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三十三章 九眼天珠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三十三章 九眼天珠

  第九百三十三章九眼天珠

  车灯一射,江一鸣微微一怔,回过头的他用手遮挡眼睛,似乎承受不住灯光的刺激。

  趁着这个空档,空小寒推开了车门,从五米高的栈道跳到沙滩上,随后像是利箭一样射向江一鸣,江一鸣愣然之余也作出反应,转身就向大海深处奔去,只是跑得有些焦急,以及波涛拍打,他一个不小心,就被海浪狠狠掀翻在沙滩。

  空小寒适时赶到,一把拉住他的衣领,江一鸣死命挣扎,还不断喊叫:

  “不要管我,不要管我。”

  面对江一鸣打了鸡血般激动的情绪,空小寒没有半点废话,直接一拳打在他肚子上,不仅把他的肚里海水打了出来,还让他整个人失去力气,接着空小寒就把他拖向岸边,期间江一鸣没有再挣扎,只是带着绝望地喊叫:“让我死!”

  “让我死!”

  五分钟后,江一鸣被丢入出租车里,缓过些许力气的他想要起来,却被叶子轩一把按回到座位上,还用安全带把他束缚起来,声音低沉而出:“你不是上有八十岁老母,下有八岁女儿吗?高空坠落都想着活命,如今却自己想要死?”

  “你对得起家里等你的母亲和女儿吗?”

  此人正是贾氏大厦坠落脚骨错位差点截肢的江一鸣,叶子轩对他印象深刻,除了后者是他开启贾家大门的试金石外,还有就是江一鸣的血性让他欣赏,当自己出言羞辱他的时候,江一鸣没有逆来顺受,出声反击甚至要找叶子轩拼命。

  因此见到他要跳海自杀,叶子轩就多了一抹好奇:“你连活着都不怕,又干吗要找死呢?”

  很多时候,活着远比死了要艰难。

  听到叶子轩这几句话,一直精神恍惚的江一鸣打了一个激灵,意识马上清醒了三分,盯着叶子轩审视一番后,艰难挤出一句:“你、、你是叶神医?是贾家楼前救我的叶神医?”接着又抱着叶子轩大哭起来:“神医,你不该救我。”

  “你应该让我直接死掉啊,应该让我直接死掉啊,这样就不会承受太多苦难了。”

  叶子轩能够感受到他身躯的抖动,知道他确实是处于悲痛伤心中,于是拍拍他的肩膀开口:“你是儿子,也是父亲,更是一个男人,怎么动不动就寻死觅活?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告诉我,说不定我可以帮助,我帮不上,还有贾少。”

  为了让江一鸣感觉到希望,叶子轩还把贾荣华也拉了上来,淡淡出声:“我不仅治好了你的脚骨错位,我还给贾先生治好了重病,贾家现在欠我一个大人情,我要贾少帮点忙还是没问题的,不过你需要告诉我,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贾少?”

  江一鸣本能地念叨了一遍,随后身躯一震眼露憧憬:“对啊,贾少可以帮我啊,不,是神医,神医,求你救救我,救救我那八岁的女儿,我真是走投无路,实在扛不住才想一死了之,但凡有点办法,我也不会窝囊的寻死来逃避、、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究竟怎么回事?”

  江一鸣呼出一口长气,抹掉脸上的雨水出声:“你说的对,我们这些穷人,低等的人,命跟草芥一样,比死狗还贱,被有钱人玩弄起来,连一声都发不出,只能任人宰割,只是我可以认命,但我女儿还小,她不该承受这些恶果啊。”

  在叶子轩的安静聆听中,江一鸣把整件事情说了出来,昨天下午,匆匆出院的他去开家长会,有明星去女儿幼儿园捐献书籍,看中了女儿脖子上戴的一串佛珠,喜欢的不得了,于是派人来找江一鸣商谈,希望用三千块把佛珠买下来。

  既能满足女星对佛珠的喜爱,也可以让江一鸣用这钱改善家庭。

  “我当时一口拒绝。”

  江一鸣轻轻咳嗽一声,望着叶子轩补充一句:“除了贾少给我赔的十万块足够改善生活之外,还有就是那串佛珠是一个很有善缘的大哥,从手上摘下赠送给静静的,希望保佑她平平安安快快乐乐,将来能够成为一个更有善缘的人。”

  叶子轩念叨一句:“大哥?”

