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一十四章 深夜变故
    第九百一十四章深夜变故

    视野中,千叶樱子倒在狭小的浴室里,身上不着一丝衣缕,挺翘的臀部后面跌着蓬松头,流淌温热欢快的水珠,只是额头破了一个口子,血珠子凝结在外,还在不停渗着血,神情很是痛楚,见到叶子轩过来,她想要拿毛巾却没力气。

    “樱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活色生香,千叶樱子的身体还散发诱惑气息,叶子轩却在神情一怔后恢复平静,关掉热水后就扯过头顶的白色浴巾,把千叶樱子裹了起来,扶着她坐在了洗手台上,还使劲掐着千叶樱子的人中穴,让她变得更加清醒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担心千叶樱子是二氧化碳中毒,可很快又散去了念头,这是电热水器,哪来的燃气?

    千叶樱子吐出一口长气,俏脸多了一抹绯红,很是不好意思地回道:

    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感觉到胸闷,刚洗了几下就摔倒了,还把头撞破。”

    她此刻身上只裹着浴巾,雪白的肌肤大半露在外面,两条修长的大腿中间,还站着神情关切的叶子轩,两人互瞧了两眼,都十分不好意思,也许是刚洗澡的缘故,千叶樱子的眼神温柔地快滴出水来:“轩君,对不起,又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胸闷?”

    叶子轩想要说让我看看,但话到嘴边立刻知道失礼,于是话锋一转:“以后可要小心点,浴室里的地面太滑了。”他轻声叮嘱千叶樱子一句,随后看着她头上的伤痕,撞得不轻,血口子肆意滴血,想要擦拭看看伤口却没细软的东西。

    叶子轩本能的吻上去,把血迹吸了出去,千叶樱子见到叶子轩吻住自己伤口,顿时感觉额头变得温润湿滑,浑身止不住一颤,一抹红晕顿时在脸上散开,连脖颈都红了起来,叶子轩吻掉血迹,很快见到一个半公分左右的血口子翘起。

    伤口不长,但很深,搞不好会留下疤痕。

    叶子轩有些心痛,想要责怪又不忍,见到伤口又流血出来,他再度把血液吻了出去,微微一低头,他才发现不妥,千叶樱子满脸红晕,微微闭着眼睛,长长眼睫毛不停颤动,鼻翼翕张不止,鼻尖上沁出汗珠,双手紧紧捂着白色浴巾。

    身子软软的,似乎随时会晕倒。

    站着的叶子轩比千叶樱子高一个头,眼睛的视角正好把浴巾内的风光看了一个彻透,雪白,丰润,温热,还有蜜桃成熟时的青春气息,叶子轩毕竟年少气盛,一时间口干舌燥,吻着对方伤口,只顾看着眼前,连自己姓什么都快忘记。

    这也怪不得他,狭窄的浴室,诱人的娇躯,绝美的面孔,只怕英雄都要埋葬。

    千叶樱子能够感受到叶子轩的呼吸变粗,掌心变烫,好像目光也低垂下来,眨也不眨看着自己的胸部,她嘴唇微咬,一颗心儿狂跳不已,再加破掉的伤口上,传来对方嘴唇温润的感觉,也不知道怎么好了,魂儿都不知道飞到哪去了。

    她明知道不妥,可不知道为什么,偏偏不愿意去叫醒叶子轩。

    在她内心深处,有一个魔音撩拔着她,似乎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才好。

    两个人动也不动保持着这奇怪的姿势,似乎谁也不愿意先清醒过来,浴室只有两人的呼吸声,叶子轩的呼吸声若断若续略微沉重,千叶樱子的呼吸则快速而又细微,整个环境被这两个奇怪的呼吸声一渲染,更增加了几分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“滴答!”

