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二十四章 樱子的蜕变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二十四章 樱子的蜕变

  第九百二十四章樱子的蜕变

  “你们为什么要杀我?”

  似乎感觉到危险降临,千叶樱子向横山他们喝出一句,脸上满是愤怒和悲伤:“我跟你们无怨无仇,甚至都没见过,为什么,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下杀手?难道就因为杀掉我,可以达到你们龌蹉目的,你们就蛮不讲理要我的命?”

  横山他们不为千叶樱子的喊叫所动,脸上甚至还有一丝戏谑,横山看着横挡在中间的叶子轩,嘴角勾起一抹冷冽:“公主,不是你我有没有恩怨的原因,而是你的价值决定你的归宿,你死了,会给我们带来巨大利益,所以必死死!”

  “而且我可以告诉你,你的死会成为历史丰碑。”

  横山提着刀向前靠近,身上杀意不断凝聚:“后人一定会缅怀你的贡献,因为你的死,让我们解除了束缚,让我们变得强大,我们也会把你送入神社,让你成为三十年来第一位进入神社的公主,哪天我价值用尽,我自刎向你谢罪。”

  千叶樱子娇躯一震,手指抖动更加厉害,盯着横山喝出一句:“我一直不想恶意揣测自己国人,主观情感让我不断告诫自己,这是华国激进分子对我追杀,可是没有想到,真是东瀛鹰派势力,你们连公主都杀,跟叛国有什么区别?”

  “袭杀公主,罪同叛国,我们都知道。”

  横山轻轻咳嗽一声,脸上有着大义凛然:“我们也会受到严惩甚至死亡,可是杀掉公主能让东瀛强大,我们就算遗臭万年又有什么所谓?公主,对不起,职责所在,今天只能送你上路了,让你活下来,就会有很多,很多的人死去。”

  叶子轩抬起匕首,淡淡出声:“我还活着,你们别想太多。”

  横山扫视依然战意滔天的叶子轩,眼里有着一抹复杂的光芒,有欣赏,有诧异,还有恶毒:“公主,你这保镖不错,够忠心够霸道,一直不离不弃的保护你,还出手杀掉我不少兄弟,如不是处于敌对立场,我还真想把他收编麾下。”

  “可惜,他知道的太多,又杀掉不少兄弟,今天,我只能把他剁碎,陪你归天。”

  千叶樱子低喝一句:“不准伤害我男人。”

  在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无奈时,横山眼睛微微眯起,盯着千叶樱子冷冷问道:“你的男人?”

  千叶樱子的手指依然抖动,挺起胸膛傲然回道:“没错,他不是我的保镖,是我的男人,我已经把身子交给他了,以后就是樱子的男人,他活,我活,他死,我死,我永远都是他的女人,所以你们胆敢伤害他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听到这一番话,几名东瀛男子脸色巨变,神情还变得震怒起来,横山也是一握武士刀,流露一股浓郁杀气:“什么?你把身子给了他?千叶樱子,你身为东瀛公主,怎可以跟卑微的华人苟且?你丢尽皇室的脸,是对东瀛巨大耻辱。”

  千叶樱子轻哼一声:“他比你们干净,可贵多了。”

  叶子轩一边努力调息驱散冷意,一边刺激着横山他们:“樱子说的没错,我们已经滚过床单了,就在你们找来山洞的前半小时,我们在这里翻云覆雨一番,简单点说,公主是我的女人,你们想要她的命,就只能从我尸体上踏过去。”

  想到千叶樱子跟叶子轩缠绵画面,横山像是被戴了绿帽一样,握着武士刀吼叫一声:“八格牙路!杀了他们!”

  话音落下,横山雷霆万钧劈出一刀

  早有准备的叶子轩荡出一刀,当两刀在半空中发出一阵刺耳声响,两人齐齐向后退出数步,横山脸上闪出一丝讶然,显然没想到中毒的叶子轩,还能从容扛住这一刀,在他想象中,这一刀能把对方劈飞,至少也能让叶子轩吐一口血。

  叶子轩挡住了横山,也挡住了其余人的路,不让他们伤害千叶樱子。

  “杀!”

  横山没有半点废话,又是吼叫着挥出一刀,刀光映照着叶子轩的脸,后者也没半点示弱,匕首一振也爆射了上去,双方都没有丝毫的手下留劲,两个人的身形以肉眼难辩的高撞击在一起,很快,横山就由单手提刀,改为了双手握刀。

  那把武士刀光芒闪动,如迅雷闪电,带着一种近乎狂飙的异响,向叶子轩狂卷疾劈。

  而叶子轩匕首绕身,有如红龙盘空,脚步似进似退,哧哧刀气掠空的锐响,丝毫也不逊色横山的威势,叶子轩战斗力不到平时一半,身体流淌的寒意也束缚他精神,只是面对千叶樱子的生死,他依然爆发出最大潜力,跟对方硬碰硬。

  “砰!”

