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二十九章 巨大压力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二十九章 巨大压力

  第九百二十九章巨大压力

  事发第二天,海南依然风雨飘摇,地面湿漉漉的一片,空气也流淌着一股寒意。

  由于下雨的缘故,大街小巷或者楼内通道都有不少水迹,踩在上面会发出脆响,只是虽然天气不是太好,但因为是周六的缘故,医院依然人满为患,远远望去,密密麻麻的,到处都是人头,雨水,人潮,阴暗,难免让人心情生出压抑。

  叶子轩也安静地躺在病床上,虽然他感觉自己没有什么事,医生报告也宣告一切正常,可是龙秋徽却非要他呆在病房疗养,为此还亲自呆在病房办公,一边处理千叶樱子的手尾,一边盯着叶子轩起居饮食,还高度戒备东瀛人的报复。

  “其实你不用看着我。”

  下午三点,叶子轩啃着一个咔嚓作响的青苹果,眼睛瞄向沙发上审视文件的女人:“龙队,你该干吗就干吗去,外面风大雨大,我哪可能乱走?再说了,该干的事已经干完,也不会吃饱撑着招惹事非,你就给我一点自由和空间吧。”

  龙秋徽手指飞快在电脑上敲击一番,把几个要干的活儿用官方邮件发出,随后抬起头盯着叶子轩,轻哼一声:“我有限制你的人身自由吗?有限制你的活动空间吗?没有!所以你的请求不批准,再说了,我呆在这里也是为了你好。”

  一身黑色制服的龙秋徽提醒叶子轩:“一可以很好保护你,不会有人扛着官方幌子要你的命,二是隔离你跟千叶樱子联系,她是东瀛公主,又是此次事件的核心人物,你跟她走得太近,不管是对她声誉还是对事件进展,都很不利。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行,你是队长,你说了算。”随后问出一句:“对了,事情发展的怎么样了?”

  龙秋徽淡淡出声:“正如你我昨天的探讨,千叶樱子是关键性人物,她早上已经召开中外记者招待会,把事件一五一十说了出来,还提供了不少有力证据,诚实告知她在警局遇袭并非华国激进分子所为,汪东明遗书也是有人所迫。”

  “真正的幕后凶手是东瀛鹰派。”

  龙秋徽把叶子轩想知道的东西说出来:“想要利用她的死激起东瀛**情绪,继而可以更好的通过安保方案,千叶樱子是东瀛人,还是公主,更是当事人,所以她说的话很有说服力,加上我们提供的有力证据,东瀛政府已经熄火。”

  她起身走到洗手池洗手:“他们不仅撤回对华国的国际控诉,还就昨天指责和事件真相向华国道歉,早上东瀛皇室还送来一份厚礼感谢华国保护,可以说千叶樱子一案得到大逆转,华国赢回了失去的声誉,东瀛则被推上风口浪尖。”

  “东瀛官方还被迫宣告对此案一查到底。”

  她给叶子轩倒了一杯水:“在樱子发布记者招待会的一个小时后,东瀛外交大臣也召开了记者会,向华国道歉之余,也下令全力拿下袭击千叶樱子的匪徒,绝对不放过一人,不管这是做样子还是真实作为,华国都拿回外交主动权。”

  龙秋徽目光平和看着叶子轩:“华国官方很高兴,红墙大佬也很欣慰,对你所为非常赞赏,虽然徐宋他们刻意削弱你的作用,认为你是黑帮厮杀撞的死耗子,但成果摆在明处,所以决定对你颁发一枚和平勋章,而且你可以回京了。”

  “太好了。”

  叶子轩一挥拳头,脸上多了一丝欣喜,正如自己所料,总算拿到一张自由的船票,这也注视着对自己的惩罚进入了尾声,只是想起给了自己机会的千叶樱子,叶子轩神情又多了点黯淡,低声问出一句:“樱子怎样了?压力很大吧?”

  龙秋徽在叶子轩的面前坐了下来,冷艳逼人的俏脸听到千叶樱子后,也多了几分黯然道:“她虽然是此次事件的受害者,还差点死在横山他们手里,但她始终是东瀛人,身上流着皇室的血,她的记者招待会严重损害了东瀛的利益。”

  她想起那个水一样温柔的女人,眼里多了一抹怜悯:“安保法的无法通过,国际上的严厉谴责,米国的不满,华国的反击,给东瀛带来太多的压力和打击,有人估算了一下,千叶樱子的记者招待会,至少给东瀛带来两千亿的损失。”

  “东瀛有不少人声讨千叶樱子。”

  在叶子轩低头喝入一口净水的时候,龙秋徽又轻声补充一句:“有人跑去皇宫面前要天煌废掉樱子身份,有人焚烧头像向政府抗议她回去东瀛,还有人骂她是叛徒,更有人宣称要组织锄奸敢死队,要除掉出卖东瀛利益的千叶樱子。”

  叶子轩双手捧着杯子,眼里有着一丝光芒:“难为她了。”

  “她是一个可敬的人。”

