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零七章 钢琴杀机

天才布衣 第九百零七章 钢琴杀机

  第九百零七章钢琴杀机

  “我死了不少人,连巨猩也死了,但不代表我输了。”

  感慨叶子轩能够找到命门杀掉巨猩的曼德金,已经从惊讶中渐渐恢复平静,重新落回那张舒适的椅子上,手指放在黑白琴键上,目光平和看着叶子轩:“再说了,当我决定给大智报仇后,我就已看淡了生死,生又何欢,死有何哀?”

  虽然叶子轩不知道曼德金还有什么依仗,也无法判断他的看淡生死有没水分,但此刻曼德金就算是装叉也是登堂入室的装叉了,三名拳手以及曼德金倒下,圈养的死士也被空小寒挡住,谁是猎人,谁是猎物,曼德金应该能看得出来。

  “既然你不在乎生死,那我就送你一程吧。”

  叶子轩从地上捡起一瓶没打烂的红酒,扭开盖子咕噜噜喝入几口,跟巨猩恶战耗掉他大半力气,再不补充一点水分估计要渴死,他很快就喝了大半酒液,随后看着曼德金悠悠开口:“你放心,你死了,我一定让钢琴跟你沉入海底。”

  感受到敌意,残存的最后一抹俄罗斯拳手,吼叫一声先发制人,拳头对着叶子轩连连轰出,叶子轩发出一声轻叹,随后穿着皮鞋的左脚点地,整个人如老鹰般高高跃起,随后又像流星般疾然坠落,右手划着弧线深深冲进对手拳影中。

  他好像一把锋利的砍刀,劈开了无数杂乱的绳索。

  瞬间,一声裂帛。

  叶子轩的一拳炮弹般打在了俄罗斯拳手的胸膛,破坏了他的一切攻击招式,砰!一声闷响,体格强壮的后者,竟然被这一拳的力量直接打飞出去,重重地摔在三米外,想要挣扎着起来却再没半点力气,随后被四名虎狼子弟乱斧砍死。

  四人拔出斧头,鲜血淋漓,甘文忠一握手,直接呼叫:“漂亮。”

  曼德金没有在乎叶子轩的威胁,只是把目光望向地上挪动的甘文忠:“大管家,你真是让我失望啊,我以为你会给大智报仇雪恨,想不到你不仅没有对叶子轩下手,还做了叛徒来对付我,阮大智英明一世,唯一失误就是器重了你。”

  “让整个虎狼门变成他人利器。”

  甘文忠嘴角牵动不已,眼里带着一抹茫然,初始不明白曼德金的意思,随后身躯巨震,他捕捉到其中的意思,脸上带着一抹惊讶,似乎没有想到,曼德金不仅不是虎狼门的敌人,还是阮大智的生死伙伴,也就是说,曼德金设局复仇。

  他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闭嘴沉默,甘文忠清楚,怎么说都无法讨好,虽然背叛让他心里有些惭愧,但更清楚自己已经无路可选,现在点头对付叶子轩纯粹是找死,四名虎狼子弟却抹掉脸上血迹,愣头愣脑提着斧头向曼德金冲杀过去:

  “杀!”

  曼德金没有在意四人的冲杀,左手轻轻一拍钢琴的左侧,一声脆响,前面琴盖打开,探出十二个尾指大小的黑洞,阴森森罩着半个房间,叶子轩瞬间嗅到一抹危险,身子向地上一滚,同时向四名虎狼子弟喝出一声小心,却迟了半拍。

  “扑扑扑!”

  随着曼德金手指在琴键上弹出法西斯之歌时,十二个黑洞射出了一颗颗弹头,像是雨点一样打在四名虎狼子弟身上,一记记闷响炸起,冲锋的四人身躯不断扭动,冲出几步后就倒退着摔倒,身上多了几篷鲜血,眼睛瞪大,死不瞑目。

 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,躲过巨猩的虐杀,却没躲过曼德金击杀,更没有想到,白色钢琴竟然也是一架武器,在四人缓缓闭上眼睛的时候,叶子轩再度窜出,躲过曼德金随后射过来的子弹,钢琴能够三百六十度转动,所以曼德金很从容。

  “扑扑扑!”

  从钢琴射出的细小子弹,带着尖利的撕裂空气的啸叫,追着叶子轩身影过去,几乎擦着叶子轩的衣衫裤子,射在坚固的墙体上,溅起的点点火花甚至灼痛叶子轩肌肤,叶子轩感觉到了死神的狞笑,暗呼这曼德金简直就是开挂的敌人。

  经过一小截奔跑和躲避,叶子轩躲入了一根柱子后面,一点动静都没有了。

  “嗖!”

  在曼德金的钢琴缓缓转过来对着柱子时,叶子轩一脚踢飞一个枕头射向左侧,砰砰砰!引得子弹向左侧笼罩过去,趁着这机会,叶子轩从右边闪出,手中酒瓶砸向曼德金,曼德金来不及调动钢琴,左手一拍,把射来的酒瓶拍飞出去。

  随后又一转钢琴,子弹又从黑洞中射出,子弹的弹道曳光,在房间里纵横交错,让甘文忠再度怕在地上,不敢动弹。

  掠过的光芒,映照着曼德金眼中漠视生死的无畏和坚定,子弹把房间扫得面目全非,不少已经毁损的东西,在子弹扫射中彻底变成废物,巨猩的臀部也中了七八颗子弹,流淌出殷红的鲜血,总之,整个房间跟战乱国度的房屋差不多。

  一百多颗子弹扫完,房内开始弥漫硝烟。

  视野渐渐变得模糊,曼德金停下了手指的弹奏,眯着眼睛扫视眼前的硝烟,捕捉叶子轩的身影,没有见到目标,他就悠然冒出一句:“叶少,你不是天下无敌吗?怎么不敢出来对抗?以你大杀四方的能耐,区区百颗子弹何须在乎?”

