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四十一章 变脸
    第九百四十一章变脸

    亚龙湾,飞凤度假村,七号别墅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不是春天,但许泽平还是带着女儿来这里度假,火辣辣的太阳不适合阳光浴,但也比呆在许家花园看门可罗雀好很多,当他的一纸调令传出去后,大小官员对他态度立刻转变,好点的敬而远之,坏点的落井下石投靠贾沉浮。

    常年来往的同僚也失去踪影,不是喊着身体有恙,就是家里有事,总之想法子躲着他,不跟许泽平有什么来往,昔日车水马龙的许家花园,这几天连一个人影都见不到,显然各方权贵都认定他的没落,此去三沙跟流放没多大区别了。

    此刻,七号别墅后园,许泽平戴着太阳镜和女儿许小雯躺在躺椅上,四目凝望两条在沙滩追逐浪花的泰迪,本来许小雯还要在医院多住几天观察,但许泽平担心她难受,于是就把她也接过来,准备好好度假一番,然后就去三沙上任。

    “爸,你干吗还要去三沙上任啊?”

    戴着墨镜穿着泳衣展露大好身材的许小雯,忽然把目光从泰迪身上收了回来,落在父亲坚毅的脸上:“你应该直接把调令撕了,拒绝过去做那千余人的岛主,平均两千人口都不到的市长,你做来干什么?还不如强势一把反抗打压。”

    许小雯显然也知道不少事情,美丽眸子闪烁着一抹光芒:“我就不信,你不做三沙市长,他们就敢把你辞掉或雪藏,就算真的把你踢出去,以咱们多年攒下的人脉和财富,下海经商也一样能红红火火,比那小岛主自由和捞钱多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女儿这一番话,许泽平的嘴角牵动一下,随后摘掉墨镜笑了笑:“我一度想要撕掉调令,可知道这是老太太的意思,我就打消了念头,我已经四面楚歌了,不能再忤逆老太太意思失去最后基石,没她支持,我更会成众矢之的。”

    “叶子轩那王八蛋搞得黑材料,一旦捅出去足够我把牢底坐穿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里有着一抹恨意,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:“这个时候,我再愤怒再不甘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,再说了,三沙再小也是一个市,战略位置又如此重要,在那里安心做几年小市长,搞出一点成就和政绩,说不定还有机会回三亚。”

    听到父亲提起叶子轩,许小雯哼出一声:“想不到那小畜生背景这么雄厚,怪不得敢跟我们对着干庇护贾家,我的车祸,贾家的脱离,许家的灭落,富贵的失踪,都拜他所赐,将来有机会压过他了,我一定把他剥皮拆骨出这恶气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要去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许泽平淡淡出声:“如今实力不如人,只能安分做人。”

    他对叶子轩也有着刻骨的怒意,只是在官场沉寂多年,让他知道不能意气用事,贾家投靠,叶宫进驻,加上老太太中立,他就是把全部底蕴砸出来,也干不过气势如虹的叶宫,既然一时无法讨回公道,只能忍辱负重,将来再图报复。

    许小雯能够感受父亲的无奈,于是也就不再念叨打击叶子轩,免得让父亲心烦意乱,而且海边车祸也让她对叶子轩存有忌惮,扫视远处的巫姐等几个保镖后,她神情犹豫问出一句:“爸,有没有富贵的消息?他如今在哪?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其实,你应该帮帮他。”

    她转脸瞧向一直宠爱自己的父亲,没有质问不满的意思,只是有点可惜以及遗憾,许泽平眼皮跳了一下,随后淡淡出声:“没有他的消息,你是聪明人,应该明白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,我不是不能帮忙,只是此时不应该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他涉及叛国罪名,牵扯上许家,那会给咱们带来更大灾难。”

    许泽平眼里有着一丝欣赏:“他清楚这一点,所以也没联系咱们,是一个懂得进退知道分寸的人,没有辜负我这些年对他的培养。”他拿起旁边的椰子水:“希望他能度过这一劫,另外,你要彻底忘记他,不要再念叨那点旧情了。”

    许小雯沉默一会,随后挤出一句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也明白,此时的贾富贵是国家公敌,特别是汪东明遗书的抹黑,让官方势力对贾富贵很是恼怒,即使他出现在自己面前,两人也没可能有未来,许小雯虽喜欢贾富贵,但也不可能嫁给宛如丧家之犬的后者,她不否认自己现实。

