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六十五章 神挡杀神,鬼挡杀鬼

第九百六十五章 神挡杀神,鬼挡杀鬼

    第九百六十五章神挡杀神,鬼挡杀鬼

    “老弟,今晚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,在海防市一处偏僻的码头,一艘造价不菲的奢华游艇亮起了灯光,海风吹拂的甲板上,换过一身衣服还上了药的伊万斯基,亲自拿着一瓶红酒走了过来,笑容很是灿烂:“这是波尔多的好酒,只跟长辈和朋友享用。”

    这艘巨大且昂贵的私人游艇,有三层舱室,装备防弹玻璃,导弹探测系统,尾部也有三层露天平台,布置风格迥异,底层平台小泳池后突出去很长一截的船尾,光秃秃,表面没放置任何摆设,内部停放直升飞机,再底下,袖珍潜艇。

    “今晚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拉着甲板上吹风的叶子轩,无比热情和关怀:“老弟,走,去后面露台喝酒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苦笑,撇不过伊万斯基的盛情,只能跟着他向游艇尾部走去:“司机大哥,其实你真不用这么客气,刚刚遭遇袭击,你肯定很多事情处理,没必要空出时间招待我,你说过,咱们是兄弟,来日方长,不急一时。”

    干掉红娘子的手下以及拿下红娘子后,叶子轩就让何长青回赌场坐阵,蝴蝶燕留下应付警察,自己亲自护送伊万斯基和光头男子回黑手党的据点,抵达这艘豪华游艇得到安全保障后赴后,叶子轩就想回赌场,但被伊万斯基强力挽留。

    伊万斯基喊着难得再遇,怎么都要留下聊一聊,叶子轩无奈,只能在游艇逗留,他倒不急着回去睡觉,也不担心明天的见面会,只是觉得自己留在游艇帮不上忙,反让伊万斯基抽时间招待自己:“我还是回去吧,过几天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就会离开越国了。”

    被叶子轩戏称老司机的伊万斯基,笑着拉紧叶子轩的衣服:“这几天我连连遇险,今天更是阴沟里翻船,死伤数十名忠心耿耿的兄弟,红娘子他们胆敢设局要我的性命,就表示他们不惧黑手党的报复,或者说他们有信心对付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他们袭杀我只是阴谋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的眼里有着一股清澈,声音带着一股子肃穆:“我担心他们会对我父亲玩花样,或者有针对黑手党内部的行动,武元甲旗下很多乌合之众,但也有不少精兵强将,还懂得借力打力地政治运作,所以我明天想赶回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什么阴谋,就雷霆把它拍灭,然后再调集兄弟跟安定岛干几架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向叶子轩表述着自己的决心:“这一次,他们势必要付出代价!”他轻哼一声:“红娘子用五十亿诱使我手下得意忘形,差点要了我的性命,但同样,这五十亿给我们很大运作空间,我把它丢出去,一百万一颗人头悬赏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亿,能买多少条命?”

    叶子轩点点头,随后一笑:“看来你手头的确有不少事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和伊万斯基相续走上了第三层舱室后部的露台,由于船舱呈锥形向上构建,这层的露台不大,犹如温馨的露天小客厅,六张造型别致的沙发,环绕一张玻璃圆桌,光头男子早等候桌边,桌上摆满丰盛美食和一打饮料,苏打水。

    四周,还站立十多名戴着耳机的黑手党精锐,腰身鼓鼓分立两边。

    “叶少,大哥!”

    见到两人走来,缠着纱布的光头男子毕恭毕敬拉开沙发,让伊万斯基和叶子轩坐下。

    伊万斯基邀请叶子轩坐下:“事情确实不少,但不妨碍你我兄弟喝几杯,再说了,如不是你出手救了我,我现在都被红娘子沉海了,哪还有小命处理事情?又何必急着干活呢?生命来之不易,不喝几杯压压惊,对不起我的重生啊。”

    他神情变得真挚:“当然,最关键最重要的原因,我想跟叶少多呆一会,这些年,有不少盟友,有不少伙伴,也有朋友,但兄弟却只有你一个,我现在不跟你好好聚聚,我怕将来没时间没机会,我的敌人不少,脑袋随时都会丢掉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不跟叶少尽兴,我担心会有遗憾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一怔,能够感受伊万斯基的真诚,伸手重重一拍后者肩膀:“好,今晚不醉不归,但不是为了将来不留遗憾,我也不希望你说这种晦气的话。”他一点酒瓶:“这波尔多红酒,是庆祝我们的相识,也是庆祝你我的胜利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哈哈大笑起来:“好,庆祝我们的相识,还有我们的胜利。”

