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七百七十四章 风波起

天才布衣 第七百七十四章 风波起

  第七百七十四章风波起

  海防市候机大厅的落地玻璃窗前,蝴蝶燕眺望渐渐飞离地面的波音大型客机,眼里有着淡淡的眷恋,叶子轩回去了,带走她的期盼思念,回味与叶子轩短暂相处的时光,她黛眉微蹙,从未想过自己会对男人动心,还是这样恋恋不舍。

  她暗暗责怪自己举动离谱,同时叮嘱自己收心,她跟叶子轩是永远不会有将来,与其腾升不切实际的念头,还不如认真做好手头的事情,飞机飞入云霄,消失的无影无踪,蝴蝶燕缓慢戴上大框时尚墨镜,掩住了内心深处的淡淡忧伤。

  向来刚强的女人,破天荒的幽怨轻叹,随后转身离开,她也要回胡志明市了,今晚,就要跟棺材板和墨七熊他们,把山洞中的军火,全部运到西贡码头,虽然路程只有一百多公里,可涉及一百辆卡车的运输,蝴蝶燕始终不敢太大意。

  见到主子离去,数十名黑衣枪手默默跟随,不敢有任何异样表现。

  商务机里,叶子轩端着一杯咖啡,慢慢喝入一口,身上仍然嗅得到跟蝴蝶燕拥抱残留的暗香,他无奈一笑,他看得出女人心思,但没觉得是荣耀幸事,与几个女人的情感纠葛,分分合合,使他明白,美人恩难消瘦,但也不至于抱怨。

  那样太矫情,令美人折腰的快感,能慰藉任何男人的自尊心,包括叶子轩。

  飞机轰鸣作响,但并非直接飞向京城,而是朝着澳门位置飞了过去,叶子轩之所以改变行程,是因为连夜收到母亲的一个电话,告知她订制的专机已经抵达香港,让他抽个时间去检收这份礼物,顺便熟悉她给叶子轩安排的机组人员。

  虽然对这架专机早有心理准备,但真正到了接受时刻,叶子轩还是有点精神恍惚,他并非一个奢侈享受的人,所以拥有一架私人专机对他来说很有感慨,只是他也没有拒绝母亲的好意,还连夜修改行程,准备绕道香港把专机签收了。

  不过首站还是澳门。

  几个小时行程并不长,飞机飞临澳门国际机场时,正是夕阳西下的黄昏时间,叶子轩推开舷窗挡板,俯瞰大地,斑驳金黄的阳光,将这座世界赌城点缀的分外妖娆,建筑玻璃反射回来的光芒,让澳门像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极品美人。

  不管它抹去多少华夏风韵历史本色,不管它曾经背负多么沉重的屈辱,它终归是华国版图内最耀眼璀璨的一颗明珠。

  飞机下降着陆的过程,向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叶子轩想了很多很多,机舱门打开,他在空小寒等人的簇拥下人涌入机场大厅,脚踩熟悉的土地,感受熟悉的氛围,虽然不是京城和华海,但他依然有回归故土的愉悦轻松,轻声呢喃:

  “我又回来了。”

  离开海南半月,仿佛阔别数载,叶子轩思绪万千,走向机场出口。

  “叶少!”

  叶子轩等人的身影刚刚出现大门,就见前方驶来一列黑色车队,车门打开,何翡翠钻了出来,大步流星迎接了上来,笑容很是灿烂:“老三跟我说下午的飞机,我以为怎么都要延误个把小时,没想到来的这么准时,幸亏没有错过。”

  今天的何翡翠身穿一袭黑衣,把庞大身材衬托的很是厚重,但也气势十足,叶子轩大笑着上前几步,随即跟何翡翠来了一个重重拥抱,这次抵达澳门,除了要见一见沈家欣之外,还有就是跟何翡翠聚一聚,他轻轻拍着何翡翠的背部:

  “大小姐客气,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,哪需要这么隆重对待?”

  何翡翠发出一阵爽朗笑声,跟叶子轩分开后悠悠开口:“你确实不是大人物,但你是何家的股东,何家的恩人,翡翠的哥们,这三重身份,我就是跪迎也不为过了,何况老三把事情告诉了我,涂山赌场如果不是你主持大局,够呛。”

  她保持着直率的性格,向叶子轩侧手钻入车里:“他最好的结果就是夹着尾巴灰溜溜滚回来,坏一点怕是连命都丢在涂山赌场,哪有现在的高高在上和话语权?所以我怎么都要来接机,不亲自跟你说一声谢谢,翡翠心里少点东西。”

  “何少过奖了,你也客气了。”

  叶子轩笑了笑,率先钻入奔驰车里:“有郭少帮忙,涂山掀不起风浪。”

