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六十一章 她要杀人了
    第九百六十一章她要杀人了

    “我们的赌局可以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,涂山赌场,八号贵宾厅,点燃一支雪茄的伊万斯基,靠在舒适的摇椅上,向几名白发老者点点头后,就把目光望向对坐的女人,声音很淡,但是众人却感觉那是一道震撼声响,如平地上突起惊雷,划破青天,刺破苍穹。

    坐在万斯基对面的是一个中年女子,长相很妖艳,精致五官,波浪发型,皮肤也比身后手下要白皙,特别是涂着鲜红唇膏的嘴唇,在灯光中很有诱惑气息,听到伊万斯基的发问,她也捏起一支贵妇人,笑容娇媚:“随时可以开始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徐徐吐出一口浓烟:“我可是俄国有名的赌徒,还拿过不少国际赌赛大奖,安定岛不请个好手对付我,派你一个女人对赌,是该说你们大意了呢,还是太轻视我呢?这一战下去,你们五十亿就没了,要吃糠咽菜三五年了。”

    妖艳女子幽幽开口:“红娘子是从不会输的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开赌,三局定输赢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掠过一抹戏谑,伸了伸手,示意由红娘子挑选对赌的玩法:“女士优先。”

    红娘子吐出一口白烟:“百家乐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哈哈大笑:“好,依你!”

    就在荷官要拿起色子给两人检验时,突然,红娘子手一挥,制止了荷官的行为:“我改变主意,先玩一盘色子!”

    在场数十人包括几名老者愣了愣,对于红娘子的临时变卦行为极为不爽,但是他们无权说什么,纷纷看向伊万斯基,伊万斯基脸上没有丝毫变化,手指轻轻摩擦着雪茄边缘,淡淡出声:“对于失败者,我总是有足够的耐心和忍让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红娘子冷哼:“今晚,你玩什么,我都奉陪到底、、、”

    两人作出最后的决定,荷官把一副新的色子交给两人检验,再交给作为公证人的三名大佬查看,确认没有做手脚后,她就摊开双手给众人审视,接着把六颗色子放入色盅里,用力的摇了起来,这时,伊万斯基和红娘子变得安静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齐齐竖起耳朵,辨认着色子的动静,色子在色盅里面的撞击声显得极为沉闷,一个耳力稍差的人根本听不清晰色子的撞击声,摇了数下后,荷官“咚”的一声将色盅用力按在桌上,接着又缓缓把手从上面离开,恭敬向两人开口: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和红娘子的眼睛都眯了起来,还对赌场荷官多了一抹欣赏,这最后一下撞击颇有门道,之前的点数,在最后一次撞击下已然发生了变化,而且这撞击声极为响亮,掩盖了色子彼此互相撞击的声音,又为猜测点数增加了难度。

    不愧是贵宾厅的荷官!

    念头转动之中,两人却没有停滞,把听到的点数输入旁边的平板电脑,十秒钟中,两人的猜测同时显示。

    荷官率先读起红娘子的点数:“一点,一点,三点,五点,六点,六点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看向伊万斯基的猜测:“一点,一点,三点,五点,六点,六点。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愣了一愣,发现两人的猜测一样。

    红娘子嘴角勾起一抹戏谑,瞥了伊万斯基一眼:“怎么跟着我?会不会太没出息?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不想跟你为伍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淡淡出声:“只是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此时,在公证人的示意下,荷官慢慢解开色盅,顿时六个色子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点数正是一一三,五六六。

    两人都说对了。

    红娘子叹息一声:“看来要下一场了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弹弹烟灰:“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在八号贵宾厅再度拉开一场豪赌的时候,叶子轩正啃着鸡腿站在屏幕前面。

    他聚精会神的看着双方一战,郭翘楚出去半个小时,很快把探听到的消息告知叶子轩:“安定岛跟俄国黑手党有难解恩怨,双方都往对手下死手,最近两个月更是袭击厉害,不是你杀我,就是我干你,听说双方死伤都超过三百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严重耗损着双方组织的实力,也影响着他们各种明暗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向叶子轩告知两方的艰难:“一个是俄国黑手党,一个是海盗头子,在陆地上干架,俄国人肯定能把海盗爆出几条街,但在海洋里,俄国人又免不了要吃亏,所以尽管双方都想弄死对方,可始终无法达成目的,只能慢慢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轻叹一声:“既然无法毁灭对方,那就只能和解过日子,不然无休止的厮杀下去,双方都承受不住,耗损严重,生意被抢,还会给其余势力冒起来打压,特别是安定岛,跟俄国佬干架后,日子难过,民运也半年没搞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每次要召集人员游行示威,就被俄国黑手党通风报信给印尼政府,让他们行动被打压或者流产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清晰告知安定岛局面:“安定岛从红丸号洗劫了一大笔钱,可遭受的国际舆论压力也很大,不得不把洗劫的六成钱财,拿去孝敬西方的大爷,武元甲日子不好过,所以安定岛通过几个江湖大佬传话,要跟黑手党一赌决胜负。”

    “输掉的人,将会失去五十个亿,见到对方还要绕着路走,赢得人,拿走五十亿,但不准再挑衅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扯开一个领子:“今晚对赌的人,是、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着屏幕淡淡出声:“伊万斯基和红娘子!”

