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一十章 破局
  第九百一十章破局

  “那是一个无底洞,也是一个陷阱。”

  贾沉浮把父子恩怨说了出来:“深海隧道和跨海大桥,不管是技术还是资金都是一个漩涡,再多的钱砸下去都不一定有水花,政府虽然答应贾氏集团只要出三成资金,弥补政府专款的缺口,还承诺将来让贾氏收过路费来回归本息。”

  他轻轻咳嗽一声:“可我心里清楚,在没有见到成效前,政府的七成资金只会是空中楼阁,一旦贾富贵砸入几百亿不见进展,政府资金就会因各种原因永远地缺席,而贾氏因为几百亿的投入,不甘心失败,只会砸锅卖铁投入进去。”

  一半身家都砸进去了,难免会把剩下一半也押上。

  贾沉浮眼里有着一抹光芒,他看得很透很长远:“如果最终建成跨海大桥和深海隧道,贾氏还有机会收回本息,如果烂尾了或者搁浅,那么贾氏集团就从商界抹掉了,分崩离析,全家不仅要喝西北风,搞不好还要齐齐跳楼来逃债。”

 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,轻声接过话题:“许泽平确实是一个老狐狸,对他这个父母官来说,这个工程有利无弊,建好了,是他的政绩,可以升官发财;没建成,积累了经验,为将来筹建提供技术支持,甚至可以廉价收购贾家心血。”

  “到了贾家走投无路的时候,几百亿的半吊子工程,估计许泽平几个亿就能占据。”

  贾沉浮轻轻点头,表示叶子轩思虑完全到位,随后叹息一声:“幸亏我及时制止双方的合作,还割肉止损丢出几十亿息事宁人,不然贾氏集团已被他拖入万丈深渊,我还跟贾富贵推心置腹一番,还把当年贾氏大厦的教训告诉了他。”

  “可他就是不相信我,觉得我太保守了。”

  他把香烟熄灭在烟灰缸里:“他眼里只看到三十年的过路费,只相信许泽平是值得信赖的长辈,却不知道世间险恶,自从那一次过后,他就对我怀有恨意,觉得是我毁掉他费尽心血拉来的政府工程,让他失去问鼎华人首富的机会。”

  “我找过他几次,可最终都不欢而散,他认了许泽平做干爹,还在市政府挂了经济顾问头衔。”

  贾沉浮微微戏谑:“我都不把他当我儿子了,更多是许家的干儿子。”

  叶子轩抿入一口茶水:“看来这是一个死结啊,怪不得贾先生得了肾癌,各种压力使然啊。”

  “叶少就别调笑了,咱们说点正事吧。”

  贾沉浮指一指自己身体:“昨晚我上洗手间,这左肾痛得厉害,吃了不少药都没效果,最后是顶着一个硬物才好点,我担心病情又恶化了。”他低声问道:“这肾癌,你真能治?如肾癌都能治好,你这医术,可得诺贝尔医学奖了。”

  叶子轩把面前的茶水喝完,见到四周没有他人出现,思虑一会也就不卖关子了:“贾先生,大家自己人,我也不隐瞒了,其实我上次给你把脉,发现你得的根本不是什么肾癌,只是一块肾结石,后来经过化验,也证实了我的脉诊!”

  贾沉浮扑一声喷出茶水,向来淡定的脸,罕见露出一抹惊讶:

  “什么?只是一块结石?”

  他瞪大眼睛看着叶子轩:“这不可能吧,叶少,你开玩笑?”

  “先不说公孙水他们的诊断结果,各医院的诊断单子上,可是明确写的,肾部肿瘤!”

  贾沉浮连嘴边茶水都没擦拭,目光炯炯看着叶子轩,一时间,难以相信叶子轩的话。

  叶子轩早就料到贾沉浮这个反应:“你的肾曾经出过血,让肾部结石外面包裹了一层淤血,导致边缘模糊,在照片的显示下,看起来跟肿瘤没多大区别,医生难免会作出误判,而且我发现,第一次安排你化验和拍照的,是许小雯。”

  叶子轩说话点到为止:“但是,它真不是肿瘤,只是裹淤血的结石!”

