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六十六章 废了她

天才布衣 第九百六十六章 废了她

  第九百六十六章废了她

  早上六点,睡了两个小时洗了一个澡的叶子轩,准时出现在流金高尔夫球场。

  昨晚,他跟伊万斯基在游艇上促膝长谈,不仅天南地北的扯着闲聊,拉进双方的感情,还把军火运输一事敲定下来,为了整个合作万无一失,伊万斯基甚至让光头男子梅戈尔专门负责此事,他还自始至终都没问军火来历,军火用途。

  他向叶子轩展示着专业和素养,还保证绝对不会让货物出现问题,他有特殊渠道安全通过各方领域,伊万斯基还告知不需要叶子轩一分钱,如果叶宫非要给费用,那他也会把昨晚赢取的五十个亿分给叶子轩一半,毕竟叶子轩救了他。

  叶子轩感激他的帮忙,也欣赏他的真诚,于是真来了一个不醉不归,两人喝完十几瓶红酒才罢休,随后在游艇客房休息过夜,休息两小时恢复精神和体力,随后就赶赴这里跟越文星见面,山洞到码头这一百公里,需要越文星的点头。

  来的途中,叶子轩还给何长青他们打了电话,得知涂山赌场一切正常,越人员工散去,运作正常,蝴蝶燕也完美应付警察的查问,把责任全部推在红娘子的身上,海防市官员也给了何长青电话,让他早上带资料去办理股权变更手续。

  如常运作,让叶子轩松了一口气,也就推测出越文星他们的态度。

  “越叔,早上好。”

  虽然越国还不太富裕,但这处高尔夫球场却毫不含糊,一面朝海,三面环山,场地极佳,设施奢华,视野更是开阔,标准的十八洞,叶子轩被一名副官领进来的时候,越文星正跟三个恰好也来这里打球的官员闲聊,脸上笑容很温润。

  三个官员有些熟悉,随后叶子轩想起当地报纸上的照片,辨认出是海防市几个高官,其中一人还是警察局长,叶宫已经把根在越国扎下,关系网也蔓延全国,几个市局高官,不值他刮目相看,穿身休闲装的他走过去,仅仅点头微笑。

  “子轩,你可迟到了。”

  见到叶子轩现身,越文星很直接舍弃三名高官,快步走向叶子轩,笑容热情:“待会让我两杆。”

  越文星对叶子轩有着巨大好感,除了清楚这个小子背后拥有多么惊人的能量之外,还有就是叶子轩从来不摆架子,一直以谦卑态势面对他这个长辈,让他感受到足够的尊重,当然,叶宫的一掷千金也有原因,一亿一亿,佛也会动心。

  听到越文星的话,叶子轩哈哈大笑起来,快速上前几步,跟他直接来了一个拥抱:“越叔叔球技已炉火纯青,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才勉强跟你打一个平手,让你两杆,我岂不是要输个一塌糊涂?你是长辈,应该让着后辈才对啊。”

  “你这滑头,捅刀子捅得漂亮,说话也说得漂亮,想占你一点便宜都不行。”

  越文星拍拍叶子轩的肩膀,没有什么恼怒,反而多了一分高兴,松开后就伸手他示意往前走:“昨天接到蝴蝶燕的电话,我还有点不相信,你小子好不容易回去华国,怎么又跑来越国呢?涂山赌场的事,我才明白你为何去而复返。”

  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叔叔压力很大?”

  越文星嘴角勾起一丝傲然:“说没有压力,那是不可能的,毕竟阮飘飘是著名交际花,没几分手段和靠山,她哪里能打理涂山赌场这么多年?又哪能在一群老狐狸面前玩把戏?但那压力,说穿也就那么回事,掀不起叔叔半点根基。”

  他显然已经知道赌场发生的事,事实蝴蝶燕昨晚也给他发了邮件:“再说了,赌场风波明摆着是阮飘飘不对,虽然你伤人杀人手段过激,但换成我在你那位置,只怕也一样做法,毕竟在对手的地盘,不杀鸡儆猴只怕连门都出不了。”

  “而且她做了一件愚蠢的事,触犯了我们心里的那根底线。”

  叶子轩接过早为他准备好的高档碳钢球杆,动作熟练地抖了一抖:“罢工?”