  此刻,叶子轩靠在吧台后面,暗呼一声王八蛋,用手摸了一下耳轮,指间有湿粘液体,他把手指放在嘴边,抿着那份鲜血特有的腥甜,随后,又听到曼德金抛出一句:“如果你再不出来,我就把子弹送给甘文忠,让他去陪阮大智。”

  “大智在下面很寂寞,多个大管家多点热闹。”

  甘文忠死死趴在地板,吼出一声:“叶少,不要管我!”

  “嗖!”

  就当曼德金扫视四周还转动钢琴的时候,他的视野中忽然出现一道人影,一晃而过,叶子轩竟然猛的跳了出来,像是野草中窜出的狡兔,曼德金来不及多想,条件反射似的朝着叶子轩射出子弹,可这几枪却落了空,打在后面墙壁上。

  因为叶子轩跳出来的速度太快了,而且手里还拿着一根铁链,在曼德金神经紧张射出子弹前,铁链扯住天花板的灯饰上,一扯,身子腾空,掠过,接着左手一挥,一刀射向了曼德金,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,真的是可算是电光火石。

  “嗖!”

  虽然没时间看清叶子轩的动作,但是凭直觉曼德金也知道危险,身子一仰,一刀擦着他的鼻子而过,射在后面玻璃。

  “嗯!”

  鼻子流淌血迹,猛然间吃痛,曼德金却顾不得太多,他连钢琴都没再触碰,因为知道不够叶子轩的速度快,反手拔出一支枪械,但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开枪,而是就地一滚开始保命的闪避,几乎刚挪开,铁链就啪一声打在他的椅子上。

  “轰!”

  椅子断裂,木屑飞扬。

  叶子轩没有停歇,手腕一抖,铁链甩出,把曼德金手里的枪械打飞,接着卷住后者身子甩出,砰!一声巨响,曼德金的身躯狠狠撞在防弹玻璃,口鼻喷出一篷鲜血,玻璃也变得碎裂,曼德金闷哼一声,摔倒在地,脸上有着清晰痛楚。

  在叶子轩提着铁链靠近曼德金时,曼德金低喝一声,一脚踹翻白色钢琴,气势如虹砸向叶子轩之余,他也向后者恶狠狠扑了过去,袖中藏匿的匕首,像毒蛇一般的朝着叶子轩喉咙捅去,他脸上那狰狞的表情说明:要死,大家一起死!

  “砰!”

  叶子轩躲开砸来的钢琴,随后左手一抬,瞬间握住曼德金握刀的手腕,刺锋距离他的面部只有两公分距离。

  “曼德金,生命力挺小强啊。”

 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讥嘲:“也很奸诈啊。”

  曼德金右手青筋凸出,匕首也渐渐握不稳,但还是很镇定的回应:“可惜还是没亲手杀掉你!”

  叶子轩冷冷一笑:“亲手杀掉我?该是我送你一程。”随即,叶子轩左手压上力量,硬生生把曼德金的匕首调头,一点点地朝着曼德金咽喉捅去,曼德金的脸上出现了不可置信的表情,因为叶子轩的力量忽然强大到阻挡不了的程度。

  在这个时候,曼德金缓缓闭眼,艰难挤出一句:“叶子轩,我在地狱,等着你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先走!”

  “扑!

  下一秒,冰冷的刺锋,刺入了曼德金的咽喉。

  “轰!”

  一个鲜血溅射出来,曼德金身躯一震,轰然摔倒在地,叶子轩如释重负吐出一口气,总算,结束了。

  “叶少,钢琴有炸药。”

  这时,摇摇晃晃站起来,走过来的甘文忠,还没来到叶子轩身边,身躯就不受控制僵直,看着倒地裂开的白色钢琴,眼里有着无法掩饰的惊惧,视野中,钢琴中,一个红色时钟正缓缓跳跃,不可遏制,上面清晰昭示着最后十秒、、、

  “不要进来!”

  听到甘文忠的话,叶子轩脸色巨变,对着推开巨猩尸体要进来的空小寒他们吼出一句,随后就一扯甘文忠向裂痕的窗口撞过去,与此同时,手中铁链甩了出去,扯住那张断裂的椅子,砰!玻璃碎裂,两人向楼下掉落,椅子急速在地上滑动。

  “咔嚓!”

  椅子卡在窗边的碎裂玻璃,叶子轩和甘文忠的身躯一震,坠落去势缓了一缓,趁着这个空档,叶子轩身子一扭,抱着甘文忠撞入七楼的窗户,几乎是伴随破裂声响,头顶轰的一声,一记爆炸惊天动地响起,一团大火伴随杂物从八楼窗户窜出。

  无数碎片落地,哗啦啦像是下了一场雨。

  “砰!”

  掉在七楼窗户的叶子轩和甘文忠,也被一股气浪掀出五六米,摔在地上,伤痕累累,吐出一口鲜血。

  甘文忠看着窗外浓烟,虚弱地挤出一句:“叶少,我想回去炒粉、、、”

  PS:谢谢安拉-哈吉打赏1020逐浪币,杨亚铮打赏18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