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五十七章 人心狗肺
    第九百五十七章人心狗肺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叶子轩跟何长青回到沙发上,不过郭翘楚却没跟出来,虽然斗狗场四周有空调风吹拂,海风也不断灌进来,但叶子轩额头还是渗透不少汗水,似乎刚刚经历一场大战一样,蝴蝶燕给叶子轩递去饮料:“叶少,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留在场内盯着契科夫一伙人,所以并不清楚后台发生什么事,但看叶子轩疲惫的样子,以及消失的郭翘楚,就知道他怕是耗费不少精力,于是关怀地问道:“叶少,你没事吧?要不今晚斗狗先搁浅,明天再找机会解决恩怨?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摇头:“不用,我扛得住,对了,契科夫有什么举动没有?”

    蝴蝶燕环视四周一眼,随后压低声音开口:“在你们去后台的时候,契科夫打了几个电话,电话打完,信心暴涨,还叫喊不用两小时休息,让我赶紧把你叫出斗狗,估计获得支持,这期间,他们给狗王洗了澡,吃了东西,打了针。”

    “可疑举动倒是没见到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内忧外患,他再没信心,就真见鬼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跟蝴蝶燕说着话的时候,何长青的目光正落在工作人员身上,随后向身边何家保镖低语,叮嘱他们不让任何人出入后台,刚才在后台的时候,何长青遵循叶子轩指令要放出赛狮虎,结果几个工作人员无视他身份,气势汹汹阻止。

    那些人还喊叫这是狗场明星,绝对不能带病上场,而且没有阮飘飘的指令,谁也不能触碰赛狮虎,何长青还想打电话跟阮飘飘交涉,结果叶子轩直接下令撂翻他们,把整个后台控制起来,更是留下郭翘楚坐镇,直到这一场斗狗结束。

    叶子轩动了手,何长青自然也要完善漏洞,让何家保镖堵住斗狗场,许进不许出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何少,时间差不多了,可以开战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契科夫正靠在沙发上,像是发泄刚才的憋屈一样喊叫:“我等着你们要我一千万,还有一双手。”

    他高高举起带着黑毛的双手,挑衅似的向叶子轩吹起口哨:“拿不走,那就轮到我拿你们一个亿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口哨响起,铁笼里的狗王喷出一口热气,眼睛比刚才还要发红,似乎感觉到厮杀要再度的降临,它显得十分兴奋,一个劲地叫唤,场内本就喧杂气氛,被狗王这一记嘶吼打破,随后变得更加炽热,纷纷向笼中比特喊叫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狗王的连续胜利,百余名宾客全都押注在它的身上,还全是重注,因此呼喊狗王,充满自己人的亲切。

    何长青没有理会宾客和契科夫的喊叫,看过何家保镖拿来的筹码报表:“散客筹码比上几场翻了三倍,高达三千万美元,全是押在狗王身上,怕是有不少人的身价,这赌注,受不受?受了,一旦他们输掉,估计会骂娘和诋毁赌场。”

    “搞不好还会有人跳楼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受!有多少收多少,我最不怕看人跳楼了,他们赢得起,也要输得起。”随后又像是知道何长青想法一样:“你也不要担心自己刚来几天,没站稳脚跟就闹出不少事端,有我,有叶宫,你捅下天大篓子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恭敬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磨磨唧唧干什么?”

    此时,契科夫又喊叫起来:“你们两个是不是怕了?发现一个亿没吓唬到我,就开始退宿了?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看时间,淡淡出声:“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叶子轩的指令发出,封闭的通道缓缓开启,随后传来一记震耳欲聋的吼叫,在场内工作人员身躯一震时,只见一头大藏獒冲进了铁笼,和之前对抗的那三条藏獒相比,赛狮虎的体型略大一些,可是却不显得臃肿,四肢健壮有力。

    那双眸子流露出来的目光,闪烁着嗜血和王者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见到不远处的狗王,赛狮虎又吼叫一声,全身肌肉暴起,尾巴高高地竖直立在空中,像一把坚韧的钢刀。

    同时,双眼散发出一股幽幽的狠劲,残暴,弑魂,是魔兽,是一股气吞山河的霸气,是毁灭,是吞噬,是狰狞。

    体积不输给比特犬的赛狮虎一出场,不少观众都感受到他身上流出的彪悍气息,就连何长青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契科夫更是坐直了身躯,脸上有着难于掩饰的震惊,似乎没有想到会是赛狮虎出战,随后眼睛瞪大望向四周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但工作人员也是面面相觑,随后有人向后台冲过去,但一去不复返,还有人拿出手机发短信。

    契科夫抬头看了一眼叶子轩,看到叶子轩一脸平静的表情后,咬牙切齿地吸了两口烟,随后他又不断安慰自己,斗狗场王牌赛狮虎是病号,根本不及平时三分之一战斗力,而自己的比特犬战斗力强悍,刚才还打了特制的慢性兴奋剂。

    一旦闻到血腥味,战斗力会呈直线上涨,现在的狗王,完全可以和狮子、老虎战斗,区区赛狮虎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何况,背后的那人给了自己信心,根本不担心何长青他们撕破脸皮,想通这一点,契科夫的表情放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阴森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此刻,巨大的铁笼里,连胜几场的狗王感受到赛狮虎身上流露的气息,开始变得有些急噪。

    它不断地发出低吼,同时不断地用爪子抓着地面,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当中间挡板被打开的狮虎,赛狮虎就像一头疯牛一样,就地一弹,直接朝狗王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惊人的速度、狂暴的气势,还有浓烈的傲视群雄,让看台上所有人惊讶。

    契科夫更是坐直了身躯:狗日的!这藏獒哪里病了?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捏着一枚银针,笑而不语的喝着饮料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这才是真正的藏獒!”

