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四十九章 太震撼了

天才布衣 第九百四十九章 太震撼了

  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独眼海盗,血洗红丸号的首领,也是向叶子轩叫嚣的家伙。

  叶子轩暗呼这世界真小之余,也多暗中盯着的势力有了推测,八成是武元甲的人听到消息,派出人手来搂草打兔子,对于被各国严厉制裁和打击的海盗们来说,这批武器绝对比一座金矿还要来得及时,所以他们哪管叶宫是什么底蕴。

  何况在海盗世界里,他们连官军都不怕,又怎么忌惮叶宫报复?

  念头转动之间,棺材板神情冷漠,双脚一挪,硬生生闪过黑影的凌空一击,海盗落在棺材板的面前,左掌一提,右掌一招劈出,他这人身体瘦小,但一掌出手,登时全身犹如渊停岳峙,气度凝重,说不出的好看,周身竟无一处破绽。

  看到对方如此强势,棺材板低喝一声,伸出手刀斜挑,因为对方掌法身形中全无破绽,让人无法捕捉漏洞攻击,所以棺材板这手刀守中带攻,九分虚,一分实,独眼海盗见棺材板手指斜挑,脸色微微一变,没想到棺材板反应这么快。

  自己双掌不论拍向棺材板哪一个部位,掌心都会自行送到他的指尖上,双掌只拍出一半,独眼海盗立即收掌跃开,就当棺材板以为他要溜走时,却见刀光一闪,独眼海盗闪出一把军刀,对着棺材板气势如虹劈杀过来,刀光霍霍刺眼。

  “呼!”

  军刀还没有触及身躯,刀风已经袭了过来,棺材板猛觉一股劲风来势凶猛,右手一振,也闪出一把长笛,微微用力,向对方的刀芒旺盛之处挡去,“当”的一声,棺材板微退半步稳住身躯,独眼海盗也弹了开去退出两步,脸色难看:

  没想到叶宫随便一员大将都能跟他媲美。

  独眼海盗寻思擒拿人质充满变数,可他又无法拔枪乱射,毕竟叶宫人多势众,自己不出枪,叶宫子弟忌惮枪声传开,也会用冷兵器解决事端,但一旦自己拿枪射击,叶宫子弟就一定会破罐子破摔,乱枪齐出,到时只怕会死于流弹中。

  在他念头转动之余,神情冷冽的棺材板又踏前一步,右手向前一抖动,挟着长笛向独眼海盗急射而去,笛影重重,棺材板的长笛极快,左掌护身,右手握笛疾攻,左手攻敌时,右手持笛守御,长笛捅出的时候,左手守御,掌笛连使。

  每一招均在攻击,同时也是每一招均在防守,守是守得牢固严密,攻也攻得淋漓酣畅。

  独眼海盗脸上讶然丛生,不过手里军刀也不闲着,连连斩在棺材板的长笛上,还用上强劲想要震痛棺材板的虎口,谁知道,棺材板却像是没有感觉,二十几记相碰后依然战意滔天,每一招都行云流水,长笛尖端的刀影绵绵不绝流淌。

  棺材板的凌空一笛捅出,独眼海盗下意识向后退出几步,他知道棺材板借势扑来的雄厚。

  谁知道棺材板一招落空后,再次借力劈来,独眼海盗脸色巨变,只能举起军刀来抵挡,又是当的一声,他的军刀竟然断裂成两截,棺材板的长笛疾然前伸,后者双脚一错翻滚出去,险险避开棺材板的杀招,但腹部还是被掠出了伤痕。

  “扑!”

  一抹鲜血,从独眼海盗腹部迸射出来。

  “混蛋!”

  见到自己被棺材板割伤,又见去路被墨七熊他们挡住,独眼海盗脸色巨变,对着棺材板猛地抛出半截断刀,随后反手拔枪要困兽犹斗,只是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,一直蓄势待发的墨七熊就低吼一声,从旁边狠狠撞击过去,势不可挡。

  “砰!”

  一记震耳欲聋的脆响,在林间狠狠响开,气流四散!独眼海盗来不及开枪威慑,也来不及躲避,被墨七熊撞中的瘦小身躯猛地一震,随后夸张的倒着飞射,带人的视觉震撼力,堪比票房十亿的电影特效,途中还对着夜空喷出一口血。

  两秒后,独眼海盗闷哼着落地,摔在地上全身颤抖,手臂和肩胛被撞断,想要挣扎着抬起枪械,却见刀光一闪,一把小刀射在他的手腕,瞬间迸射一股鲜血,枪械随之掉落,下一秒,空小寒像是魅影一样闪现,一脚踩断他两手关节。

  随后,又是一拳,把独眼海盗嘴里的毒药打飞出去。

  阮破虏上前一步,用枪械盯着对方额头,冷笑一声:“牛人啊,不仅能绕过那么多关卡,还能事败后干脆利落出手,嘴角也很专业藏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毒药,看来很有来历啊,只可惜今晚运气差了点,撞见我们注定你要倒大霉。”

  “痛快一点,把身份说出来。”

  独眼海盗嘴里吐出一口血水,瞪着阴狠嗜血的眼睛,很是桀骜不驯,一副打死也不开口的态势,在阮破掉踹上一脚的时候,叶子轩从后面缓缓走上来,近距离审视那张被海风裂开的脸:“别嘴硬了,我兄弟只是试探你,给你生路。”

  “你真当我们不知道你的来历?”

