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二十七章 贾氏难题
    第九百二十七章贾氏难题

    江湖的打打杀杀,距离普通市民总是遥远,看似触手可及,但却恍如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不管山林厮杀如何惨烈如何血腥,也不管其中多少算计阴谋,三亚医院依然一片风平浪静,灯光明亮,刺破雨幕刺破黑暗,甚至在风雨中多了几分静谧跟祥和,忙碌一天的医生护士也因病人减少得到歇息机会,让人感受难得的安宁。

    不过八号特护病房的气氛却蕴含一抹凝重,许小雯靠在白色格调的病床上,神情有些憔悴和虚弱,但眸子却有着一股犀利,像是骄傲的孔雀,在她的对面是颇为疲惫的贾荣华,心力交瘁的样子,一看就知道他为贾沉浮的事操劳过度。

    两人中间的小桌子,摆着一份厚厚的合同,转让合同。

    贾荣华的能力相比贾富贵要逊色,但并代表他一无是处,没有脑子,扫过许小雯递交给自己的合同,他的脸上就有了一丝失望,随后看着跟自己纠缠不休的女人:“让我交出手中权力和位置,然后每年给我贾氏集团的五个点分红。”

    “小雯,你觉得这合同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贾荣华轻轻咳嗽一声,手指点着合同上的字眼:“就是不考虑资金时间值和经营好坏,贾家也要拿二十年才能回本,期间随便做一点手脚,每年五个点分红就是空中楼阁,贾富贵甚至连前期投入都没有,他这完全就是空手套白狼。”

    贾荣华的眼里迸射一抹光芒:“而且我可以断定,贾富贵一旦把贾氏集团拿到手,他就会得寸进尺清算旧账,到时别说是五个点分红,就是三亚也怕无法呆下去,他能在贾氏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,更能在贾氏落魄的时候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只要不傻,稍微动动脑经,就清楚贾富贵给予的合同居心,也能明白是他主导贾沉浮入狱事件,这样一份合同骗不过忠厚老实的贾荣华,又怎能骗过在权贵圈打滚的许小雯呢?贾荣华盯着面前的丽人:“小雯,这也是你父亲态度?”

    “他也希望贾家把贾氏交给贾富贵?”

    想到弟弟跟许泽平的关系,又想到女友吃里扒外,贾荣华话说的直来直去,眼中隐现怒意:“我不去揣测,父亲被逮捕有没有许叔的影子,我只想问你,这份合同是不是许叔点头?没有许叔默许,贾富贵这个忤逆子拿什么蛇吞象?”

    “小雯,你可是我女朋友,我们未来才是一家人,你要把我们的东西,交给贾富贵吗?”

    许小雯俏脸变了变,见到贾荣华这样抵触,大小姐脾气差点又上来了,但为了大局还是挤出一丝笑意:“荣华,你听我说,贾伯伯被正式批捕,证据确凿,咱们一点办法没了,它跟我父亲没半点关系,是有人直接捅到中央巡视组。”

    她一副凝重的样子:“中央巡视组指示市经侦秉公处理,你知道他们是一品大员,连我父亲都要夹起尾巴做人,哪里可能对贾家落井下石?而且贾氏集团一向是父亲的经济政绩,也是三亚经济重要支柱,父亲怎么可能对贾氏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诅咒贾伯伯,而是事儿已经没法翻盘。”

    她的言语变得凌厉:“你能稳住贾氏?你能压住局势?你可知道,现在多少人盯着贾氏呢?”

    “不撒手,以后麻烦不断,你和我甭想安安稳稳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贾荣华叹息一声,没有说话,这确实是最大软肋,他压不住局势。

    许小雯伸手握住贾荣华的手,一字一句:“现在贾富贵找到父亲,说他认识京城权贵可以解决此事,只要他掌控了贾氏集团,他就能让集团稳定下来,避免三亚经济受到动荡,还能让伯伯平安无事出来,同时也不亏待我和贾家人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轻柔劝说:“每年分红五个点,足够我们一家人锦衣玉食了,我就是考虑我们两个的将来,所以接受这份转让合同,你也不要担心贾富贵赶尽杀绝,他始终流着贾家的血,也是你的兄弟,再说了,他也拿到想要的贾氏集团。”

    “哪还会继续下杀手?”

