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一十一章 杀手
  第九百一十一章杀手

  市井小民不想和三种人打交道,借钱的人,地痞和警察,不到万不得已,绝对不愿进警察局,千叶樱子虽然不是华国人,也清楚警方不可能动她,可依然很是抗拒走入警局,只是面对枪口,她还是平静下来,任由警方把她带进警局。

  准确的说,是派出所,带队警官没有送她去市局,而是选择就近派出所审问。

  一男一女两个警员把她带入审讯室,毫不客气把她铐在凳子上,还厉声喝斥老实点,端详正面墙壁的红字标语,坦白从宽抗拒从严,平静如常,刚柔相济的醒目标语,对于千叶樱子而言没有杀伤力,相反,冷静下来的她还轻轻一笑。

  习惯性的笑容。

  “笑什么笑,一会儿让你笑不出来。”

  在大排档带头的汪警官端了一杯茶水,坐在审讯室那张宽大的桌子后面,神情狠戾盯着千叶樱子,似乎千叶樱子的命运已牢牢握他手心,见千叶樱子毫不退缩与他对视,他有些恼怒地喝道:“现在讲究文明执法,我从不严刑逼供。”

  不怒而威的汪警官一拍桌子,声音无形提高两个分贝:“但是对于公然践踏法律、杀人放火的狂徒以及同伙,我汪东明绝不手软,有一个抓一个,必要的时候,我甚至不惜不要这身警服,也要全力维护法律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。”

  另一名女警也出声喝道:“名字,身份,还有同伙,给我老实交待出来。”

  千叶樱子不明白发生什么事,但看得出汪警官虚张声势,于是淡淡一笑:“我叫千叶樱子,是三亚大学的交流生,太和料理店的老板,如果不相信的话,可以去学校和料理店核实我的身份,或者去东瀛领事馆查一查,我是什么人。”

  她微微低头:“至于同伙,对不起,我不知你们说什么。”

  “不老实是吧?信不信我揍你、、啊?你叫千叶樱子?”

  见到千叶樱子是东瀛人,还轻易曝出身份让自己核实,更是提到领事馆的外交施压,两名警员神情微微一怔,手中威吓用的警棍也停滞不动,显然都清楚这是一个烫手山芋,同时暗呼警棍没有抡下去,不然就会被上峰拿来做牺牲品。

  抱怨社会痛恨世道的愤青,千万别错误的认为警方是废物和徇私枉法的代名词,就说审讯室内的三位,见过很多凶案现场,应付过形形色色的狂徒歹徒,也曾将残忍凶犯绳之以法,可谓见多识广,千叶樱子身份还是让他们感到棘手。

  汪东明也差点喷出一口茶水,盯着千叶樱子细细审视:“你是东瀛人?”得到确认后,他皱着眉头发出一条短信,没有多久,他就重新挺直腰板,一拍桌子向千叶樱子道:“天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,你没有豁免权,谁都保不了你。”

  “你涉嫌一起车祸谋杀以及一起恐怖袭击。”

  汪东明眼神锐利盯着千叶樱子,保持应有威严喝道:“你最好把全部问题交待清楚,把你的同伙下落招出来,如果你嘴硬不肯说的话,我们就会把你扣押起来慢慢审问,将来还会向法官控诉你的抗拒,从严处罚你在华犯下的罪行。”

  千叶樱子眉头一皱:“车祸谋杀?恐怖袭击?同伙?你究竟说什么?”

  “别装疯卖傻了。”

  汪东明虽然忌惮千叶樱子的东瀛人身份,可许泽平给予的死命令又让他不管不顾:“很多罪犯都跟你一样,进来的时候装疯卖傻,企图蒙混过关,结果他们都发现,受够了苦头,还浪费了时间,换成我是你的话,肯定坦白从宽、、”

  他不忘记利诱着千叶樱子:“只要你招出他们,将来指证他们,再加上你的特殊身份,我担保,你八成无罪释放,相反,如你顽抗到底,那么你就会永远呆在华国的监狱,一百多条人命,一旦扣在你身上,你就是天煌孙女都没用。”

  千叶樱子神情平静:“对不起,我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?”

  “不知道?”

  汪东明喝入一口茶水,随后冷笑一声:“那我就提醒提醒你,春风大排档一伙人,昨晚差点撞死市长千金,还引爆天涯酒店,死伤一百多人,外商曼德金也被炸死,你大清早跑去大排档,还提着一个食盒,你敢否认跟他们没关系?”

  “你敢否认你不是被他们派回来探风的?”

