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五十三章 见一次打一次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五十三章 见一次打一次

  第九百五十三章见一次打一次

  海防市,位于红河三角洲上,北与广宁省交界;东临华国北部湾,离越国首都河内东北部一百公里,是越国北方的直辖市,规模仅次河内市和胡志明市,是越南第三大城,同时拥有越国北方最大的港口,还有世界储备生圈区的吉婆岛。

  只是天气相比胡志明市闷热不少,虽然商务客机还没降落在海防机场,但从天空透射进来的阳光,还是让端着红茶的叶子轩微微眯眼,还挪挪位置躲避那份炎热,而他对面的乌索扬却没半点反应,保持死狗态势放空一切,神情呆滞。

  昨晚杀掉印刷厂的人员,还一把火焚烧过后,叶子轩就决定把乌索扬带在身边,不是担心他抽空子跑掉,而是怕他找机会一头撞死,最后八名妇孺的血腥,对乌索扬的冲击很是强大,几近崩溃他的精神,也彻底摧残他回安定岛的心。

  同时,他对叶子轩的仇恨刻骨铭心,这是毁掉他身体和精神的魔鬼。

  叶子轩却无视他仇恨的目光,悠然在他面前看风景喝红茶,偶尔出话探询这个仇敌,乌索扬自始至终没有出声,只是怨毒看着叶子轩,两个小时航程,没有挪动,所有人都相信,只要给他一个杀掉叶子轩的机会,估计他会剥皮拆骨。

  趁着降落的空档,叶子轩望着这颗还有重要价值的棋子,嘴角勾起一抹淡淡戏谑:“怎么?很恨我?逼你杀了八名自己人,就觉得我十恶不赦了?你在红丸号大开杀戒的时候,怎么没有恻隐之心?当时的你,心狠手辣,嗜血如命。”

  “还无尽的猖狂。”

  叶子轩抿入一口红茶:“现在却跟一条死狗一样,看来我真是高看你这个海盗了。”

  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  听到叶子轩再谈起红丸号,乌索扬嘴角抽动了两下,随后盯着叶子轩挤出一句:“你怎么知道我带队?”

  叶子轩没有太多的隐瞒,手指摩擦着杯子边缘笑道:“还记得当时的虎狼号吗?就是你们血洗红丸号时,从你们中间驶过去的虎狼号,我就是船上的一员,你当时还扫了我们几十颗子弹,更是把尸体丢上我们甲板,这么快就忘记?”

  乌索扬微微一怔:“你是船上的人?”他没想到这里遇见故人,只是怎么回想都没有叶子轩影子,好像那段记忆只有满地鲜血的红丸号以及匆匆而过的虎狼号,随后厉喝一声:“当时的耻辱,是不是让你难受?所以你要现在讨回?”

  “你已经血洗羞辱了。”

  他似乎感觉自己没有生路了,同时后悔当时为什么不轰掉虎狼号,那样一来就没现在的麻烦,懊悔和绝望掺杂,随后喷出一口热气吼道:“要么按照承诺放了我,要么给我一个痛快,是男人的话,就不要再折磨我,这没一点意思。”

  “寻死?”

  叶子轩挪挪身躯,让自己变得更加舒服一点,不置可否的回道:“杀掉你出口恶气,相比你的潜在价值来说,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,而且我这人不是很记仇,虎狼号的耻辱早已经忘记,你也受到应有的处罚,我没必要折磨你出气。”

  乌索扬喝出一声:“那就放掉我。”

  “放掉你?”

  叶子轩优雅喝入一口茶水:“我当然会放掉你,我向来一诺千金,除了你还没把安定岛的城防图画出来外,还有就是你现在还对我有了怨恨,这时放掉你,你会调头要我的命,就算你一时报复不了我,你也会对无辜华人报复泄恨。”

  “到时不知有多少华人会被你残害。”

  叶子轩显然看得很是透彻:“所以在没有磨掉你的敌意,确定你的忠诚之前,我不会让你离开的,而且现在放掉你也没有意义,你供出了你们的谈判据点,还亲手杀了八名自己人,你根本回不去安定岛,还不如在我身边老实呆着。”

  “大家好好合作,你好,我也好。”

  乌索扬呼吸无形中变粗,随后冷哼一声:“你手里不是有我杀人视频吗?我将来如果对你不利,你随时可以公布弄死我。”他还低头看了少了四根指头的左手一眼:“说到底,你根本没想过放我,现在留我不过是我还有不小价值。”

  “你现在磨不掉我的敌意,将来就能消掉我的恨意吗?”

