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七十章 出手凶猛
    第九百七十章出手凶猛

    数十支枪对着叶子轩和何长青众人,枪口充满着凌厉和杀意。

    虽然何长青恨不得一刀劈了吴刚烈,可是不得不承认,这小子多少还是有点魄力,换成其余人,被叶子轩这样掌控性命,只怕早已低头妥协,像吴刚烈这样强势对抗,只怕千分之一,可这小概率,今天却碰上了,局面变得棘手起来。

    何长青已经从郭翘楚处知道吴刚烈的背景,也就清楚对方无视何家跟越文星的底气,他眼里闪过一抹犹豫,寻思要不要暂时忍下这口气,以叶子轩的身手,废了吴刚烈也能从容杀出,但自己一干人等是拖累,成为束缚叶子轩的软肋。

    “小子,给你十秒考虑。”

    吴刚烈阴笑盯着叶子轩:“要么弄死我,要么放了我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还没给我兄弟讨回公道,放你,岂不显得我太无能?”

    吴刚烈不以为然地笑笑:“你真敢动我?”

    阮飘飘喝出一声:“你眼瞎了吗?没看到谁掌控局势吗?”她很是不爽叶子轩这样傲然的态势,在她的设想中,面对这样压倒性的局势,叶子轩应该马上跪地求饶,以此来换得自己跟何长青他们的性命,怎可能如现在这样强势对抗?

    一名华衣青年也抬盯着叶子轩:“小子,你伤吴少一根毫毛,你们全要倒霉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的目光又落在何长青身边的艾小薇,看着后者那双精致的玉足,眼睛不断变得炽热,呼吸也无形变粗。

    艾小薇能够感受到对方的侵略性目光,下意识夹紧双腿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此时,吴刚烈又笑了笑:“放开我,跪下,求饶,放弃赌场股份,我给你们生路如何?”

    叶子轩平静出声:“我来这里是踩你的,不是被你踩的。”他没立即动手,拖延时间,等待叶宫子弟抵达。

    听到叶子轩的话,吴刚烈笑容一沉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?”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几名吴家精锐枪口一沉,对着三名何家成员扣动扳机,枪声响起,子弹洞穿三人小腿,拖出绵长的血迹,让血液洒在地板触目惊心,何家成员也发出一声凄厉惨叫,但很快又咬牙忍住,捂着小腿倒在地上,牙齿都要咬断。

    接着,那名华衣青年无声窜出,手里也握着一枪,一转枪口,对着艾小薇射出一枪,子弹打在她的肩膀,直接把她掀翻出去,艾小薇发出一声惨叫,摔倒在地闷哼不已,俏脸瞬间惨白,让何长青心里一揪,也让叶子轩跳跃一抹杀意。

    剃着阴阳头的华衣青年冷笑一声:“马上放了吴少,不然下一枪,我就要打脑袋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瞄了艾小薇一眼,很是邪恶,似乎喜欢看后者的挣扎和无助。

    随着这几记枪响,越军和吴家精锐都踏前一步,枪口进一步指向叶子轩等人,气势更加凶猛:“放开吴少!”这俨然是威慑,是警告叶子轩,如不是叶子轩有着强大身手,担心开枪搞出同归于尽,只怕这些杀人机器早对叶子轩开枪。

    在何长青脸色一怒时,吴刚烈皮笑肉不笑:“你不敢动我,又不放开我,只能干瞪眼干愤怒,有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而且僵持越久,你的人,要吃更大的亏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泛起一抹戏谑,左手猛地用力,抓住吴刚烈的肩膀,狠狠按向接待大厅的玻璃桌。

    叶子轩出手之快,力道之大,别说吴刚烈,即便何长青和郭翘楚那级数的格斗好手,也难抵挡一二,吴刚烈大好头颅砸在坚硬的桌子,咔嚓一声,玻璃碎裂,碎片横飞,夹杂刺眼的猩红血色,吴刚烈的脸不知被碎裂玻璃划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鲜血直流!

    吴刚烈这倒霉蛋此时此刻终于明白过来,叶子轩哪是吹牛说大话,是真他妈的敢动他啊!

    他双手死死撑住桌面挣扎:“混蛋——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失声尖叫,男人们骤然色变。

    叶子轩并没有就此罢手,他搭着吴刚烈的左手一滑,精准落在对方的右手关节,一扭,咔嚓一声,他像扭麻花一样,硬生生扭断吴刚烈的修长手臂,触目惊心,吴刚烈好不容易忍住的巨大疼痛,再也无法控制,汹涌无比地喷泻出来: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周围人看得毛骨悚然,齐齐后退了一步,脚底踩到的碎片咔咔乱响,阮飘飘也是俏脸一变,下意识后退几步,叶子轩速度之快,出手之猛,完全超出常人想象,待吴家精锐感受到叶子轩的狠辣时,吴刚烈已经被重创,没法子可援救。

    几名市政官员差点瘫倒,完了,完了,吴刚烈在市政大厅受伤,他们难逃其咎。

    阮飘飘见到靠山被肆虐,愤怒不已喝骂:“混蛋!混蛋!动吴少,你们死定了,全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事情的发展,跟她原先的设想完全不同,阮飘飘的俏脸都扭曲变形:“你们没资格伤害吴少!没资格!”

