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三十五章 酒宴冲突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三十五章 酒宴冲突

  第九百三十五章酒宴冲突

  有了叶子轩这座靠山,贾沉浮一改昔日的低调和唯诺,绽放出隐藏多年的锋利獠牙,出狱的第二天,他就让贾荣华给黑白两道送去请帖,大宴宾客,庆贺自己药到病除以及恢复自由,他在三亚酒店摆下三十桌,还给宴会取名叫双喜宴。

  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被他列席其中。

  这个看似理所当然的喜庆酒宴,落在很多人眼里却蕴含着凶险,贾沉浮邀请了三百名宾客,唯独没给手握重权的许家一张请帖,结合贾沉浮被清算历史旧账的风波,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透,这酒宴并非简单吃喝,它更多是一个站队。

  贾沉浮准备全面对抗许家了,所以设宴来辨清敌我,三亚的黑白两道人物,要么站在许泽平阵营,要么过来抱贾家大腿,换成以前,肯定所有人都会讥嘲贾沉浮的不自量力,自古以来民不官斗,贾沉浮叫板许泽平跟找死有什么区别?

  何况许家背后还有一尊大佛,哪怕大佛日薄西山,依然是大佛!

 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,被许泽平弄进监狱的贾沉浮,三天不到就大摇大摆出来,还敢如此猖狂地摆宴挑衅,就是傻子都能猜到贾沉浮找到了大树,而且能耐应该胜过许泽平,所以面对贾沉浮的帖子很是烦恼,不知道这酒宴该不该参与?

  这一天,三亚天空的风雨小了很多,但三亚权贵的心却更加乱了。

  双喜宴设在三亚酒店的三楼,两个相连的宴会厅组成,三十张暂新的圆桌,盛放全新的餐具、最好的酒水和食物,但并非坐下来固定就餐,而是自助餐的流动形式,任由宾客走动,让宾主可以更好沟通,叶子轩也换上衬衫皮鞋参会。

  叶子轩本来不想出席这种晚会,因为他不喜欢跟人客套,可他也明白,贾沉浮需要自己的站台,有必要露露影子威慑宵小,这样贾沉浮将来才能更好开展工作,官方也会给予一定方便,而且今晚不知会出现多少人,总需要充充人数。

  不过他还是掐着时间走入酒店。

  参与宴会的宾客比叶子轩想象中的要多,叶子轩原本估计撑死五十人,可现场至少有两百人,毫无疑问都从贾沉浮的取保候审猜到了什么,能够把许泽平要弄死的人弄出来,手段和能耐远比许泽平厉害,当然,没来的也有三分之一。

  各种各样的缘故,但落在贾沉浮眼里,那就是未来敌人。

  十多张桌子空荡荡的,看起来有点失落,所幸贾荣华出于孝心,在邀请黑白两道权贵之余,还邀请了一些时尚女星和电视台花旦助阵,这些艺人本来安排在另一个大厅,必要的时候才会出现舞台表演,贾荣华见到有空桌就全部合并。

  这些人的融入,让现场人气和气氛很快热烈起来,莺歌燕舞,觥筹交错,让宴会扫掉一抹忐忑和不安。

  “叶少,欢迎,欢迎!”

  叶子轩的到来开始没有惊动太多人,很多宾客甚至还把叶子轩当成侍应生,当贾沉浮撇开几个高官赶赴过来陪同时,众人才惊觉叶子轩是一个重要角色,纷纷投来关注目光,还有此起彼伏的议论,寻思这会不会是贾沉浮的大靠山呢?

  笑容温润、身材挺拔的叶子轩喧宾夺主,成了今晚宴会最抢眼的人物,只是他并没有过度凸出自己,跟在贾沉浮身边缓缓前行,踏着红地毯,贾沉浮频频含笑为叶子轩介绍客人,但是没有点出叶子轩的身份,只告知这是贾氏的恩人:

  “叶兄弟治好了我的病,是我的大恩人,以后他的事就是我的事。”

  欲擒故纵这一招,贾沉浮玩得炉火纯青,事实也证明,更多人探讨叶子轩的身份,想要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来头,或许是精气神的突变,也或许是容颜又起变化,全场两百多名宾客,没一个认出他是叶家子侄,这也让更多人跟他相识。

  很多人主动粘上叶子轩,扬着笑脸问长问短,除了别有用心的老爷们粘上来,有几个时尚美女和贵妇也不甘落后,很矜持、很优雅、很礼貌的端着酒杯,主动与叶子轩说话,连龙秋徽都动心的小白脸,对会场女人自然有着致命诱惑。

  叶子轩大方得体跟她们谈笑,引得不少牲口羡慕不已。

  今晚跟着叶子轩来赴宴的还有甘文忠和青蛙,叶子轩出于叶宫接管辕门的堂口需要,也为了将来更好的立足,所以把他们也带了过来,身份背景很简单,天涯酒店的新老板,这个敏感的身份一出,甘文忠也受到不少有心人关注目光。

  天涯酒店现在都还贴着封条,很多人还知道曼德拉把他递给许泽平,如今叶子轩带来的甘文忠,竟然是天涯酒店的新老板,这其中有太多让人沉思的地方了,没有点显赫背景,怎能从许泽平口中夺食?这也意味叶子轩来历绝对不凡。

  “很多人都要掐死我了,到现在也不点破你的身份。”

  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有些疲惫的叶子轩揣着一叠名片,躲在一个僻静角落喝着红酒,贾沉浮也端着一杯酒过来,脸上笑容很是旺盛道:“我就奇了怪,他们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以前也应该见过你,怎么就认不出你是谁呢?”

