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五十五章 猖狂
  第九百五十五章猖狂

  半小时后,车队进入涂山景区。

  这里实际上是蜿蜒伸向海里的一条山脉,一个半岛,长约四公里,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开发美化,今天的涂山,绿树红花,清波碧浪,错落有致的进出公路,像两条彩带挂在山腰,翠松下掩映着一座座豪华典雅的别墅,很是幽深安静。

  半岛的尽头处,则坐落着一座独立的法式建筑,门前是奢美花园及宽阔广场,其余三面皆为陡峭的悬崖,悬崖下怒潮汹涌、惊涛拍岸,这里就是涂山赌场,据传最初是一位法国女人中了印度彩票头等奖后,购下此地,精心建造而成。

  在郭翘楚拿出通行证检验时,叶子轩从落下的车窗,瞄了入口处一块牌匾,上面用越、英、中三种文字写着:以下人士,禁止人内:一是未持有外国合法护照或身份证者;二是衣冠不整、穿拖鞋者;三是十八岁以下者;四十酗酒者。

  叶子轩淡淡一笑,越国政府对本土人民还是很厚爱的。

  念头转动之中,郭翘楚已经通过了检验,随后车队就一踩油门上山,虽然何长青已经是涂山赌场的股东,何家成员也正慢慢融入赌场,但现在还处于敏感的交接时期,郭翘楚不想刺激阮飘飘他们神经,所以按照对方的规矩做足程序。

  十分钟后,车队驶过赌场恢宏的主建筑,来到尽头一个罗马斗牛场的地方,车子停下,车门打开,郭翘楚拉开车门邀请叶子轩出来,叶子轩钻出来顿感清新空气扑来,还带着一抹咸湿的海风气息,他深深呼吸一口气,随后环视四周:

  “环境不错,空气也不错。”

  郭翘楚笑了笑:“修身养性不错,要赚钱,还是何家赌场,那才是日进斗金。”随后微微侧手:“叶少,这边请。”

  叶子轩笑着上前,蝴蝶燕他们也跟了上去。

  很快,一行人就来到一个可以容纳两百人左右的斗狗场所,三侧是高达两米的看台,另一侧是犬只和工作人员进出地方,中间则是一个硕大笼子,上面有着生锈和殷红痕迹,海风一吹,隐隐传来血腥的气息,毫无疑问那是斗狗擂台。

  此刻,铁笼中不见犬只,四周却坐满了各种服饰的男女,有些沉默,有些愤怒,有些呆若木鸡,还有些振奋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嗷嗷直叫,地上散落很多作为中奖兑换的票券,看情况在场众人都输不少,不然不会是这种凌乱的环境。

  叶子轩环视四周一眼,很快锁定何长青的影子,他穿着一身黑衣坐在前面左侧贵宾区,手里捧着一杯红酒,一如既往地雍容华贵,只是此刻少了昔日两分平静和淡定,上身挺直望向不远处的铁笼,数名何家人也是相似的紧张和戒备。

  在何长青的右边区域坐着一伙男女,全是俄国人,年纪都是二三十岁样子,他们中间坐着一个戴金链的胖子,高鼻,厚嘴,脑袋有些秃顶,灯光一照,有着反射态势,乍一看去,跟李连杰演的少林寺反派光头一样,让人印象很深刻。

  “那就是踢馆的家伙。”

  郭翘楚一边带着叶子轩前行,一边向他告知对手是哪一位,正如叶子轩所判断,那个秃顶青年就是踢馆者,在他挪移脚步跟着走向贵宾区时,前方一阵骚动,随后就见铁笼一个通道打开,三条藏獒嗷嗷直叫奔出,相续钻入大铁笼子。

  当三条藏獒进入铁链子后,秃顶青年也手指一挥,几名魁梧的俄罗斯男子也打开一条通道,吆喝几声,随后,一只体型庞大的比特犬大摇大摆走入铁笼子,期间还发出一阵令人惊恐地啸叫,引得不少女宾身躯一颤,下意识捂耳承受。

  “狗王!狗王!”

  短暂的适应后,宾客马上兴奋起来,像是吃了激素一样蹦达,还排山倒海的喊叫起来,有些男人还趁机在女伴胸部死命揉捏,来发泄身体兽性,让全场气氛变得更炽热,秃顶青年嘴角勾起一抹冷冽,斜眼看了何长青一眼,很是不屑。

  叶子轩微微停滞脚步,看着那条比特犬点头:“确实够猛。”

  郭翘楚扫视前方一眼:“看老三样子应该输了不少。”

  叶子轩看着狗王淡淡出声:“那条狗打了不少激素。”

  在蝴蝶燕他们也望向狗王时,郭翘楚笑着回应一句:“在斗狗场,为了观赏性,打激素是允许的,只是对方这激素有点牛叉,看样子不仅是车轮战,还是一对多,这种情况都能让老三感到棘手,可见狗王状态和实力已到变态地步。”

