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零一章 报复
    第九百零一章报复

    晚上九点,梦醒时分酒吧,带着醉意的许小雯从里面走了出来,身前身后跟着五六人,巫姐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我正喝得痛快呢,你们把我拉出来干吗?”

    许小雯一边挪移脚步前行,一边很是不快向身边人喝斥:“里面都是我国外大学的朋友,好不容易来一踏三亚,我还没有好好招待呢,你们就把我拉走,究竟要干什么?发生什么事了?是不是叫我去海上欣赏那几个王八蛋的沉海?”

    今天,几个国际友人来了三亚,许小雯跟他们交情不深,但为了展示自己在三亚的能耐,不仅承包了他们全部衣食住行花费,还亲自来梦醒时分招待他们,赢得国际友人的一致赞叹,她正享受赞誉之际,却被巫姐他们强行带出酒吧。

    巫姐轻轻咳嗽一声,缓解还没痊愈的伤痛,低声回应一句:“小姐,我们刚收到消息,数十名血金帮成员,以及贾家十多号人,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,贾末日他们也都下落不明,而我们原先要对付的几个人,又出现在春风大排档。”

    简单几句话,却揭示出巨大风险,要死的人没死,不该死的人却消失,意味着许小雯处境危险。

    “废物!废物!”

    戴着耳机的许小雯连连低喝,勉强把注意力从国际友人身上散去,眼里有着恨铁不成钢的光芒:“几十号人,连几个小混混都摆不平?曼德金是干什么吃的?贾末日是干什么吃的?平时一个个说起来天下无敌,关键时刻却掉链子。”

    巫姐低呼一声:“也不能怪他们,大排档老板,着实邪乎,身手惊人。”

    “身手惊人?这年纪能惊什么人?”

    许小雯一撩长发,脸上带着一抹轻蔑:“只是你们太无能,所以夸大对方厉害,来掩饰自己不堪一击罢了。”她至今都不愿相信叶子轩有啥过人之处,更多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的运气,只是她依然不能让叶子轩治疗贾沉浮,免得变故。

    在巫姐几个人尴尬的神情中,许小雯又话锋一转:“贾末日他们消失了,以你们能量找不到人吗?自己无法搜出他的痕迹,你们可以报警啊,告诉警察,那些混混绑走了贾末日,我再给汪警官他们电话,警察就会把他们全逮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把他们拿下,不仅可以知道贾末日他们的下落,还能借机把他们逮捕起来毙掉。”

    巫姐呼出一口长气,轻声回应许小雯:“我们已经在安排了,很快就会有人去大排档,只是考虑到小姐的安全,我们想要先保护你离开这里,然后再作其余打算,那些都是亡命之徒,连贾末日手脚都断,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二少担心你的安全,所以希望你先回家里。”

    巫姐又补充上一句:“你放心,只要你安全了,那些家伙全都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一群废物,自家地盘,却被几个外人吓得神经兮兮。”

    这个变故,让许小雯对叶子轩的能耐多几分惊讶,同时也对自身安全生出凝重,只是她心里却涌现着不甘,怎么都没想到叶子轩如此顽强,她在数名保镖护卫下气愤前行,嘴里不可遏制的发泄着怒气,她发誓自己一定要讨回这公道。

    如不是中央按的巡视组最近来了海南,整个官场不得不夹起尾巴小心做人,许小雯真恨不得亲自提一把枪,把叶子轩爆掉脑袋,这些年,她赢取的全是奉承和尊敬,根本没人敢忤逆自己,少数类似叶子轩跟自己对着干的人都被消灭。

    “许小姐,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巫姐低声回道:“咱们不是磕不起他,只是没必要瓷器碰瓦缸。”

    “哼,无论如何,我都不想看到那小子,更不希望他治好贾沉浮的肾癌,那份家业,是我许小雯的——”

    许小雯扫过谨慎小心的巫姐一眼,随后冷冰冰丢出一句:“谁都不可以夺走,特别是计划到这个地步,我绝对不能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掉,就连贾沉浮也不能阻挡,顺着我的意思,我就跟贾荣华结婚,让他高高兴兴走完最后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不顺着我的意思,我就跟贾富贵合作,直接痛下杀手谋了贾氏。”