  叶子轩手指把玩着精致名片,神情玩味地抛出一句:“理由有很多,一,我又不是全国网红,他们不认识我很正常,二,就算有些见过我,我这些日子变帅了,他们难免不认得,三,也是最重要一点。”叶子轩的手指一点十张桌子:

  “认识我的人,全都没来。”

  贾沉浮听到这一句话,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:“叶少的意思,是不是说这些来的宾客,份量不足档次不够,所以不认识你很正常?”随即又叹息一声:“其实你猜测的不错,重量级的人物几乎没来,他们都是许泽平的盟友和同僚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看来许泽平确实不简单啊。”

  贾沉浮眼里闪烁光芒:“他们缺席在我的预料中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许家在三亚根深蒂固多年,背后有老佛爷,许泽平又是党政军一把手,他在权贵中的权威胜我十倍,重量级人物不给我面子很正常,只是叶少也不需为我担心。”

  “今晚过后,他们就知道自己站错队了。”

  贾沉浮脸上有着自信,叶子轩把自己从监狱弄出来,绝对不是游戏的结束,相反,只是这场盛宴的开始,以他对叶子轩的了解,叶子轩一定会把许泽平从三亚驱赶出去,甚至拖下水让他去种番薯,所以贾沉浮对缺席的权贵有着同情。

  叶子轩笑了笑:“贾叔有分寸,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贾沉浮跟叶子轩轻轻一碰酒杯,喝入一口后掏出一张房卡:“叶少,你帮我不少,也帮贾家不少,我一直想要给叶少额外的表示,所以今天送你一件礼物,这是楼上八零八的客房门禁卡,宴会结束后,你上去打开,绝对会有惊喜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一怔,拿着房卡有些不解,随后笑了起来:“房里什么东西?金钱,肯定不可能,我不缺,你也不会这么低俗,其余奇珍异玩,你又不需要这么神秘?那就剩下一种可能,绝色美女?贾叔,怎么?找一个美女来回报我。”

  “哈哈哈——”

  贾沉浮又大笑起来,玩味的看着叶子轩道:“具体什么礼物,贾叔就不告诉你了,留点悬念,待会你自己上去就清楚了,我可以向你保证,绝对是一个惊喜。”接着他又不让叶子轩乱猜,拍着他肩膀道:“别想了,走,一起见客。”

  “今晚自大的顽固人物没来,但这些新兴权贵潜质不错。”

  贾沉浮声音平缓而出:“华国的未来,他们一定是基石,一定是主力。”

  “啪!”

  就在两人准备走回宴会大厅中间的时候,忽然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声,压过两百多名宾客的议论,还有舞台上清唱的艺人声音,接着就是一阵喧哗和喊叫,全场的融洽和热烈气氛荡然无存,不少人挪移脚步靠近,想要知道发生何事。

  贾沉浮和叶子轩同时皱起眉头,随后齐齐向前面望去,正见甘文忠和几个男女在对骂什么。

  此时,福伯跑到叶子轩和贾沉浮身边:“贾少请的一个香港歌手,去洗手间途中摔倒,弄破了佛珠手链,她认定是甘文忠甘老板故意撞的,目的就是想吃她豆腐,她要求甘老板当众道歉,赔偿五十万,还要贾少给予双倍的演出费。”

  “甘老板说他只是经过,碰到对方衣袖而已,根本就没撞翻她。”

  福伯把事情来龙去脉告诉两人:“歌手倒地完全是她自己高跟鞋绊倒,只是还没解释完毕,女艺人的经纪人就勃然大怒,上纲上线,颐指气使数落大陆人素质差,贪财好色,不懂规矩,做错也不知悔改,就喜欢嘴硬,激怒不少宾客,引发争吵。”

  在叶子轩轻轻摇晃着酒杯时,贾沉浮嘴角勾起一抹戏谑,声音平淡而出:“对于这种自以为是的艺人,没必要多吵,今天是好日子,不要扫大家的兴,告诉荣华,给足她们钱,让她们滚蛋,明天把她们公司收购了,直接雪藏她们。”

  财大气粗。

  叶子轩问出一句:“对了,那艺人叫什么名字?”

  福伯想了一会,挤出三个字:“何清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