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五十八章 只有一个声音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五十八章 只有一个声音

  第九百五十八章只有一个声音

  直接动枪!

  叶子轩的强横瞬间萧杀全场的喧杂,还有汹涌的群情,谁都没有想到,话都还没说完,叶子轩就对契科夫射出一枪,不言道理,不问底细,公共场合肆无忌惮开枪,在场百余人,有不少非富即贵的主,但没有人能做得出叶子轩的事。

  特别是叶子轩顶在对方脑袋的枪口,有着天然的杀伐气息,让人止不住心生惧意,四周工作人员也是愣然,几人又是摸出手机,契科夫的同伴短暂愤怒后,杀气腾腾想要靠前,却被蝴蝶燕他们挡住,刀枪齐对,让局面变得僵持起来。

  只是叶子轩的枪口没有偏转。

  “小子,你干吗?”

  契科夫忍着疼痛,望着叶子轩依然从容:“自己违规,还开枪,不怕落人口舌吗?”

  他此刻已看出叶子轩的不简单,应该说叶子轩出现就让他生出忌惮,何况能被何长青尊敬的主,又怎会是小角色?之所以无所忌惮,是因他的背后也有手可通天靠山,这也让他支撑着最后底气:“你有本事就毙掉我掩饰赌场违规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我有很多法子让你心服口服,只要我封锁现场,叫第三方来检验你的狗王,所有人就知道事件真假,你也不用拿群众压力来对付我,我只要把他们的钱还回去,你说,这百名宾客,是为你说话,还是为我说话?”

  “而这笔账,也会由你最终买单。”

  何长青适时喊出一句:“想要拿回赌注的,全都给我安静点!”

  此话一出,百余名宾客顿时沉默,跟着契科夫起哄,未必能拿回赌注,搞不好还会被叶子轩枪杀,听从何长青他们的话,八成能收回丢出去的钱,场面很快倾向叶子轩一方,契科夫愤怒不已,可面对这一招,他又根本无法出手化解。

  契科夫低喝一句:“你究竟想怎样?”

  “一,拿出一千万,留下两只手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二,你告诉我,背后的人,我让你滚蛋。”

  “我背后哪有什么人。”

  契科夫忍着腿部的疼痛,很无辜也很无赖地摊手冷笑,他自觉着也算一号人物,区区危险算得了什么?而且自己已经挨了一枪,这个时候软了骨头,这份疼痛就白刃了,也会让背后的人唾弃:“你有本事就爆掉我脑袋,绝不皱眉。”

  “你只欠我两只手,我要你命干什么?”

  自大的契科夫真不了解叶子轩的秉性,叶子轩对他强硬不置可否地一笑,随后枪口一偏,对契科夫的胳膊一枪,扑!又是一声闷响,契科夫的胳膊又多出一个枪洞,在他死死忍住疼痛的时候,叶子轩又一挪枪口,面无表情又是一枪。

  这一枪打在关节,契科夫再也无法忍耐,惨叫一声,左臂鲜血淋漓。

  几个同伴吼叫着冲上去,却被蝴蝶燕他们轻松撂倒,惨叫抽搐。

  契科夫吼叫一声:“你会后悔的。”

  “我从来不会后悔,哪怕是错,我也一错到底。”

  叶子轩满脸戏谑盯着受惊的契科夫,笑容格外好看,随后又是一枪,又打出一个枪孔:“两只手都是我的,我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!”说话间,他又先后开出两枪,契科夫连连惨叫,左臂多出五个枪孔,排在一起,显得触目惊心。

  这几枪下去,整个斗狗场都死寂了,契科夫身边的同伴也呆若木鸡,先前的义愤填膺烟消云散,更多是由衷的畏惧。

  契科夫环顾左右,发现同伴都悄悄向后挪步,他气得脸色铁青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几乎同一个时刻,三辆挂着军牌的白色悍马,簇拥着一辆白色宝马,气势汹汹地驶入涂山赌场,很快停在斗狗场的门口,十几个劲装男子跳出,围在白色宝马附近,四处戒备后,车门无声打开,钻出一个蓝衣女子,香气在夜空涌动。

  这名女子三十岁左右的年纪,不妖娆不艳丽,但五官精致身材高挑,裹着蓝衣的身体散发成熟气质,而她手上也没有武器和首饰,干干净净,双脚套着短袜和布鞋,那份白皙直接延伸到膝盖上面,笔直,浑圆,修长,让人**腾升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斗狗场冷漠传出枪声,还有撕心裂肺的惨叫,闻者心寒,见者惊惧,引得十几几个赌客探视,但很快又被吓得散开,蓝衣女子脸色难看,皱眉望向斗狗场,一名灰衣越人从围观的人群中走出来,快步走到蓝衣女子身边,带着担忧道:

  “阮小姐,我怕契科夫扛不住,把你招了出来。”

  蓝衣女子轻哼一声:“他敢?!”