  “不管怎样,你始终是何家大恩人。”

  何翡翠笑着抛出一句,随后坐入车里,拉上车门就让司机前行,车队很快驶出澳门国际机场,前行途中,她打开车上一个箱子,拿出一叠文件给叶子轩:“叶少,按照你的吩咐,何家对接完许家手里的一成干股,还形成法律文件。”

  她把最新情况告知叶子轩:“上个星期,我还派出得力干将和律师去马来西亚,想要跟云山赌场好好谈一谈,和平解决此事,结果对方二话不说就把何家骨干打了一顿,告知云山赌场跟许家从来没有关系,更不知道什么一成干股。”

  “他们还警告何家不要打云山赌场的主意。”

  叶子轩神情平静:“预料之中的事。”当初叶子轩从许泽平手里要来这一成干股,他就清楚股份对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所以白秋画跟许家签完转让协议后,叶子轩就让她交给何家姐弟,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但也没奢望轻易拿下。

  何翡翠呼出一口长气,眼里闪烁着一抹光芒:“对方没给何家跟叶宫面子,我也没有给云山赌场脸色,我当时就给林家电话,告知不能好好谈,私下谈,那就公开谈,撕破脸皮的谈,我把所有资料都公布出去,让赌界来评判此事。”

  “哪怕最后还是一场空,这一场股份纠纷,也能让云山赌场声誉受损。”

  何翡翠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从怀中摸出一个信封:“这不,早上让人送来一封信,没有内容,只有一颗红色弹头。”

  叶子轩拿过信封一倒,一颗弹头滑落在掌心,漂染的红彤彤,看起来很是刺眼,还有嗜血凶险气息,随后又听到何翡翠补充一句:“中午的时候,我收到一个陌生短信,识趣地就忘了一成干股,还有闭嘴,不然就会要了我的小命。”

  “云山赌场也挺牛的啊。”

  叶子轩眼里闪过一抹戏谑,随后把玩着红色弹头开口:“论规模论人脉,云顶山庄都不如何家,论人手,这里更是何家跟叶家地盘,林家揍何家使者一顿可以理解,跑到澳门来威胁你,那就是脑子有问题了,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?”

  何翡翠微微坐直身躯,笑容变得很是深邃:“云顶山庄此举确实幼稚,不过对方这么硬气也是有原因的,这颗弹头不是云顶山庄的人送来,它真正的主人是东瀛红门,跟云顶山庄有千丝万缕的一个帮会,门主的三姨太是林家女儿。”

  叶子轩眉头一皱:“红门?”

  何翡翠点点头:“叶少是不是感觉陌生?其实红门并非小角色,它是东瀛最大的华人帮派,虽然比不上山口组的根深蒂固和国际影响,但也是当地数十个帮派中屈指可数的帮会,更是东瀛华人帮派中的龙头,帮会人数仅次山口组。”

  她把知道的消息全部说了出来:“当年华国到东瀛的走私、贩毒、偷渡,几乎都是红门的人在牵线,在运作,他们的门主又跟金三角的金夫人交情不浅,东瀛毒品市场被他左右六成多,这也是红门能够扛住山口组打压的要因之一。”

  叶子轩轻哼一声:“金夫人都快挂了,交情不浅有啥用?”

  不知道叶子轩计划的何翡翠微微一怔,随后扬起一丝笑容叹道:“我原先以为这一成干股,会在何家跟云顶山庄的协商中和气生财,可是没有想到云顶山庄反应会这么激烈,不仅态度坚决否认这干股,还把亲家红门也搬出来溜达。”

  “可惜他们低估何家了,以为父亲死了,何家就软弱可欺了。”

  她哼出一声:“我都已经做好布置,不管是云顶山庄的人,还是红门的人,来了澳门,一定让他有来无回。”

  叶子轩对云顶赌场的反应却不觉得激烈,林家肯定能够从许泽平口中了解自己,必定会清楚自己连消带打的性格,一成干股岂会是叶宫的最大胃口?只要给了自己缺口,叶宫迟早会掌控云顶集团,林家能看到这一点,所以态度坚决。

  不过,叶子轩还是叮嘱何翡翠:“身边多安排几个人,暗中保护,事情闹大,说不定对方真的会死磕。”一番心血被外人盯上,被蚕食的解决也能遇见,别说是在马来西亚被封王封侯的林家,就是普通人,害怕失去时也会鱼死网破。

  何翡翠笑着点点头“明白。”

  “贾富贵情况怎样了?”

  叶子轩忽然问出一句,他没有忘记自己要干的事,黑泽西这条命:“要挖出的东西,挖出来没有?”

  何翡翠答非所问回道:“黑泽西喜欢吃河豚。”

  PS:谢谢李阳剑打赏作品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