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一十九章 樱子的冷冽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一十九章 樱子的冷冽

  第九百一十九章樱子的冷冽

  “轩君,这林子好阴沉啊。”

 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千叶樱子呼出一口气,先是回望一眼走过的路,又看看头顶的遮挡阳光的树枝,轻声抛出一句,随后还按了一下额头伤口,一路奔跑,昨晚的血口又裂开些许,生出一抹疼痛:“前方有一条小溪,咱们缓一缓。”

  叶子轩脸上绽放一丝笑容,微微一握千叶樱子的掌心:“好,歇一会,反正我们也没具体地方藏匿。”他也见到千叶樱子额头的血迹,知道这一阵奔跑撕裂伤口,于是想要为她重新换药和包扎一下,只是他有些诧异千叶樱子的气息。

  平缓,安静,好像这一段山路,对她没多大影响,只是诧异归诧异,叶子轩却没有多想,牵着她来到小溪旁边,把怀中一瓶净水递给她解渴,随后把创可贴拆了下来,伤口流淌出血迹,叶子轩用净水清理干净,接着又给她上药包扎。

  自始至终,千叶樱子跟小绵羊一样,乖巧,温顺。

  “轩君,真是不好意思,连累到你了。”

  千叶樱子向叶子轩表示感谢后,又轻声一句:“也不知道这次能否顺利脱身,如果能够平安无事的话,不知道轩君能否跟我去东瀛?不管你犯了什么事,我都会拿命庇护你,庇护不了,我跟你一起死,唯有这样才对得起你我交情。”

  叶子轩笑着宽慰:“不要想太多,我们会没事的。”

  千叶樱子点点头:“我相信你,我们一定会没事。”闪烁的光亮,让她的脸忽明忽暗,明的时候,是一份丰润柔和,暗的时候,朦胧温馨,如梦如幻:“家人一定很着急见到我们,可惜我让他们担心了,爷爷一定看着樱花想念我。”

  “轩君,你家人呢?他们在三亚还是别的地方?”

  “我的家人、、、、”

  叶子轩闻言微微抬起头,他的目光凝定在遥远北方的方向,他脸部的轮廓,在明暗中,是棱角分明的坚硬,但同时又有着悲凉,他的眼眸却在瞬间多了莫名忧伤:“他们都在很远的地方,他们也担心着我,而且是非常非常的担心。”

  千叶樱子声音一柔:“那你该经常回去,多陪陪他们,他们一定很高兴见到你。”接着又神情犹豫着挤出一句:“轩君,虽然我不知道你具体身份,但我看得出你是在江湖拼杀,这是一条凶险万分的不归路,这条路只有丛林法则。”

  她看得很透:“弱肉强食,适者生存。”

  她轻声劝告着叶子轩:“自古以来,不管是华国还是东瀛,或其余国度,有几个人能够金盆洗手?有几个人能够百年归寿?没有,一个都没有,不管多么风光多么强大,选择黑道的人,最后的结局不是乱刀分尸,就是潦倒地死去。”

  她的目光有着真挚:“意大利黑手党的十八任教父,东瀛十一届山口组大哥,俄罗斯北极熊的十三任将军,还有金三角的金氏四代,这些叱咤风云的人物,要么被爆掉脑袋,要么监狱坐穿,要么横尸街头,好点的被无声无息毒死。”

  叶子轩苦笑一声:“你知道的不少啊。”

  千叶樱子轻柔出声:“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能跳出来,你可以跟我回东瀛,我把我有的,分你一半,以你的聪明和才华,走别的路一样能够功成名就,高高在上,没必要选择最艰难、最坎坷的路,轩君,我愿帮你,给你新的生命。”

  叶子轩看着千叶樱子,他的心中,涌动着一股热流,因为千叶樱子这样说,等于是告诉他,只要他愿意走正途,樱子便会利用自己的影响,给他合适的路,让他再次成为,可以行走在阳光之下的正常人,而不是没有明天的黑道人物。

  但,现在的自己,会走回头路么?

  那么多兄弟,因为相信自己,聚啸在一起,舍生忘死,难道自己可以无耻的背叛他们,而不管不顾么?

  从华海回到海楠,这一路行来,死在自己手上的人,又怎么算?

  黑道,是一条不归路,一步踏出,便永不能回头!

  叶子轩当初走上黑道,就已经决定义无反顾,无论是叶家还是父母都无法阻挡,自己选择的路,再难也要走下去,于是叶子轩摇了摇头,拒绝了千叶樱子的好意:“樱子,谢谢你,只是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,上天早已注定的。”

  千叶樱子叹息一声,很是绵延,流长,显然清楚叶子轩的意思,不过她没有再劝说了,对于叶子轩这样的聪明人,决定的事情只能自己想通,他人很难劝服:“我不喜欢你的选择,但我尊重你的选择,哪天需要我帮忙,绝不推脱。”

  接着又歉意一笑:“我自以为是了,一直都是你帮我,你怎么用得上我?”