  越文星竖起大拇指,掠过一抹赞赏开口:“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!没错,就是罢工,这是她做的最愚蠢事情,在我们角度看来,赌场代言人位置只有一个,她遭受到何长青的威胁,明争暗斗很正常,甚至我们还希望看到这种争斗。”

  “这样,赌场才会有竞争,才会有制衡。”

  越文星很直接向叶子轩告知上层人的想法:“我们还早早敲定了方案,为了盘活赌场赚取利润,可以给何长青一定的话语权甚至再加一成股份,但最终还是要阮飘飘说了算,涂山赌场必经是国营企业,这决策人位置还是越人为好。”

  叶子轩点点头:“理解。”

  越文星走到一个白球前面:“可没有想到,她既然失心疯玩起罢工,如果不是你及时主持大局,只怕赌场昨晚就无法运转,一晚营业收入还是小事,影响未来客源是大事,涂山赌场是越国对外窗口,除了经济收入,还有政治意义。”

  对于涂山赌场这个孩子,越文星这个父母比保姆阮飘飘更为重视:“它有现在规模,耗费官方多少精力,她不记得,可我们记得,哪里能容得她胡闹?”他的眼里还迸射一抹光芒:“可能她掌控赌场太久,都忘记谁是真正的主人。”

  越文星啪一声击飞白球:“所以我们昨晚对她严厉斥责,还决定把她撸下来,赌场决策人,我决定赌一把,交给你跟何长青。”他扭头望着叶子轩笑道:“我对你还是信任的,不过分红你们要提高三成,这样才能堵住很多人的嘴。”

  “翻倍!”

  叶子轩毫不犹豫接过话题:“只要越国官方把决策权交给我们,再把何家股份变为四成,我不仅保证涂山赌场三百六十五天正常运行,还保证给你们以往的双倍分红,越叔叔去年的四千万分红,我可以保证,年底能够拿足一个亿。”

 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,越文星收回球杆的手微微停滞,随后缓缓回头看着叶子轩:“你小子,口气挺大的啊,分红翻倍,行,只要年底你能给名册上的人双倍分红,我就说服他们给你增股一成,但如果报表难看,叔叔可帮不了你。”

  “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  叶子轩上前一步,对着面前白球一击:“给你们去年的双倍分红,赌场叶宫说了算,明年增股一成。”

  虽然按照现在账面的营业额推算,上交越国国库固定的份额,再给越文星他们双倍分红后,叶宫一年几乎等于白做甚至要倒贴,但叶子轩依然毫不犹豫答应,除了他相信何长青能让赌场更加旺盛外,还有就是他知道阮飘飘贪了不少。

  这一笔拿出来,可以弥补不少缺口,所以他有着绝对信心。

  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

  越文星跟叶子轩击掌三下定下承诺:“对了,阮飘飘是女流,没必要跟她一般见识,给我面子,不要再跟她计较。”他劝告叶子轩:“虽然叔叔不怕她背后那些人,更明白你无所畏惧,但开门做生意,求的是财,纠缠不休会双输。”

  “她背后还是有几个能人的,不怕他们有理智,就怕他们失心疯。”

  叶子轩轻轻点头:“好,我不跟她再计较,双方恩怨就此为止。”

  随后追问一句:“但如果阮飘飘再算计我,我该怎么处理?”

  越文星皱起眉头:“她如果脑子没进水,就不会再去招惹你。”随后回应叶子轩:“她真再搞事,你可以废了她。”

 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,笑容很是灿烂:“有你这句话,我就有底了。”

  “你啊你,真是一个小混蛋、、、对了,昨晚赌场山下的激战怎么回事?”

  越文星手指点点叶子轩,随后想起一事问道:“警方早上给我传了消息,是俄国黑手党跟安定岛火拼,我虽然知道他们有不解的恩怨,可怎么跑到越国来开战?火力还很惊人,而且警察局长还跟我说,蝴蝶燕和赌场的人也在现场。”

  “你又卷入进去了?”

  叶子轩笑了起来,踏前一步开口:“不瞒越叔叔,我确实卷入进去了,只是我被迫卷入,他们双方在赌场附近开战,叶宫兄弟好奇去探视,结果被杀红眼的海盗射击,避无可避只能死磕,不过海盗已经消灭,黑手党也消失无踪了。”

  越文星皱起眉头:“他们还会不会再火拼?”

  叶子轩知道他担心什么:“我可以向你保证,他们不会在越国再开战。”

  越文星向前走了一段路,随后又对着一个白球击出去:“我不管他们什么恩怨,也懒得追究昨晚真相,只是希望以后不要出现这种火拼,昨晚是给你和叶宫面子,不然我早调越军灭了两伙人,长枪、短枪,还有榴弹炮,动静太大。”

  “这半年来,越国太折腾,要休养生息了。”

  叶子轩点点头:“我跟黑手党有点交情,我可以向你作个保证,不会再大规模枪战。”

  越文星一愣,拍拍叶子轩的肩膀:“年轻有为啊。”他捕捉到很多东西,但没有再点破,话锋一转:“对了,你让蝴蝶燕约我打高尔夫球,应该不是纯粹想跟叔叔叙旧吧?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,只要不违背我底线,能帮就一定帮。”

  “我想运一批东西离开越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