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四十四章 意外之喜

天才布衣 第九百四十四章 意外之喜

  第九百四十四章意外之喜

  许泽平说得没错,巫姐的确是一个聪明人。

  巫姐在春风大排档跟叶子轩交手受伤后,她就无比忌惮叶子轩的变态实力,那绝对不是她能够抗衡的,今天叶子轩杀出,虽然只是几个人,但巫姐心里很明白,叶子轩胆敢出现在这里,那就一定有掌控全局的把握,绝不是鲁莽犯险。

  这意味着今天行动有了变数,她和贾富贵陷入了极端凶险中,她期望从叶子轩脸上找到虚张声势,这样她就可以凝聚一点信心带着贾富贵杀出去,但一番观察下来一无所获,叶子轩自始至终展现着强大,像是神邸一样掌控着主动权。

  几经思虑,巫姐放弃反抗,等叶子轩给出一条活路,她就毫不犹豫开枪,珍惜这难得的机会。

  此刻,看着贾富贵愤怒的目光,还有如炸雷一样的吼叫,巫姐眼帘止不住低垂,但她依然没有解释什么,今天先后为了钱为了活命作出背叛,解释再完美苦衷再动人,又有什么意义呢?她干脆利落地丢下枪械,望着叶子轩冷冷出声:

  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

  贾富贵杀气凌厉:“叛徒!叛徒!”

  许小雯也喊出一声:“不能让她走!”她对这叛徒也是除之而后快,许泽平伸手拉住女儿,轻轻摇头让她不要多事,随后目光戏谑看着贾富贵,似乎很惬意他的自食其果,随后又对叶子轩生出感慨,这小子才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。

  这一刻,他对老太太的决定又多了几分理解。

  叶子轩看都没看许小雯一眼,只是盯着巫姐淡淡一笑:“滚。”

  巫姐的行径对于许小雯和贾富贵来说或许恨之入骨,但跟他叶子轩却没多少冲突,反正她背叛的不是自己或叶宫,何况这小角色掀不起大风浪,没必要急着要她性命,最重要的是,她依照承诺杀掉贾富贵手下,叶子轩自然放她生路。

  巫姐神情冷漠地点点头,随后就要转身离去。

  “呼!”

  没有丝毫征兆,一直给人书生气息的贾富贵忽然欺身上前,一拳对着巫姐轰过去,巫姐脸色一变,似乎没想到贾富贵也是一个高手,只是她没有多想,身子一纵躲开贾富贵的拳头,随后蓄势待发的身体斜射空,华丽扭转一百八十度。

  她冷漠地跨过数米距离,修长右腿从最刁钻的角度横甩出去。

  时机、火候拿捏极好,根本不给攻击落空的贾富贵留有进攻余地。

  空小寒见到贾富贵动手,身躯绷紧下意识要动手,却被叶子轩轻轻挥手制止,许泽平和许小雯也都满脸惊讶,一直以为贾富贵是文弱书生,没想到还是一个练家子,倒是叶子轩一脸平静,能被崇尚武力的东瀛人器重,哪会没点身手?

  他悠然喝着茶,风轻云淡看戏。

  “砰!”

  此时,巫姐甩出的右腿竟被贾富贵稳稳夹在两手间,狼狈的用单脚着地,来不及做任何反应,贾富贵狞笑一声,猛向后拉扯,巫姐失去重心前冲,眉头一皱,挥拳砸贾富贵的面门,然而这一切已在人家意料,贾富贵敏捷松手,俯身。

  躲过致命拳击的同时,微抬右脚,绷着脚尖扫出,直扫巫姐堪堪支撑住身体的左脚。

  “砰!”

  一声闷响,巫姐很凄惨的一个劈叉,痛的龇牙咧嘴,贾富贵得势不饶人,与正劈叉的巫姐错身而过的刹那,他以最快速度旋身,抬腿就是一记凶猛膝撞,坚硬膝盖轰击巫姐后脑勺,后者下意识低头,躲过后脑勺,却没躲过背部被轰。

  又是一声巨响,巫姐向前摔飞出去,砸向喝茶的叶子轩,空小寒踏出一步,一脚点出,把巫姐点飞出去,摔在旁边的沙发上,趁着这个难得的空档,贾富贵对着空小寒又是踹飞一张椅子,随后像是猎豹般跃出,向许家父女扑了过去。

  “爸,走开!”

  感受到危险,许小雯一把推开父亲,自己闭着眼睛迎上贾富贵,贾富贵抓向许泽平的手落空,再向控制后者却见空小寒已经踢飞椅子,贾富贵只能退而求其次,一把抓住许小雯转到自己面前,左手还闪出一刀,抵在许小雯脖子喝道:

  “全部不准动!”

  许泽平挣扎起身,厉声喝道:“贾富贵,放开小雯!我女儿有事,我把你碎尸万段。”

  贾富贵没有理会他,只是盯着叶子轩:“给我摩托艇,让我离开,不然我杀了许小雯!”