    许小雯语重心长,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了:“荣华,我真是为了你,为了我们,为了这个家好。”随后她又把转让协议拿到手里,丢在旁边的病床上:“荣华,只要你亲口告诉我,你有办法解决此事稳定局势,我就把这协议撕了。”

    贾荣华身躯微微一怔,这话确实说到贾荣华心头痛处,今天,在父亲被抓进去后,他找了不少跟父亲有交情的官员,不仅在市里找,还跑去省城求人了,可几个跟父亲莫逆之交的人物,跟自己称兄道弟的实权人物,连他电话都不接。

    找上门去,对方也闭门不见,贾荣华关系用尽,也不见丝毫希望。

    贾荣华扯开一个衣领,望着面前的女人开口:“能不能让我跟贾富贵见见?我想看看他信不信得过?如果他能让我安心,我可以签订这转让合同,只要父亲安然无事,贾氏集团不算什么,如果他居心叵测,我宁愿抱着贾氏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许小雯嘴角牵动一下:“以你脾气,见到他还不是大闹,不如隔着我这个中间人传话更好。”她随后又轻笑着补充一句:“荣华,信富贵一次吧,再说了,贾伯伯都准备把贾氏分一半给骗子,难道这合同还不如贾伯伯的荒唐决定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亲弟弟连江湖骗子都不如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句话,贾荣华的眼睛亮了起来,身躯也无形中挺直,声音带着一抹希望:“对啊,我怎么忘记叶神医了?父亲对叶神医这么看重,被抓走的时候还让人转告我,无法解决的时候找叶神医,我一时忙碌,忘掉了他这个嘱咐。”

    “叶神医医术过人,肯定认识不少权贵,如果让他帮忙,说不定会有一丝生机。”

    他对叶子轩有着莫名的信任。

    如果叶子轩在场,听到贾家父子这么信任自己,估计会无比感动,但许小雯听到她的话,不置可否一笑,流露浓浓的轻蔑:“荣华,你太天真了,也是病急乱投医,先不论那家伙是不是骗子,就算有点真材实料,又能起什么作用?”

    “贾叔叔的案子,连贾家关系网都无功而回,我父亲也难有作为,他一个江湖混混,能干啥?”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,一人走入了进来,贾荣华和许小雯齐齐向门口望去,神情齐齐一怔,视野中,身上缠着不少纱布的叶子轩,吸着一瓶卡布奇诺,笑容温润走入进来:“贾少,让人找你几个地方了,没想到你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声,我住在楼上,有空过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贾荣华站了起来惊讶喊道:“叶神医,你怎么也住院了?”

    叶子轩吸入一口奶油,晃悠悠回道:“受伤了,自然要住院。”

    许小雯见到叶子轩出现脸色巨变,想要喊叫他就是撞击自己的车祸嫌疑犯,但担心后者狗急跳墙就压制下去,毕竟她发现保镖不见踪影,同时震惊叶子轩怎么还活着?父亲和贾富贵都说过,会最快速度干掉这家伙,给自己出口恶气。

    可如今他不仅好端端活着,还大摇大摆出现自己病房,给自己带来无形的威胁,只是她不甘叶子轩这样嚣张,随后话锋一转,向贾荣华喊出一声:“荣华,听到没有,这个所谓的神医也来医院,他也找医生治疗,可见他的医术就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千万不要再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很是挑衅看了许小雯一眼:“许小姐,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,怎么还没学会夹起尾巴做人啊?你的父亲和富贵哥哥,难道就没有告诉你,三亚已经变天了吗?”接着捡起那份厚厚的转让协议,翻看几下道:

    “哟,转让全额股份?贾富贵算盘打得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滑过纸张:“只是对家人趁火打劫,有点不厚道啊。”

    许小雯娇喝一声:“这是我们家事,不需要你外人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在贾荣华要说些什么时,叶子轩轻轻挥手制止,随后望着许小雯笑了笑:“许氏家事,我确实难得搭理,但贾家就跟我有关了,哦,忘记说了,我已经治好了贾先生的肾癌,他现在已经没有大碍,根据七天之约,我占有一半贾氏。”

    许小雯俏脸又是一变,下意识坐直身躯:“什么?你治好贾先生的病?”

    贾荣华也是欣喜若狂:“父亲的病好了?这、、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得到叶子轩的确认后,他就连挥拳头: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但很快,他又黯淡了目光,带着一抹说不出的无奈:“只可惜老天不厚道,让他免遭病痛之伤,却又落入牢狱之苦,叶神医,我父亲早上出了点事,被人陷害进了监狱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救贾先生的病,也能救贾先生的狱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拍拍贾荣华的肩膀,拿起转让协议淡淡笑道:

    “不过咱们先践行七天之约,贾氏顶楼风景不错,我很喜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