  可以使用激素?叶子轩眼里多了一丝内容,笑容也变得旺盛,但没有再说话,只是平静地前行。

  没有太多的废话,随着一声哨响,铁笼中间的挡板向上升起,三条藏獒和狗王顿时没有阻滞,那条体积庞大的狗王似乎不止厮杀一场,除了身上有不少血迹外,还有就是异常兴奋,进入铁笼见到三条藏獒,又是一记震耳欲聋的啸叫。

  “吼——”

  接着爪子一按地面,纵身一扑,朝前方一头百来斤的藏獒扑去,这三条藏獒虽然经过训练,可是一看就不是什么纯种的藏獒,失去野性的它们,面对狗王气势如虹的怒吼,斗志立刻消散了不少,在它扑击的瞬间,三条藏獒立刻躲避。

  靠近贵宾区的叶子轩,清晰听到何长青低喝:“废物!”

  这一躲,立刻引得场内观众大笑了起来,秃顶青年也夹起一支雪茄,点着何长青猖狂狞笑:“你输定了。”

  三条藏獒躲得虽然迅速,可是被锁定的藏獒依然没有躲开狗王的扑击,刚后退几步,就被大一倍的狗王扑倒,慌乱不堪的下意识挣扎,还无比凄凉的嗷嗷喊叫向两名同伴求救,可是两名同伴不仅没有过来解围,相反向角落躲了出去。

  就在这个空档,比特犬一口咬住藏獒的喉咙。

  一口锁喉!

  旁边的两条藏獒,还有四周的观众,来不及反应就见一股鲜血迸射出来,还有一记震慑人心的惨叫,斗狗场的气流戛然而止,时间凝固在了那一瞬间,只见比特犬的全身肌肉紧绷,两眼放射出恶狠狠的光芒,俨然是一个疯狂的魔鬼。

  比特犬几乎是在锁喉同一时间,疯狂地甩动着头部,被咬住的藏獒虽然经验丰富和死命挣扎,但它的经验和努力在此时已经派不上半点用处,而且斗志一开始就消散了,看得出有一些力不从心,三甩两甩,比特犬就把藏獒打倒在地。

  鲜血淋漓。

  蝴蝶燕看得是目瞪口呆,似乎没想到如此血腥。

  “狗王!狗王!”

  “咬啊,给我咬啊!”

  “咬死它们,把它们全部咬死!”

  ……

  跟何长青他们的沉寂和稳重不同,那些下了比特犬赢的客人全都站起身,一个个挥舞着拳头,兴奋不已地喊叫,在秃顶青年相似兴奋同时,狗王放掉被咬死的藏獒,向另一条藏獒爆射过去,一下将后者扑倒在地,张开血淋淋的大嘴。

  它用锋利的牙齿,狠狠地咬在了第二条藏獒的脖子上,那条藏獒身子抽搐了几下,随后便一动不动了。

  而就在这时,第三条走投无路的藏獒朝狗王扑来!

  比特犬长啸一声,把嘴巴从惨死的对手咽喉离开,前身抬起,抡起爪子朝第三条藏獒拍去,他的爪子狠狠地,拍在了第三条藏獒的脑袋上,直接将它打飞,砰!撞在笼子栏杆上发出一声闷响,藏獒滑落下来,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声。

  接着,狗王窜上前去,一口咬断对手的脖子。

  一比三,完胜!

  比特犬大杀四方的无敌表现,让在场宾客的情绪变得高涨起来,除了何长青之外,这一场,他们几乎都跟着秃顶青年买了狗王胜利,虽然赔率只有一半,投注时也没压上身家,但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,因此全都欢呼起来,惊天动地。

  “嗷!”

  铁笼中,比特犬用爪子拍打着铁栏杆,发出一声怒吼,显得很是得意。

  “何先生,你已经输了三场了。”

  此时,秃顶青年点燃雪茄,徐徐吐出一口浓烟,朦胧中,看着何长青戏谑一笑:“单单输给我就五百多万美元,加上四周赌客的跟注,这一个多小时,你怕是损失了一千万吧?啧啧,你这水准入股赌场,完全就是给我送钱的节奏。”

  秃顶青年打击着何长青:“你知道吗?我找阮飘飘要求斗狗不下十次,结果都被她毫不客气拒绝,虽然她丢了面子,可也保住了钱财,我还以为永远都没机会从涂山赌场咬下一块肉,没想到来了你这个送财童子,真是我的福气啊。”

  “你说,我如果赢上一个月,会不会把涂山赌场赢垮呢?”

  何长青嘴角止不住牵动,想要再堵一场出口恶气,但理智让他忍耐了下来,淡淡一笑:“区区千万,我赔得起。”

  “有种!”

  秃顶青年哈哈大笑:“那就再来一场?让你一对五,但赔率一比一,有没有胆量?”

  “好!赌注一个亿。”

  在何长青准备拒绝、改天再战的时候,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,随后一个温润声音吐了出来:

  “美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