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六十八章 长驱直入
    第九百六十八章长驱直入

    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市政大厅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阮飘飘一伙人显然是有备而来,在何长青踹飞吴少后,十余名同伴马上大打出手,凶神恶煞围攻何长青,几个何家助理和法务人员试图保护少主,却根本挡不住吴少他们冲锋,人墙顷刻被冲的七零八落,几名漂亮秘书也都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对方没有丝毫怜香惜玉,毫不客气踹上几脚,把她们打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何长青这次来市政大厦签订股权转让协议,除了身边十多名工作人员之外,还有二十多名荷枪实弹的保镖跟随,只是为了低调,也为了不刺激越人神经,他只带工作人员进入大厦,保镖全都留在外面的车队,因此这混战照面就吃亏。

    除了何长青撂倒三名对手外,十多名男女助理和法务人员,瞬间被对方冲垮,何长青冲上去勉强解救两个,但其余依然避免不了鼻青脸肿的下场,他拳头挥舞又撂倒几人,趁着几名官员跑过来劝架的空档,把一名女秘书丢出了缺口。

    何长青吼出一声:“艾小薇,叫保镖杀进来。”

    被称呼为艾小薇的女秘书先是犹豫,担心何长青有闪失,但很快清醒过来,踢掉高跟鞋找何家保镖支援。

    “吴少,不要冲动!”

    “吴少,都是自己人!”

    几名赶赴过来的官员先是一怔,随后向吴少和阮飘飘喊叫起来,脸上苦楚和无奈清晰可见,市政大厅混战,虽然没有动刀动枪,但影响也足够恶劣,特别是何长青属于外籍人士,阮飘飘他们这样群攻,只会给海防市带来不好的影响。

    阮飘飘娇喝一声:“谁跟他是自己人?你们别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他刚才踹吴少一脚,你们去跟吴老交待?”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搬来一尊大主,哪会允许这些官员捣乱?挥手让人拦住他们劝架。

    这个空档,何长青又踹飞一人,很是生猛,随后吼出一声:“阮飘飘,你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废了他!”

    此刻,吴少一把推开几名劝告的特区办官员,左手放在嘴边吹出一声口哨,随着这个声音发出,前门跟后门又涌入两批身材魁梧的男子,他们一脚踹开横挡的物体,如狼似虎向何长青扑了过去,杀气腾腾!空间瞬间被这两批人压缩。

    几名政府人员尖叫着四处散开,不再听从官员指令拉架。

    何止是有备而来,完全是精心准备。

    “我是何家何长青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面不改色盯着这批人:“我是涂山赌场决策人!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向这些人报出自己来历,还有跟越国官方的关系,想要以此来摆平无知无畏的家伙,但没有迟缓凶徒的脚步,他们像蝗虫一样靠近,十多名何家人被踩的哀嚎不已,吴少一边搂着阮飘飘的柳腰,一边指着何长青怒吼一声:

    “狗屁决策人!”

    “干他!”

    在阮飘飘耐人寻味的笑容中,无数猛男气势汹汹冲过去,几名何家人挣扎着起身护主,却被这伙人毫不客气起脚踹飞出去,接着又是一顿拳打脚踢,彪形大汉一波一波的涌上来,前面的人即使不动也会被后面人挤上,场面很是壮观。

    被围住的何长青,衣服散乱,原本意气风发的发型,此刻已经变得凌乱,但他没有丝毫惧意,双手紧握,左看右瞧,警惕生前身后的动静,眼神凶狠如一头受困的猛虎,有点狼狈,但更像个爷们,今天就算要倒下,也要拉几个垫背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后边一名一米八的猛男稍向前迈步,何长青迅速摆臂旋身,左脚呜的一声向后猛扫,想背后偷袭的壮汉躲避不及,腰部被狠狠扫中,剧痛难忍,满面惊容地往后跌出,摔倒在地,下一秒,何长青右拳冲出去,把另一人一拳干翻在地。

    第二人倒地的时候,何长青又来了一个凌空翻,咔嚓一声,踢中另一人的下巴。

    举手投足之间,他轻易放倒了三人,几名靠近的五大三粗汉子眼底闪现一抹惧色,不敢轻易冒进,何长青赌术不错,枪法不错,近身战也不太差,这些年跟着郭翘楚厮混,制敌狠手学了不少,所以对付十个八个猛男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只是对方始终人多势众,今天又是有备而来,这些猛男虽然没有穿军装,但举手投足都能感受到军人风范,所以撂倒十人后,何长青背部被两支军靴踹中,肩背几处骨头疼痛欲裂,他闷哼一声,咬牙转身,手腕疾转,两拳齐齐轰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个下巴碎裂的声音,几近叠加成一记,显得格外悠长,又令人毛骨悚然,两个背后偷袭的猛男,同时捂住流血的嘴脸急退,手指的缝隙间溢出猩红血水,洒落地板,只是这个空档,一人猛地扑了上来,张开双臂抱住何长青的大腿。

