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三十四章 斗斗地主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三十四章 斗斗地主

  第九百三十四章斗斗地主

  九眼天珠,为天珠中最上品,传闻能免除一切灾厄,慈悲增长,权威显赫,利益极大,在天珠修**德中,九眼包含所有图腾的象征与意境,佛法修行中的最后境地,九品莲华化生,九也象征不可预知、无法超越、无限宽广之境界。

  九眼天珠为天珠中最上品、最尊贵者,藏人极为重视九眼天珠,九眼天珠据说最珍贵,开价数万、数十万甚至千万不等,这跟藏族对数字九的崇拜有关,也跟狮山组织老大喜好有关,传闻他当年喜欢收藏天珠,所以在藏族形成风气。

  叶子轩还看过一则新闻,上面说九眼天珠在世界上只有两颗是真的,一颗佩戴在大昭寺的释伽牟尼佛像上,这是文成公主出嫁,李世民给的嫁妆,还有一颗在香港董家人手上,是红墙大佬送给董大华上任的礼物,取意董家有所作为。

  也昭示香港长长久久。

  叶子轩辨认不出静静身上的九眼天珠是不是极品,但从江一鸣的寺庙描述以及女星的不择手段来看,这九眼天珠的品质应该不错,如果跟新闻上两颗真珠沾点边,那小丫头脖子上的玩意可就值百万,而且它的象征意义胜于经济价值。

  “九眼天珠?什么是九眼天珠吗?”

  江一鸣见到叶子轩反应巨大,下意识问出一句:“它真的很值钱吗?”接着他又捶胸顿足起来:“我还以为就是寺庙卖的饰品,撑死几百块钱,早知道它值钱,我就怎么都不会让丫头收下,不仅没有带来好意,还把整个家拆掉了。”

  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,江一鸣深懂得这个道理,在路上捡几百块,他会揣入口袋当作天降横财,如果几万几十万,估计他是有多远滚多远,叶子轩见到他自责样子,笑着宽慰一句:“不值钱,只是有象征意义,你不要有什么懊悔。”

  叶子轩看穿江一鸣的想法:“静静回来,你也不要逼她拿出来丢掉或送走,她喜欢,还豁出性命不交出来,那就表示佛珠对她很珍贵很有意义,你就让她安心拿着吧,我可以向你保证,此次事后,不会有人再打这串佛珠的注意了。”

  叶子轩向江一鸣作出承诺:“放心,有什么事我顶着。”

 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,江一鸣脸上涌现无尽感激:“谢谢叶神医。”

  十五分钟后,贾家的三辆车子抵达叶子轩所说的位置,贾荣华亲自过来处理江一鸣的事,叶子轩把人交给贾荣华后,就让空小寒继续向虎狼号驶去,虽然多了江一鸣这个变故,但叶子轩并没有打消原先行程,叶宫接管辕门迫在眉睫。

  叶子轩在虎狼号呆了整整一晚,随后又在船上睡了半天,直到下午的时候才醒来,几乎是刚刚洗漱完毕,他就接到白秋画的电话,贾沉浮正式释放,但需要叶子轩亲自去拘留所接人,而且官方希望此事低调,绝不能出现欢庆的场面。

  山西老大出狱的场景,绝不能在三亚上演。

  警方逮捕贾沉浮的第三天下午,贾沉浮顺利取保候审,保释金五十万,关注此事的人大跌眼镜,简直是极富戏剧性的转变,谁都没有想到,被省委市委联手打压的贾沉浮,竟然能够安然从拘留所出来,而且还是七十二小时内就脱身。

  有人质疑许泽平何时有了善心,有人猜测怕是贾氏拿钱卖命,有人腹诽官场如何如何黑暗,取保候审再正常不过的司法程序,被绝非法盲的各方势力想得千奇百怪,不过有一点他们想得一致,贾沉浮出来,必定会剧烈改变三亚局面。

  谁都清楚,贾沉浮出来,不是彻底灭落,就是强势崛起。

  在各方纷纷扬扬讨论着贾沉浮的影响时,叶子轩正安静靠在一辆奔驰车上,落下车窗吹拂着海风,眺望前方拘留所内错落有致的建筑物,眼神幽深的不像个二十岁的大孩子,贾沉浮的释放,叶子轩丝毫不意外,只是感觉效率有点高。

  不过想到是许家老太的手笔,叶子轩又释然,她的能量和关系,足够快刀斩乱麻。

  “叶少,贾荣华中午来了信息。”

  车子等待红灯的时候,空小寒轻声告知一事:“他昨晚和早上让人去警局保释老太太和施压,可能是警方知道贾氏集团变故,所以态度都不是很好,昨晚到早上都没尽力做事,但听到贾沉浮取保候审消息,整个警局马上行动起来。”

