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五十六章 病狗
    第九百五十六章病狗

    “叶少!”

    见到叶子轩出现,何长青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神情恭敬低呼一句,想要说什么却被叶子轩眼神止住,秃顶青年一伙人微微一怔,似乎没有想到有程咬金出现,还代替何长青向自己接受挑战,而且筹码开到他们难于承受的一个亿美元。

    一人以为叶子轩是来捣乱,指着叶子轩怒吼一声:“你他妈的是谁啊?有什么资格应战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落下,只见蝴蝶燕一个欺身上前,动作利索甩出一个耳光,叫嚣的男子来不及躲避,一声脆响,左脸多出五个指印,随即向后跌飞出去,如非两名伙伴及时扶住,只怕要摔倒在地,蝴蝶燕甩甩扇人的手,眼神涌出一股寒意:

    “嘴巴放干净点,再出言不逊,我就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被扇巴掌的男子捂着脸颊,怒不可斥喝出一句:“你敢动我?兄弟们,弄死她!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就在何长青跟郭翘楚要作出反应的时候,秃顶青年忽然站了起来,喝出几句制止同伴的冲动,似乎知道这里不是自己地盘,大动干戈只会自己吃亏,随后望着何长青冷冷开口:“何长青,你真是让我失望,斗狗输了,找茬发飙了。”

    身边同伴也纷纷嘲笑何长青和叶子轩,四周不少宾客也都出声讥讽,认为叶子轩是何长青找来搅局的,目的就是让连输千万美元的赌场找个台阶下,如果不是蝴蝶燕刚才展示出强横,估计都有人要丢水瓶了,场面一时显得混乱喧杂。

    十几名越人工作人员没有跑来维持秩序,只是贴着墙壁看好戏,看何长青的笑话。

    叶子轩制止何长青的解释,只是看着秃顶青年淡淡一笑:“这里没人发飙,你的人被打一巴掌,也是他嘴贱活该,你提出的挑战,我可以代替何长青作主,只是我这人从不喜欢玩小数目,有本事,有胆量,一盘定输赢,一亿美元。”

    秃顶青年冷笑出声:“一亿美元,口气不小啊,你是谁?你能代替何长青做主?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笑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何长青也抬起头附和一句:“这是叶少,是我的朋友。”他向对方阐述叶子轩的地位和身份:“他说的话就是我说的话,契科夫,我们答应你的挑战,一对五,一比一赔率,但赌注从一百万变成一个亿,你有魄力,就一盘定输赢。”

    原本连输几场,何长青对秃顶青年有了忌惮,但叶子轩的出现以及胸有成竹,又让他心底腾升一股自信:“你不是对你的比特犬很有信心吗?你不是要连赢一个月,把涂山赌场赢走吗?现在给你雷霆一击的机会,怎么?反倒怕了?”

    “怕?”

    秃顶青年哈哈大笑起来,眼中带着一抹戏谑:“我契科夫哭过,喊过,累过,跪过,唯独没有怕过,只是你们没什么诚意,明知道我身上现在拿不出一亿对赌,你们却报出这样一个数字,摆明就是输不起,故意拿一亿赌注来抬杠。”

    秃顶青年吐出一口浓烟,冷眼看着叶子轩:“我全身上下就一千万美元,有诚意就用这个数赌一把,如果非要拿一亿来压我,那我只能说你们成功了,为了维护你们可怜颜面,我今晚不再跟你们斗狗,但别怪我跟人说你们输不起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,秃顶青年多少有些憋屈和恼火,自从叶子轩出现在斗狗场,他的主动权和气场就被抢了,契科夫恨不得直起腰板接受叶子轩挑战,可是他身上真没这笔钱,没有这赌注应战,那就是背水一战,把自己置身绝境。

    一旦输了,他们很可能出不了赌场,契科夫不喜欢没有退路的对赌,所以尽管对比特犬有着巨大信心,他依然不愿意张口答应,这就让他气势弱了三分,所以他恼怒的看着叶子轩:“一千万,一比一赔率,有诚意,就受了这一局?”

    “一个亿都没有,你还好意思出入涂山赌场?”

