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四十五章 交易
  第九百四十五章交易

  度假村事件有惊无险的落幕,贾富贵和东瀛人的阴谋被戳破,许泽平父女完完整整的活了下来,虽然贾富贵一头撞晕自己,不配合安全局和专案组的任何审问,但东瀛人还是承受了华国的巨大压力,叶子轩的录音让东瀛人很是被动。

  贾富贵跟许泽平的对话,还有黑泽西的牵扯出来,再相对应黑泽西前些日子的来华,特别是还没彻底平息的千叶樱子风波,东瀛政府处境很是艰难,最后只能对天发誓,黑泽西从没有唆使贾富贵袭杀许泽平,东瀛跟他更没半点纠葛。

  东瀛还指责贾富贵是故意破坏中日关系,扬言要追究他的诬陷责任,黑泽西也召开记者招待会,宣告跟贾富贵只是泛泛之交,从来没有唆使他搞阴谋诡计,至于贾富贵的东瀛身份更是无稽之谈,东瀛绝不会让这种卑鄙小人加入国籍。

  东瀛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国家。

  黑泽西还披露所谓双方的师徒情分,不过是贾富贵的一厢情愿,为了让自己显得特殊一点,也为自己前途好一点,贾富贵主动找上门认他作为恩师,还想用一千万来固定师徒关系,但黑泽西毫不犹豫地拒绝,并严令他不得招摇撞骗。

  但他没有想到,贾富贵回到华国还是挂他名头,他前去华国就是制止贾富贵兴风作浪,没想到会被人误认唆使后者杀人,他对此表示很愤怒,他愿意随时去华国跟贾富贵对峙,东瀛官方和黑泽西的言论,让贾富贵彻底被孤立和抛弃。

  面对专案组不断传来的消息,贾富贵越来越心灰意冷,最终开始动摇自己的坚持,但他没有向专案组告知什么,他要求先见一见叶子轩,林宝之把消息传给了叶子轩,叶子轩虽然诧异,但没有推脱,在清晨来到贾沉浮呆过的拘留所。

  “你要见我?”

  看着脑袋包扎纱布手脚被束缚的贾富贵,叶子轩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,看着前者淡淡出声:“其实你我没什么好见的了,你输掉你所能输掉的东西,我赢取我想要赢取的东西,再见面,对比你我的处境,只怕你心情会更加郁闷。”

  他还瞄了贾富贵一眼:“撞墙逃避口供,你也算强硬,有点敬佩你。”

  贾富贵轻轻咳嗽一声,再也不现前几天的意气风发,更多是一种落魄和憔悴,但眼里依然闪烁一抹光芒:“看到你确实有点难过,怎么说都是你夺取了我一切,还让我陷入万劫不复之地,不过,我还是想要见你,让自己更痛一些。”

  叶子轩挥手找人要了一杯水,放到贾富贵嘴边让他抿入一口,笑容依然温润:“怎么?东瀛和黑泽西已让你绝望?是不是他们让你绝望,你那颗效忠天煌的心才动摇,才想跟我聊一聊?你刚才说我夺取你一切,其实一点都不对、、”

  “我从来没逼你勾搭东瀛人,更没有逼你杀许泽平父女。”

  叶子轩很平静地开口:“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

  他还淡淡补充一句:“知道你父亲为什么要冷落你吗?就是你太急功近利,总觉得自己天下无敌,所以一次次给自己挖坑,跨海通道的合作,第三建筑的收购,联手东瀛围杀我跟千叶樱子,冒充叶宫对市长下手,哪个不是你作孽?”

  听到这一番话,贾富贵脸上散掉几分仇恨,多了几分沉寂,良久轻叹一声:“你和他说的有道理,虽然有很多理由和借口,但终归是我野心太大了。”接着他神情犹豫挤出一句:“贾家会不会因为我的事,招致一些不必要的麻烦?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有我在,贾家无忧。”接着问出一句:“你叫我来,就是拉家常?”

  贾富贵呼出一口长气,目光锐利地盯着叶子轩,一字一句地开口:“见见你,聊一聊,刺激刺激自己,然后再跟你说些你有兴趣的东西,做个你可能喜欢的交易。”他微微偏头:“相比外面那些呆板的人,你这个大仇敌更有意思。”

  “本来我时间宝贵,但看你父亲份上,不介意多聊一会。”

  叶子轩笑容很是恬淡:“来吧,告诉我有趣的东西。”

  贾富贵眼里有着无奈:“你真是一个现实的家伙。”这些日子,他想通一些东西:“在度假村的时候,你明明有机会出手雷霆拿下我,甚至在我劫持住许小雯的时候,你也依然能够从容撂翻我解救人质,毕竟你的身手强横我十倍。”

  他对叶子轩的了解突飞猛进:“可是你没有第一时间把我拿下,我当时还以为你是担心许小雯的安全,但仔细思虑一番后,发现你是待价而沽,你能救人而不救人,还故意制造千钧一发的危险场面,目的就是从许家手里榨取利益。”

  叶子轩偏头看着贾富贵笑道:“会不会太阴谋?”