  在叶子轩揉揉疲惫的脑袋时,空小寒又淡淡出声:“江母已经保释出来,还送入三亚医院精心治疗,江恬静也被警方找了回来,精神状态不太好,但没什么生命危险,也被他送入医院观察,他要我告诉你一声,他会妥善安排江家。”

  “还真是牵一发动全身。”

  叶子轩流露一丝戏谑:“看来保住贾沉浮是正确的选择。”

  空小寒又抛出一句话:“贾荣华想要跟过来接贾沉浮出院,我告知最好遵守官方的规则,所以他就留守贾氏集团,对了,他还说已看清许小雯的嘴脸,两人已经分手了,而且撒出不少人手寻找贾富贵,一旦拿下就给叶少一个交待。”

  叶子轩笑了笑:“孺子可教,我还担心他沉浸在温柔乡里,有意无意庇护贾小雯呢,现在有这种态度,很不错,你告诉贾荣华,他现在只需要做两件事,第一,照顾好江家老小,第二,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,免得贾富贵一拍两散。”

  “那家伙跟东瀛人有牵扯,手底下怕还有底牌。”

  空小寒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说话之间,他把车子开入辅道,放慢速度向拘留所靠近:“何清涟底细也已经查清,香港三流歌手,在娱乐圈没太大成就,但经常语出惊人,所以常常引来很多非议,雄鹰还查到她跟狮山组织有过交往。”

  “她最崇拜的人,就是狮山组织老大。”

  空小寒把来自雄鹰的资料告知叶子轩:“两人至少有三次的来往,虽然是公共场合,但关系也不浅,她说过身心都被他征服了,只是很多民众不知,只以为她就是喜欢炒作,喜欢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戏码,所以对她印象也不至恶劣。”

  “跟狮山那帮人有瓜葛?”

 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,似乎猜测到了什么:“听说狮山老大很喜欢天珠,天珠能够在藏区蔚然成风,就是跟他当年在藏区的喜爱脱不了关系,常常为了一颗天珠耗费无数人力物力甚至藏人性命,看来女星要九眼天珠不是自己喜好。”

  空小寒一点就透:“送礼!”

  叶子轩轻轻点头,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一个女星,对天珠再怎么喜爱,也不会不顾声誉不顾后果强取豪夺,一旦曝光可是身败名裂甚至要坐牢,现在何清涟搞得这么疯狂,都要江一鸣家破人亡了,这珠子肯定是为她的信仰而夺。”

  空小寒低声一句:“要不要给她一点教训?”

  叶子轩摇摇头:“不要动她,我要放长线钓大鱼。”

  谈笑之间,奔驰车停在了拘留所的门口,叶子轩刚刚钻出来,铁门就哐当一声打开,一个孤零零的身影顶着一个光头进入他视野,贾沉浮是三亚赫赫有名的首富,本地老百姓眼中无比风光的大人物,此刻落寞的让人不忍心多看多瞧。

  叶子轩快步迎向拘留所的门口,搀扶住有些咳嗽脚步蹒跚的贾沉浮,扬起一抹笑容开口:“贾先生,还撑得住吧?”

  他一边把贾沉浮扶着走向车子,一边轻声自责补充:“都是我能耐有限,让你现在才走出监狱,辜负你的信任了。”

  贾沉浮咳嗽一声,随后望着叶子轩一笑:“我这是二进宫了,当年背负两个亿进去都不怕,如今有叶少撑着,我又哪会有压力?”接着话锋一转:“我掐算自己最快要七天出来,如今七十二个小时不到就没事,叶少手段不同凡响。”

  他还轻声解释:“之所以憔悴,只是过多思虑咱们的合作,如何打造我们的航空母舰,想得多,也就憔悴了。”

  贾沉浮含有深意笑了笑,欣慰地拍拍叶子轩肩膀,回望拘留所的那几栋建筑,心底五味杂陈,山穷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诗句中的意境,贾沉浮现在体会的极为深刻,这也给予他极大的信心,他相信,心中的金融帝国必成。

  叶子轩邀请贾沉浮坐入车里,随后颇为玩味一笑:“贾叔接下来要大刀阔斧干一番?”

  贾沉浮靠在座椅上,没有直接回应叶子轩的话:“万达董事长是华国首富,但这个首富只不过个人在集团占的股份比重大,其实万达市值也就三千亿,产业和触角相当有限,在国外更是难有作为,在华国,真正的大鳄是三马一龙,”

  “四十大盗市值一万三千亿,企鹅市值一万两千亿,平安市值八千亿,龙氏集团市值多少,叶少比我心里有数。”

  “他们是华国市值最高的四家集团,加起来逼近四万亿市值,当然,跟官企中石油中石化或四大行是没得比的。”

  “但四万亿动起来,也是可以左右经济动向的。

  叶子轩笑了笑:“怎么?贾先生准备洗劫洗劫?”

  贾沉浮轻轻摇头:“不,我想找他们斗斗地主。”

  PS:感谢肚脐眼有甲甲打赏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