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一十五章 清晨危机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一十五章 清晨危机

  第九百一十五章清晨危机

  一轮红日东升,叶子轩准时醒了过来。

  或许是得到好好休息的原因,醒来的叶子轩整个人充满活力,眼中自然射出飞扬洒脱的目光,睁开双目,世界变得更加清晰,色彩分明,生动美丽,耳中传来窗外小鸟的鸣叫声,屋檐上坠下的空调水声,还有千叶樱子的轻微呼吸声。

  这些都是叶子轩以前难得感受到的,但现在却真实感到了变化,宛如决战三帮时的突变,可自己好像没感什么啊,叶子轩不由得感到一阵诧异,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,随后迅速收拢心神,跑到浴室察看自己身体,发现并没什么不妥。

  此刻的叶子轩已不是那个刚入社风会,懵懂无知的少年,对于身体变化虽然好奇,却没有咋咋呼呼,看了镜子中的几眼后,他就迅速恢复平静,洗漱一番跑出去准备早餐,也就在这时,他怀中的手机震动,戴上耳塞传来熟悉的声音:

  “小英雄,昨天又英雄救美了啊,美人哪去了?”

  一如既往的戏谑和调侃:“是不是把人救了,也把人睡了?”

  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恼怒,相反多了一丝柔和,龙秋徽,冷艳高傲的龙队长,听到她的声音,叶子轩心底就涌现一股温暖,打开冰箱拿出几个鸡蛋和面包,随后声音轻缓而出:“龙队长,我可是好人,怎会干出以身相许的戏码呢?”

  随后他意味深长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昨天救人了?”

  在叶子轩把电话放在架子,双手打着鸡蛋做早餐时,龙秋徽毫不客气地哼了一声:“我是你大队长,你干什么事能逃得过我?你以为自己洗掉派出所和附近的监控,就不会被人发现你杀入警局肆虐?最致命的漏洞,你留下汪东明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一怔,随后苦笑一声:“我杀人警局是救人,而且杀的是伪装警员,你可不能把血案推我身上。”他又补充一句:“汪东明是正儿八经的警察,虽然对我有敌意,背后还有许家人撑腰,但我还不至在警局对警察下死手。”

  “总是要给国家法律一点面子。”

  接着他又轻轻皱起眉头:“不对啊,汪东明当时被杀手吓得傻乎乎,精神都快崩溃了,他能迅速恢复平静把我拼图出来?再说了,就算我被他们锁定了,也不该搬你龙队长出来啊?是不是昨晚有意料之外的事发生,让你介入进来?”

 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龙秋徽声音缓和两分:“汪东明虽然心神不宁,没有把你大概样子拼出来,五官也有出入,可我一看上面的拼图,我就知道是你,你先不要问我事情,我先跟你确定两事,一,公主在不在你手上,情况怎样?”

  “二,昨天事情来龙去脉,详详细细告诉我。”

  叶子轩生出一丝惊讶,随后没想到龙秋徽知道千叶樱子身份,继而也就意识到事态严重,于是迅速把昨天的事情告知龙秋徽,最后总结上一句:“这是一个大乱局,要千叶樱子性命的阴谋,恰好跟我对付曼德金的行动,搅在一起。”

  龙秋徽闻言松了一口气,随后喃喃自语:“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,那些警员再激进也不会疯狂成这样。”似乎叶子轩的话验证了她心中猜测,当听到叶子轩告知千叶樱子平安无事时,她彻底轻松起来:“安全就好,安全就好。”

  叶子轩低声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他还瞄了监控一眼,四个摄像头,依然运转,高清,详尽,连门口被清洁阿姨拖过的地板湿漉,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  几颗水珠,在走廊灯光中发亮。

  龙秋徽回过神来,声音恢复昔日清冷:“汪东明昨晚主动向警方供出罪行,承认自己和派出所横死的同伴,都是一个名叫刺日的小组成员,他们宗旨专门绑架和击杀东瀛富商和权贵,他们很早就知道,千叶樱子是东瀛公主的身份。”

  “所以昨天找借口把公主抓了。”

  龙秋徽把外面情况告知:“他们准备借着红丸号的余势,用她榨取东瀛一笔钱财,然后把她直播斩首,给数十年前死去的华国民众报仇雪恨,只是审问的时候,内部因分赃不均发生冲突,导致二十多人相互残杀,汪东明也被刺伤。”

  在叶子轩聆听混淆是非的版本时,龙秋徽又补充上一句:“一个非警员队伍的同伴,贪恋千叶樱子美色,也为了独吞巨额赎金,就趁着汪东明死伤殆尽时,绑着千叶樱子逃出派出所,汪东明见到死了这么多人,知道这次难于讨好。”

  “也担心给国家招惹麻烦,于是把事情全部招出来。”

  听完龙秋徽的官方消息,叶子轩目瞪口呆,差点把鸡蛋都煎糊了:“这汪东明完全就是胡说八道,哪里有什么激进分子?攻击警局的全是杀手,穿着警服下手,一是为了方便,二是给警方嫁祸,樱子也可作证,这家伙玩这出干吗?”