    郭翘楚微微一怔:“叶少,你怎么知道?你认识他们?”

    “打过交道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边啃着鸡腿,一边看着屏幕上的伊万斯基:“他还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多了一丝震惊:“伊万斯基欠你人情?这家伙可是俄国黑手党副主席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描淡写抛出一句:“前天,在胡志明机场,我救了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皱起了眉头,眉间有一抹不解,难道前天对伊万斯基暗中放枪的不是安定岛?如果不是安定岛的话,还有谁敢对伊万斯基下手?可如果是安定岛干的,这么快就一赌了恩怨,有点匪夷所思,毕竟前天开枪,今天和解,太快。

    而且红娘子是带着重要任务上岸,要跟伊万斯基和解不需要这样隐秘,连乌索扬都不知道情况。

    叶子轩认定事情没那么简单,何况安定岛的老五都被俄国人干掉了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凝聚目光审视屏幕上的红娘子手下,一个个看似魁梧,但无论是举止还是眼神,都昭示他们战斗力不强。

    红娘子难得上岸一次,还是执行秘密任务,怎会只带这样一批废物?

    思虑一会,叶子轩向蝴蝶燕发出指令:“让空小寒把乌索扬带过来,记住,偷偷带到我面前,我要他认认人。”

    蝴蝶燕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又向郭翘楚微微偏头:“郭少,赌场必经之路摸一遍,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员埋伏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也点点头,随后就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空小寒推着一个黑色行李箱进入监控室,当蝴蝶燕把房门反手关闭之后,空小寒就把行李箱放倒在地上,哗啦一声拉开拉链,很快,乌索扬就从里面挣扎着坐起,大口大口喘着气,还惊慌喊道:“说好不杀我是,说好、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们要把你塞入箱子沉海?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着上前一步,把一杯红酒倒在他的嘴边,让后者能够润润干燥的嘴唇笑道:“放心,我不会杀你的,我答应过给你生路,就一定会给你生路,再说了,城防图你也还没有完工,我怎么舍得杀你,让你过来,是想请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顺便,让你帮忙认认人。”

    乌索扬缓过气来,看清了叶子轩,也感觉到没有危险,暗松一口气,随后有些恼怒道:“有你这样请人喝酒的吗?”

    叶子轩倒了一杯红酒,放在他嘴边让乌索扬喝下去,悠悠开口:“这样,够诚意了吧?”

    喝掉一杯酒,乌索扬情绪和身体得到了缓解,于是又挤出一句:“让我认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画面上,那女人,是不是红娘子?”

    叶子轩手指一点屏幕:“她背后的人,是她上岸的精锐吗?”

    乌索扬身躯巨震,抬头望向屏幕,眼睛瞬间瞪大,有些震惊,有些茫然,似乎诧异红娘子在这里出现,随后点点头回应叶子轩:“正是红娘子。”接着又皱起眉头:“但身后的人,应该不是跟她上岸的兄弟,这里有几个外围子弟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她这次上岸,跟随的是海上幽灵战队,安定岛顶尖的战斗人员,堪比雇佣兵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背负双手,重复一句:“幽灵战队?”

    此刻,八号贵宾的对赌已进入白热化,千万一个的黄金筹码像是白菜一样,丢出去,扫进来,再丢出去,再扫进来,伊万斯基的雪茄一根接着一根,但笑容却渐渐变得旺盛,红娘子的笑容则有些僵硬,几局下来,她输了差不多十亿。

    当伊万斯基又赢下一局时,他亲自起身把筹码扫了过来,还端起酒杯一口喝尽,笑着向红娘子开口:

    “谢谢安定岛的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面容娇媚的红娘子嘴角不停的抖动,十个亿对她来说不算什么,她今晚也不在乎输赢,可伊万斯基的叫嚣,还是让她感觉到不舒服,一抹阴霾在她的眸子里闪现,但很快又恢复笑容,点燃一支香烟,却没吐出浓烟,而是把香烟一口一口吞进嘴里。

    她像是青蛙吞噬猎物一样,把整个香烟吞入了肚子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声音轻柔而出:“还有四十个亿,伊万先生有本事都赢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乌索扬见到她最后动作,腾地挺直了上半身:“她要杀人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