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六十九章 死磕到底
    第九百六十九章死磕到底

    “呜!”

    叶子轩开的车子像是疯牛一样,直挺挺向市政大厦冲了过去,几名戒备的吴家人员躲避不及,直接被车子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没死,但一个个骨折吐血,倒在地上惨叫不已。

    叶子轩看都没有看他们死活,车子横在门口,随后一脚踢开车门,单枪匹马向市政大厅走去,此时,几个越文星手下的副官也赶赴过来,他们显然也知晓情况了,清楚叶子轩性格的他们奔出车门,试图拦住叶子轩:“叶少,冷静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叶子轩毫不犹豫踹开他们,头也不回向大厅走入,几名副官挣扎起来,半死不活的喊着:

    “叶少,叶少,你不能鲁莽啊,不能啊、、、”

    随后,他们又手忙脚乱给越文星打电话,涂洪刚被割喉的事情,虽然被华国压制不为大众所知,但越文星他们却是一清二楚,虽然这里是越国,但谁能保证叶子轩不敢下手?这小子,杀阮氏三兄弟和越文妃的时候,可是连眼都不眨。

    这时,已经有人见到叶子轩撞飞同伴,喝斥着调来一队人手攻击。

    面对十多名吴家精锐的攻击,叶子轩脸上地情绪没有丝毫变化,他的身体依然微微前倾,神情冷冽,脚下没有停滞,但也没有加快,只是稳定地按照他起步速度,向对自己出手的吴家精锐行去,今时今日的他,不是人多就能挡住的。

    “去死。”

    一名身材魁梧的猛男双眼微眯,感觉到一股股刺骨地寒意,从叶子轩身上透出来的气势,让他们无形中感觉到危险,于是他不再犹豫,怒吼着向同伴发出指令,唰的一声,十几人一起向叶子轩冲出拳头,拳头凶猛,席卷着四周气流。

    没有砰砰砰的拳头相碰,甚至都让人感受不到交锋,叶子轩只是稳定地探出手,刁住其中一支手腕,猛地一折,接着一踹,他地速度在混战人群中,并不显得快,而且出手之势也并不如何绝妙,然而每一次探出,都会炸起咔嚓声响。

    惨叫不断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一名光头猛男眼里射出一抹怒火,手指一挥,两名同伴从侧边向叶子轩扑了过去,一前一后,招式极为老道狠辣,他们选择的偷袭方向是叶子轩左边,显然要趁着叶子轩右手探出的空挡,把他撂倒在地,叶子轩左手探出,没有花俏。

    他踏前一步,一把捏住前面大汉的咽喉,硬生生把他拖离开地面,随后身子一转一侧,把手中大汉向后一砸,砰!砸出去的大汉和后面攻击的同伴相撞,两人瞬间摔翻出去,落在地上哀嚎不已,接着右手依然一折,把目标手腕折断。

    叶子轩走出八米,伤了九人,全是手腕折断,白骨刺出,鲜血淋漓,失去战斗力。

    凄惨的声音仿佛发自于地狱,撕裂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叶子轩之势无人能挡,顷刻之间十多名吴家精锐就全部倒在地上,不仅后面副官目瞪口呆,就是里面听到动静望来的吴刚烈几人也目瞪口呆,在地上的何家成员也是一脸愕然,听过叶子轩的太多传说,但真正见到他身手,只能说、、

    神鬼莫测!

    四人吼叫着一起出手,想要雷霆撂倒叶子轩。

    叶子轩二话不说冲击人群,悍然出手,狠辣残忍,四人瞬间被抛飞,身体离地,狠狠摔出几米。

    血染长空!

    太霸道了!叶子轩的身手冲击着众人的视觉,虽然吴刚烈阵营还有五十多人,可是没人敢擅动攻击,而且围攻何长青他们的人也下意识停手,全都目光炯炯看着叶子轩,有敌意,有好奇,但更多是忌惮,宛如狼群走入更凶猛的狮虎。

    也许是嗅到叶子轩的危险,也许是想看看下步发展,全场安静了下来,还停止了动手,更是任由叶子轩穿过人群,缓缓走到地上的何长青身边,叶子轩看着头破血流,双手抱着脑袋的何长青,伸手一拉他的胳膊:“何少,没事吧?”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的声音,死死扛住不出声的何长青,蜷缩的身体颤动了一下,随后展开,他咬咬牙睁开眼睛,抬起头,在叶子轩的搀扶中站起来,随后一脸愧疚开口:“叶少,对不起,给你丢脸了!”接着又挺起胸膛:“不过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,我刚才一个挑翻十几个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丢脸的,对方仗势欺人,你能撑成这样已经不错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伸手为他抹掉遮眼的血迹,瞧着狼狈不堪的何长青,何长青口鼻出血,额头、鼻子、脸颊都有伤口,衣服和裤子沾染点点鲜红,尤其耳根处被军靴凿开个血口子,没破相,但也吓人:“不过你放心,没有人可以欺负我兄弟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挤出一丝笑容,宽慰着叶子轩开口:“不用担心,我真没事。”

    何长青想要装的潇洒一点,不让自家兄弟担心,结果不小心牵扯到伤口,顿时呲牙咧嘴,还不受控制吐出一口血,这时,郭翘楚拖着一条腿走入进来,身边跟着赤足的艾小薇,看到何长青如此狼狈,他眼里顿时闪烁凌厉,喝出一声:

    “老表,说,谁下的重手?”