  叶子轩笑了起来:“咱们是朋友,不要这么客气。”

  千叶樱子点点头,随后幽幽开口:“此次事了,轩君该回家探探家人,珍惜相聚的时光。”

 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苦笑,低头抿入一口净水:“我选择了这条路,就注定我跟他们聚少离多,也注定他们要时常担心我,不过我很快就能回去看他们了。”他笑着望向千叶樱子:“顺利化解掉你的危机,我就能光明正大回京了。”

  千叶樱子有些讶然:“你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回去?”

  叶子轩神情犹豫了一下,轻声接过话题道:“因为我破坏了一个规矩,一个大人物们死守多年的规矩,给他们带来不安和威胁,所以我不能随便探望家人,必须将功赎罪才有机会回去,虽然这罪是蛮不讲理,但谁叫他们是大人物?”

  “等我也成了大人物,或许就可以叫板他们了,但现在不行,要学韩信忍辱负重。”

  说完这话,叶子轩揉揉脑袋觉得自己多嘴,而且千叶樱子也未必能够理解,但让他惊讶的是,千叶樱子脸上有了一抹伤感,还有说不出的悲凉:“是啊,谁叫我们不是大人物呢?棋子始终要照着规矩前行,越过雷池一步都会出局。”

  她的眼帘微微低垂:“甚至万劫不复。”

  叶子轩止不住一怔,随后低声回道:“樱子,是不是让你想起不开心的事了?对不起。”

  “没什么。”

  千叶樱子反应了过来:“我没事——”

  叶子轩轻轻一叹,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轻轻哼着一首曲调,为她解着落寞,旋律很是优美,在小溪林间悠悠盘旋:“樱花啊,阳春三月晴空下,一望无际樱花哟,花如云海似彩霞,芬芳无比美如画,快来吧,快来吧,快来看樱花。”

  樱花歌是一首东瀛民谣,这首樱花歌是东瀛传统民谣,历史十分悠久,是一首描写春天美景的日本传统民谣,产生于江户时代,叶子轩哼这个曲调,本意是想千叶樱子开心一点,可是旋律一出,千叶樱子身躯瞬间一震,目光也呆滞。

  随后,她眸子变得深邃起来,就如夏日夜晚星空,深不可测,叶子轩的哼唱好像一道咒语,化掉她精神深处的封印。

  千叶樱子前所未有的沉静,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,更美,更柔,更清冷。

  叶子轩微微一愣:“樱子,你怎么了?”

  “嗖!”

  话音还没落下,叶子轩耳朵就微微一动,随后脸色一变,把千叶樱子扑倒在地,几乎是刚刚触碰到冰冷的溪水,六道锋利的飞镖就交叉射过,戴着刺耳呼啸没入两侧草木,咔嚓一声,一株小树应声而倒,几个石头也迸射出刺眼火光。

  千叶樱子低呼一声:“忍者。”

  “嗖!”

  在叶子轩反手拔出一把匕首时,又是一片白花花的刀片倾泻过来,叶子轩右手一抖,挥舞出一个圆圈,当当当!一阵激烈声响,叶子轩尽数把刀片斩落在地,期间还把两枚刀片反射回去,刀光一闪,林中深处发出惨叫,两人跌出来。

  一身橄榄绿,还戴着面罩,腰间都有一把武士刀,叶子轩没有理会对方来历,扯着千叶樱子往林中深处退去,手中匕首没有停歇,划出璀璨刀光,把射来的飞镖、刀片和利箭斩落,让面前小溪变得杂草丛生一样,溪水也多一丝幽蓝。

  有毒!

  双方都没开枪,显然都担心引来更多的人。

  “贴着我!”

  叶子轩向千叶樱子喊出一声,随后又把几枚利箭反撩回去,又是两人惨叫着摔飞,看着跌出的四具尸体,再看看被斩落的暗器,还有溪水中一闪而逝的幽蓝,千叶樱子的眼神渐渐变得冰冷,握着叶子轩的手瞬间攒紧,但很快又消散。

  只是她这个反应虽然消逝很快,但依然被叶子轩从溪水倒影中,捕捉到眸子中闪过的杀意,有着千年寒霜般的冷冽,叶子轩眉头一皱之余却没多心,扯着千叶樱子退到了岸上,刚刚触碰坚硬地面,林中就窜出十几道绿影,速度极快。

  他们一声不吭,一起冲向叶子轩,像是利箭一样要挤压后者生存空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