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五十四章 叫板
  第九百五十四章叫板

  “叶少,晚上好。”

  当叶子轩领着蝴蝶燕他们从机场走出来的时候,一列黑色奔驰车队映入了众人眼里,随后,一个年轻男子推开车门,从中间车子缓缓钻出来,笑容满面向叶子轩迎接上来,正是分别三四个月的郭翘楚:“欢迎来到醉生梦死的天堂。”

  郭翘楚今天一身类似侍者的装扮,黑裤子白衬衫,左手还戴着一个表,笑容很是灿烂,还是以前人畜无害低眉顺眼的样子,他无视路过旅客向他投来的讥讽目光,张开双臂,拖着一条瘸腿,向叶子轩大步流星的靠近: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“叶少又帅了不少。”

  叶子轩也上前几步,跟郭翘楚来了一个简单的拥抱,随后悠悠一笑:“确实是好久不见,郭少怎么有空过来了?何长青可是告诉过我,你船厂的生意非常繁忙,连连接了几个国际级别的邮轮铸造大单,日常睡觉都不超过六个小时。”

  “船厂的确繁忙,别说睡觉了,就是吃饭都快没时间。”

  郭翘楚哈哈大笑:“可是我更清楚,磨刀不误砍柴工,休息几天总比一直扑在工作要好,而且我有些日子没见阳光,所以就想出来晒一晒,恰好听到老三要来涂山赌场打酱油,我也就扑过来沾光玩几天,顺便替老三清除一些障碍。”

  叶子轩拍拍他的肩膀,笑声也很是爽朗:“这态度是对的,钱永远赚不完,需要适当出来逛一逛,这次来了涂山很正确,而且你我也可聚聚。”接着伸手一侧蝴蝶燕开口:“来,给你介绍一位朋友,蝴蝶燕,叶宫越国分堂主事人。”

  他又向郭翘楚一指:“郭少,新加坡郭家公子。”

  郭翘楚上前一步,伸手一握笑道:“叶少,你不介绍,我也知道她叫蝴蝶燕,现在东南亚势力有几个不认识她?”

  蝴蝶燕也扬起一抹笑容,重重地握上郭翘楚的手:“郭少好,郭少过奖了,我就是一个小女子,没有什么过人之处,大家认识我给我面子,不过是看在叶少和叶宫份上,倒是郭少名声如雷贯耳,三艘邮**单让郭氏船厂万众瞩目。”

  郭翘楚一边招呼众人进入车里,一边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也过奖了,我这些大单也都是叶少的功劳,没有他跟何家的信用支持,谁会给我这个废人订单呢,而且这几个订单,更是秦氏集团介绍过来,我撑死就是一个捡便宜的酱油。”

 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:郭氏船厂跟母亲支持有关?随后叹息一声,看来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了母亲。

  “好了,不说这些废话了,咱们赶紧上车回赌场。”

  郭翘楚把房车的主位让给叶子轩,自己窜到副驾驶座坐下,接着想起一事解释:“对了,叶少,老三本来要亲自来机场接你,无奈出门的时候遭遇一点事情,有个不长眼家伙来踢场子,何家身为新的合伙人,不便这时候抽身不管。”

  “所以他留下来解决事情,让我过来机场接你,顺便跟你说声对不起。”

  他瞄向被空小寒提着出来钻入另一辆车子且戴着头套的独眼海盗,有点好奇叶子轩来涂山赌场带着这样一个人,但他很快又收回了目光,笑着把剩下的话说完:“他让我接你们先去赌场的酒店吃饭,他处理完事情会第一时间过来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摆手:“自家兄弟,何须这么客气?他有正事处理就先忙!”接着他又好奇问出一句:“虽然赌场什么客人都有,还不乏各种权贵和大鳄,可来踢场子的人却不多,对方什么来历,敢对官方跟何家联手经营的赌场叫板?”

  “这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?”

