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零四章 庞然大物

天才布衣 第九百零四章 庞然大物

  第九百零四章庞然大物

  阮大智是我的兄弟,也是我的生死兄弟!

  简单一句话,不仅让房间气氛变得浓重,也让叶子轩眼皮瞬间跳了一下,他看着坐在白色钢琴旁边,像是一个琴师胜于黑社会老大的曼德金,一米七的个头,带着一幅金丝眼镜,看上去白净儒雅,他穿的很正规——白衬衣,红领带。

  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,庄重的样子都可以参加晚会,此刻,曼德金正把略显单薄的手掌,放在黑白的琴键上,脸上露出波澜不惊的笑容,一点都不意外叶子轩的出现,叶子轩叹息一声,脸上带着一抹感慨:“曼德金,我低估你了。”

  “哐当!”

  入口的房门在即将要被撞破的时候,又一声巨响落下一扇不锈钢铁门,严严实实堵住了出口,让血金帮精锐无法攻入进来,但同样,空小寒他们也无法进来帮忙,接着,四名俄罗斯拳手身形一转,分散四个位置,围住闯入的叶子轩。

  叶子轩扫视温润的曼德金一眼,又看看四名俄罗斯拳手,苦笑一声道:“我以为你们是我的猎物,却没想到我自己也掉入了陷阱,曼德金,我不仅低估你的能力,也失算你的决心,阮大智有你这个好兄弟,真是他此生最大的成就。”

  “当初我像狗一样逃窜,是阮大智给我活命机会。”

  曼德金没有在乎外面的打杀,神情真挚开口:“还让我偷渡到海南落脚,更是给我钱财发展,还把天涯酒店股份分给我,他知道我做过流浪歌手,于是在艰难的时候送了一架钢琴给我,让我不忘初心,迟早如这钢琴一样奢华昂贵。”

  “他像是兄弟一样待我,我怎么可能捅他刀子呢?”

  曼德金脸上有着哀伤:“这些年,我们时不时搞一点摩擦,我还侵吞账目上的钱财,不是我翅膀硬了,而是他知道黑道是一条不归路,特别是越国这个动乱国度,哪天越国官方不爽了,随便调一支部队,几辆坦克就能灭了虎狼门。”

  他像是一个儒雅的老师,向叶子轩灌输着阮大智的心声:“华国有句古话,狡兔三窟,多一个选择多一点活路,阮大智觉得,我们绑得太死很容易一起沉了,于是想我脱离虎狼门庇护独自发展,也可以让他走投无路时还有容身处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点头:“阮大智是一个人才。”

  曼德金声音轻缓:“他从一个小儿麻痹的弃儿,打拼到越国黑道的龙头老大,吃过的苦流过的血,你根本无法想象,他是我这世上最敬佩的人,没有之一,我想过他很多下场,唯独没有想到,会被你这个过江龙干掉,还砍掉脑袋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挺直胸膛:“这江湖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我不杀了阮大智,他就会杀了蝴蝶燕,就会杀了我。”

  他环视四周一眼,房间数百平方米,跟普通办公室差不多,有着各种家具,只是房内的一个休息室紧闭。

  休息室是一扇钢门关闭,奇怪的是外面还缠着铁链,让它显得突兀,只是看到它被外面锁着,叶子轩又心安。

  曼德金手指拔动几个音符,跳跃起一抹凌厉的杀机:“我知道江湖的残酷,所以我没去悲伤你杀了阮大智,我只是寻思如何给他报仇,好兄弟死了,我不能什么都不做,别说是设局杀你,就是搭上我这条命一起死,我也无怨无悔。”

  叶子轩看着曼德金一笑:“所以你就利用甘文忠他们的信息不对称,故意袭杀虎狼门子弟吞并酒店股份,目的就是把我引诱回来击杀?这想法很大胆,只是你就不担心,我只是派甘文忠回来对付你?或者利用叶宫的官方关系打压?”

  “以叶少能耐和资源,当然有很多法子收拾我。”

  曼德金脸上没有情绪波动,手指一按琴键腾升声响,十面埋伏的节奏:“只是有人告诉叶少出国避风头的要因,也让我知道叶少急切希望返回华国的心情,所以我相信,只要我给你一个返回华国的由头,你就一定会义无反顾回来。”

  叶子轩苦笑一声:“这个知情者,对我还真是了解啊。”

  “再说了,如果你不回来,我就打到你回来。”

  曼德金声音平和叙述着安排:“阮大智死了之后,我不仅吞并了天涯酒店,还把酒店股份全部转让给许家,同时把一半私人收藏送给贾家二少,用利益与共跟他绑在一起,我还拿出三成资产变成现金,分给血金帮骨干作为安家费。”

  “让他们更好的为我卖命。”

  他目光锐利地看着叶子轩补充:“不管你是派甘文忠来,还是叶宫大将来,在无法动用官方资源的情况下,我都能从容抗衡你们讨债,甚至雷霆把他们打残,只要给甘文忠他们一个重创,你这背后大老板,迟早会冒出来跟我会面。”

  曼德金保持着温润笑容,一字一句的开口:“虽然叶少今晚出现的方式让我有些意外,让我那批死士无法赶赴这里围杀,但依然不妨碍我给阮大智讨回公道,叶少想要杀我,我同样想要叶少的命,今晚,你我只有一个人活着离开。”

  “叶少,你觉得,这个人会是你,还是我?”

