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五十二章 投名状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五十二章 投名状

  第九百五十二章投名状

  “独眼海盗名叫乌索扬,印尼人,安定岛的老七,也就是第七把手。”

  在缓缓离开山洞的车队上,棺材板把口供全部告知叶子轩:“他在海盗中被称呼为老七,在民族阵线中担任冲锋营队长,武元甲向他作出过承诺,一旦将来安定岛独立成功,他就是开国元勋,官至少将,出任安定岛的国防副部长。”

 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戏谑:“武元甲也真是一个人物,每天日子过得苦哈哈,却能给手下画出一张大饼,虚无缥缈的加官进爵就忽悠一批人卖命,不过乌索扬他们更是愚蠢,小命都不知能否熬到年底,却已想着独立后的荣华富贵。”

  “听起来确实可笑。”

  棺材板轻轻咳嗽一声,随后接过话题:“只是碰到更愚蠢的对手,他们目标就不显得荒唐了,根据乌索扬的透露,印尼境内最近通货膨胀,失业率大幅度上升,几大官员也卷入了贪污一案,在野党又时不时攻击,可谓是内忧外患。”

  他声音低沉告知:“所以在红丸号一案发生后,承受巨大压力的印尼政府,特别是即将面临大选的总统,就通过中间人跟武元甲接触,寻求和平相处之道,传闻有意向让鞭长莫及的安定岛独立出去,以此来换取武元甲他们的安静。”

  “照这种形势下去,武元甲他们有八成机会独立。”

  听到棺材板这一番话,叶子轩如水平静的眸子掠过一抹波澜,似乎有什么东西触动了他。

  此时棺材板又补充一句:“红丸号一案,独眼海盗他们能够承受国际舆论,让安定岛度过各国打压的危险,然后还绕过各个关卡,大摇大摆出现在越国境内,除了他们常年贿赂西方政客之外,还有就是跟印尼的放水和洗白有关系。”

  在叶子轩安静的聆听中,棺材板又轻声开口:“乌索扬他们这次一共有十八人上岸,目的就是如你树林时所料,武元甲从前来投靠的阮大智死忠听到这个消息,出于武器补充和金钱需要,于是就派乌索扬他们来越探寻军火库真实。”

  “他们在胡志明市有一个据点,是用来绑票后谈判的一个中转点。”

  棺材板打开手机调出市郊一栋建筑:“算是安定岛的东南亚谈判分部,如今成为他们的暂时落脚处,与乌索扬上岸的还有一批同伴,是安定岛三当家红娘子率领的,她们来越国执行另一个任务,但具体什么任务,乌索扬并不知道。”

 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:“红娘子?秘密任务?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他想起伊万斯基在机场遭遇的那一枪。

  “是的,秘密任务,但武元甲没告知乌索扬。”

  棺材板把最后的话告知:“他也不敢多嘴打听,不过估计不是小事,红娘子他们都带着武器。”

  叶子轩的手指轻轻摩擦手机屏幕,他不知道红娘子的秘密任务,跟伊万斯基有没有直接关系,但想起伊万斯基离去时的嘀咕,就隐约感觉两者有所牵涉,叶子轩想问问乌索扬,俄国黑手党跟安定岛有什么恩怨,但思虑后又散掉念头。

  自己都还一堆事没处理,折腾他人恩怨干什么?随后,他又向棺材板问道:“乌索扬还说什么没有?”

  “还说了一些东西,但没有什么价值。”

  棺材板先是摇摇头,随后又想起一事:“他会给我们画出安定岛的防卫图,还有武器人员以及武元甲的情况,甚至政府方面的关系,只是希望我们事后给他绝对自由和一大笔钱,让他可以隐姓埋名过完此生,他开出一个亿的价码。”

  “钱不是问题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只要他的情报有价值,别说一个亿,就是十个亿也没问题,我还会让他成为安定岛副总统。”

  棺材板点点头:“明白!”

  叶子轩望向前方,黑暗中的几点灯火:“让蝴蝶燕调一队人来,去安定岛的东南亚分部。”

  他言语平静:“是时候让乌索扬交一份投名状了。”

  棺材板再度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一小时后,十几辆吉普车开了过来,跟叶子轩他们的车子回合,又过了十五分钟,车子停在一处破旧印刷厂对面,四周灯火昏暗,很是幽静,连狗都不叫,在棺材板把乌索扬提过来重重扔到叶子轩面前时,昏睡过去的后者醒了过来。

  他睁开残存的眼睛,看看叶子轩和棺材板,眼里没有树林时的桀骜不驯,更多是一副无奈和认命,空小寒的残酷不仅破碎了他的倨傲和强硬,还让他意志都消沉了不少,正要扬起失血不少的脸庞说什么,却一眼见到不远处的印刷厂。

  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,下意识用完好的手抓住叶子轩,低吼一声:“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?带我来这里干吗?”

  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路过,看到你说的据点,想要证实是真是假,你该不会欺骗我们吧?”

