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六十二章 暗战
  第九百六十二章暗战

  凌晨一点,伊万斯基的车队驶出涂山赌场。

  今晚顺顺利利进账五十个亿,俄国黑手党一干成员全都显得很高兴,既赢取了巨额钱财,又狠狠打击了对手,可谓是一举两得,虽然他们保持着专业素养,没有喊叫起来发泄兴奋,但脸上神情都昭示他们的愉悦,车子也是开得飞快。

  “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,只有风儿在轻轻唱,夜色多么好,心儿多爽朗、、、”

  飞驰的车队中,不时传来随行同伴的哼唱,展示着今晚的欢快心情:“在这迷人的晚上夜色多么好心儿多爽朗

  只是相比手下们的高兴,伊万斯基却多了几分沉寂,叼着雪茄徐徐吐出烟圈,眼里有着一丝深邃,像是在思虑什么,他想要让手下安静一点,但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,于是最终没出声制止,只是把对讲机的声音调小,接着安静抽烟。

  一名正在手舞足蹈的光头手下,见状就停止了动作,摸出一瓶伏特加递给伊万斯基,还低声一句:

  “伊万先生,我们胜利了,可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?”

  他的笑容很是灿烂:“五十亿啊,可以让我们好好休息几个月了。”

  面对亲信的好奇发问,伊万斯基把手探出车窗,弹一弹烟灰,随后淡淡出声:“确实胜利了,只是这一战赢得太容易了,容易的出乎我想象。”他微微眯起眼睛望向前方:“红娘子是美女蛇,经历大风大浪,手里又沾染无数鲜血。”

  他接过伏特加:“今天这样轻易认输,有点意外。”

  在今天对战之前,伊万斯基想过无数画面,或赢或输,但哪一个画面都好,他都认为会有一番恶战,今晚虽然有针锋相对,红娘子还不断拿话挤兑他,可是并没有他想象中的艰难,也没有输局翻脸的火药味,对方输了,就果断走人。

  “美女蛇又怎样?”

  光头手下流露一股霸气,嗤之以鼻地开口:“我们连续重创安定岛,干了他们多少条船?干了他们多少精锐?他们的经济和气脉,都快被我们打断了,还不低头岂不找虐?而且今晚对赌,我们赢得光明磊落,又有三位大佬做见证。”

  “红娘子技不如人,输了不夹着尾巴做人,还想怎样?难不成继续叫板?”

  光头男子哼出一声:“就那样弱不禁风的女人,我床上就能干死她。”

  在伊万斯基扭开伏特加喝入一口缓解心头压抑时,跟随多年的光头男子又哼哼不已:“如果不是打狗看主人,要给印尼政府一点面子,我们早杀上安定岛,干掉整天装神弄鬼的武元甲,听说老家伙这些年抢了不少钱,拿过来多爽。”

  伊万斯基挑开一个扣子,让晚风吹拂自己的胸膛,不知道为什么,对今晚的赌战,越想越是心塞,总觉得有什么事发生,随后对滔滔不绝的光头手下开口:“别大意,很多事不是表面看得那么简单,红娘子也不是你想得那样羸弱。”

  他淡淡补充一句:“红娘子本名叫赵思思,她的父亲赵关西曾是云顶山庄元老,参与了云顶赌场建设,后来夺权失利被迫转卖股份养老,也让红娘子落草为寇成了安定岛三号人物,红娘子的父亲是赌场筹建人之一,也是赌术高手。”

  “九七九八年的东南亚赌王。”

  伊万斯基也是一个粗中有细的人,他望着远处海面闪烁光芒的灯塔:“红娘子又是赵关西唯一的女儿,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红娘子怎么也该承袭他父亲几分风范,但今晚表现呢?三流赌客的水准,这点赌术远远超出我的想象。”

  光头男子摸摸脑袋,不以为然的抛出一句:“她爹是赌王,未必她也厉害,说不定她兴趣不在赌术,对了,不是说她枪法厉害吗?当初就是射击厉害被武元甲收拢,很可能她的精力都用在玩枪上了,所以她今晚输给我们完全正常。”

  “你是猪啊。”

  伊万斯基瞪了手下一眼:“红娘子真是这种水准,换成你是武元甲,你会让她拿五十个亿出战?”

  “钱多?脑子进水?”

  光头男子瞬间语塞:是啊,红娘子没有点道行,武元甲派她出战干吗?送钱吗?他又摸摸脑袋,还是想不通,于是低声向伊万斯基问出一句:“那今晚一战是什么意思?红娘子如是赌术高手,她为什么不认真对战?而要输给我们?”