  叶子轩耸耸肩膀,看着四名俄国拳手笑笑:“他们?你?”他摇摇头:“如果这就是你的实力,那出去的人是我!”

  曼德金没有太多怒意:“不到最后,不要自以为是,很多人都觉得曼德金软弱可欺,结果全都挂掉了。”接着手指在琴键上敏捷划过:“叶少喜欢听什么曲子?中外名曲或者流行音乐,我都略懂一二,我给你弹一首,也算是送行。”

  “嗖!”

  叶子轩张张嘴巴,看似想要回应,只是众人没等来他的声音,却见他身形一爆,如炮弹一样冲向弹钢琴的曼德金,擒贼先擒王,叶子轩不知道曼德金的底牌,只能对后者先下手为强了,只是对方也早有准备,在他爆射时,两人横挡。

  两名带着铜环的俄罗斯拳手,怒吼一声,横挡叶子轩面前,四臂扫了出去,只取他的腹部和大腿,与此同时,后面两名受伤的拳手也一挪脚步,野兽一样从后面追击叶子轩,硕大拳头轰出,带着夺人性命的威力,看得出是黑拳高手。

  “当!”

  叶子轩看到四条带着铜环的铁臂扫来,又感受到背后的凌厉杀机,只能散去拿下曼德金的念头,染血砍刀猛地斩出,气势如虹落在四条壮实的胳膊上,当一声脆响,两名拳手闷哼一声,嘴角淌血后退两步,脸上有着稍纵即逝的苍白。

  其中一人,一枚铜环落地,断裂两截发出声响。

  显然叶子轩的一刀,给他们造成不小的伤害,只是叶子轩也身躯一震,砍刀断成两半,落地,身子随之后跌,让背后杀机越发清晰,叶子轩眼睛一眯,反手一刀,断刀斩在一个戴着拳刺的拳头上,接着就着这个力量拔高身子,倒跃。

  “呼!”

  几乎是叶子轩拔高身子躲避后面攻击,一个拳头擦着他的脚踝过去,极其凌厉让肌肤生痛,当叶子轩嘴角牵动从容落地站在门边时,只见被自己断刀打中的拳手正眼神痛楚半跪在地,一股鲜血从拳刺中流出,漂染地面显得触目惊心。

  他的身边,站着轰击叶子轩未中的拳手,再远处,是神情凝重的两名铜环拳手。

  一个回合,叶子轩伤了三人,虽不至于致命,但也占够便宜,唯一可惜,就是刀又断了。

  “当!”

  叶子轩一丢碎裂的砍刀,随后望着不远处的曼德金笑道:“这四人,保不了你。”

  曼德金手指在琴键连连滑过,一首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流淌出来:“叶少,这不是结束,只是开始。”

  话音落下,四名拳手就拿出几个护甲戴上,不仅护住脑袋和脖子,还把膝盖和手腕保护起来,让自己减少伤害,叶子轩扭扭脖子,向他们勾勾手指,没等笑容落下,两名戴着拳刺的高手就怒吼一声,爆射过来,两记重拳就砸了过来。

  身在其中的叶子轩,对这合二为的一拳芒感受是最为深切的,他几乎能够感觉到这两记重拳在起手的时候,就已经如同惊涛骇浪般涌来的杀气,叶子轩的瞳孔随之锁定两名冲过来的拳手,右脚一踢,高高跃起,像利箭一般坠向对方。

  三人之间,斜射灯光好像凝滞了时间。

  一上一下,叶子轩在半空中霸道如虎,两名强悍拳手爆喝连连。

  中间,一道璀璨的光芒横亘中间,把双方唯美的身影剖开,曼德金一边看着对战,一边弹着钢琴,把气氛推到极致。

  叶子轩身上的气势千百倍地提升起来,随后以轰地一声打在两记硕大拳头上。

  “砰!”

  四拳狠狠碰撞,发出刺耳的声响,两名拳手闷哼一声,直挺挺地跌飞,直到被后面两张桌子挡住才落地,随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还吐出鲜血,连呼几口气才让自己缓过神来,看着后空翻下且神态自若的叶子轩,眼里折射叹服和惊惧。

  “嗖!”

  叶子轩没有就此停滞,也无视背部被子弹划出的伤痕迸裂,身子一滚扑了过去,在两名受伤拳手双臂一振要对抗时,叶子轩紧握的拳头猛地张开,掌心射中两枚碎裂的刀片,扑扑两声锐响,刀片刺入两人的咽喉,溅射出一大股鲜血。

  “砰!”

  两名拳手轰然倒地,眼睛瞪大,死不瞑目。

  残存两名拳手眼睛瞪大,拳头攒紧,如临大敌。

  叶子轩从容站起,望着曼德金笑笑:“曲子弹的不错,只是触键硬了一点。”

  曼德金叹息一声:“谢谢叶少指教,那我再来一首《秋日私语》如何?”

  叶子轩微微侧手:“洗耳恭听。”

  “砰!”

  就在这时,叶子轩嗅到侧方涌来一股危险,随后,一声巨响,一直关闭的休息室,轰然倒塌房门。

  灰尘飞舞中,一个庞然大物扯着铁链走出,残存两名拳手眼睛炽热,那是对强者的绝对恭敬。

  “吼——”

  庞然大物吼出一声,房内气氛一滞,几本书籍从书架震落。

  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100,锐意无限打赏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