  龙秋徽也点点头,轻叹一声:“其实在召开中外记者招待会之前,有东瀛官员找到千叶樱子,让她不要对记者爆出事件的全部真相,只需要不断感谢华国政府帮忙就行,至于横山等激进分子的袭杀清算,可以回去东瀛再讨回公道。”

  龙秋徽还把细节也说出来:“我们当时也没奢望千叶樱子爆出全部真相,我们能够理解你的苦衷和立场,只要她化解掉华国背上的黑锅,告知汪东城遗书不是事实就行,可没想到她态度坚决宣告了真相,我已经不想用勇敢形容她。”

  “她值得你我尊敬。”

  向来心高气傲的龙秋徽心里清楚,换成自己在千叶樱子的位置,只怕更多是向官方妥协,说些模棱两可的话来给自己留条退路,随后又轻声补充一句:“她的处境很是艰难,如果你再跟她亲密接触,估计她回去东瀛更要千夫所指。”

  叶子轩点点头,随后问道:“她在哪里?”

  龙秋徽看着面前的男人:“她在东瀛领事馆,她身上伤势没什么,安全也有了保障,只是精神压力过重,听说今晚或明晚就会飞回东瀛,之所以选择晚上,是不给愤青羞辱的机会,你不要想着见她,想要她好,就收住自己的情愫。”

  叶子轩手指摩擦杯子叹道:“明白。”

  龙秋徽看了叶子轩一眼,意味深长的开口:“你跟她也就相识几天,不会就这样爱上她吧?只是无论爱或不爱,你们都很难有未来,她终究是皇室的人,还经历这一次的风波,你们要想在一起,要么你叛华国,要么她叛出东瀛。”

  叶子轩苦笑一声,喝着水没有回应,随后他想起一事,低声问道:“对了,贾沉浮的事怎样了?”

  “放心吧,你这大功臣吩咐的事,我怎么敢忘记呢?”

  龙秋徽知道他惦记着贾沉浮的前途:“白秋画已动用全部人脉去搜刮许泽平的烂事,相信很快就有他各种犯罪证据,这年头,只要想查,去查,就一定能查出一点什么,不过你拿到许泽平的罪证,也只能把贾沉浮换出来或赶他去别的地方任职。”

  “你想要把许泽平撸了或者毙掉,根本不可能,这一点,我需要先给你打预防针。”

  叶子轩眯起眼睛:“这个妖怪背后有人?”

  龙秋徽神情犹豫了一下,随后把许泽平背后大树说出来:“许家老太太,许泽平的奶奶,还有一口气留着,那是参与过四次突围,爬过雪山、滚过草地、吃过观音土,给张老等将帅取过子弹包扎过伤口的主,她死了,要盖国旗的。”

  “要弄死许泽平,难,面子也过不去。”

  叶子轩手指摩擦着杯子:“想不到许泽平家里还供着这样一尊大佛啊。”

  “也不要沮丧,最多年底,这老太太就撑不住了,算账机会有的是。”

  在叶子轩沉默着点点头时,龙秋徽神情一柔:“心情不好了?我给你讲一个惊悚的故事调节调节吧。”

  叶子轩多了一分兴趣:“惊悚故事?你会讲故事?”他很是好奇,从来没见过龙秋徽讲故事。

  龙秋徽看着叶子轩笑了笑:“我讲惊悚故事很大杀伤力的?你扛得住?”

  叶子轩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天底下还有什么比人心更可怕的东西吗?”他哼出一声:“我连人都不怕,怎会怕鬼。”

  头顶柔和的灯光落在龙秋徽冷艳俏丽的脸上,让冷傲女人多了一抹常日罕见的娇媚,也让病房有了雨水天气的温馨,龙秋徽眨眨那双美丽眸子,看着叶子轩不以为然的态势,她狡黠一笑,贴近叶子轩的耳朵低语一句:“我怀孕了。”

  叶子轩惊得坐直身躯,扑一声喷出嘴里的水。

  龙秋徽声音依然轻柔:“我怀孕了,就上次,有三个月了……”

  她还从口袋掏出一张纸:“这是大前天的体检报告,也是我要送你的大礼。”

  “啪!”

  叶子轩看着龙秋徽一脸肃穆的样子,身子哆嗦了一下,杯中净水全洒在床上,湿漉漉,他手忙脚乱翻身想要收拾,却不小心一脚踩空,差一点就从床上滚了出去,所幸龙秋徽眼疾手快拉住他,叶子轩艰难的坐好,弱弱地看着龙秋徽。

  龙秋徽娇笑了起来,笑的很是开心,很是开怀,像是顽皮的孩子一样,她很高兴看着叶子轩出丑:

  “怎样?这个惊悚故事好不好玩?”

  接着她得意的打开手中那张纸:“骗你的,这是你早上的化验单,能够把堂堂叶家大少都吓倒,看来这个故事确实惊悚啊。”随后,龙秋徽又玩味看着叶子轩开口:“这是我在网上看的,测试男人适不适合当丈夫,听说百试百灵。”

  叶子轩咳嗽一声:“看来、、我很不合格。”

  PS:谢谢小海豚_打赏100,树叶-0613打赏18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