  江一鸣见到叶子轩好奇,忙出声解释一句:“静静,也就是我八岁女儿,她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跟她奶奶吃斋念佛,有空没空还翻阅佛教书籍,跟她奶奶讲起经义也有模有样,节假日也从不去游乐场游玩,更多是要我们带她逛寺庙。”

  他抹抹脸上的雨水:“说实话,来三亚这么久,她游乐场只去了一个,但寺庙却基本走遍了,换成其他人或许会担心静静心理有问题,但我清楚静静是一个正常的孩子,只是喜欢佛教文化多点,事实她的成绩也一直保持年级前五。”

  “去年有一天,我们去**寺。”

  江一鸣把重点说了出来:“遇见一个长相温和,慈眉善目的大哥,他跟静静一见如故,谈得很是高兴,还跟我说静静是一个很有灵性的孩子,将来一定会有所成就,临走的时候,大哥还把手腕上的佛珠摘下,送给静静做挂饰留念。”

  “你说,这珠子这么有意义,我能把它卖了吗?”

  江一鸣微微挺直身躯,继续刚才的话题:“再说了,静静虽然只有八岁,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她心智跟成年孩子都差不多,很有自己的主见和个性,她也不同意跟对方交易,还第一时间把佛珠摘下藏起来,连我都不知道藏哪里。”

  叶子轩暗赞丫头聪慧,随后插入一句:“被你们拒绝后就强取豪夺?”

  江一鸣脸上划过一抹凄然,艰难地点点头:“我们以为拒绝就没事,毕竟对方是明星,我们就是小市民,怎可能斤斤计较呢?谁知道,我还是太天真了,对方当晚就作出反应,先是我出去超市买东西,路过夜总会被警方拉去调查。”

  “然后我母亲出来找我,没带身份证也被请去警察局。”

  江一鸣呼吸急促向叶子轩告知自己遭遇:“接着就是静静在家门口倒垃圾被人绑架,丢入一辆套牌面包车里载走,警方早上把我放了,那个女星的一个朋友,上午找到了我,含沙射影跟我说,要么把佛珠拿出来,要么就家破人亡。”

 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:“为了一串佛珠,玩这么低劣手段,简直就是人渣啊。”

  “我想跟他们拼命,结果却被他们打了一顿。”

  江一鸣似乎把叶子轩当成了大树:“报警,也说我没有足够证据,警方无法跟进,我没有办法,就想着拿出佛珠息事宁人,我找不到佛珠下落,就让对方给我跟静静通话机会,可静静坚决不肯告知佛珠下落,还说宁愿死也不低头。”

  在叶子轩暗赞丫头有骨气时,江一鸣又补充一句:“我劝说半天都没结果,对方恼怒的把静静丢进水里淹了半分钟,下午我母亲也传来心脏病发差点死去的消息,我扛不住这些打击,一时想不开,就想跳海自杀,没想到遇见你们。”

  说到这里,江一鸣握着叶子轩的书:“神医,你是好人,你跟贾少有交情,贾家又财大气粗,能否让他帮帮我?”

  这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,所以江一鸣掏心窝子说话:“只要能保她们两个平安回来,我就是给你们做牛做马也无所谓,哪怕让我杀人放火也不皱眉头,叶神医,求求你,帮帮我吧,也只有你能帮我,你不帮我,我们真要死了。”

  “放心,你们一定会没事的,我救了你一次,不在乎再救第二次。”

  叶子轩拍拍江一鸣的肩膀,随后向空小寒淡淡开口:“给贾荣华打一个电话,让他把江家老人保释出来,顺便让他给警方施压,给女星传一句话放静静回来,记住了,老人和小孩安全最重要,等他们安然回到家了,再好好算这账。”

  如不是自己手头上一堆事,叶子轩还会对此事追根究底,把女星、帮凶甚至相关警员揪出来,只可惜他和叶宫最近精力都要集中在贾沉浮和接管辕门堂口上面,所以只能先保证江家老小先回来,其余事端以后再清算,免得生出变故。

  空小寒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叶子轩又望向江一鸣问道:“对了,女星叫什么名字?”

  欣喜如狂的江一鸣毫不思虑回答:“何清涟。”

  在叶子轩寻思这是哪一线女星完全没有听过时,江一鸣还从怀中摸出手机,他全身湿漉漉的,但装在塑料袋的锅铲手机却保护的很好,他打开手机调出一张女儿的照片,情难自禁的递到叶子轩面前:“神医,这就是我女儿,静静。”

  叶子轩拿过手机审视一眼,这是一个很清秀的女孩,笑容甜美,眼睛灵动,特别是身上的神韵,有着说不出的淡然和安宁,灵气两字用在她的身上,绝对不会突兀,不过叶子轩的目光很快被她脖子上的佛珠吸引,身躯也无形中坐直,讶然出声:

  “九眼天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