  伊万斯基呼出一口长气:“我知道的话,那就不用担心了。”随后又听到对讲机响起,随车的领队传来声音,语气虽然还很恭敬,但兴奋更盛,询问伊万斯基今晚去哪里?要不要先庆贺一番,毕竟赢了五十个亿,从上到下都很高兴。

  感受到整列车队的兴奋,伊万斯基心里一沉,队伍有点得意忘形了。

  他没响应小头目去庆祝的建议,反而喝斥他们好好开车和戒备,随后摸出手机想要打电话,却发现手机关机了,伊万斯基眉头轻轻皱起,他的手机全天候开机,对赌时也只是静音,怎会关闭呢?他迅速开启手机,但闪烁一下又灭了。

  没电了!

  伊万斯基摇摇头,随后让光头男子拿过数据线充电,充电之余,他还问出一句:

  “对了,机场拿下的那对母子有招供出东西吗?以你们的手段,连一对妇孺都摆不平?”

  听到他这一句问话,光头男子神情变得尴尬起来,随后低声回道:“他们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了,但都是没价值,有人出钱让他们去机场挡一挡你,只要停缓你几秒钟,他们就能获得十万美元,其余的就都不知道,她们作出了出钱人的拼图。”

  “我们按照拼图四处悬赏线索,最后得知此人经常出入一间印刷厂。”

  “早上有兄弟过去查探,却发现印刷厂失火,全部烧死了。”

  光头男子摸摸脑袋:“线索也就断了。”

  “失火?烧死了?”

  伊万斯基淡淡出声:“杀人灭口?手段还挺狠辣啊。”

  光头男子问出一句:“伊万先生,你说,这背后是什么人啊?”

  “怕是我们的老对手,和解之前再打几记黑枪,看看有没有运气弄死我,那就剩下五十亿了。”

  伊万斯基拍拍有些昏沉的脑袋:“当然,也可能有人栽赃陷害,但无论如何都好,一定要揪出来。”

  “明白。”

  在光头男子点点头的时候,车子已经从盘山公路下来,来到涂山赌场山下的一条沿海大道,伊万斯基再度打开手机。

  他发现有八个未接陌生电话,还有几条短信,他皱着眉头打开,扫过一眼,短信只有一行字:红娘子要杀你!

  落款:王者护衣!

  伊万斯基瞬间想起叶子轩,脸色巨变,随后拿起对讲机喝道:

  “全体戒备!”

  话音刚刚落下,异变突起。

  前方,昏暗的路面猛然间灯光大亮,六辆白色悍马车子并排,灯光照耀,映得人睁不开眼,与此同时,左侧树林也是灯光大作,瞬间把伊万斯基的车队笼罩在刺眼灯光中,这些大灯全都是改装过的,一射,瞬间就让人眼睛无法睁开。

  黑手党的一辆车子,在司机闭眼的急转打方向盘中,砰的一声,撞断栏杆冲入了杂乱礁石中,接着一声巨响,车子四分五裂倒在沙滩,拍打的海浪顷刻打湿车子,也让爆炸火苗熄灭,其余车子见状本能猛踩刹车,躲避惨剧再度发生。

  “嘎!”

  八辆黑手党的车子顷刻横陈在路上,腾升一股轮胎摩擦的焦灼气息,

  伊万斯基神色一变,反手拔枪,沉声喝道:“跳车!”

  根本不用他说,光头男子他们已经打开了车门跳下去,对方有备而来,还严阵以待,目标明确堵截他们这一列车队,留在车里绝对是做靶子,事实他们余光也看到六辆吉普车上,探出二十多把冲锋枪,侧边也是长枪林立,杀气盎然。

  伊万斯基嗖一声翻滚了出去,力度很是猛烈,此地道路狭窄,加上车队一直在右侧行驶,现在一跳下去,顿时穿过了护栏,翻滚掉进栏杆下面的礁石中,摔得伊万斯基呲牙咧嘴,额头都渗出了鲜血,只是他咬牙忍住疼痛,闷不吭声。

  他发誓,今晚活着出去,一定跟红娘子死磕到底,还以为安定岛妥协求安宁,谁知道却是另一场设局,继而想通安定岛前些日子的示弱不过是麻痹自己,约自己豪赌一场了断恩怨不过是幌子,继而也就更加断定机场冷枪是对方所为。

  “哒哒哒!”

  几乎是他们刚刚触碰地面,空旷的夜色下,密集的枪声猛然响起,全部倾泻在车子的油箱上。

  车身瞬间变得面目全非,玻璃也全部碎裂,还有几名黑手党成员趴伏不及,被子弹打穿了身躯,一命呜呼。

  伊万斯基身体伏在礁石上,背后顷刻渗出冷汗,脸色狰狞,他现在明白五十亿为什么赢得这么轻松了。

  枪声还没有落下,侧边树林又探出两挺榴弹枪,对着车子连续扳机扣动。

  “轰!”

  一声巨响,火光冲天!

  价值数百万的八辆轿车当场炸得支离破碎,气浪像是波涛一样,连连掀起。

  六名黑手党成员被碎片砸中,惨叫弹起,子弹如雨点一样射过,六人如收割的稻谷,齐齐倒下。

  一副堪称好莱坞大片的刺激性画面,在这黑夜上演,残暴,凶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