  叶子轩昨天过了一遍涂山赌场的资料,知道涂山赌场真正的老板是越国政府,再精准一点,就是当年越国大佬们手头太紧,于是学着华国辟出一块地方来搞赌场,希望可以让自己的腰包鼓实一点,越国总统和越文星他们全都有干股,

  在何长青和叶宫介入之前,它完全可算是国营赌场,常年由官方代理人阮飘飘打理,只是大锅饭的日子,让赌场利润不尽人意,所以越文星就建议让叶宫入股,想要利用何家的影响和经验盘活半死不活的赌场,让大家的荷包鼓一点。

  这样的显赫背景,有人踢场子,叶子轩多少有些奇怪,毕竟越人出名的翻脸不认人,搞不好就会赢了钱没了命。

  在车子缓缓往前行驶的时候,郭翘楚悠悠一笑:“对方是一个小时前过来的,牛高马大,俄国人,具体来历跟细节,我也不太清楚,但知道对方好像要找赌场斗狗,一场赌注高达百万美元,他还猖狂的丢出一比二赔率打老三的脸。”

  叶子轩讶然出声:“这赌场还斗狗?”

  “涂山赌场跟何家赌场不一样。”

  蝴蝶燕笑着接过话题:“它规模虽然不大,但场地很多,经营很杂,因为越国官方明确越人不准进入赌场赌博,所以什么能赌的东西都出现这,除了正规的赌具之外,什么黑拳,斗狗,斗牛,赌场里面应有尽有,以前斗蟋蟀都有。”

  “只是虽然种类不少,但正常的权贵却很少光临,就是太血腥,太纷杂,他们更喜欢澳门赌场的氛围。”

  她幽幽开口:“去涂山赌场的主,多数是三教九流人物。”

  郭翘楚摸出一支雪茄,但没有点燃:“蝴蝶燕说的没错,涂山赌场就是一个大杂烩,你想的到赌博玩艺都有,对于越国政府来说,反正越人不可能参与其中对赌,外籍人士爱赌什么都无所谓,斗狗跟黑拳一直是涂山赌场常规项目。”

  叶子轩叹息一声:“看来还是我见识太少了。”

  “不是叶少见识太少,而是越国政府太没底线。”

  郭翘楚落下半扇车窗,吹拂着没多少凉意的热风:“其余国度虽然也存在斗狗跟黑拳,但基本上是躲在黑暗中进行,哪像涂山赌场光明正大摆出来,这也让赌场要应付的危机变大,就如今天牵狗出现的胖子,赌场总不能不应战吧?”

  “而且对方开出一赔二的赔率,赌场如果不应战就丢人了。”

  叶子轩闻言笑了起来:“这样猖狂,看来这踢馆子的,背后有更大能量了。”

  郭翘楚神情犹豫了一下,随后轻声一句:“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踢场子的来历,但我上午听老三提起过一些东西,越国官方欢迎何家入股,盘活半死不活进贡微薄的赌场,但官方代理人阮飘飘以及赌场人员,却不太欢迎何家进来。”

  他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说了出来:“何长青虽然只是入股赌场三成,但已经跟越方明确表示,何家需要经营权和话语权,越方正在考虑,估计不会拒绝,这就意味着会威胁到阮飘飘的权力和掌控,也会挤掉不少赌场人员的位置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你的意思是,这一场踢馆,用意多多?”

  郭翘楚手指把玩着雪茄笑道:“老三前两天签了入股协议,今天是熟悉赌场的第一天,阮飘飘忽然有事外出,让老三暂时打理赌场,也就这个时候,有人牵着一条狗踢馆,还是百万美元的叫板,叶少是聪明人,难道会认为是巧合?”

  叶子轩笑了起来:“看来,这场好戏,还真是好戏了。”

  “当然是好戏,只是不知道老三能否扛得住。”

  郭翘楚双手张开,摆出一个型状:“对方的比特犬,跟两百斤的野猪一样,战斗力爆表。”

  叶子轩微微坐直身躯:“走,去斗狗场。”

  PS:感谢细心一点点打赏作品52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