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三十六章 踩人
    第九百三十六章踩人

    何清涟?

    叶子轩听到这个名字,下意识抬头两分,自从江一鸣把九眼天珠事件告诉他后,叶子轩就对这个三线女艺人有了深刻印象,倒不是觉得后者有什么了不起,而是想到她跟狮山组织的牵扯,希望将来能通过她灭掉常年闹事的狮山组织。

    福伯很快赶赴风波中心息事宁人,向贾荣华低声传达贾沉浮的意思,给何清涟一伙人足额赔偿,尽快把这伙人从大厅驱赶出去,不要扫了大家的兴致,今晚的账改天讨回来,贾荣华有些不甘,但见到走来的贾沉浮点头就无奈开支票。

    甘文忠也望向叶子轩,脸上带着一丝郁闷,显然吃死猫很不爽,只是也清楚,晚宴更重要,许泽平等着看笑话呢。

    贾荣华的支票还没写完,留着寸头刚性十足被称呼为月姐的女经纪人,就牛逼哄哄藐视包括贾荣华在内众人,不知死活地哼出一句:“给脸不要脸,早点认了此事,痛快赔偿,会有现在这么丢人吗?一群大陆土包子,没钱别显摆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甘文忠身边的青蛙冲了上去,对着月姐就是一大嘴巴,优越感爆棚的女人顿时跌飞出去,口鼻溢血,被打懵,不知所措,青蛙是越国人,对方的羞辱没多少感受,只是看不惯月姐牛哄哄的样子,加上对方诬陷甘文忠,所以直接出手。

    青蛙还要补上一脚,被甘文忠及时伸手拉住,低声喝斥一句:“谁让你动手?”他也想踩死自以为是的月姐他们,可这里毕竟是大庭广众,叶宫以后还要在海楠立足,给众人呈现过于暴力的印象,很不好,还是换个地方捅刀子为上。

    青蛙一脸不平:“忠哥,这贱人诬陷你,不弄她,觉得我们好欺负。”

    甘文忠瞪了他一眼: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此时,全场一片寂静,虽然感觉青蛙这一巴掌足够痛快,可也清楚贾家怕是又要被推到风口浪尖,艺人总是有不少粉丝,事情若曝光,关注度肯定不低,惹来麻烦自然不会小,贾氏刚度过危机,肯定不愿被媒体和网络拿着放大审视。

    原本义愤填膺的贾荣华也冷静下来,也从一巴掌中感觉到危机,不过今晚能来的都是朋友,再给其余艺人大一点的红包,相信可以控制事态,念头转动中,叶子轩也走了过来,目光炯炯看着青蛙,青蛙感觉自己做错了,弱弱开口:

    “叶少,对不起,是我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甘文忠也靠了过来:“叶少,不能怪青蛙,那几个女人太猖狂了,连我都想动手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叶子轩要责备青蛙打人,于是忙出声为后者求情,叶子轩推开甘文忠,一拍青蛙的脑袋,毫不客气教训:“你傻啊,这里弄她干吗?找个阴暗角落,砸几个花瓶不行吗?再偷懒,把她们刹车给拆了,或者开一辆货车撞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还顺势瞄了何清涟一眼,一身中性的服饰,一张还算清秀的长脸,二十多岁,看上去人高马大,个头就算是跟叶子轩相比,也差不了多少,火红头发,眼睛和嘴角便是不说话的时候,也斜翘着,给人一种高高在上蔑视一切的印象。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的话,青蛙微微一愣,随后连连点头:“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全场众人又是一片沉寂,同时身体生出一抹寒意,靠!叶子轩这哪里是教训手下啊,完全就是指桑骂槐的威胁对方,而且他所说的杀人法子完全是低成本要人命,时刻会让人生出恐惧和忌惮,毕竟谁也无法那些意外是不是真正意外。

    “混蛋!你们全是混蛋!”

    在贾沉浮会心一笑的神情中,被助理搀扶起来的经纪人已经缓过劲儿,像是被踩尾巴的兔子一样,一蹦三尺高,歇斯底里护犊子,指着青蛙和叶子轩嚷嚷:“你们敢打我?我要报警,我要投诉,我要向全世界揭露你们的霸凌嘴脸。”

    从来没遭受过这种待遇的经纪人,一边吼叫一边掏出手机,她的身后就是何清涟,男女助理和化妆师,她们涌现同仇敌忾神情之余,也冷眼藐视围来的宾客,一个个自持身份,背后有民主的八百万港民,面对眼中的暴发户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“电话一一零,尽管打。”

    随着叶子轩的出现和介入,贾荣华和福伯全部退后,等待着叶子轩处理,叶子轩无视对方的吼叫和傲然,神情平静开口:“警察来了,咱们可以好好把事情查清楚,如果是我兄弟故意撞击何女士,我会给你们十倍赔偿十倍演出费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指着青蛙的右手开口:“还会直接砍掉他打人的那只手。”