    光头男子早已打开酒瓶,给两个高脚杯倒好了红酒,叶子轩跟伊万斯基端起酒杯,重重一碰就喝了个干净,伊万斯基笑着开口:“叶少,这酒不错吧?可惜这次来越国太匆忙,没有带几瓶伏特加原浆,不然那才够口感,那才够烈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笑:“改天有机会去莫斯科,一定跟你好好拼酒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一本正经:“说好了,有空要来俄国找哥哥玩,到时,要刀,要枪,要男人,要女人,哥哥都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咳嗽一声:“这些嗜好,不适合我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老弟也会尴尬,跟你刚才大杀四方完全不同啊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又大笑起来,尽露老毛子的粗犷作风,随即一拍叶子轩肩膀笑道:“对了,老弟,我有点好奇,你怎么知道我跟红娘子对赌?又怎么知道她要对我下手?”这几个疑团一直缠绕伊万斯基心头,让他心痒痒的,有着无尽好奇。

    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抿入一口红酒后道:“涂山赌场有我兄弟三成股份,今天我应他邀请过来游玩,在监控室吃饭时恰好见到你跟红娘子豪赌,最巧的是,我前天夜袭安定岛在胡志明市的一个据点,拿下他们七当家乌索扬。”

    “胡志明市一个据点?”

    光头男子止不住发问:“是不是郊外印刷厂?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点头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引得光头男子震惊不已,似乎没想到是叶子轩血洗了印刷厂,继而也就明白打冷枪的真是安定岛枪手。

    在伊万斯基眼里掠过一抹寒芒时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乌索扬跟着我来了赌场,认出红娘子,还捕捉到她杀人前的习惯动作,所以我判断你有危险,于是给你短信,给你电话,结果关机,我跑去贵宾厅的时候,你又已经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人又不便阻拦你,而且我不知红娘子什么时候下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所以我只能派人跟着你,同时希望你能早点看到短信。”接着,他又把一些可以告知的东西,一五一十说给伊万斯基,解惑后者心中疑问,最后灿烂一笑:“听到枪声响起,我就知道你们开战,于是赶赴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幸亏来的及时,你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他轻叹一声:“不然我会后悔没在赌场第一时间堵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够心细!够义气!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竖起拇指:“一面之缘,就不顾危险援助我,的确是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笑:“我是虱子多了不怕咬,反正都得罪安定岛了,不在乎再下一手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举起酒杯跟叶子轩再度一碰,随后一口喝下很是畅快,但很快捕捉到一些东西:“你兄弟入股涂山赌场,据我所知是澳门何家入股,他们又听从你的指令、、、你还叫叶子轩、、、”他忽然绷直身体,眼里闪烁一抹光芒道:

    “叶宫,叶少?”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隐瞒,爽朗一笑:“正是小弟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变得兴奋起来,亲手拿起酒瓶给叶子轩倒酒:“叶老弟的大名,我早就如雷贯耳,一直想要找机会结识,可是始终没有机会,没想到这次阴差阳错,咱们成了生死兄弟,上帝还真是厚爱我斯基,来来来,叶少,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一笑:“很想结识我?自家兄弟,不说客套话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客套话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笑容满脸:“当我知道是你杀了徐洪刚,我就觉得你是了不得的人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一愣:“这有关系?”

    光头男子下意识开口:“去年红场阅兵,那混蛋在莫斯科骗炮无数,还弄死了我们两名姐妹,大哥早想干掉他了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叹息一声:“无奈他跑得太快,后来又找不到机会,所以听到叶少割掉他的喉咙,我是由衷的高兴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“叶少,不说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看着叶子轩:“以后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,叶宫有什么需要,只要我能做到的,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有一个忙想请老哥帮忙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望着伊万斯基开口:“有一批武器,想要从胡志明市运到金三角,不知道老哥有没办法保证沿途安全?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大手一挥:“别说武器了,就是大炮、坦克,飞机,我也给你办妥。”

    他望向光头男子:“传令下去,从现在开始,湄公河的渠道,只为叶少服务!”

    “叶宫的武器,必须毫发无损抵达目的地,神挡杀神,鬼挡杀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