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零八章 天下风云出我辈

天才布衣 第九百零八章 天下风云出我辈

  第九百零八章天下风云出我辈

  天涯酒店被人袭击以及曼德金被炸死的消息,在海南黑白两道上传得沸沸扬扬,在各路老大莫名其妙的时候,又一条消息不胫而走,哪个帮派胆敢趁火打劫触碰血金帮利益,哪个帮派就会有灭顶之灾,当天晚上有四个小黑帮被抹掉。

  还有十三名要蚕食血金帮产业的权贵,也被人悄无声息砍掉了脑袋,而且一连串的凶杀事件,被官方政府以普通命案压了下来,天涯酒店事件掀起了海南黑道的波澜,也牵扯到了权势的博弈,让各方蠢蠢欲动之余,也耐着性子观望。

  天亮,许家花园,三楼书房。

  三百平方面积的书房,东侧全是落地玻璃构成,正对惊涛拍岸的大海,远处帆船点点,阳光照耀,风景很是醉人,此刻书房的玻璃书桌前面,一个身材修长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,正握着一支毛笔,在洁白光滑的宣纸上,挥洒着笔墨。

  中年男子五十岁左右的年纪,眉清目秀,手指修长白皙,身上散发书生气息,书中毛笔更是增添几分儒雅,只是笔尖流淌出来的,并非一笔一画工整严谨的正楷,而是杂而不乱的草书,墨透纸背,铁画银勾,展露出洒脱奔放的气势。

  懂书法的人能看字识人,从一笔一画中可以捕捉一个人的心性,而中年男子挥洒出的草书,与他为人处事的风格极为相符,看似温润儒雅,实则内心蕴含逼人锋芒,他正是许家泽平,海南政界举足轻重的一位大人物,三亚的土皇帝。

  “天下风云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催。”

  在一名身穿白色衬衫留着寸发的青年,毕恭毕敬被人引入书房时,许泽平正握着毛笔挥洒,气势不凡写下心中的豪意:“皇图霸业谈笑中,不胜人生一场醉,提剑跨骑挥鬼雨,白骨如山鸟惊飞,尘事如潮人如水,只叹江湖几人回。”

  许泽平一口气写完这首诗,随后把它毛笔丢在旁边,锋芒渐渐收敛而去,净手,接着头也不回的抛出一句:“人生就是一场无休,无情,无止境的战斗,要想做一个人上人的王者,就得时时刻刻去承受痛苦,享受辉煌,玩命拼搏。”

  随后,他手指一挥:“富贵,过来看看这幅字,比以前有没有进步?”

  随着这一句话,身后风度翩翩的青年走了上来,他跟贾荣华有几分相似,但是五官更加深刻,鼻尖高挺,眼睛深邃,眸子有着一抹绝非刻意的忧伤,让人看一眼就能感觉到,这是一个有着故事的公子,他正是贾富贵,贾家的二公子。

  跟许多豪门一样,有个性的父子总是难于和睦相处,香港李家父子如此,贾沉浮父子也如此,强烈的个性让他们相亲相杀,贾富贵这些年想带着贾氏再上一个台阶,贾沉浮却希望固步自封,一个激进,一个固守,父子关系因此恶劣。

  这也让贾富贵更加欣赏许泽平。

  “叔叔的这一首字,比以前更加狂放豪迈,有着万马奔腾的气势。”

  此刻,贾富贵细细审视宣纸的诗句,还有那幅漂亮的字:“只是心里有所牵挂和愤怒,让最后的手笔多了点瑕疵,大江决堤,本应一鼓作气冲塌堤坝,可最后气势却是有了迟滞,想必叔叔是想着小雯的伤势,还有天涯酒店的风波。”

  听到贾富贵这几句,许泽平脸上涌现一抹赞许,随后拍拍贾富贵的肩膀,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:“富贵,你的确是一个人才,你父亲重用你大哥,而对你雪藏,实在是他人生最大失误,不过不要担心,有叔在,你一定有用武之地。”

  他还掏出一支雪茄,声音平缓而出:“事实也如此,不仅是我对你才华被压制觉得可惜,贾家大半老臣也发自内心同情你,很多人都希望你成为集团主席,带着他们一起打拼,让贾氏再上一个台阶,你父亲,老了,雄心早就灭了。”

  “何况身体也不行。”

  许泽平手指一点:“这天下,一定是你的。”

  贾富贵低声回道:“谢谢许叔叔厚爱。”接着追问一句:“小雯情况怎样?我昨晚知道小雯掉入海里,就第一时间坐航班飞回来,本想下了飞机去医院探望她,可接到列管家的电话,让我先来许家花园一踏,告知叔叔想要见见我。”

  许泽平点燃手中雪茄,还启动按钮让玻璃洞开:“小雯虽然身上十多处擦伤,还掉入海里呛了水,但没有生命危险,只是精神有点差,昨晚洗了胃,处理了伤口,就打了镇静剂休息,要到下午才能醒过来呢,你过去也没多少作用。”

  说起女儿的九死一生,许泽平脸上没有太多波澜,好像许小雯不是他女儿一样,也好像早已平复了愤怒心情,他吐出一个烟圈,让房间多了一点烟草气息,缓解着沉重的气氛:“而且现在你哥哥正在医院陪着她,你过去也不合适。”

  “明白!”