    见到女儿脸上有着惆怅,许泽平从长椅上坐了起来:“好了,不谈这些事情了,咱们今天是来度假的,不是给自己添堵的,好好珍惜最后在三亚的日子吧。”接着他就叫巫姐过来:“告诉厨房,准备烧烤器具和食材,晚饭,烧烤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巫姐一如既往地平静,微微鞠躬后就迅速离去,她是贾富贵的人,也是许泽平的人,准确一点说,她是许泽平当初派去给贾富贵帮忙的人,因此许泽平对她有着足够的信任,贾富贵失踪后,他就让巫姐回归,保护自己和女儿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走,去冲浪。”

    许泽平一如既往宠爱着女儿,拉着许小雯向大海走过去:“下周我去三沙上任,你如果觉得无聊,乏味,你可以去新西兰找你母亲,去国外走一走,可以更好的缓解你情绪,也会让你少一点胡思乱想,说不定可以认识不少新朋友。”

    许小雯轻轻点头,随后就跟着许泽平去冲浪,二十几分钟后,两人满脸笑容地回到躺椅旁边,这时,一身黑装的巫姐从别墅里面走出来,脚步匆匆来到许泽平的面前,神情带着一抹凝重:“许市长,叶子轩来了,有事想跟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叶子轩?”

    在许泽平微微眯眼的时候,许小雯腾地站起来,厉声喝道:“他来干什么?看我们笑话,还是要再度羞辱?”

    她还直接骂出一句:“妈的!我们躲到这里还找茬,简直就是欺人太甚,我一枪毙掉他。”

    许泽平一把拉住女儿,向巫姐淡淡出声:“他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巫姐的嘴角不引人注意牵动了一下,随后微微低头回应一句:“不知道,他没说,只说想跟你聊一聊。”她有意无意躲避着许泽平的目光:“不过我看他没什么敌意,带了礼物,而且是一个人来,估计是想跟许市长化干戈为玉帛。”

    许小雯毫不客气喝骂:“化个球,把我父亲害成这样还想和解,他是脑子进水,还是觉得我们软弱可欺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让我去毙掉他,大不了一名还一命,用我换他,值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去拿巫姐腰中的枪械,却被巫姐眼疾手快一把按住。

    巫姐低声一句:“小姐,大势所趋,忍一时风平浪静。”

    许泽平也拍拍女儿的肩膀,虽然不知道叶子轩为何来找自己,但还是保持着应有的风范道:“别冲动,现在是多事之秋,很可能他就等着我们动枪,这样可以切掉我们去三沙的路,咱们连最大恶气都忍了,今天这口气又算得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走,去会会他,看看他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许泽平背负着双手,眼里闪烁一抹狠戾道:“他真带着什么恶意,或者特意来羞辱,我会直接撕破脸皮,让他知道我们并不是软柿子,之所以退让不过是给老太太面子,我就不信,叶子轩这样踩到我们头上,老太太还会保持中立。”

    许小雯一脸不甘把手从巫姐身上收回,只是发现被巫姐握过的手腕,湿漉漉,很是粘乎,显然巫姐掌心出汗,她瞄了一眼巫姐,不知道这个向来淡定的下人,大黄昏的好端端出什么汗,但也没有过多在意,点点头跟着父亲走向大厅。

    巫姐落后半拍,呼出一口气,随后打出一个手势。

    远处,几艘一直游玩的摩托艇,忽然一转方向,朝七号别墅的沙滩靠近、、、、

    许泽平带着女儿和几名手下缓缓走入别墅,穿过后园的走廊来到奢华大厅,让他跟许小雯眼睛眯起的是,大厅并没跟其余地方亮起灯光,只有黄昏的余晖从窗户落入,让家具和人员显得影影绰绰,两人还发现,大厅人员好像不对劲。

    十多名许家保镖不见踪影,连佣人也看不到影子,视野中,只有十多名冷漠杀伐的陌生男子,分散大厅和沙发旁边。

    在沙发主位上,坐着一个年轻人,面容僵硬,许泽平认出是叶子轩,后者此刻正捏着一根雪茄,但没有点燃。

    许泽平嘴唇微咬:那些保镖去哪里了?巫姐不是说只有叶子轩一人拜访吗?

    “叶子轩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在许泽平眉头皱起嗅到一抹危险气息时,许小雯却怒气冲冲飙了上去,对着年轻人吼叫一声:“谁让你坐这的?”

    “小雯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抬起头望着许小雯,声音轻柔开口:“多日不见,你还是这么冲动。”

    许小雯看着那张有点僵硬的叶子轩面孔,微微一怔,捕捉到熟悉声音后讶然失声:

    “富贵?”

    PS:感谢小海豚_打赏100,小海豚_打赏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