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四十三章 千钧一发
    第九百四十三章千钧一发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下一秒,巫姐左手一挥,一刀从袖中闪出,两名举枪的许家保镖身躯一震,咽喉喷血,摇晃倒地,枪械也跌落地上,趁着这个机会,贾富贵身后的黑装男子爆射过来,手起刀落,把另外三名许家保镖砍翻,手法狠辣,彰显出他们的彪悍。

    鲜血瞬间填充大厅,让许小雯闻之作呕,同时更加震惊巫姐的背叛。

    意想不到的剧变!

    许泽平脸上惊怒交织,低喝一声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巫姐没有说话,神情一如既往冷漠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没价值了,而我背靠东瀛人,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在许小雯尖叫一声脸色惨白时,贾富贵又点燃一支雪茄,笑容很是得意:“巫姐是一个聪明人,与其跟着你这个废市长去三沙市养老,还不如跟着我大干一场,再说了,我给的钱财也足够让她动心,五千万,可是你给月薪的千倍。”

    贾富贵打击着许泽平:“而且这些年,我对巫姐的好胜于你一百倍,当你把她派到我身边协助办事的时候,我就清楚她是来监控我的,所以我给足她想要的,信任,钱财,前途,每一样,我都做得比你好,她怎会不站在我这边呢。”

    许泽平像是想通了什么,带着无奈开口:“怪不得十多名保镖无声无息被你们拿下,还跟我说只有叶子轩一个人来拜访,原来她早就背叛了我,看来我许泽平做人确实失败,养了那么多条狗,却没有一条是忠心,今日丢命,认了。”

    贾富贵耸耸肩膀,向许家父女描述未来:“许叔安心上路,你死了,巫姐一定带领许家人,杀掉叶子轩给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许泽平向他竖起大拇指:“够无耻!够狠毒!”

    许小雯向收起枪的巫姐娇喝一声:“叛徒!”

    巫姐不为所动,退后几步,把场地让给贾富贵他们。

    贾富贵手指一挥:“砍了!”

    三名黑衣人扭扭脖子靠前,手中利斧闪烁寒光。

    许泽平轻叹一声,拉着女儿等待死亡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记利器破空声响起,在巫姐脸色一变扑倒贾富贵时,只见三名黑衣人身躯巨震,随后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三人的光亮额头,都闪烁着刀锋的寒芒。

    “这么热闹的场面,也不通知我一声?”

    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真假孙悟空的戏码,我叶子轩是最喜欢看的。”

    巫姐的脸,瞬间惨白。

    在贾富贵反手抓起一把斧头,几名黑衣人捡起枪械指向门口时,所有人都觉得眼睛一花,飞刀掠空而过的尖锐哨音,撕裂耳膜,接着,三名捡枪的黑衣人瞪着几欲迸裂的眼睛,满是不能置信之色,缓缓向后的倒在了地上,血液溅射。

    三人的额头处,跟死去的同伴一样,有着一把飞刀。

    这飞刀也太准了吧?

    每一个黑衣人,都把眼睛瞪得溜圆,神情呆滞,仿佛雕像,其中包括站起来的贾富贵,随后就见门口走入四个人,动作缓慢却流淌一股杀意,厅内的灯光也被扭开,贾富贵他们的脸庞变得清晰,视野也变得开阔,瞬间认出居中青年。

    许小雯第一个喊道:“叶子轩!”

    她身躯抖动了一下,有着说不出的激动,如果说她之前对叶子轩厌恶到深入骨髓,那么现在就高兴到内心灵魂,怎么看怎么顺眼,差一点就像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哭了,许泽平见到叶子轩也是微微一愣,随后如释重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贾富贵也认出叶子轩,但神情很是难看,呼吸也无形变得急促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要乱动。”

    此时,叶子轩已经走入进来,向贾富贵他们淡淡一笑:“我这个兄弟,平时最讨厌别人拿枪乱指,一看到不认识的人拔枪,他就会用飞刀爆掉对方的脑袋,我说了不止十次,可他就是不听,所以大家最好少动那些玩意,免得丢命。”

    空小寒笑容纯真,看似天真无邪,但手中飞刀却有着巨大威慑力,几名要捡枪的黑衣人停滞动作,担心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种万众瞩目的气场,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主角,叶子轩就是这样的人,虽然他只带了三名叶宫子弟现身,可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,也都清楚他掌控了局势,贾富贵微微攒紧拳头,低喝一声:“叶子轩。”

    “贾富贵,你我总算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大大咧咧在主位沙发坐下,还动作轻缓打开茶几上的煮水器,悠悠开口:“只是没想到,第一次见面,你却带着假冒我的面具,让我看得很不顺眼,怎么?这么想成为叶子轩?只是这真人秀能否有点诚意?弄一张好点面具?”

    “网络订制,七成相似,也就五百块,何必搞得要关灯来弥补缺陷?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许小雯差点笑出来,但很快尴尬收住情绪,贾富贵却是脸色一沉:“叶子轩,你胆敢出现?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不想过来,只是听到你冒充我出现,我就好奇来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还拿过茶具,像是主人一样泡着茶:“贾富贵,老实说,如果我是你,肯定躲在东瀛领事馆不现身,珍惜这难得的活命机会,可惜你这人太耐不住寂寞,不仅不夹着尾巴重新做人,还冒充我来这里杀许市长,实在自取灭亡。”

    贾富贵微微一怔,脸上划过一丝惊讶,似乎没想到叶子轩知道自己躲在东瀛领事馆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听到叶子轩补充一句:“贾富贵,天造孽,犹可为,人作孽,不可为啊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贾富贵愤怒地吼出一声:“我和许家落魄到今天,就是你造的孽,没有你,我跟许叔混得风生水起,就是你的到来,让我们失去一切,你谋取了我贾家主事人的位置,你让许市长变成了废子,都是你搞的事,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们?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你这混蛋害的。”

    许泽平忽然出声:“贾富贵,不用拉上我,我对叶子轩已经不恨了,我还感激他给我留了退路,起码我还是市长。”

    贾富贵眼皮直跳,只能哼出一声:“许叔,你果然是窝囊废。”

    “贾富贵,别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给三个白色瓷杯倒入茶水,言语很是平静:“你跟许市长的对话,我都全听见了,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走。”

    “一是交待出你跟黑泽西的勾当,做一个污点证人,这样,你可以在监狱活到咽气。”

    “二是嘴硬什么都不说,我会杀掉你的手下,再打断你的手脚,判刑过后,交给你父亲活埋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贾富贵吼叫起来:“你算什么东西?你能审判我?人比你多,刀比你多,鹿死谁手还不知呢?”

    九名黑衣男子齐齐抬起手中斧头,对着叶子轩和许泽平他们,接着后园又涌入十几名黑衣男子,手里拿着利器。

    显然这些都是从后院掩杀掉许家保镖的杀手。

    巫姐也站起来看着叶子轩,右手已经触碰着腰间枪械。

    人多势众!贾富贵凶神恶煞:“今天就算讨不了好,我也能抱着你们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“杀掉贾富贵的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忽然看着巫姐,轻描淡写吐出一句:“我给你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贾富贵闻言大笑起来:“巫姐杀我的人?你是不是脑子进水啊?”

    “扑扑扑!”

    贾富贵的笑容还没落下,巫姐就一抬枪口,扣动扳机,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后,贾富贵的手下全部倒下。

    额头中弹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贾富贵脸色巨变,厉声喝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跟许泽平被背叛时的相似愤怒,排山倒海汹涌出来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许泽平淡淡出声:“她是一个聪明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