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二十五章 新生,突破
    第九百二十五章新生,突破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当横山轰然倒塌摔在地上死不瞑目的时候,千叶樱子正如落叶一样飘到叶子轩身边,一脸沉静抓起一把武士刀,手腕一抖,寒意四起,清脆刀鸣嗡嗡作响,而她的周身空间,似乎有片片雪花落下一般,不仅充满寒意,且又无限美丽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一刀斩出,没有太过华丽,也没有多余的动作,甚至连动都没动过一步,千叶樱子依然站立叶子轩面前,两名冲上去的东瀛男子同时停滞步伐,一头栽在地上动都不动,唯有地上流淌的两股鲜血,昭示他们已经死在千叶樱子的刀下。

    残存的两名敌人僵直身子,掏出枪械的手也停滞,没有人看清那一刀,冷风从洞口处袭来,寒意袭人,在犀利的刀气下,原本生机盎然的花草树木,都失去该有的颜色,甚至,漫天风雨都被这充满杀气的武士刀所笼罩,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山洞有很多人很多尸体,还有不断流淌的鲜血,但每个人眼中都只看到青丝飘飞的千叶樱子,还有那把滑落鲜血低垂地面的武士刀,在叶子轩讶然看着千叶樱子的蜕变时,千叶樱子正把目光落在两人,声音如寒霜一样不带感情:

    “我说过,没人可以伤害我家男人,你们也不可以,再不滚,你们全都要死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已经无路可走,也或许愤怒横山死去,两名残存的东瀛人,怒吼一声,齐齐举起枪械,对着千叶樱子就要扣动扳机,千叶樱子先快半拍猛然腾空,眼神中最后一丝人类该有的情感也彻底磨灭,宛如烈凤般,冷漠,却君临天下!

    骤然出手。

    一刀掠过,刀落人亡。

    两名垂死挣扎的东瀛男子仰天倒地,咽喉多了一个尾指大小的血洞,鲜血飙出,落下,染红身前地面,只是两人对自己横死并没有悲催,相反流露出一丝欣慰和安宁,似乎得到前所未有的解脱,而且能够死在千叶樱子手里也算殊荣。

    千叶樱子看着武士刀缓缓滑落的血珠,眼里再度闪过一丝落寞和无奈,她似乎早料到会是这个结果,只是见到两人倒在血泊中时,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惆怅,不过她很快又恢复了平静,转身扶住摇晃的叶子轩,连连低喝:“轩君!”

    扶住叶子轩的千叶樱子,感受到前者身躯跟两小时前的自己一样,忽冷忽热,嘴唇也渐渐苍白起来,她微微一怔,似乎没想到叶子轩会是这种症状,她抓着后者胳膊的手指微微用力:“轩君,你怎么了?你身体怎么变得忽冷忽热?”

    “不,是烫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咳嗽一声,在地上坐了下来,一边运功抵御着变换的体温,一边向千叶樱子轻笑宽慰:“没事,扛得住,估计是刚才**时感染风寒,放心,我可以解决。”他塞入一颗药丸后,话锋一转:“公主,想不到你身手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瞒过了他们,连我都没发觉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樱子神情微微一滞,眼神多了一点茫然,随后轻声开口:“轩君,不知道你信不信,我也是今天才发现,自己会武术,看到你们肆意杀伐,看到你陷入危险,我身体就会本能反应,还能清晰捕捉到他们破绽。”

    千叶樱子一脸真挚看着叶子轩:“我的认知中,我从没习武的经历,也没杀过人,我不知自己怎会这样,我想,我的身体一定有着玄秘,至少是我不知道的玄秘,可只要能救你,能够让你我活着离开这里,时好时坏,我都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看到女人眼中的真诚和清澈,叶子轩清楚她没对自己隐瞒和撒谎,可她刚才出刀的风范,还有杀人的轻淡,都昭示千叶樱子是一个沾染不少鲜血的高手,面前的种种诡异,再结合千叶樱子的体质,叶子轩感觉她身上确实有不少玄秘。

    莫非、、、她失忆过?

    叶子轩心里闪过一个念头,想要追问什么却身子一抖,他马上闭目运功起来,想要把冷热两种温度压制,当他运气一周后,他身躯又震颤了一下,眼睛无形瞪圆起来,千叶樱子脸色微变,伸手触碰叶子轩的脖颈:“轩君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啊!这么烫!”