  叶子轩伸手一拍海盗的脸:“武元甲的人,有什么好神秘的?”

  独眼海盗身躯一震,一脸惊讶看着叶子轩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他没认出叶子轩,当时的他高高在上,血洗红丸号的嚣张,让他目空一切,又哪会记得被他俯视的叶子轩?

  阮破虏和蝴蝶燕也都掠过一丝讶然,除了惊讶武元甲也搅合进这件事之余,还有就是叶子轩对独眼海盗的熟悉,这么轻易就能辨认出对方身份,叶子轩实在太强大了,他们怎么也不会知道,叶子轩跟独眼海盗早在海面上有一个照面。

  接着,蝴蝶燕又像是捕捉到什么,眯起眼睛审视独眼海盗,如果后者真是武元甲的人,那一切事情就都能解释通了,包括对方获得的军火线索,阮大智生前对军火库都有所涉及,跟阮大智有来往的武元甲,难保从阮大智口中探寻到什么。

  此刻,独眼海盗再度喝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们身份?”

  叶子轩扬起一丝笑意,没有点破两人有过的短暂交集,盯着独眼海盗淡淡出声:“你们能摸到军火库的消息,我们一样能探寻到你们的踪迹,血洗红丸号后,各国海军对海盗清剿日益猛烈,你们军火耗损过度,又一时得不到补充。”

  “所以捕捉到我们有军火库的线索,也不管是真是假就过来监视。”

  在独眼海盗目瞪口呆的神情中,叶子轩从容不迫抛出一句:“不得不说你们足够强大,懂得让小喽罗明修栈道吸引哨卫注意力,然后由你暗渡陈仓绕到这里监视,只可惜你的运气如我兄弟所说,差了一点,我劝你还是老实招供吧。”

  “多少人上岸了,你们据点在哪里,准备如何黑吃黑?”

  叶子轩补充上一句:“还有你们安定岛的防卫图,我都希望你能如实告知。”

  独眼海盗嘴角微微牵动,难于置信看着叶子轩,似乎没想到这小子知道那么多,还清楚自己血洗红丸号,震惊之余,听到叶子轩提到总部防卫图,神经瞬间绷紧,全身打了一个激灵,他嗅到了巨大的危险,随后盯着叶子轩低喝一句:

  “你究竟是谁?”

  叶子轩站起身来: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少吃点苦头。”他举步向前方走去,同时向棺材板发出一个指令:“破虏,蝴蝶燕和七熊,跟我去山洞看看军火库,棺材板,小寒,你们负责戒备和问出口供,他老实招供了、”

  “善待他!”

  他的声音有着一股子阴寒:“如果他嘴硬,你们不妨戳瞎他另一只眼睛。”

  听到叶子轩最后一句话,独眼海盗身子颤抖了一下,额头青筋凸出,瞎了一只眼的人,总是格外珍惜最后的光芒。

  阮破虏等人齐齐出声:“是!”

  处理完这一件事情后,叶子轩就没再搭理独眼海盗了,跟着阮破虏进行前行,穿过几百米的树林后,来到一座海拔千米的山峰前面,推开掩护的石头和草木后,一扇有点生锈的闸门出现,阮破虏轻车熟路上前,找到开关,猛地一掰。

  “轰!”

  随着一声巨大刺耳的摩擦声响起,军火库的巨大钢铁闸门,缓缓向上开启了。

  当巨大的钢铁闸门,完全打开的那一刹那,顿时,里面闪烁几抹光亮,还伴随着咔嚓咔嚓声响,像是发电机的声音,接着射出一片耀眼灯光,疾然射出的光芒,让叶子轩的眼睛下意识一眯,蝴蝶燕和墨七熊也都偏头,躲避剧烈光芒。

  众人快速地眨了几下眼睛,慢慢适应军火库的光线之后,四人就缓步走入了山洞,入口处,是类似楼梯一样的钢铁阶梯,上去,就是一个小阳台,接着又有一道门横挡众人面前,阮破虏输入密码,轰!一声脆响,最后一道门打开了。

  整个山洞内容,全部呈现在叶子轩他们面前。

  当叶子轩看清楚军火库里面的情景之后,顿时,倒吸了一口凉气,双目之内,瞳孔一阵急剧的收缩。

  太震撼了!

  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