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零三章 生死兄弟

天才布衣 第九百零三章 生死兄弟

  第九百零三章生死兄弟

  天涯酒店内厅,一片混乱,近百杀气腾腾的人四处涌入,正是叶宫子弟。

  酒店也涌出不少安保人员,刀枪齐举来了一个硬碰。

  甘文忠提着一把砍刀,站在冲杀的人群后面,看着几个暗角点射的短枪,冷冷喝出一句:“压制枪手!”

  进攻的人群中立刻分出两批人,抬起左手向射来子弹的方向射箭,扑扑扑!百支弩箭瞬间放了出去,带着凌厉凶猛的响声,把四周暗角全部笼罩在箭雨中,随着箭雨疾驰落下,瞬间把暗枪伤人的对手撂翻,原本时不时响起的枪声完全停止了。

  二十名箭手没有就此停滞,继续向四周暗影射击,掩护中间的同伴继续冲杀,有了箭手的压制,中间的叶宫子弟更是加快步伐,虽然有不少人倒在冲锋的路上,但更多的人是视死如归,他们继续向前跑进,片刻之后就靠近电梯和楼梯口。

  厮杀的人群前端,空小寒已经击杀了十余人,还活着的几个黑人,一边咬着牙死命对抗,一边向摄像头吼叫:

  “关闭通道!”

  只要把电梯门关闭,再把各楼层的楼梯门封堵,叶宫子弟的推进就会大受影响,他们就可以支撑到援兵回来,其实不用他们开口,监控室的守卫早已关闭电梯的运行,厚重的安全门也开始关闭,空小寒杀掉一人,随后踹出一具尸体。

  “哐当!”

  一声巨响,一具尸体卡在楼梯安全门的缝隙,硬生生的卡住了楼梯门关闭,留出半米左右的通道,这半米的通道已经足够了,等十多名血金帮成员赶过来的时候,空小寒已经带着青蛙他们攻入进去,还一把踹开不锈钢铸造的楼梯门。

  让后面的兄弟可以从容进入。

  血金帮经理听到楼梯口传来厮杀声,多年的直觉告诉他,今晚怕是难于讨好了,空小寒他们一看就是有备而来,于是一边让人召集支援来救驾,一边亲自率领血金帮成员冲过来,他心里相信,只要夺回那楼梯门,今晚就会多点生机。

  血金帮头目脸色阴沉,向属下怒吼一声:“把他们压出去,快!”

  压出去的方法很简单,血金帮精锐先摸出几支短枪,从楼梯处居高临下冲下,青蛙他们几乎同时摸出弩弓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“嗖嗖嗖!”

  枪声和箭声同时响起,这是毫无悬念的对射,七八米的距离很难躲避,十多支弩箭撂翻三名枪手,七八颗子弹也杀掉两名叶宫子弟,当两名敌人俯身要去捡同伴的枪械时,空小寒已经爆射到他们身边,砍刀猛地一挥,两人惨叫倒地。

  这个空档,通道中又涌入十多名叶宫子弟,刀箭齐出,撂翻几名黑人,奠定这个缺口的胜利,随后,他们就在空小寒的带领之下,气势如虹向楼上继续冲锋,哈默早已给出详细情报,曼德金很少会呆在酒店顶楼,更多选择八楼办公。

  战况惨烈,一地鲜血。

  “老大,有人杀入我们酒店!”

  “老大,大排档吃宵夜的兄弟全部被砍,支援过去的六十名兄弟也被缠住。”

  “老大,其余堂口的兄弟也遭受阻击,他们无法最快速度过来支援。”

  “老大,汪警官忙着打捞许小雯,无法赶赴酒店,只能知会其余警员过来。”

  天涯酒店的八楼总经理室,门口站着十多名身材魁梧的黑衣男子,一个个握着刀枪神情警惕,几名黑人神色匆匆进入房间,向一名身穿白色衬衫,弹着白色钢琴的男子恭敬汇报:“敌人来势凶猛,虽然我们停下电梯,还封堵楼梯。”

  一人语气焦虑:“楼下兄弟依然挡不住他们攻击,对方差不多一百多人,有刀有箭,还带着破门工具,其中一人更是身手霸道,冲破一楼的钢门后,就直接破坏我们来不及布置的,第二第三第四层防线,现在就剩下最后两层抵挡。”

  “老大,为了你的安全起见,咱们还是坐直通电梯离开吧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还环视几名面无表情的男子,那是体重超过两百斤的俄罗斯拳手,分布四周一言不发,似乎完全不屑杀进来的敌人,他心里轻叹一声,随后又把目光望向钢琴前面的男子:“老大,这些人怕是越人,我们先避一避吧。”

  “叮叮——”

  白色衬衫的男子显然就是曼德金了,跟当年南非领袖曼德拉有几分相似的他,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起伏,手指放在琴弦上麻利掠过,行云流水划出一串悦耳的音符,很简单的一首艾丽莎,从他指尖弹出来,却很有魅力,有着铁血柔情。