    叶子轩淡淡一笑:“不动动他,你们总觉得我虚张声势。”

    “动一动他,你们又打了鸡血一样,你们有钱人,真难伺候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头破血流的吴刚烈:“吴少,这一下,还算满意吗?”

    阴阳头的华衣青年吼叫一声:“弄死他!”

    数十支枪偏转,齐齐对向叶子轩,吴家精锐一个个义愤填膺,恨不得乱枪打死叶子轩,自家少主,在自家地盘,被一个外籍人士当众肆虐,这算怎么回事?传出去,吴家以后不用混了,他们异口同声地喝出一句:“马上放了吴少。”

    华衣青年还喝出一句:“把他们的人全部拿下,三分钟不放人,过一秒就杀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人,好像我们就没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拉起吴刚烈横在身前时,电话震动的郭翘楚冷笑了一声,打出一个手势,下一秒,门口涌入一批叶宫子弟,训练有素在大厅散开,他们手里没有枪械,但左手全都戴着弩弓,六发弩箭探出,闪烁阴冷的光芒,对着吴家精锐。

    见到这么多弩箭对着自己,不少吴家精锐都打了一个颤抖,枪口止不住偏转,分出些许对峙这些箭手,神情很警惕,二十五人,一百五十支弩箭,十米不到的距离,有着毁灭性杀伤力,一旦雷霆万钧射出,只怕要当场倒下七成人手。

    这种场面,弩箭比枪还有威慑性。

    叶子轩枪口一偏,一名叶宫子弟一偏左手,弩箭齐射,大厅半人高的大理石接待台,砰一声四分五裂,坍塌在地上。

    杀伤力惊人!

    在阮飘飘脸色变得难看时,叶子轩依然按着吴刚烈肩膀一笑:“这些弩弓全是三百斤力道设计,别说杀你们这些人,就是换成野猪,也会被洞穿出一个血洞,一百五十支弩箭,这个空间施放出来,吴少觉得,有几个人可以活下来?”

    叶子轩叫郭翘楚带一批箭手过来,而不是跟越军一样荷枪实弹,除了知道自己跟吴刚烈的较量,更多是人脉和资源的对抗之外,还有就是清楚这里为市政大厦,自己一个华人,带着枪手在这里跟吴刚烈对抗,绝对是对越国官方打脸。

    越人是绝对难于忍受这种事情,无论叶宫对错都会认为挑衅,所以叶子轩修改原本的侧脸,公道要讨,苦戏要演,让越人忽略自己的华人身份,让围观者更多认为,这是特权阶层欺凌弱小的场面,这样,他才能彻底把吴刚烈踩下去。

    吴刚烈也够硬气,缓过神的他,把嘴唇咬出血来,忍住了胳膊和脸上伤口传来的疼痛,咧嘴艰难地一笑:

    “小子,你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还想给你们一条活路,如今什么都不用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动了我,下场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场的,有一个算一个、、”

    “全要倒霉!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容恬淡地回应:“你想多了,废了你,我一样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“越参谋和吴军长来了!”

    这时,门口不知道谁喊了一句,剑拔弩张的大厅,气氛瞬间一沉,刀枪杀意消弱了两分,几乎是伴随着喊叫,四扇玻璃门猛地被人推开了,一大票身着军服的越军牛气哄哄闯入进来,端着冲锋枪,训练有素向两边散开围住整个大厅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是神情傲然。

    吴家精锐听到越参谋他们来了,枪械全都低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华衣青年更是提着枪,牛哄哄点着叶子轩他们,脸上狰狞,得意:“你们完了。”

    他邪恶**的目光,落在光着脚丫的艾小薇身上:“弄死你们后,我就干死那女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子轩微微偏头,郭翘楚猛然欺近,盯着门口的众人,只觉眼一花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下一秒,郭翘楚已夺下华衣青年手中的枪械,接着右手匕首毫不犹豫扎入华衣青年小腹,

    华衣青年感受一丝冰凉侵入体内,条件反射地错愕低头。

    匕首的刀锋完全没入他腹部。

    红色血液,滴滴答答淌落,刺激眼球。

    PS:感谢我就这样my26打赏作品2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