  随着一股凶狠撞击的爆烈之声,两个人再一次的触电般的分开,只见叶子轩的衣衫有四五处破裂,鲜血流淌,而横山的锁骨至前臂处,也出现一条长长刀痕,手臂还流淌出一抹血迹,横山脸色阴沉的如六月乌云,低喝一声再度挥刀。

  身形一闪,不见踪影。

  叶子轩迅退出四五米,匕首也下意识横在面前,侧面一晃,横山的身子闪现出来,手中武士刀挽着刀花直接劈向微露空门的叶子轩,气势如虹,只是他还没劈到对方时,叶子轩也爆出一道刀光,狠狠把他刀势截下来,发出刺耳巨响。

  横山没有停滞,左手向叶子轩轰出。

  叶子轩波澜不惊,直接迎向横山的左掌。

  破空之声隐隐在耳,两人的拳头在半空轰然相撞,光华流转,杀气惊天,风声萧萧,宛如一抹惊雷响彻于天地,就像在那一片虚空中劈开了死寂,很难想象,要多么巨大的力量和速度,才能发出这惊雷的碰撞声,也让樱子呼吸一滞。

  叶子轩咬着牙退出四五步,而横山直接跌回洞口,所幸四名同伴扶住才没倒地,两人的嘴角都涌出一丝淡淡血迹,不断起伏的胸口也昭示两人遭受重击,横山半跪在地,盯着石头一样坚韧的叶子轩,咬牙切齿:“小子,够顽固啊。”

  叶子轩抹掉嘴角血迹,神情依然平静:“只可惜,你不行。”

  他感觉眼皮有着沉重,体温的下降,让他说不出疲惫。

  横山没有再答话,纵身再度向叶子轩杀了过去,还喝叫四名同伴尽快绕过叶子轩,把千叶樱子杀掉,两人握着武器再度碰撞,再度退后,叶子轩肩膀再添一道痕迹,跟胸膛伤痕遥遥相望,而横山的锁骨至前臂处,也出现了一条刀痕。

  鲜血流淌。

  叶子轩保持波澜不惊的再度收刀前指,他缓缓转动的身子,就如苍鹰盯视着欲扑的食物一般,有着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势,而横山眼中冷芒闪动,长剑斜指,其流露出来的凌厉丝毫也不比逊色,下一秒,双方再度扑出,刀锋不断破空。

  四名东瀛男子相视一眼,贴着洞壁向千叶樱子靠近,只是激战的两人,让他们很难通过。

  一人欲图钻过去,却差点被叶子轩一刀斩杀,几缕头发掉下,吓得他不敢妄动。

  “杀!”

  叶子轩捕捉到他们的动作,攻击更加猛烈更加凌厉,横山看出叶子轩像是中毒,也判断后者心中有了焦虑,于是放缓速度,开始慢慢耗损叶子轩的实力,双方兵器再度撞击,叶子轩的嘴角鲜血更盛,匕首也裂出痕迹,随后半截跌落。

  “刀断了,人也该死了——”

  横山看着断裂的匕首冷笑一声,只是脸上讥嘲还没有散尽,叶子轩左手就向侧一捏,身躯猛地一倾,撞中一枚掉落的碎片,随后顺势撞入横山的大腿,滋的一声,刀片刺破衣服,直透横山肌肉,一股鲜血立刻飚射出来,在空中弥漫。

  横山身子吃痛,力气随之变,在他被叶子轩半截匕首上的力道压退时,叶子轩忽然抽刀回身。

  因为没想到他会如此冒险抽刀,所以横山的武士刀保持着从下往上的态势,划过叶子轩的腹部和胸口。

  “扑!”

  一抹抹鲜血在割裂的衣服处溅射出来,就当横山都替叶子轩感觉到疼痛时,叶子轩左手一扫,半空中的碎裂刀片,篷的一声,弹入横山的胸部,溅射点点鲜血,横山疼痛不已,难过得差点吐血倒地,不过他也是非常了得,急往后撤。

  与此同时,武士刀狠狠斩出,阻挡叶子轩的追击。

  面对凌厉的刀锋,只剩半截匕首的叶子轩挡起左手,直接挡击横山劈来的武士刀,横山一怔,随即大喜,全部力量压上,以为叶子轩已经疯了,想要用血肉之躯挡刀,他稳住后退身子,想要一刀劈杀叶子轩,刀锋划着光芒劈了过去。

  “当!”

  武士刀砍在叶子轩的左臂,却没有应声而断,相反,传出一记刺耳声响,随后,一股蛮力震痛横山的虎口,在他惊讶的时候,叶子轩已经贴近他的身躯,在不闻刀枪交击声下,抵达横山身前,半截匕首悄无声息递出,捅向他的心脏。

  他的手微微抖动,力道涣散,可依然咬着牙、用最快速度攻击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横山脸色巨变,没想到叶子轩如此凶横,他还发现,现在的叶子轩比刚才淡定,于是马上猜到他的焦虑是表象,目的就是引诱自己轻敌,他根本来不及太多愤怒,双脚一蹬,在匕首刺破肌肤却微微一滞时,他趁机像青蛙一样跳出去。

  他幸运躲过致命一刀。

 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遗憾,如果不是力道涣散,手腕抖了一下,横山已成死尸。

  此时,横山不退反进又是一窜,从叶子轩的头顶跃过,避开他随后追刺的匕首。

  “当!”

  在横山转身跟叶子轩重新对峙的时候,横山的武士刀也断裂成两截,落在地上当当作响,横山能感受到伤口的疼痛,还有鲜血肆意流淌的欢快,他看着像蟑螂般坚韧的叶子轩,一丢手中武士刀,反手从背后拔出一把枪械,狞笑吼叫:

  “去死!”

  就在这时,一道白光瞬间闪过,一把匕首从横山后背穿过,染血欲滴!

  千叶樱子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,抖动的手指,前所未有的平静,稳定。

  “没人可以伤害我的男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