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三十一章 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

第九百三十一章 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

    第九百三十一章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

    正如叶子轩所判断,龙秋徽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的当天黄昏,接了一个电话的龙秋徽,就把海楠一案交给林宝之,自己坐着一架专机悄悄离开三亚,除了叶子轩没人知道她的去向,看着飞机渐渐远去的叶子轩心里有些惆怅,对于这个冷艳的女人,他总是掺杂太多的情绪。

    虽然龙秋徽每次见到他都一如既往强势,还时不时冷言冷语打击他一下,但叶子轩清楚她是关心自己的,所以叶子轩不希望她有什么闪失,他决定尽快处理掉手头事情,带着阮破虏去金三角夺回位置,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保护龙秋徽。

    心中有了牵挂,有了念想,叶子轩也没有再呆在医院疗养,当车子从机场驶向医院的途中,叶子轩就带着空小寒换了一辆出租车,然后直奔三亚市委大院,当他靠在车上座椅的时候,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档案袋也落到手里,很是沉甸。

    许泽平的犯罪证据。

    叶子轩翻看了一下,眼里闪烁一抹笑意,二零一三年,许泽平酒驾撞伤七人,逃逸,找人顶替了事,二零一四年,强拆强占开发房产对外售出,利用黑恶势力镇压村民,二零一五,侵吞国资导致三大国企破产,六千工人失业下岗、、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轻轻抚摸资料,审视足够许泽平十年以上刑期的罪行,随后手指落在一个记忆卡上,装入手机打开,俨然是一场活色生香的聚会,许泽平和三个情妇的缠绵,放在网上绝对不比艳照门逊色,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笑道:

    “许泽平,这次弄不死你,也能把你弄废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把资料装入档案袋的时候,开车的空小寒低声一句:“叶少,你真要找她谈判吗?哪里可是市委大院,一不小心就会有危险,其实何必多此一举,直接丢到网上,一样能给许泽平重击,哪怕要不了他的命,也能让他身败名裂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了窗外风雨一眼,保持着一抹恬淡笑容:“丢到网上何止能让他身败名裂,还能让他仕途到此为止,只是咱们这次并非纯粹打击许泽平,更大目的是让贾沉浮从监狱出来,我让许泽平声名狼藉,只怕许家也会踩死贾沉浮。”

    “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先稳住成果,将来再算账,不迟。”

    龙秋徽把许泽平背后的大树告知叶子轩后,叶子轩就跟沈万千通了电话,确认许家老佛爷的地位和病情,那是当年照顾过张老等人的医疗队长,恶战连连,医药奇缺,许家老太太当年的地位,以及跟各位老革命的交情也就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叶子轩还捕捉到沈万千希望自己委婉的态势,于是就改变废掉许泽平的念头,不想两败俱伤折损了贾沉浮,他希望可以最大程度打击许泽平,又能让贾沉浮安然从监狱出来,还让叶宫在海南的利益得到保障,所以他想要找人谈一谈。

    空小寒见到叶子轩坚持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,专心开着车向市委家属大院驶去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漫天风雨中,出租车停在三亚的市委家属大院,它坐落在海岸线最安静最漂亮的街区,恰好同警备区家属大院在一条街,谈不上华丽的建筑群被椰子树环绕,漂染几缕红色的高墙,隔几十米贴有一个小心触电的提示牌。

    这里,每半小时,会有两人一组的战士经过,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叶子轩呆在出租车里,安静看完家属大院的结构图,随后就穿上黑色雨衣,推开车门,大步逼近高墙,先是疾走,而后小碎步快跑,临近高墙两米,忽然跃起,脚尖再猛蹬砖墙,拔起惊人的高度,戴着橡胶手套的双手正好搭住墙头。

    他毫不停滞地一按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一个漂亮的后空翻,修长身躯翻过墙头上的电网,轻飘飘落向大院,刚刚触碰草地,一条躲在窝里睡觉的大狼狗,抬起头望了一眼,见到陌生人就下意识站起,只是还没吼叫出一声,就被叶子轩一脚点中脑袋,啪一声摔回去昏迷了。

    叶子轩徐徐吐出一口气,再度证实自己身手精进了两分,寻思山洞缠绵还真是祸福相倚,随后又散掉念头向目标小楼走去,家属大楼修建的别墅一样,人工湖、假山、小桥、溪流相得益彰,几个空阔位置还有观景台,随时可以观海。