  贾富贵平静开口:“扪心自问。”

  叶子轩没有出言辩驳什么,只是靠在椅子上悠悠开口:“许家给我造成这么多麻烦,还差点借你的手要了我命,我拿一点利息是很正常的事,再说了,我可救了他们父女的命,一成干股算得了什么?难道两人性命不值那十几个亿?”

  贾富贵望着叶子轩冷笑一声:“算得了什么?那可是许泽平最依仗的一条退路,哪怕他官场失意众叛亲离在华国混不下去,只要有那一成干股,他和他的后辈就能锦衣玉食,虽然每年分红看似不多,但云顶集团就是下金蛋的母鸡。”

  “只要它不倒闭,金蛋就每年都有。”

  他冷冷出声:“这一成干股,还是许泽平挡子弹换来的,当年云顶集团的林老先生,因为橡胶园的利益被仇家暗中放冷枪,是许泽平挺身而出挡了那颗子弹,许泽平抢救三天才活过来,林先生感激他的救命之恩,才给他一成干股。”

  叶子轩多了一丝兴趣:“想不到许泽平跟林久龙还有这样一段渊源。”

  他已经看过云顶集团的资料了,自然知道林老先生是谁,那就是海外鼎鼎大名的林久龙,半个世纪前移居马来西亚的华裔,白手起家,耗费几十年的时间,把人迹罕至的一座高山,筹建成世界著名的云顶游乐园,接着又扩展了赌场。

  随后又收购几万公顷橡胶树、棕榈树、可可树,成为马来西亚最大的种植公司后,林久龙又在澳大利亚、巴哈马群岛等地买下娱乐场或旅游区,发展成国际性的王国,最后整合成云顶集团,市值五百亿美元,是马来西亚最牛的华商。

  十年前,为了表彰林久龙对国家所作出的贡献,马来西亚国王封赐他为爵士。

  贾富贵看着叶子轩笑了笑:“你知道两人的渊源,那也该明白,林家对许泽平的感情,许泽平把干股转让给你们,不代表林家会接受叶宫入主,我还敢断定,林家会为许泽平讨回公道,叶宫去了马来西亚,林家一定会给你们重击。”

  “你今天是给我示警?这么好心?”

  叶子轩看着贾富贵开口:“你想要得到什么?”

  “让我过得好一点,自由一点,十年后,再给我一条生路,我不想在监狱坐一辈子。”

  贾富贵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图:“我想要新生,我向往外面的新鲜空气,为此,我愿意说出我所知道的东西。”

  叶子轩闻言微微挺直身躯,脸上多了一丝戏谑回道:“你投敌卖国,抹黑华人,给华国带来巨大损失,更是丧心病狂冒充我想要杀许家父女,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市长,如果你这些罪行都只坐十年牢,那么秦城监狱估计会清空一半。”

  “你以为给我一个示警,就能取得我同情和怜悯,就能借我的手坐牢十年出去,只能说你太天真了。”

  “别说我不在乎云顶集团一成干股,就是我将来真要入主马来西亚,我也不在乎跟林家干架。”

  说到这里,叶子轩还前倾身子盯着贾富贵道:“还有,你既然认定你嘴里的东西有价值,你自己可以跟专案组好好谈判,只要能够给华国带来巨大利益,我想他们会给你新生的希望,说不定连十年都不用,三五年就能从监狱出来。”

  贾富贵吼出一句:“我不相信专案组。”

  叶子轩好奇看着他:“你连专案组都不信,相信我这个黑社会?”

  贾富贵低喝一句:“是!”

  在叶子轩动作一滞的时候,贾富贵又喊叫了起来:“你信不信,我说完了,他们就会撕毁协议,直接弄死我?”

  他算是半个官家人,自然清楚官方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,虽然叶子轩是他痛恨的仇敌,可相比那些笑容满脸热情如火的专案组成员来说,贾富贵更相信叶子轩的人品,因为叶子轩是真小人,林宝之他们是伪君子,前者的承诺比后者更可贵。

  “可我不相信你。”

  在叶子轩丢出一句要起身离去的时候,贾富贵扯着铁链吼道:“如果我能帮你们杀黑泽西呢?”

  PS:谢谢长久村打赏作品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