  乌索扬呼吸都变急促:“我没骗你们,没骗你们,但是你们带我来干什么?想要我死吗?”

  如被人知道是他出卖了组织,以武元甲的人性和残酷,只怕是千刀万剐下场。

  “来都来了,就多呆一会。”

  叶子轩露出笑容:“我待会就带你离开。”

  “不!”

  独眼海盗几乎是尖叫起来:“我现在就想回去!”

  叶子轩没有回应他的话,也没有在意乌索扬死死抓着自己的手,只是偏头看着安静如坟墓的印刷厂,随后手指微微一挥,随着这个手势发出,吉普车同时拉开,闪现了数十道黑影,像一个个午夜幽灵冲向了印刷厂,空小寒身先士卒。

  接着,乌索扬又见到二十多人靠过去,这些人齐齐从腰中拔出枪械,一个个流露出旁若无人的专注神情,戴上橡胶手套,套上消音器,动作熟练的拉栓、验枪、退弹夹,上子弹,然后就在微弱灯光中冷漠前行,无声无息,让人心惊。

  “不!”

  惨叫低呼声、撞击声,很快传了过来,一一灌入了乌索扬的耳朵,他脸色苍白,知道同伴在遭遇杀戮,想到他们被自己出卖死去,他就生出一抹愧疚,但生存**又很快压制念头,随后低下头,咬着嘴唇做鸵鸟,不去面对同伴死亡。

  似乎只有这样,他的心里才好受一点。

  因为乌索扬的精准情报,加上空小寒他们出其不意,所以杀戮的很是迅速,十分钟不到,杀伐和惨叫声就进入尾声,黑夜渐渐恢复宁静,只是偶尔能听到压制不住的孩子啼哭,很明显,印刷厂里面并非全是彪悍汉子,还有不少妇孺。

  也是,用来掩饰底细的据点,多几个孩子妇人更起作用。

  叶子轩看着满脸痛苦的乌索扬,跟洗劫红丸号时完全两样,不由想起很多年前的侵华鬼子,在华杀人无数手段残忍到令人发指,回去却摇身一变好丈夫好爸爸,时不时宣扬爱的真谛,因此他不忘记刺激乌索扬,拍拍后者的肩膀开口:

  “老乌,谢谢你的情报,让我们杀的这么痛快。”

  听到这话,乌索扬吼出一声:“你他妈的就是一个混蛋!”

  叶子轩不置可否一笑:“他们其实不用死的,如果你嘴硬不说的话。”

  乌索扬顿时哑言,还一股说不出的憋屈。

  他暴露出这一个据点,实在是扛不住空小寒的那份血腥,担心不合作的话,自己会被他活活吃掉,那份痛苦和挣扎比一刀毙掉残酷一百倍,而且他认为,叶子轩即使知道据点存在,也是放长线钓大鱼,或者知会警方抓起来坐牢而已。

  他怎么都没想到,叶子轩直接开杀,还带他过来面对杀伐场面。

  乌索扬愤怒叶子轩的所为,可是被死死束缚且失去四指的他,根本无所作为。

  在他的念头转动中,浑身是血的空小寒从里面跑出来,毕恭毕敬向叶子轩汇报:

  “敌方死伤四十人,我方受伤十二人,不过里面还有八名妇孺,这杀、、”

  面对空小寒犹豫不决的疑问,叶子轩没有直接出声回答,但他的脸在光影中却闪烁着金属雕像般的冷锐,特别是他的眼眸,深沉、阴冷,一派无动于衷的沉静,乌索扬听到四十名同伴死去,心里很是难受,同时安慰自己是迫不得已。

  待听到还有八名妇孺,他就想要弥补似的开口:“放过他们吧,那些都是无辜。”

  “无辜?”

 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戏谑,想起红丸号的血腥一片,还有河野歇斯底里的痛苦,就淡淡出声:

  “红丸号的时候,怎么不见你这种心肠?”

  叶子轩向空小寒微微偏头:“带他进去,让他亲手处决八人。”

  空小寒马上回应:“是!”

  乌索扬闻言身躯一震,随后几近疯狂吼道:“不,你不能这样做,你不能这样做!”

  叶子轩的目光如秋水平静:“你害死这么多人了,不在乎再杀几个了。”

  他向空小寒发出一个指令:“他如果不杀掉八人,那你就让他生不如死。”

  空小寒笑容阴冷:“明白。”

  在棺材板和蝴蝶燕毛骨悚然时,乌索扬正全身冰凉,看着被吃掉的四个指头,他知道自己没得选择。

  很快,空小寒带着乌索扬重返印刷厂。

  夜风吹拂的空气中,女人的求饶声和孩童的啼哭,随着几声惨叫,就像是被利刃斩断般,嘎然而止。

  蝴蝶燕的电话响起,随后向叶子轩低声汇报:“叶少,乌索扬杀了他们,棺材板录下了视频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