    何长青看着赛狮虎的凶猛,由衷发出一声感慨:“刚才那三条就是山寨货!”他还瞪了几名工作人员一眼。

    赛狮虎的气势很是惊人,可是身为狗王的比特也是出了名的斗犬,为斗而生,为胜利而死,外加被打了契科夫特制的兴奋剂,简短的急促不安后,也爆发出一记嘶吼,面对扑来的藏獒没有退后,相反直接迎了上去,速度也相当惊人。

    随着两条斗犬的接近,地上血液飞扬,彼此虽然承认对方强大,但又对自己的力量,有着绝对的信心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同样强大的犬只,以最粗野、最原始、最血腥的方法,战斗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!”

    两狗在铁笼子相互撕咬,惨叫和嘶吼声不断响起,牙齿和利齿不断纵横交错,碰撞处,是炸开来的沉闷声响。

    两狗发出兽性般的嘶吼,对着对方不断扑击,动作快的让人看不清形状。

    “过瘾!还真他妈的过瘾!”

    这是何长青的叫喊,手中红酒都被激动的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其余人也都停止了喊叫,似乎连呼吸也忘记,心脏就如被一只巨手给攥握住似的,他们目不转睛的盯视着笼中一切,真是太紧张了!太刺激了!两犬的动作都越来越快,越来越不能看清楚,随后,又见大篷鲜血溅射,惨叫变得急促。

    三分钟后,两犬速度变慢,身躯都变得扭曲,狞厉而凶悍。

    只是胜负也显出端倪,第一次出战的赛狮虎,体力要胜过激战四场的狗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趁着对手后退的一个机会,赛狮虎借着奔跑力量一下将激战几场的狗王撞倒,壮实身躯仿佛一座山一般压在狗王身上,在场众人能够清晰听到地面颤动,随后,赛狮虎露出锋利的牙齿,狠狠咬向狗王的脖子,惊得契科夫等人站起来。

    狗王也感觉到危险,被赛狮虎扑倒后立刻挪动脖子。

    它敏捷躲过赛狮虎的利齿,反口咬向赛狮虎的前肢,试图用这种方式逼迫赛狮虎放弃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然而,赛狮虎仿佛有灵性一般,知道对手有着不输给自己的强大,这次不趁它体力有限干掉,只怕以后要付出更大代价,而且对方咬在前肢的利齿,并没有让它生出疼痛,于是它不管不顾咬住狗王的脖子,脑袋左甩右晃撕扯着皮肉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大股鲜血从狗王咽喉喷出,后者死命挣扎想要脱离,无奈被塞狮虎死死压住。

    鲜血很快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约莫两分钟后,狗王身上沾满血液,狠狠地抽搐了几下,然后便一动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而它嘴里依然紧紧地咬着赛狮虎的前肢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浑身是血的赛狮虎,拔出受伤的腿,然后发出一声咆哮,啸声震天。

    身上疼痛好像对它毫无感觉。

    赛狮虎的表现出乎很多人预料,没有人能够想到,它能这么快结束战斗,还咬死了狗王!

    契科夫的脸色有些阴沉,狗王惨败,他这个主人不仅丢脸,后果还很严重,雪茄烫手,他打了一个激灵,丢掉。

    “收账!”

    叶子轩则是缓缓从座位上起身,带着何长青和蝴蝶燕他们,神情平静步伐朝契科夫走去。

    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叶子轩,契科夫嘴角牵动了两下,随后冷冷地哼出一声:“你们好意思收账?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不知道,你给赛狮虎吃了药?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一摸一名兄弟腰部时,蝴蝶燕喝出一声:“你不是也给狗王打激素?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防止感染的针水,哪里是什么激素,不要诬陷我。”

    契科夫振臂一呼:“各位兄弟,各位姐妹,赌场违背规矩,给犬只吃禁药,违规胜利,你们说,这赌注该不该认?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打激素斗犬是公认的,但事关自己切身利益,全场众人齐齐呼喊:“不能!不能!”

    群情汹涌,场面几近失控,赌场安保人员装聋作哑,喝叫几句就装作没看到眼前场景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枪打在契科夫的腿上,鲜血迸射,后者身躯一震,重心不稳,扑通一声跪在叶子轩的面前。

    叶子轩把枪口戳在契科夫的额头,笑容很是恬淡:“刚才的话,我没听清楚,麻烦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契科夫身躯瞬间僵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