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三十二章 事端再起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三十二章 事端再起

  第九百三十二章事端再起

  一分分资料在桌子上摊开,视频也处于随时播放状态。

  许家老太虽然九十,但眼睛并不昏花,听到叶子轩的告状两个字,她心平气和一笑,随后拿起资料扫视起来,叶子轩趁机也把两人冲突说了出来,老人先是默默看着听着,十分钟后,神色渐渐肃然,最终叹息一口气,淡淡问出一句:

  “小雯是被你撞入海里的?”

  听到许家老太的质问,叶子轩没有丝毫隐瞒:“是!我亲自开车撞的,想要给她一个警告,因为她想要我的命,她唆使贾末日抓了我的一批兄弟,还想要把我拿下丢入海里,目的就是制止我坏她的好事,不让我给贾沉浮治疗肾癌。”

  “老太太如果不相信的话,我有关键人证贾末日。”

  叶子轩神情平静地开口:“当然,许市长也可以狡辩,是因为我插手贾家和曼德金一事,所以他才动杀心对付我们,但需要婆婆知道的是,我没有刻意去挡许家的财路,更没想着杀死许小雯,我跟曼德金斗法纯粹是拿回酒店股份。”

  他看着沉寂下来的老人:“所谓插手贾家,也不过是我恰好能治贾先生肾癌,阻断许市长阴谋,婆婆也是一个白衣天使,面对病人总不能不管吧?一切的争斗,叶子轩都能够占据道理,我来找婆婆告状,也不是我无法对付许市长。”

  这时,叶子轩的神经绷紧了一下,似乎嗅到了什么危险,向门口看了一眼,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。

  老人没有太多表情,只是安静地聆听和审视,宛如叶子轩所说跟她没半点关系。

  叶子轩的脸上带着一丝真挚:“婆婆应该清楚,单单你面前的资料,就可以让许市长身败名裂,许家被千夫所指,可是我没捅到媒体捅到网络,而是送到婆婆的手里,那就是因为我敬重婆婆,不想因许市长的错误,毁掉许家声誉。”

  他从老人的眼里看得出,老人也不知道许泽平干了这么多混蛋事。

  许家老太没有说话,只是在思虑一些东西,叶子轩趁热打铁:“我虽然也是一个混蛋,可我做事还是有底线,这次东瀛公主的外交事件,汪东明是许市长和贾富贵的心腹,他跳楼自杀给华国抹黑,我可以断定有贾富贵他们的影子。”

  叶子轩的声音多了一分低沉:“如果许市长真参与了外交事件,只怕许家对不起死去的抗日先辈,而且我在山洞入口处,差点被三名狙击手杀了,专案组已经查明,他们是警备区的人,如果详细查下去,八成跟许市长脱不了关系。”

  叶子轩一口气把该讲的讲完,随后就一脸坦然望着老人,他的神经依然绷紧,不过并非是针对老人,而是那扇门。

  书房的木门,它对叶子轩有着无形压迫,好像随时都会涌入洪荒野兽。

  许家老太太依然没有说话,随后端起一杯温水,慢慢喝着,良久,她望向叶子轩笑道:“孩子,你想让我怎么做?”

 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欣喜,接着凝视面前老人开口:“婆婆,贾氏集团肯定有不干净的东西,可很多是社会潜规则所迫,而且贾沉浮这些年已经努力改正,它不仅为国家创造财富,还解决不少人的就业岗位,更是推动着三亚发展。”

  叶子轩还补充上一句:“我还查过贾氏这十年的经营,安分守己,依法纳税,慈善活动数不胜数,可以说有小错,有擦边球,但绝没有一个大错,更没有危害过国家利益,我希望可以给贾沉浮一个改过机会,让他更好的报答国家。”

  “法不外乎人情。”

  许家老太闻言叹息一声,随后伸手一拍叶子轩,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欣赏:“虎父无犬子,这句古话还真没有水分,你占据道理,又是强势一方,可却依然保持着谦卑和敬畏心态,还把过错揽在身上,给足许家和我这老骨头面子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低头:“婆婆过奖了,今晚拜访,已是烦扰婆婆了。”

  许家老太又是一阵笑声,枯瘦手掌轻轻摸着叶子轩的脑袋:“区区二十岁不到,却有这份心智和作为,实在难得,实在难得啊。”随后轻声抛出一句:“放心,此事我会处理,你给我这么多面子,我不好好兜着,岂不是倚老卖老?”

