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三十章 刀指金三角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三十章 刀指金三角

  第九百三十章刀指金三角

  又是一个万物苏醒的清晨,叶子轩条件反射的醒了过来,脑袋晕晕沉沉,身体也四肢无力,昨晚真是疯狂过头了。

  在吓唬叶子轩一番后,龙秋徽又把叶子轩逆推了,丝毫不在意他的伤势,也不在乎这是公共地方,锁好房门就发疯一样不断索求,叶子轩不知道龙秋徽为何欲求不满,但她的撩拔也让他**腾升,于是两人梅开三度才一起抱着睡去。

  看着窗帘掠起闪过的光芒,叶子轩努力揉揉眼睛,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,愣了愣,想起昨晚疯狂的举动,还有龙秋徽要把自己睡够的态势,不禁苦笑,自己跟千叶樱子的戏码尚未彻底落幕,又招惹非常难缠的龙秋徽,这下愈发热闹。

  他看了身边一眼,发现龙秋徽不在床上,微微愣然她跑去哪里的时候,却见房门被轻轻推开,随后就见龙秋徽走入了进来,穿着病人服饰的女人,大好身材若隐若现,她手里端着一个托盘,见到叶子轩醒来就淡淡出声:“起来了?”

  “洗漱吃早餐吧。”

  叶子轩有点不习惯龙秋徽的温柔,同时也有点不好面对后者,昨天被龙秋徽的怀孕吓得差点摔倒,一副不负责任的态势,结果当晚又跟人家滚三次床单,叶子轩觉得自己禽兽到令人发指,随后咳嗽一声:“谢谢龙队,我这就起床。”

  他动作利索的起身,扭扭酸痛的身体,这两天,砍了一百多人,又跟千叶樱子抵死缠绵两次,昨晚又是梅开三度,叶子轩感觉力气都不剩几分,不过还是最快速度洗漱,洗澡,换上新的衣服,随后精神抖擞走出来,龙秋徽眼睛一亮。

  她是一个观察细致的人,她早已经发现,自己每次跟叶子轩见面,后者精神面貌都有所不同,好像时时刻刻在变化,可从来没有这次容光焕发,龙秋徽以前不懂得什么叫小白脸,可见到此时的叶子轩,她马上冒出这不太恰当的词语。

  “终于知道白秋画她们为什么那么迷恋你。”

  龙秋徽走到叶子轩的面前,毫不避忌抚摸那张脸:“你有那么多女人,她们仍死心塌地不离不弃,现在,换做我,也有点舍不得放过你这样的男人,出得厅堂,上得大床,医得了人,也杀得了人,被你爱过,别的男人就索然无味。”

  食髓知味的龙秋徽大胆表露心声:“看来我要赶紧跳出你的迷惑,不然迟早会死在的你手里。”有些女人能够魅惑男人一生,譬如古时的妲己、貂蝉、陈圆圆,对于女人,有些男人同样具备类似魅力,譬如龙秋徽不舍放手的叶子轩。

  叶子轩任由龙秋徽抚摸自己,直至这丫头松手,龙队长都如此坦然,他犯不着扭扭捏捏。

  龙秋徽以前很鄙视花痴的女人,如今却感觉自己正变成花痴,她心里暗骂一句没出息,随后淡淡补充:“为什么你给我感觉,越活越年轻?你这样子,完全可以去风月场所做头牌了,我可以断定,你的生意估计每天都火爆到不行。”

  “头牌?这是一个好建议,日进斗金啊。”

  叶子轩看着龙秋徽脸上罕见的温柔,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打趣:“不用三年,我就可以在一线城市买房买车,不过为了让我适应收钱的日子,龙队是不是可以把前面几次的钱付了?还是公权私用庇护我这个小白脸?然后肉偿保护费?”

  龙秋徽俏脸一冷:“滚。”

  叶子轩笑着跳了出去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把托盘的早餐全部摆了出来,有包子,有肉粥,有豆浆,叶子轩盛了一碗菜干瘦肉粥,随后向龙秋徽柔声开口:“龙队,昨晚折腾半宿,早上又去买早餐,你肯定累了,坐下来,我喂你。”

  龙秋徽在他面前坐下,随后轻哼一声:“果然是一个人渣,昨晚听到我怀孕吓得都要跪了,发现我在开玩笑又活过来了,还直接上我三次发泄,叶子轩,你也够无耻,不仅勾搭东瀛小公主,还在病房玩弄你的女上司,真是禽兽啊。”

  叶子轩闻言一脸郁闷:“龙队,你是人民警察,你是正义化身啊,你可不能诬陷无辜啊,昨天明明就是你蹂躏、、”话还没有说完,他瞄了一眼龙秋徽,捕捉到后者蕴含不怀好意的神情,马上识趣闭嘴,随后一指早餐:“吃早餐。”

  龙秋徽哼出一声:“算你识趣。”

  喝入一口肉粥后,叶子轩散去玩世不恭,轻声一句:“什么时候走?”