  叶子轩轻哼一声:“还避免给国家招惹麻烦,他这个混淆事非,就是给国家最大抹黑。”

  “虽然我对东瀛政府没好感,但也反感他砸出的黑锅。”

  他又瞄了监控一眼,依然静谧,祥和,没有端倪,没人走过的地板,还残留几分湿漉漉,只是水珠小了很多。

  正在风干。

  叶子轩动作利索翻滚着鸡蛋,接着向龙秋徽问出一句:“汪东明人在哪?我可以带樱子对质。”

  龙秋徽平静吐出一句:“他死了,昨晚跳楼自杀了。”

  叶子轩煎鸡蛋的手一滞,随即挤出三个字:“好毒啊。”接着他又寻思事件:汪东城干吗要说这些话呢?还拿自己的性命来做坐实遗书,这对华国政府可是百害无利,他背后是不是跟东瀛人有勾结?可他不是许家和贾富贵的走狗吗?

  他心里生出一抹猜疑,难道许家、贾富贵跟东瀛人联手?这未免太吊诡了。

  “确实狠毒!”

  此时,龙秋徽淡淡出声:“这不仅给华国抹黑了,还给外交带来巨大压力,也不知道东瀛哪里获取到消息,拿到汪东明口供复印本,还拍摄了汪东明的遗书,如今东瀛向联合国告状,向华国提出抗议,指责华国要对此事负上责任。”

  “而且警员队伍出现汪东明这种仇日的组织,可以认定是华国有意放纵甚至支持。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这刀子捅得,可真是血淋淋啊。”

  龙秋徽神情很是认真:“华国在坚持这是诬陷的立场下,也答应东瀛官方两个要求,第一,彻查整个事件,任何有关刺日成员都不会放过,第二,派出精锐全面搜寻千叶樱子下落,让她平安回去东瀛!很不幸,我就是调查组成员。”

  “所以能看到档案和拼图。”

  在叶子轩散掉几分凝重的时候,龙秋徽又补充上一句:“我看到是你的样子,又从白秋画口中知道,你跟千叶樱子交情,所以推断是你杀入警局带走她,因此就打电话过来问问情况,结果如我所料,内有乾坤,有人想给华国重击。”

  “不,准确的说,有内奸出卖华国利益讨好东瀛政府,事态很恶劣,所幸你手上有一张扭转乾坤的牌。”

 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:“你是说千叶樱子?”接着笑了笑:“也是,她如实把昨日事情说出来,就可以推翻汪东明的遗书和口供,让华国政府多点喘息空间,搞不好可以反过来将东瀛一军,这事你放心,我待会就找千叶樱子商量。”

  “必要的时候,我还会带她去你们指定的安全地点。”

  叶子轩对千叶樱子有着信心,虽然后者也是一个东瀛人,还身份显赫为天煌孙女,可他知道小女人事非分明,只要把现状局势说出来,千叶樱子就会出来作证,她的供词将会起决定性作用:“无论如何,我不会让华国吞这个死猫。”

  龙秋徽声音一沉:“先不要乱动,你带着她好好藏着,现在很多势力都在找她,有人想要她安全,同样,有人想要她死,你刚才都说了,她可以破掉华国现在的困局,你都想得到,幕后黑手又岂会想不到?对方不会让她冒出来的。”

  “你安静呆着,等我们抵达海南做好安排后,我再亲自带人去接你。”

  她幽幽抛出一句:“秋画说,你的五角星还差一点火候,如果这事干的漂亮,一号和叶家一定会顺势把你捧起,你绝对可以大摇大摆地回京。”她的语调还忽然变得温柔起来:“而且我也还有大大的奖励,一个你绝对喜欢的奖励。”

  叶子轩把热好的面包放在碟子里,轻声一笑回道:“龙队放心,为了你的奖励,我怎么都要卖命。”

  龙秋徽干脆利落挂掉电话:“晚点见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说话,目光只是落在监控屏幕上,湿漉漉的水珠,没有变化,还是那样晶莹,剔透。

  他的左手瞬间拿起菜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