  叶子轩欣喜回道:“谢谢婆婆。”

  “风大,雨大,早点回去吧。”

  老人眼里流露一抹和蔼:“好好睡一觉,明天醒来,就会雨过天晴了。”

  叶子轩站起来,神情恭敬:“婆婆,打扰你了,晚安。”随后转身从窗户离去,在要跳下消失的时候,他还对着书房门口微微鞠躬,接着就动作利索的离开,几个起落就消失在茫茫雨中,很快就不见了踪影,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。

  就在房间重新恢复安静时,房门轻轻被人推开了,两名中年女子走入进来,先是走到窗户旁边扫视一眼,随后就关好玻璃拉上窗帘走到许家老太面前,一人低声问出一句:“婆婆,你为什么不让我们冲进来?那小子身手相当可怕。”

  “他走的时候还向门口鞠躬,可见他早就知道我们存在。”

  中年女子眼里有着担忧:“他如果伤害你,情况会很糟糕。”

  许家老太咳嗽一声:“既然知道他的身手可怕,你们进来又能干些什么?先快半拍把我抢夺出去?还是出手雷霆毙掉他?他能悄悄摸到我的面前,还能知道你们站在门外,那就表示身手远胜于你们,你们出不出现都影响不了局势。”

  “最重要的是,他是老叶的孙子,根本不会伤害我,没必要让你们进来多此一举。”

  两名长相几近一致的中年女子齐齐低头:“婆婆训导的是。”

  “生子当如此啊。”

  许家老太听着外面雨水敲击窗户的动静,满是皱纹的老脸上,丝毫不掩饰对叶子轩的欣赏:“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,知道在明面上打压许家难有作为,就直接把烫手山芋交到我手里,处理,许家元气必伤,不处理,我名节不保。”

  两人点点头:“想不到叶家小子如此阴险。”

  “这不叫阴险,这叫谋略。”

  许家老太淡淡出声:“而且人家说话也谦卑有礼,一直把自己摆在晚辈位置,这些年,我见过太多后辈,包括泽平最欣赏的贾富贵,可依然没有一个比得上叶家小子,冲他的态度,我就该处理此事,何况,是时候给许家下下猛药。”

  “免得一个个狂妄自大,把许家拖入万丈深渊。”

  两名中年女子微微抬头:“婆婆,我们该怎么做呢?”

  “大红,替我连线中央和省委,我要跟他们谈一谈,给贾沉浮一个机会。”

  许家老太很是平静地发出指令:“小红,找出贾富贵,交给叶子轩。”

  两人齐齐回应:“明白。”

  在许家老人对事件作出相应安排时,叶子轩正靠在出租车的座椅上,吃着空小寒从便利店买来的牛肉丸,折腾大半个晚上,又费了不少口舌,他肚子多少有些饿了,何况事情搞定心情很是高兴,空小寒看着前方路口道:“回医院?”

  “去虎狼号。”

  叶子轩否定空小寒的建议,手指轻轻一挥:“辕门很快就要撤出海南,该跟甘文忠他们商量一番,如何接管的事项,对了,找到龙文静的下落没有?”那天在山洞里,叶子轩的耳朵捕捉到龙文静声音,于是断定是后者带队袭击自己。

  事实也从袁玉川的反应探知,确实有龙文静的影子,只是封锁山林的军警并没有发现她的影子,横死的尸体也没有龙文静,她就像是凭空消失一样,但叶子轩心里清楚,那女人肯定还藏匿三亚某处,毕竟自己把各个关卡封锁的死死。

  “暂时没有她消息,应该逃出了山林。”

  空小寒一边驾驶着车子前行,一边轻声回应叶子轩:“当时来了数百军警,现场又死了两百人,加上天黑,她有太多空子可以钻出去,随便穿过军服就能大摇大摆出去,不过雄鹰已撒出不少兄弟,只要发现龙文静踪迹就马上汇报。”

  “告诉兄弟们,不要杀她,知道踪迹,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
  叶子轩想到她跟沈万千的关系,脑袋就有些疼痛:“我要亲自处理她。”

  空小寒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话音落下,空小寒的眼睛闪烁了一下,右脚也下意识一踩刹车,轮胎溅射出大篷雨水,叶子轩身子前倾了一下,随后顺着他的目光望向前方,只见叶子轩曾经跑过步的海滨栈道下方,有一个瘦小男子走向大海,无视风雨,无视闪电。

  这家伙要干什么?

  叶子轩脑海转过一个念头,此时车子又向前行驶了十几米,拉近双方的直径距离,叶子轩伸手按了一下喇叭,还让空小寒直接把车子开到栈道上,偏转车头,用远光灯射向走远的瘦小男子,引得后者下意识回头,满脸凄然满脸绝望。

  看那样子,以及恶劣天气,寻死的概率百分百。

  虽然雨水迷茫,但就着车灯的光芒,叶子轩还是认出了对方:“江一鸣?”

  PS:谢谢长久村打赏作品52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