  龙秋徽微微一怔:“什么意思?”

  叶子轩抬头望着女人的眸子,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温柔:“你应该是有了更重要的任务,而且很快就要离开,不然你昨晚也不会那样疯狂,早上还起来给我买早餐。”他笑着补充一句:“每次你要消失一段日子,你都会死命糟蹋我。”

  龙秋徽眼里有了一丝欣赏,随后轻声接过话题:“你果然是一颗好苗子,当初真后悔没让你做警察了,不然警队现在就多一名神探,华国犯罪率也会因你大幅度下降。”她很诚实地点点头:“没错,我昨天接到一个更重要的任务。”

  “估计今晚就要离开。”

  叶子轩的判断,让龙秋徽顿有一种好笑而又难堪的感觉,她回答之后,神情复杂地看着叶子轩,两人关系始于激情的开始,似乎没有附加更多的感情成份,可现在,不经意间却发现已经积聚了如此之多,多得让她也觉得多了份牵挂。

  她向来是一个果断的人,她更喜欢自己跟叶子轩是床伴关系,不想扯入太多情感束缚,这样可以让她活得更简单更轻松,也不用揪心他身边有几个女人,危不危险,也不会跟山洞一战一样,看到他浑身是血,看到樱子牵扯,会难过。

  可她发现,自己根本收不住感情,这让她很是恼火,同时,又有一点心暖。

  叶子轩坦然迎接着她的目光:“危不危险?”

  龙秋徽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一笑:“怎么?关心我?你身边这么多女人,还有精力关系我生死?”接着喝入一口肉粥道:“其实你的问题是废话,我可能回答危险吗?不可能!我回答不危险,你又会相信吗?所以还是换一个问题。”

  叶子轩又问出一句:“去哪执行任务呢?”

  龙秋徽捏着汤匙回道:“你也做过协警,难道不知道保密条例?”

  她还是没有直接回应叶子轩的问题,随后大口大口喝粥掩饰眉间忧虑,叶子轩眼皮跳跃了一下,他总感觉龙秋徽这次任务非同寻常,很可能有生命危险,微微坐直身躯问道:“我知道保密条例,但我更清楚,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。”

  “如果你不告诉我去哪里,我就去找戴局长或一号询问,甚至我要他们取消你的参与。”

  叶子轩流露一抹霸道:“以我刚立下的功劳,他们肯定会答应。”

  龙秋徽神情微微一愣,没想到叶子轩反应这么大,在叶子轩起身走到床边拿起电话的时候,龙秋徽走了过去,一把夺走他的手机,随后罕见地妥协低语一句:“我要带队去一踏曼谷,配合国际刑警清扫金三角的毒源,为期三个月。”

  她还犹豫着补充一句:“金三角上次经历一场兵变,死了不少人,毁了不少货,金夫人重新掌控局势后,为了弥补金三角的损失,不仅加快贩卖毒品的频率,还研制出几种新型毒品,严重危害着泰国、缅甸、老过和世界各国健康。”

  “他们的交易额,同比去年翻了一番,再不打击,整个亚太地区都毒品泛滥。”

  龙秋徽轻声开口:“所以国际刑警准备来一场远程打击,摧毁他们的毒源和工厂。”

  “跟毒贩对干?还是全副武装的亡命之徒?”

  叶子轩眼睛瞪大:“一号和老戴这是要你去死,金三角太危险,每年死的缉毒警察数不胜数,国际刑警分部都被人轰了两次,断人财路,犹如杀人父母,你去扫人家的毒源,人家肯定会跟你拼命,十几万武装分子,你们能杀多少?”

  龙秋徽握住叶子轩的手,声音轻缓而出:“总是要人干活的,我不去,一样要派其余人去,国际刑警每年帮我们不少忙,抓住不少华国潜逃的犯罪分子,如今需要我们出力,华国警方自然也不能含糊,何况我们也是国际刑警一员。”

  “可是太危险了。”

  叶子轩咬咬嘴唇,总感觉上面让龙秋徽去曼谷,蕴含着其余的深意,寻思莫非跟自己有关?他想劝告龙秋徽撤掉这个重任,可看她固执样子又知道不会有效果,于是决定派人暗中盯着她,必要的时候援手一把,无论如何要保她安全。

  “放心吧,我会好好活着的。”

  龙秋徽伸手一挑叶子轩的下巴:“还没睡够你呢,我怎么舍得死?”

  在叶子轩无奈一笑看着龙秋徽的时候,龙秋徽也望向叶子轩,四目相接,那种别离的滋味都聚在不舍的眼光中,龙秋徽慢慢地解掉衣衫扣子,慢慢地抱着叶子轩,轻轻地吻着,紧紧地摩擦着,仿佛试图把他溶进自己的身体带走一般。

  叶子轩也紧紧抱着女人,脑海不仅有曼妙滚热的躯体,还呈现着美丽的罂粟花。

  这一刻,他已经作出决定,叶宫这一把刀,必须斩在金三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