  随着这两个字哼出,蓝衣女子俏丽的容颜微微一变,多了几分狰狞,气势压人,阮飘飘,涂山赌场的官方代理人,常年出入越国权贵场所,总统大厦也是常客,搞出今晚这好戏,不过是给何长青下马威,让上面看到何家并非是万能。

  继而维护她在赌场的绝对话语权。

  涂山赌场在越国各大行业来说,是来钱最快最多的偏门,每年通过亲信做账和打点几个关键人物,她能够拿走五成的赌场利润,然后再把其余利益层层分出,赚的盆满钵满,涂山赌场不怎么赚钱,是因为赚的钱近半集中在她的手里。

  貌似永远与黑道不沾边的她,才是涂山地下世界的真正王者。

  何长青跟何家的介入,官方转让的三成股份,还有何长青要求的经营权和话语权,让阮飘飘感受到巨大威胁,不仅是未来利润受损,搞不好还会被翻出旧账,所以希望借助契科夫的手,打压何长青让他无法冒起,谁知计划出了变故。

  她细细研究过何长青,可她却忽略叶子轩的出现,叶子轩不仅看出对赌端倪雷霆掌控了后台,让‘生病’的赛狮虎生龙活虎出战,还咬死契科夫带来的比特狗王,更是被叶子轩猜出背后有人,为了化解此事,阮飘飘不得不现身出来。

  “阮小姐,那小子很铁血,我有点替你担心。”

  在阮飘飘举步走入斗狗场的时候,灰衣越人又轻声补充一句:“你还是先打几个电话为好。”他还认出大姐大蝴蝶燕也在里面,继而猜测出叶子轩的显赫身份了,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,那家伙就是杀掉阮大智和越文妃的主,叶子轩。

  阮飘飘没有说话,只是嘴角翘起,带着一丝不屑,她连总统府都出入几十次,还怕一个外来户?

  “这是什么场所?”

  “开枪,伤人,惊吓客人。”

  “何长青,你要赌场倒闭吗?”

  被十余名壮汉簇拥的阮飘飘穿过走廊,走入犹如惊弓之鸟的人群,看着浑身是血满地打滚的契科夫,俏丽的脸蛋越发难看,她先是怒视合作伙伴何长青,上纲上线把罪名扣在后者的头上,随后又望向提枪的叶子轩,一脸威严的喝道:

  “赌场不准斗殴,开枪,你难道不懂规矩吗?”

  她的高高在上,气势不凡,却只换来叶子轩不咸不淡的一个冷笑,手中枪口又一移,扳机扣动。

  “扑!”

  子弹打在契科夫的右臂关节,咔嚓声响,刺激着每个人的耳朵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契科夫又是一声惨叫,本以为强大靠山来了,他不用再遭罪挨子弹,哪曾想死扛到底换来的是叶子轩戏谑。

  还有阮飘飘愤怒且无奈的颤抖:“混蛋——”

  契科夫充满希望的眼眸,渐渐绝望。

  叶子轩把枪口转到契科夫的手腕,那份滚烫崩溃着后者的意志。

  在叶子轩要扣动扳机的时候,契科夫身体颤动了一下,艰难挤出一句:“我背后的人,是阮小姐、、、、”

  他熬不住,低头招供,话还没说完,阮飘飘身边窜出一人,正是那名灰衣越人,一刀射向契科夫:

  “诬陷阮小姐,死!”

  出手极快,攻击更是凶猛,只是叶子轩速度更快。

  灰衣越人一动,叶子轩已横挡了过去,一脚踢开射向契科夫的匕首,随后一枪顶在灰衣越人的额头,扳机扣动!

  “扑!”

  子弹洞穿灰衣越人脑袋,后者身躯巨震,摇晃两下摔倒在地,死不瞑目。

  全场一片死寂,连风都好像已经死去。

  “这里只有一个声音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那就是我叶子轩!”

  PS:补更第十更,谢谢大家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