  此时商务飞机下降,两人身躯微微晃动一下,叶子轩轻轻摇晃着杯子,很是平静地回应:“别看你现在对我怨毒,过些日子,你肯定恨都不敢恨我,好了,别想那些了,还是赶紧把安定岛城防图画出,三天不出图,拇指就留不了。”

  他点一点对方的左手拇指:“别告诉我,你很享受那份刻骨铭心的痛。”

  乌索扬下意识攒紧拳头,想要说什么却见空小寒显身,所有言语顷刻吞了回去,还莫名感觉断指伤口很是疼痛、、、

  趁着降落的最后几分钟,叶子轩又问出一句:“对了,你们安定岛跟俄国黑手党什么恩怨?”

  乌索扬身躯再度僵直,难于置信盯着叶子轩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

  叶子轩用杯子敲击一下茶几:“我要答案。”

  乌索扬想要嘴硬不回答,可见到空小寒坐到自己身边,又只能妥协地低头:“我们在公海轰掉俄国黑手党一艘货船,上面有不少军火,老毛子知道后就炸毛了,调了一架战机追了我们上百海里,把我们当时出动的巡逻舰全部炸沉。”

  他把来龙去脉说出来:“一共四条巡逻舰,八条快艇,还有两百多名兄弟,全部被他们干掉,如不是我们防空系统强大,加上我们利用西方对抗他们,估计老毛子都要杀入我们岛上,我们的五当家也被炸死了,双方梁子就此结下。”

  “伊万科夫还说见我们一次打一次,哪天心情不爽把安定岛核平了。”

  “武元甲也宣誓要干翻俄国黑手党,双方这半年摩擦不少。”

 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接着又笑了笑:“这俄国黑手党还挺牛叉的啊,连战机都能调去轰炸你们,还打通这么多国家。”

  乌索扬哼出一声:“什么黑手党,他们就是俄国政府纵容的打手,简单点说,就是官方流氓。”

  叶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笑声:“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,一边搞民运独立,一边杀人越货。”

  乌索扬没有说话,这个无可辩驳。

  在叶子轩挥手让人把乌索扬拖下去给他戴张面具准备通关时,蝴蝶燕走到叶子轩的对面坐了下来,扭头看了渐渐消**影的乌索扬一眼:“叶少,他给出安定岛的城防图后,你真打算放他?他对我们可是仇视至极,身手又不错、、”

  “放掉他,将来怕是有后患。”

  蝴蝶燕觉得乌索扬不是一份视频就能控制的人:“还不如榨取价值,一枪毙掉他。”

  “他可是老七,价值不小,杀掉他太可惜,我还要他重返安定岛做卧底呢。”

  叶子轩扬起一丝笑意,出声缓解着她的担忧:“你也别担心,正如我刚才所说,别看他现在对我怨毒无比,过几天,他连仇恨我的勇气都没有,再桀骜不驯的鹰,只要熬上几天,也都会老老实实,乌索扬那点心志,连鹰都比不上。”

  “我找机会折腾他几天,什么敌意什么怨毒,全会消失的无影无踪。”

  在蝴蝶燕瞳孔凝聚的时候,叶子轩补充上一句:“知道什么叫熬鹰吗?熬鹰就是把鹰脚拴在一个木棒上,让它脚不能离开棒子,放在一间单独的空房间,然后房间用千瓦的大灯泡,二十四小时开着,刚开始它会被灯光刺激的乱动。”

  “累了,困了,倦了,它就会低头歇息。”

  叶子轩把杯中的红茶喝完,看着满脸震惊的蝴蝶燕笑道:“一旦你发现它不动了,就晃动杆子,就像审犯人一样,二十四小时不让鹰休息,总之,让它永远停不下,也无法得到歇息,最多三天,它就驯服了,你说乌索扬能扛几天?”

  蝴蝶燕叹息一声:“叶少手段果然让人叹服。”

  叶子轩把杯子放在桌上:“放心吧,我会亲自处理这人,对了,有没联系上越文星?”

  “联系上了。”

  蝴蝶燕坐直身躯,跟着转入了正题:“我跟他通了电话,他愿意见你,但今晚没空,因为要去营地官兵联欢,明天早上有两个小时的空闲,我擅自作主约他在高尔夫公寓见面,六点到八点,一起打球,一起吃早餐,叶少意下如何?”

  叶子轩笑着点点头:“安排不错。”随后望着窗外的天空:“看来今晚可以好好休息一会了。”

  “何长青刚才来了电话。”

  蝴蝶燕笑容很是灿烂:“他知道叶少今天抵达海防市,就让我们全部去涂山赌场,吃穿用度都安排好了。”

  “他希望叶少去看看叶宫的新地盘,而且那里还有叶少一位老朋友。”

  叶子轩好奇问出一句:“谁?”

  蝴蝶燕轻声回道:“郭瘸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