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二十六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二十六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

  第九百二十六章树欲静而风不止

  临近黄昏,雨水下得更大了,水珠落在山林之上,仿佛为花草树木披上了一件银色的衣服一般,也让山峰变得更加迷茫,在龙秋徽率领的百来名士兵进入山林后,几个出入口又开来十余辆卡车,大雨倾盆,天色渐暗,所需人员更甚。

  卡车停下,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迅速从车上跳下,第一时间排成一个方队,等候命令,雨水之中,他们的身子如同一杆枪一般立在那里,纹丝不动,表情肃穆而严肃,眸子里却闪烁着一丝无法掩饰的兴奋,随后就在指令中进入山林。

  其中几人,眼里闪烁一抹狠戾。

  几乎同个时刻,龙文静狠狠扫过视野中的山洞。

  一个中年男子从后面摸上来,低声向龙文静开口:“龙庄主,放弃任务吧,化整为零离开山林,现在走还来得及,再慢半拍,军方就会把这里团团围住,到时咱们不仅杀不了目标,还可能被对方包了饺子,六十人怕一个都跑不了。”

  龙文静扫过他一眼,冷喝一声:“汤堂主,你这是什么话?临阵脱逃,是不是男人?目标就在前面,他跟东瀛人已厮杀一场,无论是体力还是心理,都到了崩溃边缘,我们装备精良,还有不少高手,最多十分钟就可奠定这场胜利。”

  “我们费尽心血,布局多日,为的就是这一刻,这时候逃走,怎么向袁少交待?怎么向死去的洪帮主交待?”

  “没时间了。”

  中年男子咬咬嘴唇:“龙庄主,我们必须撤离,不然会全军覆没,还会连累三帮、、辕门。”

  他虽然也想直接扑向山洞,把叶子轩乱刀乱枪干掉,可他能从叶子轩的长啸中辨认,叶子轩还存有不少余力,一时半会哪里能轻易杀死,最让他忌惮的是,龙秋徽已经圈定叶子轩位置,这意味着大批士兵会突破他们障碍物过来包围。

  为了迟缓龙秋徽他们的推进速度,辕门派出不少人手清理己方痕迹,还做了不少障眼法迷惑士兵,只是他们全力迟缓着龙秋徽等人的锁定,横山一样做着这事,东瀛人借助大雨和尸体,不断迷惑龙文静,导致他们到现在才摸到山洞。

  他不由暗骂东瀛人一声,成也鬼子,败也鬼子,早十分钟摸到这里,叶子轩今天就凶多吉少,哪会搞到现在的局面,不仅功亏一篑,还面临龙秋徽他们的围剿,这让他说不出的憋屈,只是他又清楚没有太多选择:“龙庄主,撤吧。”

  “闭嘴!”

  龙文静娇喝一声:“我来之前,袁少说了,不是敌死就是我亡,你再敢动摇军心,我一刀砍了你。”她拔出一把军刀:“今天,我们是跟叶子轩解决江湖恩怨,他可以用诡计杀洪帮主,我们也能围杀叶子轩,龙秋徽拉不了私架的。”

  “一队,施放毒烟,二队,施放毒箭,三队,雷霆击杀!”

  龙文静一挥薄刀:“无论如何,今天都要拿下叶子轩的脑袋,给死去的洪帮主交待。”

  “龙庄主!”

  中年男子脸色微变,觉得龙文静在自取灭亡,想要再度劝告,却见刀光一挥,脖子忽然一痛,接着溅射一股鲜血,随后,他就瞪大眼睛倒在地上,溅起一篷雨水,龙文静收回染血的军刀,扫过四周惊愣的死士,娇喝一声:“行动!

  六十人下意识沉默,随后怒吼一声,齐齐起身,向山洞扑了过去,完全无视一公里外强行降落人手的直升机,也无视后面开始清晰的脚步声,二十人向山洞射入二十个拳头大的物体,落地炸开,冒出一股股白烟,不仅迷眼,还刺鼻。

  接着,中间一队人手抬起双手,把袖中的弩箭尽数射入山洞,呼呼作响,比山风还要刺耳,一些射偏的弩箭,射得树木和石头剥落,声势惊人,杀意浓重,弩箭连续不断的射出两分钟,刚刚停下,第三队黑衣人戴上头盔冲向了山洞。

  “嗖!”

  就在二十名黑衣人向山洞扑去时,洞中忽然发出一声锐响,他们刚才射进的一支弩箭,从洞中强横地射了出来,一名见到利箭射来的黑衣人,下意识要挡击却是慢了半拍,只能眼睁睁看着利箭洞穿胸膛,随后从背后穿出,势不可挡。

  利箭裹着鲜血,射入到后面黑衣人的体内,溅射出一股鲜血后,利箭力量依然不减,穿到第三第四人、、、

  “当!”

