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七十二章 最后的较量
    第九百七十二章最后的较量

    长江后浪推前浪!

    看到叶子轩这个态势,越文星跟吴刚强心里涌起华国那句古语,神情很是复杂看着持枪的叶子轩,叶子轩乍一看去,不会显示出太大棱角,可到关键时候,他流露出来的强势和魄力,就远非吴刚烈和阮飘飘他们能比,生子当如此啊。

    见到叶子轩为自己公道赌命,何长青一脸感动,想要出声就此罢休却被郭翘楚拉住,这时没必要打断叶子轩,叶子轩胆敢向吴刚烈划下道来,那就表示他有信心全身而退,阮飘飘他们一伙却呆愣原处,叶子轩的手段又一次冲击他们。

    吴刚烈再也没有獠牙,带着一抹求救望向哥哥,吴刚强也扭头望向越文星:“越参谋——”

    “吴军长,难道我提出的两个选择,不公道吗?”

    叶子轩握着左轮手枪冷冷出声:“你弟弟唆使一百多人围攻我兄弟,他磕头认错,交出始作俑者,不合理吗?如果有人调一百多人围攻你弟弟,只怕你早用机枪扫射他们了吧?如今换成吴刚烈,你却觉得欺人太甚,不觉得荒唐吗?”

    叶子轩眼睛锐利盯着吴刚强开口:“如果你们贪图面子,无法接受这个条件,那咱们就来第二个选择,你一枪,我一枪,生死断恩怨,论身份论地位,我比吴少还胜一筹,我拿出性命来对赌,又不作弊,公平公正,你有什么不满?”

    他嘴角勾起一丝戏谑:“把命运交给老天决定,是一件很公平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,我会爆掉自己脑袋,那样一来,你们所有恶气都出了。”

    他拿着左轮枪,对着自己脑袋:“如果你们都不接受,那我只能捅吴少七刀了。”

    在吴刚强脸色微微一变的时候,越文星抬起头淡淡出声:“吴军长,叶子轩说得对,今日恩怨总是要有一个结束,不然以后双方会无休止的厮杀,成百上千人要丧命,就算你我也怕会卷入其中,还不如痛快一点,今天作一个了断。”

    “叶子轩的法子也公平,我建议你们还是作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吴刚强嘴角牵动:“越参谋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不道歉,不下跪、、、”

    叶子轩打开弹仓,手指一带,整个弹仓像风车般快速转动起来:“我就当作吴少选择了第二个,刚才大家也看见了,我丢掉了五颗子弹,现在这把左轮手枪里,还有一颗子弹,但这颗子弹现在在什么位置,恐怕只有老天爷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谁能活下来,就看彼此的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,叶子轩把弹仓恢复原位,随后拿起左轮手枪放在脑袋:“第一枪,我先来。”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没等震惊的众人作出反应,叶子轩就一扣扳机,随着一声轻响,枪口没有喷出子弹,叶子轩仍站在那里,一脸平静,意料中的爆头血腥场面,并没有出现,叶子轩没有废话,枪口一转,对着吴刚烈的额头,不待吴军长喊叫就是扣动。

    又是咔嚓一声,子弹依然没有喷出。

    吴刚烈完好无损,只是他的脸苍白无比,眼睛无尽的惊恐,吴刚强也差一点摔倒,冷汗瞬间湿透了背部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就连吹拂而来的风,似乎也停止了流动,盯着眼前一幕无尽震惊,还有深深的恐惧,下意识远离叶子轩,正因为有生存的可能,所以死亡才变得恐怖,这种有选择的过程,真是一种比任何酷刑都更残忍的折磨。

    吴刚强想要拔枪冲向叶子轩,制止后者的疯狂行为,可越文星却一把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吴少运气不错。”

    在越文星跟郭翘楚也都捏着一把汗时,叶子轩淡淡抛出一句,随后又把枪口对着自己,扳机扣动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还是空枪!众人冷汗飙出暗呼叶子轩运气极好,魄力极大之余,也对吴刚烈的命运开始担忧起来,空了三枪,也就意味着死亡几率提高,一个不好,下一枪,就会爆掉吴刚烈的脑袋,只是没等叶子轩调转枪口,吴刚烈就直挺挺跪下。

    “叶少,对不起,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吴刚烈忽然放声大叫,他的声音里,有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:“我向何少道歉,我给他磕头。”

    他不玩了,也玩不起,

    吴刚烈身躯抖得厉害,刚才那一枪,已经把他所有的勇气都抽干,他觉得自己,分明是到地狱里去轮回了一次,在叶子轩低垂枪口的时候,吴刚烈挪到何长青的面前,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头:“何少,对不起,是我错了,我混蛋、、”

    “请你原谅我!请你原谅啊!”

