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零九章 父子恩怨

天才布衣 第九百零九章 父子恩怨

  第九百零九章父子恩怨

  在许泽平和贾富贵寻找着叶子轩身影的时候,叶子轩正靠在贾氏大厦三十一楼的观景台,看着脚底下来来往往的人群和车流,像高高在上的神邸俯视苍生,他身上包着不少纱布,还散发着酒精药水气息,可精神却没半点萎靡和憔悴。

  他手里捧着一杯散发热气的清茶,抿入一口后向身边的贾沉浮笑了笑:“以前一直不解,为什么很多老板或官员喜欢把办公室设在最顶层,不觉得太高太热吗?原来这种俯视众生的感觉真的不错,有一种可以操控他人生死的错觉。”

  贾沉浮温润一笑:“其实,我恐高。”

  在叶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笑声时,贾沉浮又补充上一句:“之所以选择最顶层作为办公室,是因为我喜欢清静和隐秘,年轻的时候,很喜欢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,常常夜不归家,年老了,却发现一个人独处,可以让自己更好的放松。”

  “所以我常年呆这个地方,连贾家花园都很少回,平均一个月一次。”

  他叹息一声:“每次回去,更加坚定我住这的念头,太多纠缠,太多客套,还有勾心斗角,他们可都是我血浓于水的亲人,你说我见到明争暗斗的场景,心情能不郁闷?只是我也清楚,清官难断家务事,断不了,只能眼不见为净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摇晃着茶水:“年轻,朝气,热血,自然喜欢热闹,三五知己或者红粉女人,都是生活主旋律,年长,更多是责任和未来,自然需要沉淀下来好好思虑,再说了,贾先生是被伤害过的人,一个人,远比一堆人少受伤害。”

  贾沉浮笑容多了一抹玩味:“叶少会让我多一点伤害,还是少一点伤害呢?”

  叶子轩没有半点敷衍:“这个不好说,我绝不想给你带来伤害,可现实难免会出现偏差,特别是树敌太多的我,难免会伯乐非我所杀,却因我而死,只是我可以向你保证,我会全力庇护你的安全,谁要了你的命,我就要了谁的命。”

  贾沉浮看着一脸真诚的叶子轩,扬起一丝笑容点点头:“好,有你的保证,我就彻底放心了。”接着又手指一点桌上平板电脑:“昨晚许小雯遭遇车祸,差点被海水淹死,天涯酒店被悍匪袭击,外商曼德金被炸死,这是你干的吧?”

  “很明显的事。”

  叶子轩指一指身上伤势,没有太多的掩饰:“许小雯和曼德金想要我死,我自然要给他们一个惨痛教训,不然以后阿狗阿猫都会踩到我头上,我知道许小雯名义上是你儿媳妇,可不怕得罪说一句,她死了,对贾家对贾少有利无弊。”

  贾沉浮苦笑一声:“我猜到是你的手笔,可没想到你承认的这么痛快。”接着他的目光又变得玩味:“你就不怕我捅你出去?要知道,我把你交出去,我就是破案大功臣,容留你呆在这,那就是知情不报和窝藏罪犯,后果很严重。”

  叶子轩笑了起来:“我胆敢下手,就有胆量承担后果,而且我是贾先生的主治医生,我能给你十年以上的寿命,你是一个聪明人,又怎会丢我出去讨好官方呢?虽然这会给贾家带来潜在风险,可经历这一劫,咱们可就真正自己人。”

  “真是一个狡猾的家伙。”

  贾沉浮也发出一声大笑,随后端起茶水喝入一口,脸上带着一丝无奈:“你还没有把我肾癌治好,却先要我交一份投名状了,把我彻底绑上你这贼船,很多人都说我贾沉浮是奸商,可比起叶少来,我就是小学生,你是真正算死草。”

  随后,他又话锋一转:“杀人容易,手尾很难,一个是市长千金,一个是沉淀多年的外商,一伤一死,加上几起血腥冲突,只怕官方不会轻易罢休,许市长可是亲自督办此案,即使我不捅你出去甚至藏匿你,也难保许家挖你出来。”