  贾富贵也没有太多情绪起伏,似乎已经习惯许泽平的行事作风,随后压低声音问出一句:“是什么人下的手?连小雯都敢下这死手?他就不怕全家灭门的后果吗?毕竟她是市长千金,行凶者跟袭杀曼德金的杀手,会不会是一伙人?”

  许泽平眼里划过一抹光芒,儒雅的脸上多了杀意:“线索有很多,情报也很杂,待会巫姐会把全部资料给你,可以肯定的是,小雯出事,曼德金被杀,绝对是同一伙人,很大目的就是为了报复,这伙人,八成就是春风排档的悍匪。”

  “小雯不希望那个神医,也就是春风大排档的老板,去治疗你父亲千辛万苦患上的肾癌。”

  说到贾沉浮的时候,他还扫过贾富贵一眼,后者无动于衷,许泽平会心一笑。

  随后,他用简洁的言语阐述:“所以唆使曼德金和贾末日派人去教训他们,期间发生很多事,但最终可以总结成这样一句:曼德金没教训到他们,反倒贾末日他们失踪,我猜他们也凶多吉少,接着就是小雯和曼德金他们先后出事。”

  “我想过调看酒店和沿途监控,只可惜对方很专业,全部洗掉了,参战的血金帮成员又全被杀,让事情变得复杂。”

  “不过我也让警方在大排档附近布控,发现他们踪迹马上抓回来。”

  贾富贵端起面前一杯茶水,喝入一口后出声:“曼德金是老大,小雯是市长千金,可对方却不管不顾的下手,行凶者要么脑子进水,要么就是亡命之徒,后者成分居多,许叔叔放心,我亲自搜寻这批人,一定会拿下他们给小雯报仇。”

  “要快,要狠!”

  许泽平露出一丝欣赏:“迅速灭掉那伙人,我不仅需要拿他们脑袋给小雯出口气,还要用他们的血警告黑白两道,曼德金虽然死了,但血金帮的利益依然是我们的,谁也不要想着拿走,几个小黑帮想趁火打劫,我已让人灭了他们。”

  贾富贵站了起来:“明白。”

  许泽平淡淡出声:“尽快把血金帮控制到手,再把贾氏集团掌控起来,只要你拿下这两个黑白两道的龙头,我就有足够底气拒绝宋少要求,什么袁玉川什么辕门,想要把手伸入进来,绝对不行,三帮撤了,来了辕门,这叫什么事?”

  “海南这块蛋糕,只能许家和自己人瓜分。”

  说到自己人三个字,他起身拍拍贾富贵的肩膀:“必要的时候,你可以联系你东瀛的恩师,只要能守住我们碗中的利益,跟天使合作跟魔鬼合作都只是一个手段,不用介怀太多,说不定能让天使跟魔鬼两败俱伤,让我们永保平安。”

  贾富贵再度点头:“是,许叔。”

  许泽平走到书桌上,把那幅字放到贾富贵手里,意味深长开口:“天下风云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催!”

  在许泽平跟贾富贵密谈着三亚未来发展时,春风大排档正迎来一名模样俏丽的女孩,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素服,很是恬淡和飘然,样子更是带着温顺和谦卑,她的手里还提着一个食盒,缓步走过街道,踏上阶梯,来到春风大排档面前。

  俏丽女孩正是千叶樱子。

  看到大排档木门紧闭,门口还一片狼藉,地板更是残留着一抹血迹,千叶樱子止不住一怔,似乎有点讶然大排档有变故,她走前几步,伸手敲击木门,声音轻柔喊道:“轩君,你在吗?轩君,我是樱子,我带了糕点和大麦茶过来。”

  “轩君,你在里面吗?你是不是出事了?”

  没听到动静,也没见到人回应,千叶樱子微微皱眉,正要摸出手机打给叶子轩,却见四周窜出二十名便衣男子,神情狠戾,手里握着枪械,杀气腾腾包围住千叶樱子,一名中年男子厉声喝斥:“举起手来!举起手来!我们是警察!”

  二十支警枪对着千叶樱子的脑袋。

  PS:感谢彩云之南0413打赏e打赏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