    千叶樱子这时候发现,叶子轩的身子不再是冷热交替,而是像火一样滚烫起来,感觉随时要燃烧一样,那双平时温润的双眸,此刻在幽暗之中,忽尔赤红如血,忽尔深邃如井,赤红之时,流露出来的危险气息几如凶兽在咆哮在怒吼。

    而深邃之时,又如深潭夜空,平熄着无尽的挣扎和沧桑,冰寒杀意让千叶樱子的身子,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,她的脸变得苍白起来,但她并没有从山洞中逃跑而出,而是踏前一步更加贴近叶子轩:“轩君,你没事吧?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过来、、不要过来、、、”

    浑身的热血仿佛都加快流动速度,手上地青筋时起时伏,杀了她,杀了她,杀了她,心中戾气就能释放而出,一个声音不停的在叶子轩内心中呼喊,仿佛魔鬼教唆的言语,几次想要他拿起刀,但同时,多年苦修使叶子轩清楚的明白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任凭心中的冲动,而杀了叶子轩,他将走火入魔,永远坠入万劫不复的境界之中。

    千叶樱子感觉出叶子轩的不对劲,想要帮忙却不知从何下手,直到想起自己的症状,她咬咬嘴唇,轻柔的为叶子轩解开衣衫,一件一件脱去他的衣物,俏脸微羞,指掌温柔,动作舒缓,就如贤淑的妻子侍候丈夫更衣一般,表情专注。

    举手投足之间,却有着无尽的美态。

    而叶子轩则顺从的转动着身形,配合千叶樱子给自己脱衣,任凭后者的摆布,两个人此时地样子堪称亲密,更有着一份绮思霏念,但其时彼此的心中都明白,此刻的危险就如刀锋之舞,虎口之食,因为叶子轩随时会把千叶樱子杀了。

    事实叶子轩也快要把握不住自己了,他身上的肌肉轻微颤抖着,嗜血的**越来越强烈,眼中的红亮如暗夜之灯,所幸灵台的一抹清明,让他把守住了心神,而千叶樱子清楚感觉到了叶子轩内心的挣扎,但她没有丝毫闪避退缩之态。

    甚至她的动作始终保持着舒缓的节奏,没有丝毫急促,暴虐之火如将要喷发的火山一般,再次汹涌澎湃,叶子轩觉得自己身躯涨大地许多,每一寸肌肤都有着炙痛之感,此时,叶子轩地衣衫已被全部脱去,**样子就如初生地婴儿。

    不着一缕。

    “轩君,希望能让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千叶樱子秀美的脸上闪过一抹羞涩,她解掉自己衣衫,抱住叶子轩的脖颈,吻住后者的滚烫嘴唇,演绎着曾有过的活色生香,只是双方地位调换了过来,随着千叶樱子的缠绵,叶子轩的滚烫渐渐消散,赤红的眼睛也恢复了应有清冷。

    在这瞬间,叶子轩有着一种重生的觉悟,他的耳朵,能够听到雨水落在树叶上的声音,更能够听到一阵奔行的脚步。

    当天色将暗时,洞外的一百米之外,一群弯腰伏低了身子的黑衣人,如幽灵一般,急速却无声的向山洞呈扇面包抄过来,他们手中的薄刀,背负的弩弓、奔行的速度,还有闪露出来的鹰隼般锐利眸光,都能让人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一人,是戴着面罩的龙文静,她像是猎犬一样,嗅着血腥气息,领着众人向山洞位置推进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打出手势,挥手让手下停止动作,目光落在不远处草丛中的东瀛人尸体。

    一名魁梧男子上前,盯着前方低声一句:“龙庄主,目标肯定在前面,咱们直接轰了它,然后杀过去。”

    龙文静喝出一声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她的耳朵微微一动,没有再去扫视前面的山洞,而是抬起头望向朦胧的天空,几乎是雨水淹没眼睛上的护镜,呜!一阵轰鸣从远而近,一架武装直升飞机,几乎擦着山林上空的树枝飞过,舱门还不顾风雨开枪,呈现着龙秋徽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叶子轩,我是龙秋徽,你听得到么??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龙秋徽的话音落下,一棵被扫过的树枝就从下方弹了上来,擦着直升机而过,吓得直升机驾驶员脸色巨变拉升,而龙秋徽却是连身子都没有挪动一下,只是静静地等着那个男人给他回话,没有等到回应,她再度拿着对讲机喊出一句:

    “叶子轩,我是龙秋徽,你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随后,她又十分安静地等着,她没有让直升机飞离,就在山洞附近来回徘徊,进入山峰搜寻的百余名士兵,已经探听到这边有过枪响,雨水没有消掉的足迹,也表示有人向这边奔跑,龙秋徽掐算着路程和地形,不断缩小搜寻的范围。

    尽管事态严峻,还有百人追杀,但龙秋徽依然坚信,那个男人没有死,也不可能死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回应,龙秋徽架起机枪,对着半空扣动扳机,哒哒哒,无数子弹打入树林顶端。

    数十棵树梢咔嚓折断,像是陨石一样掉落,砸在龙文静他们身周,声势浩大。

    辕门杀手的兵器,罕见低垂一分。

    打光一百多发子弹后,龙秋徽一丢机枪喝道:“叶子轩,你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或许是为了印证她的判断一般,下一刻,白茫茫的雨水中,响起了一记悦耳的长啸。

    叶子轩的声音,像是一把利剑,破掉风雨,破掉山林,直刺天空。

    “活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