    花洒忽然落下一颗水珠,打在地上发出一记声响,叶子轩打了一个激灵,眼里很是歉意,随后把嘴唇从樱子头上挪移出去,双手抱着她来到外面的沙发,拿出一颗药丸和止血贴,嘶哑着嗓子开口:“樱子,伤口有点深,会有点疼…”

    千叶樱子呼出一口气,也不知道是放心还是失望,红着俏脸回道:

    “没事,我承受得住……”

    叶子轩动作利索的给她包扎好伤口,还把她衣服拿过来给她换上,然后把把脉开口:“樱子,胸闷是你今天精神过于紧张,让你胸部病情受到了刺激,而它无法跟往常一样发泄出来,所以遭遇热水的时候就瞬间冲击,让你窒息、、”

    千叶樱子恍然大悟点点头,红着脸回应: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还以为二氧化碳中毒呢!”随后迟疑一句:“轩君,看来我病情有点重,时刻要把它挤出来、、你研究出方法没有?无论怎样,我都会全力以赴配合你治疗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方法有,但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又从口袋摸出一个小盒子:“我先替你针灸缓冲一下情绪吧。”

    躺在沙发上的千叶樱子微微皱眉,寻思什么治疗方法不方便?莫非是上次说的男女朋友?她脸又一红,心跳又快速跳了起来,也没听清楚叶子轩后面在说什么,接着手上感觉一阵酸涨,一根金针已经戳进自己右手无名指和小指之间。

    良久,叶子轩才收拾金针,长舒了一口气,看着千叶樱子温柔的说道:“樱子,你睡一觉,明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额头伤痛削减几分,泰山压顶的胸闷也散掉不少,千叶樱子整个人恢复了几分轻松,俏脸也再度绽放温柔,见到叶子轩要起身离去,猛地直立起上半身,一把勾住叶子轩的脖子,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口,随后光着脚窜回里间的卧室:

    “轩君,晚安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摸着脸上唇痕,茫然小女人的一吻,随后寻思,今晚是做禽兽呢?还是禽兽不如?

    几乎同一个时刻,在三亚医院的特护病房,半小时前送走录口供同事的汪东明,靠在床上看着天花板,提心吊胆,不仅是因为叶子轩的大杀四方,还是因为杀手对千叶樱子的袭击,一个大学生,哪里值得七名悍不畏死的杀手攻击呢?

    汪东明还第一时间消掉春风大排档的凶犯杀人灭口,他心里看得出来,千叶樱子跟大排档没有多大关系,真有勾搭的话,早上哪会傻乎乎被自己拿下?凶犯也不会鲁莽派人回去店铺查看,所以这杀手是另有其人,还是直冲千叶樱子。

    意图不清楚,但可以推断千叶樱子有显赫身份。

    嗅到危险气息的汪东明口干舌燥,总觉得有什么事发生,事发到现在,既没上头领导打电话责问,也没其他人兴师问罪,汪东明不仅没有松一口气,相反还生出暴风雨来临前刻的静谧,就在这时,房门被人推开,贾富贵悄悄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手里拿着汪东明的口供,拉开椅子坐了下来,很干脆利索的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口供不适合,重新录过。”

    来人一把按住要起身打招呼的汪东明,随后毫无感情抛出一句:“希望汪警官配合。”先前抱有侥幸心理的汪警官脸色巨变,听完贾富贵接着说出的言语后,他的脸色彻底变得难看,最后竟无力地瘫软在床上,眼里有着深深的绝望。

    贾富贵把一份早写好的口供放在他面前,抓起汪东明的手签字画押,随后起身向门口走过去:“汪叔,你绝对不会白死,你妻儿老母会得到妥善照顾,她们很快就会去国外享福,但你要下定决心,不了决心,便是害你的妻儿老母。”

    汪东明闭眼长叹,泪珠滚落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留下一封遗书,告知你们是热血儿郎,从骨子里就痛恨东瀛人。”

    贾富贵关门的前一秒,冷漠抛出一句话:“所以故意绑架千叶樱子虐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