  他安静地弹完这一首曲子,随后偏头向手下淡淡出声:“这酒店是我们大本营,是我们最大的财源,如果我们离开了这里,那就表示我们认怂了,也表示血金帮欺软怕硬,对弱小无情踩之,对强者却躲避,这会让我们成为笑柄的。”

  一名亲信低声喊道:“老大,留得青山在,不愁没柴烧。”

  另一人也出声符合:“是啊,笑柄总比没有命要强,马阿曼他们已经失踪了,哈默也不见踪影,敌人有备而来啊。”

  此时,门口又冲入一人喊道:“老大,证实是虎狼门的人,其中一个带头冲杀的,就是甘文忠,他们对天涯酒店结构很是了解,更是看穿楼顶办公室为障眼法,从楼上楼下一起向八楼夹击,他们起码百人攻击,咱们根本挡不住啊。”

  “挡不住也要挡。”

  曼德金神情很是平静,他看着钢琴上的一张合照,他跟阮大智的亲密合影:“这里是我们大本营,绝对不能弃守。”

  “我们已经决定抱住贾家和许家这两棵大树,那就应该拿出一点强势风采,让人知道血金帮不是欺软怕硬。”

  他的十支手指落在黑白琴键上,声音有着致命的磁性:“虽然支援队伍无法按时赶赴过来,但我们手里还有六十人,有刀有枪,再加上四名俄罗斯拳手,足够撑到警察来临,传令下去,无论如何要让他们挡住,谁失守就要谁脑袋。”

  “谁顶住,我就给谁重赏。”

  说完之后,曼德金又开始挪移双手,琴音悦耳的流淌出来,回荡在三百平方米的大厅,正是楚霸王的四面楚歌,十几名手下相视一眼,最后只能咬咬牙出去,曼德金都决定留下来,他们也没有理由离去,只能跟来犯之敌死磕到底了。

  同时,他们呼叫支援和警方赶快支援。

  “嗖!”

  就在十几人握着刀枪要扼守走廊两端的电梯和楼梯门时,一声锐响,一道身影从头顶的通风道落了下来,一抹凌厉的刀光闪过,两名血金帮成员连惨叫都没发出,就咽喉喷血向两侧跌飞出去,随后,落地者右手一圈,掠飞他们武器。

  又是两道白光掠过,两名持枪的黑人身躯一震,随后就捂着胸膛摇晃倒地。

  来者正是叶子轩。

  随后,不速之客就地一滚,向曼德金所在的房门扑去,半空中,扑扑!消音枪声已经响起,撕裂耀眼的灯光,子弹带着流光掠过耳际,叶子轩感觉到身体后背的不同处位置,同时传来电击般的疼痛,毫无疑问,子弹划出了几道伤痕。

  叶子轩一把抱住一具尸体,作为掩护自己的盾牌,承受住几颗子弹后,他就把手中匕首爆挥出去。

  一道白芒在灯光中一闪而过。

  “啊!”

  一声惨叫凄厉响起,一个持枪的黑人,被匕首贯穿了胸膛,钉入他后面的墙壁,染红了洁白的瓷砖。

  接着叶子轩又扫出一把砍刀,利刃划着一道漂亮的弧线,把另一名枪手的脑袋洞穿,让后者仰天倒地。

  而握着的短枪因为手指余力还在,于是枪口对着天空扑扑射出,他头颅流出的脑浆和鲜血交织,在地毯上弥漫腾升。

  叶子轩的彪悍,让其余黑人下意识迟缓动作。

  “砰!”

  下一秒,叶子轩扔出尸体撞开要关闭的房门,随后捡起一刀翻入进去,途中,右手一抖劈出两刀。

  两名扑来的俄罗斯拳手脸色一变,收回拳头向后退出。

  “嗖!”

  虽然两名拳手反应极快,攻击不成就后退,但腹部还是多了一抹伤痕,刀尖在他们衣服和皮肤留下痕迹,撕裂开来触目惊心,哪怕再迟一秒,只怕两人都要开膛剖腹,也就这时,另外两名拳手身子一挪,横在钢琴旁边的曼德金身边。

  双臂一震,露出胳膊上的铜环,保护曼德金的他们如临大敌,瞪着杀入进来的叶子轩。

  “叶子轩?”

  在叶子轩一脚踢上房门关闭时候,曼德金缓缓回头,神情平静抛出一句:“听闻叶少琴艺非凡,可会高山流水?”

  叶子轩抬起头,看着过于平静的曼德金,悠悠一笑:“曼德金先生好像不意外我的出现?”

  “叮——”

  曼德金的手指掠出一串音符,笑容很是温润和恬淡:“叶少算尽天下,却唯独没有算到一件事。”

  叶子轩无视外面的踹门和打斗声,饶有兴趣看着面前的曼德金:“哪一件事?”

  曼德金叹息一声:“阮大智是我的恩人,也是我的兄弟,生死兄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