  在贾沉浮眼里划过一抹光芒时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后面的各个医院和专家也跟着判断你得了肾癌,除了一些人为因素之外,还有就是先入为主,因为许小雯安排你检查的医院,是海南最权威的肿瘤医院,医生也是这领域的泰山北斗。”

  “连他们都认定你得了肾癌,其余医生又怎会无故怀疑呢?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那些高价请来的专家,特别是许小雯好心请来的专家,从众判定你是晚期肾癌后,他们给你作出的治疗方案,开出的药物针水,都是基于肾癌这个基础上,众口铄金,说的人多了,诊断的多了,后面医生也只会跟随。”

  “毕竟跟一干同行对着干,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,质疑对了,功成名就,质疑错了,饭碗不保还可能坐牢。”

  “权衡利弊之下,他们也就不会多事。”

  他笑了起来:“只可惜遇见我这个怪胎。”

  贾沉浮眉头紧皱,又抛出一句:“可公孙水是华国第一中医,他从脉象上也判断我得肾癌,公孙水上达天听,又富甲一方,许小雯再有能耐也不可能左右他,而且他医术高明,也不会受他人影响,他怎么在把脉后也给出肾癌结论?”

  叶子轩缓缓站起身来,笑容很是阳光:“贾先生病得久了,尤其是被各大医院和专家,一而再,再而三告知自己身患肿瘤之后,心情难免低落,黯然,看哪里都感觉是肾癌症状,这就是常说的自我心理暗示,脉象上,难免会偏颇。”

  他声音轻缓而出:“我跟公孙水有些交情,我昨天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谈起贾先生的病情,他说,他之所以判断你是肾癌,除了十多名专家给出的诊断让他先入为主外,还有就是贾先生脉象很是淆乱,精神萎靡,癌症末期的症状。”

  “虽然他感觉其中有些异样,可出于安全考虑,担心误了你的治疗进程,最终给出相似的肾癌诊断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揭露公孙水也是保守为上的家伙,出于名声和后果的顾虑,他跟着众人作出相似判断,在叶子轩的预料之中,不过他维护着公孙水的声誉,笑着补充一句:“贾先生,你自我萎靡的情况太严重,让公孙水脉诊出了偏差。”

  “如果你不相信的话,可以跟公孙先生通话,他会把当时情况跟你再说一遍。”

  贾沉浮微微张嘴,精神恍惚,今天之前,一直觉得自己是死人,现在却被告知没事,他转不过弯来,不,应该说是担心希望越大失望越大,沉默一会,他望着叶子轩低声开口:“也就是说,我什么事都没有?纯粹是我自己吓自己?”

  他还是有点震惊,吃了这么多苦,受了这么多罪,结果却是自己要玩死自己。

  “也是他人合伙起来吓你。”

  叶子轩走到贾沉浮身边,靠在他耳边低语一句:“心理暗示杀人,就如那个著名的囚犯滴血实验,手腕划拉一下,然后开启水龙头,告知囚犯正慢慢滴血,最后结果就是囚犯活活被吓死,有人想要用相似法子,要了贾先生的小命。”

  在贾沉浮眼里闪烁一抹杀意时,叶子轩又淡淡出声:“贾先生不相信的话,我可以给你针灸一番。”

  “是结石,还是肿瘤,到时就知道了。”

  随后,叶子轩就请贾沉浮回到办公室,让他在三人沙发上趴了下来,拿出带过来的金针和药水针灸,叶子轩拿出了六根银针,闭目凝神,略一沉吟,手指疾点,手中金针,便一沾药水,激射而出,落针处,直指贾沉浮肾部的结石处。

  贾沉浮身躯一震,随后缓缓闭眼承受。

  叶子轩看了无数张照片,对结石位置早已一清二楚,很快就把金针全部疾射出去,而后,叶子轩凝神闭目缓缓捻针。

  他力求药水发挥最大作用。

  这一次,贾沉浮觉得叶子轩下针的手法比上次更灵活,身体也前所未有的暖和,如说上次只是觉得叶子轩有点医术样子,现在贾沉浮就感觉到大师级水准,他这一生受过很多次针灸,各种名医和国手都有,但叶子轩最让他身体舒适。

  这一刻,他完全相信叶子轩所言,也彻底下定决心,余生交给后者手里。

  叶子轩无法知道贾沉浮的想法,他只是盯着面前的金针,随后把配制的药水缓缓渗透进去,仔细观察着贾沉浮的身体变化,期间,他还不时地再度脉诊,确认治疗效果,他还端来一大杯温水,不断让贾沉浮吸入进去,足足八百毫升。

  足足过了三十分钟,叶子轩拔下了金针,满头大汗,很是疲惫。

  “嗖!”

  最后一枚金针拔掉,贾沉浮就猛地起身,一个箭步冲向洗手间,三分钟后,洗手间,传出贾沉浮一声吼叫。

  如释重负,重获新生的呐喊。

  “叮!”

  与此同时,叶子轩的手机震动,戴上耳塞传来墨七熊的声音:

  “哥,千叶樱子被抓了。”

  PS:感谢唯爱九月十九打赏作品100逐浪币,安拉-哈吉打赏52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