    环境一流。

    叶子轩一边暗呼官员家属福利不错,一边动作迅速避开几个摄像头,趁着雨水迅速靠近一号小楼,政府分配给许泽平家属居住的小楼,只是许泽平从来没在这里居住,他几乎都是许家花园落脚,一号小楼,只住着许家老佛爷等几人。

    此刻,虽然天色已黑,还风大雨大,但一号小楼却依然亮着灯,让夜晚多了一点温馨,二楼书房里,一个年近九十的枯瘦老妇躺在长椅上,正眯着眼睛观看墙壁上的电视,目光很是柔和感触,电视屏幕播放着《走向共和》的老片子。

    九旬老人虽然是侧对窗户看着屏幕,但整个身躯依然展示了出来,修长朴实的黑色衣衫,从容不迫的举手投足,高贵而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,特别是对方那双饱经沧桑的眼睛,如水沉静,清澈无尽,仿佛蕴藏着难以言说的平静深远。

    不用任何人介绍,站到窗外的叶子轩,一眼就判定她是许家老太太。

    相比家属大楼的美轮美奂,这个书房简陋多了,类似图书馆的两排书架、一张字台、两组八十年代的皮沙发,还有一部留声机,全是过时多年的东西,但擦抹的一尘不染,时刻向人叙说着陈旧印记,很符合房间的整体风格朴实简单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当《走向共和》片尾曲响起的时候,长椅上的老妇微微抬起头,一边拿起遥控把声音调大一点,一边淡淡挤出一句:“月黑风高,风大雨大,躲在窗户后面很是冰冷,路过,还是专程,都不妨进来坐一坐,如我能帮忙的也可出声。”

    正在暗中观察环境的叶子轩止不住一怔,似乎没想到老人已经发现了自己,他神情犹豫了一下,随后推开窗户跳入了进去,还扯掉自己湿漉漉的雨衣放在窗边,彬彬有礼的开口:“小子叶子轩,见过老太太,顺便替爷爷向你问好。”

    许家老太看着叶子轩,目光平和,随后一笑:“确实有几分叶无锋的风范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流露一丝赞许:“你走进这屋,楼下警卫毫无觉察,很不简单,不愧是将门虎子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愣:“婆婆认识我?”

    许家老佛爷放下遥控器:“我不认识你,但你自称叶子轩,还替爷爷问好,又有胆量闯到我的书房,华国虽大,但满足这几个条件的不多,所以我就猜测你是叶无锋的孙子,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,你还是他半年前认祖归宗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她手指转动着一串佛珠:“你叫叶天龙?”

    叶子轩很诚实的点点头,随后叹服回道:“婆婆睿智。”

    许家老人手指滑动佛珠,一颗一颗,自始至终都心平气和:“都九十岁了,整天神经兮兮混吃等死,哪有什么睿智?纯粹就是随口判断,反正猜测也不会有后果,对了,你爷爷身体怎样?当年过草地的时候,他可是挨了三颗子弹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及时给他取出子弹,还止血了,可还是留下了后遗症,一到天热,他的伤口就会隐隐发痛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苦笑一声:“他也八十了,身体时好时坏,不过日常生活还算正常,有空没空就跟张老下下棋,斗斗嘴。”

    许家老太笑了起来,脸上的皱纹慢慢舒展:“这两个活宝,年轻时候斗来斗去,还常常为了战利品大打出手,没想到老了,感情好的一塌糊涂。”接着也是一叹:“不过也是,他们也都八十,再不好好珍惜时光,那就一去不复返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咳嗽一声,眼里有着一抹惆怅:“虽然我跟他们常常电话联系,但差不多十年没见面了,毕竟都是老骨头一把了,一不小心就会散了,而且出入很不方便,出去看个海都要惊动一批人,更不用说千里往返,有点想念他们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着接过话题:“婆婆放心,我回去跟爷爷他们说一声,让他们抽空来探探婆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麻烦,我也就是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许家老头摆摆枯瘦的手,接着又悠悠一笑:“你是叶家子侄,你要拜访可以白天来,可以光明正大走正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选择这种时候过来?还站在窗户外面?”

    “如非我知道自己没半点价值,只怕早被人喊叫警卫射杀了。”

    她挥手邀请叶子轩在面前坐下来:“来,说说来意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从怀里掏出资料,直接递到九旬老人面前:“婆婆,我是来告状的。”

    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!

    PS:谢谢黑色幽默TQ打赏520,小海豚_打赏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