    两个小时前的意气风发,此刻在吴刚烈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痕迹,叶子轩接二连三的作为,击溃了他的优越和自信,吴刚烈现在只想活下来,活得好好的,远离这帮疯子,为了表示诚意,他还抬起左手,啪啪!他直接给自己两巴掌。

    何长青看他这样,咬咬嘴唇:“好,这次给吴家面子,下次再跟赌场作对,我就是拼了命,也要抱着你们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吴刚烈摇摇头:“不会,不会!”

    “吴少够痛快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扬起一丝笑意,把左轮手枪丢给郭翘楚,上前一步把吴刚烈拉起:“看你这么有诚意,今日一事到此为止,希望你和吴家不要再找赌场麻烦,不然就如何少说的,杀入吴家抱着你们一起死,你该清楚,我是可以办到此事的。”

    在吴刚烈如获新生连连点头时,叶子轩望向吴刚强一笑:“吴军长,可以带着你弟弟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吴刚强挥手让人接过弟弟,随后盯着叶子轩开口:“小子,够阴啊,左轮枪,应该没子弹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挥手从郭翘楚手里拿过左轮枪,不置可否一笑:“要不吴军长接替自家兄弟赌这最后三颗?”

    吴刚强一脸恼怒,但最终还是闭嘴,这种玩命,哪怕万分之一的概率,他也不想玩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在吴刚强准备带人离开的时候,叶子轩对着旁边沙发轰出第四枪,扳机扣动,枪口喷出一颗子弹,把沙发洞出一个弹孔,吴家兄弟脸色齐齐一变,暗呼好险啊,同时庆幸吴刚烈没有承受第四枪,于是对他刚才的下跪也变得理解起来。

    越文星却会心一笑,他刚才敏锐捕捉到,郭翘楚接过枪械时塞了子弹。

    他适时宣告:“今日恩怨到此为止,任何一方都不得再搞事,一旦被我发现谁再挑衅闹事,绝不轻饶。”

    越文星展示着威严。

    吴家人脸色难看,但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此刻,叶子轩吹吹弥漫的硝烟:“吴军长,一路好走。”

    吴刚强他们缓缓走向门口,阮飘飘也脸色苍白跟过去,希望在叶子轩发现自己之前,离开这个血腥凶险的大厅,只是刚走几米,吴刚强手下的三名越军就转身,直接把她挡回来,不让她跟随,与此同时,郭翘楚带着人走到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阮飘飘歇斯底里地喊叫:“吴少——”

    吴刚烈的身躯微微一滞,但随即恢复平静离去。

    越文星扫过全场一眼,随后跟叶子轩打了一个眼色,也带着人离开,他逗留此地太久不妥,何况今天还有事处理。

    “阮小姐,游戏结束。”

    郭翘楚彬彬有礼地开口:“你这个战利品,已经没有自主选择权了。”

    阮飘飘色厉内荏喝道:“你们敢动我?”

    郭翘楚笑容很是灿烂,贴近那具丰满的身子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他搂住阮飘飘的时候,匕首也捅入她肚子:“不给你几刀,怎么长记性啊?”

    此时,叶子轩正扯过纸巾擦擦双手,随后带着何长青向门口走去,看都没有看神情惊恐的阮飘飘:“郭少,我先送何少去医院,这里就交给你们处理了,记住,不要玩死她了,还能有,一切损失,赌场支付,不要让市政官员为难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换得十几名官员如释重负,满脸感激,连连喊叫叶少慢走。

    郭翘楚笑着点头:“放心,一定办得妥当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他右手一转,拔出匕首,看着阮飘飘摔倒在地:“来人,送她去医院,止血后押回赌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在几名叶宫子弟行动起来抬起阮飘飘时,叶子轩正搀扶着何长青走到门外,此时,吴家兄弟已经钻入一辆墨绿色吉普车,率先发动驶向市政门口,今天杀气腾腾过来踩人,结果却被人踩的遍体鳞伤,还丢尽面子,两人心里都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吉普车刚探出大半个身子,一辆劳斯莱斯忽然窜出,直挺挺撞中吉普车身,势大力沉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吉普车直接翻滚出去,车窗碎裂,两声惨叫,刚刚平静的人群,又是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吴家车队齐齐打开车门,一窝蜂冲向自家主子:“吴军长,吴少!”

    劳斯莱斯停下,车窗落下,探出一个俄国人的脸,恶狠狠吼叫:“妈的!怎么开车的!出门不鸣喇叭不打灯?”

    吴家精锐怒不可斥,想要拔枪却最终按下,盯着俄国佬,神情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何长青瞄了一眼,冷笑一声:“吴家兄弟这一撞,白挨了!”

    劳斯莱斯,俄国大使馆牌照。

    PS:谢谢安拉-哈吉打赏作品52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