    吴少没放过这个机会,吼叫不已:“弄他!弄他!弄死,弄残,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想要一脚把对手踢飞,可是对方抱住死死不放,一拳落下,重重击在对方背部,一口鲜血从后者口鼻喷出,但这名壮汉依然没有放手,何长青准备再下死手,背后又被一脚踹中,接着又有两人飞扑过来,几人瞬间滚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十多名大汉一涌而上,对着何长青拳打脚踢,何长青顷刻就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从未被吃过这样亏的何长青,此刻正遭受小角色的凶悍践踏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何长青怒吼着推开几人,想要挣扎着起身,但刚刚直立上半身,又是两脚从背后踹中,他踉跄着再度倒地被人猛踩。

    何长青的脑袋又多了几道血迹,衣服也破烂不堪,几名何家人喊叫要冲上来救主,却被十多名猛男按倒在地,一名特区办的官员,从惊愣中反应了过来,大声吼出一句:“住手!住手!这是何家大少,这是越参谋点名要合作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名特区办官员知道自己的职位和身份,无法制止阮飘飘和吴大少的举动,毕竟吴少他爹是越军政治总局主任,双手数得过来的人物,自己一个小人物根本不够对方塞牙缝,所以只能再度点出何长青身份,还有他背后的靠山越文星。

    他还拉着吴刚烈的衣袖:“吴少,给我点面子!”

    “刘局,面子什么时候都可以给你。”

    吴大少,吴刚烈皮笑肉不笑:“但今天不行,这人得罪了飘飘,还杀了我一条走狗,刚才更是踹我一脚,我不弄他,他会当我废物。”他还意味深长补充一句:“刘局,涂山赌场股权转让,我很不满,但我知道跟你无关,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你最好也识趣点,不要跪舔我讨厌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特区办官员嘴角牵动,随后艰难挤出一句:

    “吴少,何少背后是越参谋啊,他很快就是国防部长,万事留一线、、、”

    他还一指被人拳打脚踢的何长青:“而且何家是世界级的赌王世家,人脉丰厚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靠!越国这地方,哪有何家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吴少狞笑呼喊:“这里,老子最大,越文星发怒又怎样,骂我几句,他敢毙我?”

    “大你妹!”

    何长青捞到一个皮鞋,直接砸中吴刚烈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换来更多拳打脚踢!

    此时,何长青救出去的艾小薇,正在市政大厦远处的一条林荫大道夺路狂逃,她去找车队旁边的何家保镖,可是刚刚抵达,四周又多了两辆卡车,涌出数十名荷枪实弹的军警,刀枪林立要何家保镖接受检查,警方怀疑他们非法持枪。

    何家保镖稍微反抗,这批军警就马上下狠手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执掌生杀大权的国家机器,何家保镖虽然愤怒,但也无奈,始终不可能跟他们硬碰。

    艾小薇虽然长相很不错,但不代表没有脑子,很快意识到对方有备而来,何家保镖也在阮飘飘他们的算计中,于是二话不说就转身就跑,见到她惊慌失措的跑路,跟上来的一名魁梧汉子,像小孩子发现新玩具一般,指着她兴奋喊叫:

    “这里有一个,这里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喊叫,四名猛男低吼着,满脸狞笑的紧跟着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今日任务,就是拿下何长青全部人,再以此来做筹码让何家放弃,越文星妥协,让阮飘飘能够重返涂山赌场。

    反正何长青先踹一脚,他们做再多的事也能占据道理。

    四人追逐漂亮艾小薇的架式,就好像是一群欢快的髦狗在追逐麋鹿。

    “滋!”

    就在狞笑着的四人要追上漂亮艾小薇,一记刺耳的摩擦声音,随后一辆轿车呼的横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四人躲闪不及,直接被轿车横扫了出去,跌出十多米,口鼻喷血。

    车窗落下,露出叶子轩半张脸,随后,他一踩油门,车子窜出,对着四人的小腿毫不留情碾压过去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随后就是一记凄厉的惨叫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叶子轩看都不看,一转方向盘,车子像是利箭一样,窜向了市政大厦。

    这时,车载电话响起,传来蝴蝶燕的声音:“叶少,阮飘飘找的是吴刚烈,政治总局主任,不好招惹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出声:“本少干的就是主任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郭翘楚带着一大批人现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