾末日到来顿时吼叫:“贾末日,是我打断了你的手脚。”

  “不服冲着我来,弄我兄弟干什么?”

  哈默像是发怒狮子一样挣扎,铁链当当作响:“是男人就放了他们,我拿命给你出气。”

  圆脸汉子眉头一皱:“哈默,怎么可以对贾少咋咋呼呼?你犯了错还不知道悔改?”他的语调忽然拔高几分:“我告诉你,老大已经说了,你们性命由贾少来定夺,要打要杀全由贾少说了算,你不赶紧求饶,是不是想要贾少沉你?”

  在贾末日冷冷一笑中,哈默变得更加愤怒:“马阿曼,闭嘴,你这无耻的小人,我把你当作兄弟,你却在我们的酒里下药,为了一个外人,把数十名兄弟置于死地,你还算是我的兄弟吗?把他们都给我放了,我愿意拿命给他出气。”

  “放了他们。”

  马阿曼咳嗽一声:“哈默,不是我无耻,是你犯下大错,得罪贾少,理当受罚,我只是领命行事。”

  贾末日轻轻挥手制止马阿曼说话,轮椅在他示意中上前,来到哈默他们的面前,不置可否一笑:“放不放,你说了不算,马阿曼说了也不算,这里是我全权负责,我要你们活,你们就活,我要你们死了,你们就死,谁都救不了你。”

  哈默吼叫一声:“冲我来。”

  贾末日满脸兴趣看着哈默,像猫捉老鼠一样玩味:“怎么变得跟困兽一样了?那晚打断我手脚的时候,你还很兴奋,很高兴,带着你一大帮马仔狂欢呐喊,怎么现在就怂了呢?跟我叫板断我手脚的时候,你就应该意识到会有今天。”

  他呼出一口长气,像是心中闷气得到发泄:“哈默,我告诉你,我不会放过你们的,一个都不会放过,我会打断你们的手脚,然后装进你背后的集装箱,沉入大海看着你们慢慢死去,老实说,我昨晚就一直期待着你们绝望的神情。”

  “你们不像狗一样死去,我心中的恶气怎么出来?”

  哈默挣扎不已:“别动我兄弟,我来偿命。”

  “有点义气。”

  贾末日哈哈大笑:“只是,我最讨厌这义气。”他微微偏头,身后十多名打手一甩右手,多出一根坚韧的折棍,随后冲到哈默他们面前无情抡下,啪啪啪!折棍像是雨点一样,倾泻在哈默的数十名手下身上,噼啪作响,声声都见血。

  一声声哀嚎和躲避中,数十名黑人浑身是血,没有横死,却是皮开肉绽,凄惨叫声让人发抖,哈默想要制止,想要喝叫,只是声音还没发出,折棍就抡在他身上,剧痛瞬间蔓延全身,被打中的胳膊也裂开口子,把他要说的话逼回去。

  贾末日笑容很是灿烂:“给我打,狠狠地打,直到打断他们手脚为止。”

  十几人闻言下手更狠,噼噼啪啪,打得哈默他们血肉横飞。

  马阿曼看着眼前场景,没有太多兄弟的怜悯,更多是对鲜血的炽热。

  在仓库里面惨叫连连发泄着暴力的时候,十多名守卫也都探头探脑,想看看仓库里面的血腥场景,这个过于关注,让他们没有发现,数十条人影正像猎豹般窜来,在几个无法窥探的守卫摇头收回目光时,立刻发现迎面压来几道黑影。

  下一秒,他们感觉到咽喉一紧,一股压制不住的鲜血喷射出来,在最后的黄昏余晖中腾升出血腥味!

  没有惨叫,只有死亡!

  墨七熊和二十多名叶宫子弟冲到仓库入口时,才有清醒的血金帮守卫发现同伴倒地,有敌侵犯,下意识发出喊叫就被墨七熊一刀捅死,随即弩箭声音不断响起,无数利箭轰过去,十多名守卫和贾氏精锐立刻倒地,捂着伤口死不瞑目。

  一声声惨叫划破夜空,像是泣血的杜鹃在啼哭。

  “杀!”

  没有太多废话,墨七熊左手一抛,一把匕首破空,射翻一名探头的敌人,叶宫子弟也都射出弩箭,箭光霍霍,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刀光中死去,一抹抹鲜血在弩箭下漫天飞舞,一个个如狼似虎的汉子,正在尽情演出杀戮的剽悍身影!

  黄昏的夕阳中,刀光闪烁,弩箭如电。

  见到前方有敌人要聚集对抗,墨七熊立刻冷笑一声,硕大的皮鞋在水泥地一挪,一声刺耳之响瞬间灌入众人耳朵,同时,一股刺鼻的焦味在半空弥漫,下一秒,墨七熊炮弹一样冲进敌人群中,他一脚就把现身的马阿曼像冬瓜般踹飞。

  在马阿曼砸倒后面四个人时,他就手起手落夺过一把砍刀,用刀背在溃不成军的敌人中挥舞,惨叫声不时响起。

  没有两分钟,试图堵住大门的十余人全部倒下,最先被踹飞的马阿曼想挣扎起来,却被墨七熊走过去一个抽射,狠狠的打在他腰部,让他跌出七八米远,这次就再也难于起身,所幸被两名同伴拖回到仓库中间,才避免被墨七熊杀掉。

  贾末日脸色巨变,没想到有人冲杀进来,虽然想不通谁有这胆子,但还是果断偏头。

  身后四名好手把手伸入怀里,想要掏出老式的枪械,贾末日被叶子轩肆虐一番后,为了耻辱不再发生,于是高价弄来四把红星手枪,虽然老式一点,但还是能爆人脑袋,贾末日原本不想轻易动用,可如今,场面失控不得不夺取回来。

  不然血金帮精锐和贾家成员很快会被杀光。

  “嗖!”

  一名贾氏枪手刚刚掏出枪械,略显狰狞的笑容就永远僵滞脸上,一把匕首几乎洞穿这厮粗壮脖颈,喉头颈椎齐碎。

 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那些留意厮杀场面壮汉恍惚再恍惚,他们尚未反应过来,挥手杀人的墨七熊如风而至,速度快到横死家伙仅有后倒的倾向,墨七熊冷漠拔刀、夺枪,没用这具壮实的尸身做肉盾,直接踢飞至少一百六十斤的身躯。

  “砰!”

  庞大身子砸向右侧几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