  千叶樱子微微眯起眼睛,此时基本上搞清楚了事情,叶子轩他们一伙涉及杀人放火,汪东明抓拿不到他们以及没有线索,所以就把恰好过去的自己拿下,希望从自己嘴里问出叶子轩下落,即使没有结果,也可以拿自己做替罪羊交差。

  想到这里,她很平静吐出一句话:“我回答三点,第一,我跟大排档的人不是一伙,你们有证据可以告我,没证据不要想诬陷我,第二,我今天过去是跟他们切磋厨艺,如果我真是他们同伙回去探风,就不会光天化日下走到门口。”

  “第三,从现在起,我不会再说任何话,直到我的律师出现。”

  “嘴皮子真硬,是不是找打?别以为是东瀛人,我就不敢动你。”

  汪警官见到千叶樱子如此强势,脸上横肉止不住跳动一下,感觉权威遭受到挑衅喝道:“我告诉你,昨晚案子惊动了上面的上面,不惜一切代价破案是我们底线,所以别说是你一个小丫头,就是你们领事涉及此案,我们也会拿下。”

  “你也别牛哄哄想着律师,没几个人知道我们来了这里,等你律师出现,你都脱层皮了、、、”

  千叶樱子没有回应,神情平和闭上眼睛。

  两名握着橡胶警棍的警员,想要抡上一棍子,却最终不敢下这狠手。

  “轰!”

  就在汪警官眉头紧皱寻思如何破局的时候,一声巨响忽然从外面传入进来,还伴随着一阵惊呼和吼叫,好像发生了大爆炸,汪东明和两名警员身躯一震,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,讶然外面这么大动静,随后就听到房门被人狠狠撞开了。

  一个女警大声喊道:“汪队长,你的车子爆炸了,还伤了几个警员。”

  她的身边还有几个警员,脸上都带着一抹焦虑:“是啊,汪队长,车子忽然爆炸,也不知道什么原因。”

  汪东明脸色微变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  “你们快点放开我。”

  在汪东城要带人去探个究竟的时候,千叶樱子睁开了眸子,竖起耳朵捕捉外面的动静,很快,她的俏脸就微微一变,盯着汪东明喊出一句:“有消音手枪的声音,有人要杀我,快放开我,再不放开我,出了事,你们一个都活不了。”

  汪东明他们微微一愣,一脸惊讶看着千叶樱子,随后汪东明哼出一声:“消音手枪?我怎么没听到,故弄玄虚想要借机跑路?我告诉你,没门,我是干了十几年的刑警,什么动静听不出?我车子爆炸,肯定是天气太热引起的自燃。”

  “啊——”

  话音刚刚落下,正对整条走廊的门外传来一记惨叫,俨然是一个人临死前的动静,接着又是几记枪声响起,这变故顿时让汪东明他们变了脸色,没想到还真有人冲击警局,他拔出警枪,扭头吼向千叶樱子:“是不是你的同伙救你?”

  千叶樱子喝出一句:“是来杀我的?”

  “要杀你灭口?”

  汪东明哼出一声:“还说不认识凶手。”

  千叶樱子能够感受到危险,再度娇喝一句:“不是我的同伙,是杀手,他要我的命,你们快放了我、、、”

  她死命挣扎一番,结果手脚被束缚,让她根本无法动弹,而椅子也跟地面焊在一起,牢不可破。

  汪东明没有理会千叶樱子的要求,拔出腰中的警枪喊出一句:“小兰,小纯,你们两个看着犯人,一定不能给她解开手铐,胆敢掏出这个房间,给我立刻毙掉她,我跟大猛他们出去看看,狗日凶手,连派出所都敢攻击,不知死活。”

  “真有凶手的话,只怪他倒霉,今日遇见我汪东明。”

  随着这话落下,六名警员目露凶光,慢慢拔出警枪,子弹上膛的声音此起彼伏,似乎要干掉擅闯警察的家伙。

  千叶樱子再度娇喝:“快放开我!”

  “嗖!”

  就在汪东明他们要转身离开房间时,头顶审讯专用的灯光全部熄灭,突然熄灭的光线,使众人下意识眯眼,下一秒,只见一个身穿警服的刀疤男子,像是利箭一样从走廊另端闪现,狂奔两步跃起,脚尖再点墙壁,雄健身躯飞腾起来。

  在汪东城他们还没辨认出是敌是友时,刀疤警员已经从走廊冲了过来,横跨审讯室门口垃圾桶,两只铁腿一晃,敏捷绞住一名警员的脖颈,横于空中呈下落趋势的雄躯,顺势一扭,咔嚓!警员的脖颈被硬生生扭断,瘫倒,气绝身亡。

  “呼!”

  刀疤警员不等身子沾地,两手撑地,脚尖探出两枚刀片,半空一划。

  两名男警惨叫一声,咽喉喷血,噔噔噔后退倒地,枪械来不及射出子弹。

  熄灯,穿廊、冲门,杀三人、刀疤警员一气呵成,利落,迅猛,可谓强大。

  PS:感谢蔡子礼仪打赏100,彩云之南0413打赏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