  染血无数的利箭,连杀六人,最后像是长了眼睛一样,来到龙文静的面前,龙文静脸色微变不敢大意,手中军刀猛然一挥,重重扫在利箭身上,当一声,利箭断裂成两截落在地上,而龙文静也身躯一晃退后,握着的军刀也嗡嗡作响。

  龙文静满脸骇然:妈的!这是人吗?

  念头转动中,射入洞里的利箭一支支飞射出来,偶尔换伴随几把武士刀,凶猛速度堪比夜空中闪电。

  “啊!啊!”

  十多名黑衣人几乎连抵挡的反应都没有,就被那些夺命刀箭射翻在地上,全是胸口上穿进爆射出血花,有惊呼,有惨叫,有闷哼,杀气腾腾的第三小队一一倒在洞口和洞外,不停地有鲜血映红了地面,不停地有人受伤,有人死去、、

  风雨中的洞口,就像一个深不可测的生死判官,用一种最平静最温和的方式,一把把利箭勾着生死簿上的目标,没有愤怒,没有亢奋,也没有痛苦,事不关己收割着生命,一个一个,一双一双,一批一批,很快,三十人倒在血泊中。

  原本交替有序,如狼似虎的黑衣人,顷刻伤亡一半,钢铁意志也有了波澜。

  山洞中的高手,实在太变态了。

  龙文静牙齿一咬:“再放毒烟,再放暗箭,一定要杀了他。”

  “谁杀了叶子轩,赏钱一千万。”

  她发出指令后,随即毫不犹豫转身,像是幽灵一样窜入雨中,消失的无影无踪,几乎是她在林中消失,一大批士兵就跟着龙秋徽现身,端着冲锋枪向山洞压来,看到数十名黑人攻击山洞,龙秋徽果断扣动扳机,子弹像雨点倾泻过去。

  “扑扑扑!”

  随着她向黑衣人射杀,二十多名士兵也都射击,密集子弹过后,数十名黑衣人全部倒在血泊中,脸上一个个涌现愤怒和不甘,龙秋徽看都没看他们,吩咐士兵四处警戒后,她就带着几个人向前,毙掉几人后,向山洞喊出一句:“我是龙秋徽!”

  “你安全了。”

  随着这一句话落下,山洞传来一记叹息,捏着一支利箭的叶子轩,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,向身后的千叶樱子开口:

  “我们出去吧。”

  千叶樱子一怔:“出去?”

  刚刚还见到数十人向山洞攻击,后面又是密集枪响,情况很不明朗,这时出去有变数啊。

  叶子轩听出了千叶樱子语气中的疑惑,声音轻柔而出:“她叫龙秋徽,我认识她,信任她。”

  听叶子轩这么一说,千叶樱子先是一呆,随后似乎明白了什么,没有再多废话,沉默着起身,跟着叶子轩走向洞口。

  叶子轩对着洞口喊出一句:“我出来了,不要开枪。”

  听到叶子轩的喊叫,龙秋徽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,随后习惯性闪到山洞左侧,隐藏住半个身子,当透过迷茫的雨水,在能见度极低的情况下,看清走出来的两人确实是叶子轩和千叶樱子后,她冷艳的脸划过笑意,随后瞳孔陡然放大。

  她的目光停留在了千叶樱子身上,还有她扯着叶子轩的小手,龙秋徽自己都没有察觉到,身子不受控制地哆嗦一下。

  接着,她又被叶子轩的精气神吸引,混蛋还是那个混蛋,只是那份神韵比起昔日更加飘逸,举手投足自成一股儒者风范,侧脸在手电的照耀中,反射出隐隐毫光,使叶子轩宛如白玉雕就,有着说不出的庄严、凝重,让人下意识仰望。

  龙秋徽有些讶然叶子轩的变化,还诧异他带给自己的错误,明明是尸横遍野的山洞,可因他存在却如置身仙境。

  那是一种藐视苍生地傲气,和生命孤独的壮丽,相融合的特异感觉。

  这时,林中响起密集脚步声,近百名士兵端着枪涌入,手电四射,吆喝连连,还夹杂十余名逃窜和放风的凶犯。

  场面在大雨中有些混乱。

  “龙队,又见面了。”

  见到满地中弹的尸首,叶子轩绽放一抹笑容,很是温润:“你不仅越来越能干,还越来越漂亮了。”

  “贫嘴——”

  听到叶子轩的话,龙秋徽心里一暖,随后眼皮一跳,捕捉到几个红点闪烁。

  她的神经瞬间绷紧,没有丝毫征兆回头,同时抬起手中长枪,扳机连扣。

  “扑扑扑!”

  三记枪声响起,三名身穿士兵服饰的男子,从三棵树上坠落,砰砰作响,溅射大篷雨水。

  三把狙击枪,也从他们手中跌落。

  叶子轩看都没看三人,背负双方看着天空一叹:“树欲静,风不停啊。”

  PS:谢谢打赏作品52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