  他还向许泽平偏头:“许叔,你该求求叶少,让他各退一步,免得小雯死在我手里,让你再也见不到女儿。”

  许小雯梨花带雨:“贾富贵,你这个畜生,拿我做人质。”

  许泽平也向叶子轩喊道:“叶少,救救小雯。”

  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变化,晃悠悠喝着滚烫茶水:“贾富贵,你会不会幼稚一点?许家跟我有不解恩怨,许小雯更是我想踩死的女人,你拿她威胁我,可不可笑?我已经让人录像,你栽赃不了我,无法栽赃了,你杀他们关我鸟事?”

  “你有本事就把许小雯捅了,再把许泽平也一并弄死。”

  叶子轩毫无所谓:“看我会不会皱一下眼皮,相反,我还要感谢你,替我把两个隐患铲除了,许泽平被我弄得流放三沙,许小雯又差点被我撞死,他们对我恨之入骨,找到机会一定会报复我,你帮我干掉他们,我在海南就安逸了。”

  许泽平脸色巨变喝道:“叶子轩,你混蛋!”

  许小雯也是咬牙切齿:“跟贾富贵一样卑鄙无耻的人。”

  贾富贵闻言更是一愣,没想到叶子轩完全不受威胁,又见到两名叶宫子弟在拍摄,脸色难看:“你真见死不救?”

  “少废话。”

  叶子轩端着茶水站了起来,不耐烦的喊出一句:“赶紧弄死许小雯。”

  许泽平拳头攒紧,向叶子轩愤怒喊叫:“叶子轩,我女儿死了,我把账也算你头上。”

  叶子轩嗤之以鼻:“你做三亚市长还动不了我,做三沙市长就能动我了?”

  许泽平闻言语塞,随后吼出一声:“救我女儿,恩怨一笔勾销,我再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  “啧!”

  重新倒了一杯热茶的叶子轩,眼里有着一抹戏谑开口:“许市长,相比你的人情,我更希望你们两个死,这样我可以睡得舒服一点,不至于担心被你们报复。”接着又一点贾富贵喊道:“贾富贵,别弄虚的了,赶紧抹了许小雯的脖子。”

  “你当我不敢?”

  贾富贵也喷出一口热气,在许小雯腿上一扎,一股鲜血迸射出来,许小雯惨叫一声,贾富贵再度喊叫:“让我走!”

  “混蛋!伤我女儿?”

  见到女儿受伤,许泽平想要冲上去拼命,却被贾富贵染血的刀架在脖子威慑住,随后又向叶子轩喊道

  “叶子轩,让他走,帮我保住小雯,我把马来西亚云顶山庄的一成干股,全部送给你。”

  马来西亚云顶山庄,世界十大赌场之一,亚洲第二大赌场,仅次于澳门何氏,市值五百亿美元,一成干股,每年分红十亿以上,熟悉此事的贾富贵一脸惊讶,清楚那是许泽平多年布局退路的心血,没想到为了许小雯性命愿意拿出来。

  “什么鸟山庄,什么干股,本少不在乎。”

  叶子轩却不为所动,捏着茶杯一把推开拉扯自己的许泽平,接着踏前一步,手指一点贾富贵喝道:

  “动手!”

  贾富贵神情犹豫,看不清是虚张声势,还是真要借刀杀人,感受到叶子轩逼人气势,他还下意识退后。

  “扑!”

  就在这时,叶子轩手中的茶水像是利箭一样射出,直取贾富贵的瞪大的眼睛,贾富贵脸色巨变,一刀劈出,硬生生把滚烫茶水全部扫落在地,只是还没等他喘息扯着许小雯后退,叶子轩随后射出的茶杯,像是炮弹一样打在他的鼻梁。

  势大力沉!

  “砰!”

  一声巨响,贾富贵整个人摔飞出去,鼻梁塌陷,鲜血喷射,像是被铁锤撞击了一番。

  许小雯也从他掌控中脱离,跌在地上尖叫不已。

  “嗖!”

  没等贾富贵挣扎起来,空小寒已经爆射了过去,悍然挥刀,薄刀幻化的森冷刀光,如同九天之上劈下的一道闪电。

  冷芒一闪而逝,空小寒依旧面无表情,好似从未动手,刀很快,快到贾富贵最初几秒没觉得痛,等右手与小臂分家,血肉模糊的断口喷涌血液,他才撕心裂肺吼叫,被父亲抱住的许小雯小脸煞白,哆哆嗦嗦,显然被血淋淋场景吓呆。

  贾富贵还没惨叫几声,就被空小寒一脚踢晕。

  “呜——”

  此时,门外响起了警笛声,还有杂乱的脚步,显然警察已经赶赴过来,巫姐脸色巨变,咬牙忍着伤势窜向后园。

  叶子轩不杀她,不代表许家父女不会要她的命。

  叶子轩无所谓巫姐的离去和警察的到来,返身端了一杯茶,放到许泽平的掌心:

  “许市长,喝杯茶,压压惊。”

  他笑容很是温润:“明天,我找人联系你,把云顶赌场的转让办了。”

  PS:感谢长久村打赏作品2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