    不等何长青开口,艾小薇指着吴刚烈一伙人:“这些混蛋!”

    叶子轩跟郭翘楚同时向对面望过去,恰巧吴刚烈和阮飘飘等人已压制住叶子轩身手的震撼,享受着群殴何长青的胜利和快感,见到叶子轩和郭翘楚冷眼扫视自己,一名华衣青年喝出一声:“看什么看?再看连你们都一起揍了,不长眼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阮飘飘已认出了叶子轩,伸出修长手指一点道:“吴少,他就是何长青的人,也是开枪杀掉灰狗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一夜之间几近失去所有女人,很是愤怒,很是不甘地看着叶子轩跟何长青,是这两个人夺走了她心血,还让她遭受到上面的斥责,这些年顺风顺水习惯了,阮飘飘无法忍受涂山赌场的现在局面,所以她搬出最为依仗的大山讨回公道。

    换成平时,她肯定会摸摸叶子轩的底细,只是现在急着报复和讨回场子,她根本没时间做功课。

    而且不管是谁跟她叫板,断她财路,阮飘飘也要死磕到底。

    吴刚烈又哦了一声,冷冷戏谑开口:“就是这小子捣乱?”

    叶子轩眯缝眼眸,一股森然气息迸发:“阮飘飘,你们完了。”

    在阮飘飘不置可否一笑时,吴刚烈皮笑肉不笑:“小子,杀我的人,想过后果没有?”

    他还一点盯着他的何长青:“看什么看,还没挨打够是不?”

    随着这几句话发出,身边窜出几人,手里闪烁枪械,齐齐一指叶子轩,杀意盎然。

    吴刚烈身边还有人哄笑一句:“傻叉,这里是越国,不是你们小澳门。”

    “跪下,认错,叫声爷!”

    吴刚烈摸出一支雪茄,点燃,指着叶子轩淡淡开口:“今天给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见几道寒光闪过,伴随几记锐响,端着枪的六名吴家精锐闷哼退后,持枪肩膀中刀,枪械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大厅瞬间弥漫一股子寒意和血腥,在阮飘飘下意识后退一步的时候,夹着雪茄的吴刚烈也微微一滞不可一世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似乎没想到有这等强悍飞刀,一个照面就瓦解掉六人的枪械杀伤力。

    阮飘飘盯着郭翘楚手里的一把小刀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叶子轩已经踹飞四人,像是魅影一样出现在吴刚烈的面前,

    “有事冲着我来,一百多人围攻我兄弟,算什么?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手搭在吴刚烈的肩膀,一手把玩着从他怀里掏出的枪械,这是一把昂贵的复古左轮手枪,他把里面的子弹,一颗颗丢在地上,只剩下一颗在里面,声音很是阴冷:“我这人喜欢讲道理,但人家无礼的时候,我只会更无礼!”

    阮飘飘喝出一声:“你要干吗?劫持吴少,那是死罪。”

    “我人多枪多,这里还是我地盘!”

    吴刚烈知道来了狠角色,脸上却是毫无畏惧,把雪茄吐在地板上,望着叶子轩不以为然甚至有恃无恐的笑道:

    “你动我,你,你的兄弟,你的姐妹,全都要死,信不?”

    这时,侧边楼梯门又打开,走出二十多名越军,人手一枪对着叶子轩、何长青、艾小薇跟何家人、、、、

    吴家阵营中也走出六人,捡起地上枪械对准叶子轩。

    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此时,市政大厦外面的主干道,一列黑色劳斯莱斯组成的车队上,正要前去机场离境的伊万斯基,靠在舒适座椅上闭目养神,感觉到车队停滞多久就睁开了眼睛,见到前方有不少军车占道靠近,而且市政大厦四周还有不少男子对峙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头:“越军大白天搞什么?”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座的一名俄国人拿起电话,聆听片刻后向重新闭上眼睛的伊万斯基开口:

    “伊万先生,是叶少跟人干架。”

    伊万斯基瞬间睁开眼睛,迸射一抹凌厉光芒:“动我老弟?”

    “我干他全家!”

    PS:谢谢进击的学渣打赏作品58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