  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起伏,保持着恬淡笑容回道:“贾先生说笑了,哪有什么投名状,我过来贾氏大厦,一是告知现在的三亚局势,让你心里有一个底,二是向你作个保证,让你不会存有忌惮,三是治疗你的肾癌,让你早点康复。”

  “至于许家,道理在我这边,许泽平不足为惧。”

  贾沉浮抬头望向叶子轩,见到他从容自信的样子,轻轻点头回道:“叶少这样有信心,贾某就放心了。”他倒不是惧怕许家对贾家下手,双方恩怨早已埋下,迟早会有剧烈冲突,他只是担心叶子轩出事,让他热血的理想又灰飞烟灭。

  “贾先生绝对可以放心。”

  叶子轩给贾沉浮倒上一杯茶:“我那些手下早已经匿藏好了,不会让官方抓到半个把柄,为此我还把天涯酒店的利益放了放,迟缓我们跟许家的剧烈冲突,我今天过来,不是避难,而是治疗,相比外面风雨,我更希望你恢复健康。”

  贾沉浮瞄了一眼时间,笑容很是玩味:“谢谢叶少。”

  这时,贾沉浮的手机响起,后者手指轻轻一按,传来福伯恭敬的声音:“贾先生,二少提前回来了,早上去了许家花园,呆了差不多两小时离开,然后去医院逛了一圈,但没有进去,他刚才回到贾氏大厦,想要上去三十一楼找你。”

  贾沉浮闻言轻哼一声:“回到三亚,第一时间不是看我死了没有,而是跑去许家花园请安,看来许泽平更像是他亲爹啊,如他真有点骨气换爹,我还会敬佩他一点,一边捧着许泽平,一边惦记着我的身家,算什么?真是让我失望。”

  “告诉他,我没空见他,有什么事明天再来。”

  他很干脆利落的挂掉电话,似乎不给贾富贵半点机会,只是叶子轩能够捕捉到,贾沉浮按掉手机时,眼角有些无奈。

  “贾富贵,我最优秀的儿子。”

  贾沉浮摸出一根香烟,点燃,他已得了肾癌,所以无所谓是否吸烟致癌了,他看着叶子轩苦笑一声:“想必你对他也有所了解,从小学到高中都是成绩前三,得的奖状秒杀无数同龄人,贾荣华连他三分之一都及不上,绝对尖子生。”

  他晃悠悠地把贾富贵昔日荣耀说了出来:“高中毕业就考入东京大学,学习四年拿下十三枚勋章,毕业时还得到跟天煌共进午餐的机会,几乎是能拿的奖励,他都拿下了,东京和早稻田大学还希望他留下来任教,可见他何等优秀?”

  “贾末日就是他最忠实的跟班,他跟许小雯从小玩到大,但两人没有来电,反倒是他跟许泽平惺惺相惜。”

  他话锋一转:“他跟许泽平的关系远胜于我这个父亲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他跟许家关系确实不错。”

  随后他又多一丝好奇:“只是他这么优秀,你该高兴该重要才对,关系怎会不好呢?”

  贾沉浮徐徐吐出一口浓烟,眼里有着一抹无奈:“贾富贵确实优秀,有能力,有魄力,也有野心,可你也明白,越是这样有出息的人,越不会听从他人教导和影响,他从小桀骜不驯,只崇拜强者,连我这个父亲也常常不入他法眼。”

  “我让他做执行副总裁的那一年,他很多事情绕过我独自决断。”

  在叶子轩的安静聆听中,贾沉浮又抛出一句:“在我决定停滞贾氏集团发展,好好沉淀的那几年,他却被许泽平挑拨的野心膨胀,四处结交官员,四处称兄道弟,还跟政府合作许多项目,先用三千万拯救一个要倒闭的市三建筑集团。”

  “随后又差点答应深海隧道和跨海大桥的建设。”

  “那可是几百亿的投入,也是他最大的错误。”

  PS:感谢老混混打赏作品18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