    喝了不少酒的她很直接丢出心声,随后推开巫姐引向一辆黑色轿车的手:“我不喜欢坐别人的车。”她动作迅速的钻入自己法拉利跑车,然后不给巫姐跟随的机会,反手关闭车门,还手指点了一名女保镖入内:“你开车,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一名短发的女性保镖手脚麻利启动汽车,随后迅速踩下油门驶离酒吧停车场,车速飞快让巫姐只见到许小雯的背影,想要喊叫却最终苦笑一声作罢,随后钻入另一辆车子离去,六辆黑色车子组成的车队,速度极快向法拉利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法拉利驶出三公里后,就呼啸着拐入一条沿海通道,左边是山壁,右边是大海。

    这条通道有些陡峭,差不多有六十度的倾斜,车子驶入速度又加了两分。

    许小雯灌入一口净水让自己更加清醒,随后不置可否的望了一眼后面:“全是废物!靖哥哥早点回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在许小雯舒缓着不快情绪时,准备踩刹车减速的开车保镖,愣然见到前方冒出一辆不该出现的面包车,前后都加固了防撞装置,缓慢却不可遏制向他们开了过来,在许小雯眯起眼睛寻思发生什么事时,感觉到不对劲的保镖踩下刹车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,也没见面包车有什么异样,但多年经验还是让她作出反应,想要停车免得生出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她死踩刹车,不踩还好,这一踩,保镖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“小姐,刹车失灵!”

    刹车失灵!

    法拉利跑车的速度很快,甩开巫姐他们差不多两公里,进入沿海通道后更是高速运转,时速八十,待见到面包车向自己开来时,惯性已经让法拉利冲出一段距离,就着斜坡的倾斜向着远处冲过去,刹车失灵,让它松掉油门也不减速。

    巫姐他们从对讲机听到动静,脸色巨变,第一时间踩下刹车,他们的刹车没有失灵,但是及时踩下依然划出一个大大圆弧,发出刺耳叫声划出十米才勉强刹住,车轮和地面高速摩擦,饶是夜深的凉意侵袭,道路依然升腾起刺鼻灼热。

    他们从窗口望过去,只见法拉利向坡下冲去,面包车也嗷嗷直叫,不避不闪。

    “小姐,跳车,跳车!”

    嗅到危险的巫姐跳出车子喊叫,可是许小雯所在车辆依然前冲,车子始终不受控制向面包车撞去,还因为斜坡关系越来越快,驾驶座的保镖脸色惨白,握着方向盘不知如何是好,前面是面包车,左边是陡峭山壁,右边是幽深的大海。

    尽管开车的保镖早就松掉油门,但惯性和坡度依然让它不可遏止前冲,她想要去踩脚刹又怕车子横出摔飞,当下只能握紧着方向盘靠近山壁,利用车身跟石块摩擦来缓解车速,同时试着刹车,一旦翻下斜坡,许小雯不死也要受重伤。

    “快停车!快停车!”

    法拉利顷刻被划拉出几道口子,车身面目全非,面对毫无征兆横生出来的变故,原本带着醉意的许小雯,完全忘记保镖说过刹车失灵,被车子震颤和呼啸山风夺神,她一把揪住僵直保镖,本能反应发出吼叫:“停车,不然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下,车子摩擦出十余米后,轮子触碰一处凸出山壁,随后腾空跃出几米,狠狠掀翻出去,车顶摩擦地面滑出十多米,四个轮子在半空转动,跑车扭曲变形,车头和挡风玻璃支离破碎,安全气囊凸出,场面很是惊险和火爆。

    车盖也“砰”的一声弹出,一股鲜血依然溅射在车窗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!”

    几近晕倒的开车保镖戳破安全气囊,扭头扫视自家主子生死,只见许小雯裙子倒落斜靠在座椅上,两腿白花花,身子被座椅卡住,但一张残存姿色的俏脸,除了有几处豁口划伤以及嘴里喷出一股鲜血之外,竟奇迹般的没有更多破损。

    此刻,她正惊恐的转动着眼珠子,就如掉进陷井里的兔子,虚弱的喊叫:“来人啊!救命、、、救命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也就这个时候,原本要跟法拉利撞击的面包车,车速一慢,失去刚才的气势汹汹,从容不迫靠近事故现场,车窗落了下来,惊恐不安的许小雯捕捉到一个熟悉笑容,叶子轩,笑容有着说不出的戏谑和嘲讽,宛如猎人看着陷阱的猎物。

    等着,小子,你会后悔的!只要我活着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那怕是掘地三尺,我也一定会找到你。

    许小雯眼睛一瞪,爆发出最后的肺活量吼道:“到时候,我要让你死一千次!一万次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下,面包车忽然油门一轰,像是疯牛一样撞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法拉利嗖的一声掉入黑乎乎的大海。

    PS:谢谢安拉-哈吉兄弟打赏作品30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