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六十七章 混战
    第九百六十七章混战

    “我想运一批东西离开越国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没有虚与委蛇,这件事总是需要跟越文星沟通,越是遮遮掩掩,越容易让他生出诧异,不如落落大方回道:“从胡志明市的山区到西贡码头,一百二十公里的路程,我希望畅通无阻,没有阻拦,没有检验,码头也不用报关。”

    越文星瞳孔凝聚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批东西,不是我不想告知越叔叔,只是你知道没有弊无利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微微挺直身躯道:“但我可以用人格向你保证,这批东西绝对不会伤害越国的利益,相反,它的运走对越国是一件好事,不然泄露出去又是一番血雨腥风,而且它对我是宝贝,但对越叔叔来说是废物,越叔叔对它看不上眼。”

    越文星沉静一会,想起江湖那个传闻,脸上有着已洞察一切的睿智:“米军遗漏的军火?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怔,随后没有隐瞒:“没错!”

    越文星的眼里闪烁一抹玩味:“我一直以为那是无稽之谈,没想到真有这玩意,不过你说的对,那些武器放在三十年前,会是我眼中的宝贝,我也绝不可能让你运走,可现在,它对于我来说就是废物,越军的装备已不是它能相比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规矩,我应该把它销毁,可出于安定需要,还是让它悄无声息离开吧,免得江湖大火拼。”

    他的笑容很是深邃:“也让你再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流露欣喜:“谢谢越叔。”

    越文星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物件,一个非金非木的令牌:“我待会让副官去一踏胡志明市,他会给你作出相应的安排,给你的车队标上军需,另外,这是我的信物,连级以上军官都认识,拿着它,遇见越军,一百三十公里畅通无阻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上了船,我就难于照顾,湄公河太多势力掺杂,叔叔鞭长莫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挺直身躯:“谢谢越叔,只要从山区到码头安全就可,其余路段我已经作出安排。”

    越文星再度笑了起来,拍拍叶子轩的肩膀开口:“年少有为啊。”然后大手一挥:“走,打球。”

    在两人打球吃饭促进感情的时候,何长青也带着一干助理和律师走出海防区特区办公室,跟一票越国官员握手告别,脸上笑容如春风一样明媚,身边众人也是相似高兴,十分钟前,他就代表何家和叶宫,跟越国官方办理了股权手续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从现在开始,何长青就是涂山赌场的第二大股东,而且官方明确了他的请求,何长青会是涂山赌场的决策人,以后经营上面的事务由他全权代理,这让何长青彻底松了一口气,有了决策权,他就有信心把涂山赌场搞起来。

    昨日的郁闷,今日的高兴,让何长青感觉到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“知会赌场,准备十桌酒席,一千个红包,今天中午,好好祝贺一番,也犒劳辛苦的兄弟姐妹。”

    走入电梯的何长青向秘书发生一个指令:“再把消息告知叶少,让他中午过来聚餐。”

    漂亮的秘书恭敬低头:“是!”

    一干助理和法务人员全都很高兴,今天确实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,可惜,应了一句话:人生之事,十之不如意。

    当何长青带着十几人从两部电梯出来走到市政大厅的时候,一伙衣光领鲜的年轻男女也从大门走入进来,言谈举止一个个俨然目中无人,不准喧哗的字眼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无视,几名市政人员不仅不敢制止,反而悄悄后退几步躲避。

    显然都清楚这批人是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何长青抬头扫视过去,一眼锁定中间一人,阮飘飘。

    今日的阮飘飘,放下长发,身着一袭黑灰色窄裙以及白色丝衬衫,小蛮腰在它们的包裹与衬托之下,不但显得纤细动人、而且还随着她的脚步摇摆生姿,但更吸引众人眼光的则是,那结实而浑圆的长腿,简直要勾走了不少人的灵魂。

    阮飘飘的身边,还有几名被众人簇拥的衣饰华丽青年,一个个倨傲不已,不可一世,跟在阮飘飘身边鼻孔朝天,好像全天下都不入他们法眼一样,阮飘飘见到何长青一伙人,冷笑一声,领着二十多名同伴走了过来,阴阳怪气的开口:

    “何少,早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根本不给何长青等人深思熟虑的时间,大步流星地靠近,很快,两伙人接近,何长青不以为然撇撇嘴,而后边几个漂亮秘书和助理则露出一丝不安,她们都清楚阮飘飘跟赌场跟何长青的关系,所以也都能嗅到阮飘飘的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何长青瞄了挡住去路的阮飘飘一眼:“你也很早,今天本想跟阮小姐好好一聚,无奈要回赌场主持大局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轻轻一偏:“阮小姐,让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吴少,我刚才和你说的何家大少,牛哄哄的那一位,就是眼前这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可是涂山赌场代言人,看他们得意样子,估计文件都签了。”

    阮飘飘伸出修长的手指,点着何长青皮笑肉不笑:“灰狗也是他的杀所杀,一枪爆头,很威风的。”

    在何长青眉头皱起的时候,阮飘飘身边的一名蓝衣青年,恍然大悟“哦”了一声,显然他就是阮飘飘所说的吴少了,他看着气度不凡的何长青,笑容很是古怪,随即勾起一抹戏谑:“这么威风?一个外来户,来越国伤人杀人夺产?”

    他脱离人群前行两步逼视何长青:“真以为这里是你家啊?真以为这里是小澳门啊?”

    阮飘飘笑着出声:“何少年轻有为,整个天下也难入他法眼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轻描淡写一瞥,感受到对方的敌意,心想这傻叉是谁啊,狂妄得好像是越国总统一样。

    他把目光落在阮飘飘脸上:“搬靠山了?还闹?不怕折了自己?”

    “哟,哟!威胁我家飘飘,找死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没等阮飘飘回应何长青,蓝衣青年就上前一步,狞笑不已:“信不信,我一句话,就把你撂倒在这?”

    他说话怪声怪气,还带着一股阴柔,但比声色俱厉更令人忌惮,反手把两名何家助理扇翻在地,气焰嚣张。

    几个何家女秘书打了一个寒颤,下意识后退,她们都是何家正当工作人员,干活行,打架真不行。

    “识趣的,主动滚回三楼,给特区办的人说,你不入股了。”

    蓝衣青年卷起衣袖,露出价格不菲的天梭表:“非要抢飘飘的东西,我不在乎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没有?澳门仔?”

    他一边向何长青发出警告,一边伸手去拍后者脸颊,阴笑出声:“还有,给飘飘道歉。”

    手掌打在何长青脸上,啪啪作响,身后同伴哄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何长青没有半点废话,一脚猛地踹出,阴柔青年措手不及,被何长青踹了一个正着,一声闷响,向后跌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吴少!吴少!”

    几名同伴及时出手,才把阴柔青年身躯稳定下来,两名女伴还被挤到一边,阮飘飘身子也踉跄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妈的!踹我?”

    阴柔青年捂着腹部,怒不可斥,向十多名同伴和保镖吼道:“给我废了他。”

    他的狐朋狗友,以及六名保镖一涌而上,对何长青他们大打出手,市政大厅顿时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三人饿狗一样扑在何长青身上。

    尖叫四起。

    几乎同一个时刻,正跟越文星吃完早餐的叶子轩,手机刺耳响起,接听,传来喊打喊杀声,还有女人的慌乱喊叫。

    他眉头轻轻皱了起来,大致问清楚怎么回事,就起身拍拍越文星的肩膀,笑容很灿烂:“越叔,我有点事,先走。”

    他还摆摆手:“晚点见。”

    越文星眉头紧皱,感觉要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PS:谢谢此生不二情打赏作品200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