    在全场宾客身躯微微一震,经纪人月姐拨打电话的手指一滞时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但是,如果警察来了,搞清楚是何女士碰瓷,那么你们不仅一分钟得不到,我还会割掉你们骂人的舌头,别觉得我残忍霸道,你们刚才说了、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暴发户,素质低,自然是简单方式解决事端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一点月姐喝道:“叫警察。”

    见到叶子轩如此强势还信心十足,月姐反倒有点懵了,捂着疼痛的脸颊看了何清涟一眼,捕捉到后者的玩味目光后,她又撒泼一样喊叫起来:“这里是大陆,警察肯定跟你们一伙,他们一定徇私舞弊,我不会上你的当,不会上当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他故意撞了清涟,但所有人都看到他打我一巴掌。”

    她指着青蛙喊叫一句:“这就是欺凌,这就是犯法!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戏谑:“这么快就转移话题?会不会没意思?你们不敢叫警察过来追究我兄弟的罪行,那就让我来公布真相。”他手指一点屏幕:“忘记告诉你们,洗手间的走廊有监控,三百六十度无死角,我可以帮助你们还原记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望着何清涟一笑:“何小姐,要不要看看当时场景?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有监控室视频,全场宾客兴致顿时高涨起来,虽然很多人都知道甘文忠怕是无辜,只是还想看看视频,当众打一打何清涟的脸,因此纷纷喊叫公布视频,甘文忠也激动起来,拉着叶子轩:“叶少,赶紧公布,还我清白。”

    这下,高傲的月姐他们蔫儿了,他们不知道走廊是怎么回事,但清楚那串佛珠昨天就摔坏了,碰瓷是必定的。

    “月姐,小兰,他们习惯仗势欺人,咱们在这斗不赢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何清涟哼出一声:“今天我们就当被狗咬了,走。”

    青蛙带着几名壮汉站出来,齐齐伸手一拦,冷笑一声:“我们还没赔偿呢,你们怎么能走啊?”

    宾客也纷纷出声:“对啊,事情还没搞清楚,怎么能走呢?”

    贾荣华淡淡出声:“贪财好色,素质低下,做错也不知悔改,喜欢嘴硬,这也是需要弄清属于谁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吗?你们要干吗?”

    见到青蛙带人堵住他们去路,又见到四周宾客出声指责,还有不少同行看热闹,何清涟脸色一变,手指一抬,点着主持大局的叶子轩喝道:“想要动手打我们吗?是不是觉得我们素质高好欺负?大陆人就这样霸凌待客?以多欺少?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人,当我们就没人是不?”

    何清涟拿出手机拨打一个号码:“我给向少打个电话,让你们全部滚蛋!你们有本事等着!”无论你们身处哪里,公司是你们最强大的后援,这是公司曾经教给他们的信条,哪怕远隔数千里,她深信手眼通天的向家大少能帮她出气。

    青蛙他们要抢夺手机,叶子轩挥手制止,淡淡出声:“让她打。”

    他向看看何清涟背后有什么人,多少人,到时方便顺藤摸瓜揪起来。

    何清涟的手机很快打通,按下免提,全场都能听到一个沙哑声音响起:“谁?”

    何清涟娇躯一震,随后欣喜如狂喊道:“向少,我是何清涟,我在三亚被大陆人抱团羞辱,被人欺负、、、”

    电话另端语气一变,带了几分凌厉:“谁他妈的吃豹子胆欺负我向家艺人?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他重重哼出一句:“把他名字报上来,我叫人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向天唐,我是叶子轩。”

    此时,叶子轩踏前一步,拿过何清涟的手机开口:“你家艺人在我宴会闹事,影响我的情绪,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你妹!

    月姐一伙人目瞪口呆,无不显露难以置信的恍惚,她们被扇一巴掌,还被堵路,叶子轩居然反过来质问她们老板,叶子轩上闹事怎么解决,在场宾客也都一脸惊讶,似乎没想到贾沉浮这个靠山黑白通吃,还鞭长到香港直踩向家头上。

    向家主事人,一向是传说中的人物。

    电话先是一阵沉默,随后一扫刚才的盛气凌人,传出讨好的笑声:“叶少,对不起,贱人不识趣,是我管教不严。”

    在何清涟他们嘴巴微张无法接受这个画风时,叶子轩不置可否冷哼一声:“管教不严,就能弥补我们损失?”

    叶子轩连消带打:“你家艺人脾气很大啊,把我们骂的一无是处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艺人?”

    向天唐笑了起来,很是爽朗,却让何清涟绝望:“以前是,但现在,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小海豚龙凤双全打赏520,肚脐眼有甲甲打赏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