    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戏谑,从他现身到现在,言语和气势始终压着契科夫:“远来是客,给你三个选择,一,打电话给你背后的主子,告诉他情况,把这赌注加到一个亿,一盘定输赢,一晚赢走一亿,远比你每天来这里劳累要好。”

    在契科夫脸色微微一变的时候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第二,赌注依然一个亿,但你不用麻烦你的主子,你拿出一千万之余,再加上一双手,输了全留下,一双手值九千万美元,你也算世界上最贵的手了,不要说这也不能作主;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选择都不能接受的话,那就带着你赢的钱,有多远滚多远。”

    契科夫神情难看,很是愤怒被叶子轩看轻:“我身上拿不出一个亿,你能拿出来?”

    叶子轩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手指轻轻一挥:“何少,把我们的赌注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恭敬回道:“是!”

    随后,他就拿起电话嘀咕几句,没有多久,几名何家成员就拿出两个箱子过来,在契科夫等人面前哗啦打开,一箱子全是美元,还有一箱子是文件,何长青伸手一拍:“契科夫,一千万现金,再加三栋豪宅房契,一个亿,可检验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信心就把它拿走。”

    他还不忘记刺激契科夫,指着笼子中歇息的狗王:“你的狗有一挑五的勇气,你连对赌一个亿的底气都没有?”

    没等契科夫出声回应,叶子轩端起一杯红酒:“看他鸟样,除了一条厉害点的狗,没什么可依仗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如此猖狂,契科夫身边的同伴很是憋屈,他们明明是胜利者,却被压得灰土灰脸,止不住纷纷喊道:

    “契科夫,教训他们!教训他们!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狗王从来没输过,怕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赢一百万是赢,赢一个亿也是赢,反正都是赢,怕什么啊?”

    郭翘楚很恰到好处的作出鄙视手势。

    “一千万,一双手,老子跟你们赌了!”

    一如叶子轩的所料,契科夫按捺不住众人的言语刺激,接受三个选择中最能承受的后果,无论是打搅背后的人,还是灰溜溜离开,都不如这个选择来的干脆,输了,把今日带来的筹码和一双手丢出去,赢了,那可是白花花的一个亿。

    他能承受断手的结果,大不了到时驳接回去,所以就答应了这一局:“休息两个小时,到时一局定输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全场百余名宾客兴奋不已,纷纷发出喊叫:“狗王!狗王!”

    叶子轩站了起来,向何长青笑了笑:“何少,走,带我去选狗!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叶子轩跟着何长青走入后面的圈养区,数十个笼子装着各种各样的犬只,有大有小,体型不一,但都相似的凶猛,土佐,中亚,库达,藏獒,马土提夫,应有尽有,见到有陌生人出现,都站了起来,发出嗜血的嘶吼声音。

    叶子轩扫视一眼,点着一排笼子:“何少,这些犬只都胜过刚才藏獒,你干吗不选这些,而要三只废物?”

    他还意味深长的补充一句:“而且刚才三只藏獒,不仅没见到打激素的态势,反而像是打了镇静剂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闻言微微一怔:“叶少,我对斗狗几乎一窍不通,选狗跟踢馆的契科夫一斗,都是交给工作人员,我过目,在我看来,他们的经验比我丰富,他们前后选了七只狗,有纯种狼狗,有比特犬,有藏獒,结果都被狗王全部咬死。”

    “输了我差不多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里跳跃一抹杀机:“叶少,听你的意思,刚才那些废物,是工作人员有意为之?”

    他若有所思补充一句:“我昨天翻看过狗场收支记录,发现一只叫赛狮虎的藏獒,每个月给斗狗场带来不菲收入,战斗场数也是十赌九赢,可我今晚让人找赛狮虎出战,工作人员却告知它病了,要休养个把星期才能再进笼子拼杀。”

    “赛狮虎?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睛眯起:“带我去看看它。”

    在何长青的引领下,叶子轩很快就来到赛狮虎的笼子,那是一只体积不输给狗王的藏獒,胸部有点白花,四肢粗壮有力,一身的腱子肉,尤其是腹部那几块肌肉,堪称狗中的施瓦辛格,虽然趴在地上病怏怏的,但面对众人依然傲气。

    别的狗见到叶子轩他们,是摄人吼叫和拍打铁笼,但赛狮虎见到众人,却是一股子蔑视,很浓郁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骨架紧凑,很好!”

    “后躯结构完美,爆发力强,好好!”

    “头骨宽阔,咬合有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眼神坚定,有霸气!”

    叶子轩绕着就像是在把玩一件古玩一样,绕着笼子在赛狮虎身边转来转去,随后向何长青微微偏头:“就它了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一愣:“可它病着呢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哈哈大笑,眼里有着一抹光芒:“这病,容易治。”

    PS:感谢安拉-哈吉打赏52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