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 > 天才布衣> 第九百七十五章 暗夜危机

天才布衣 第九百七十五章 暗夜危机

  第九百七十五章暗夜危机

  叶子轩知道贾富贵的重要性,所以白秋画从拘留所把他领出来后,在海南堂口匿藏几天,他就让白秋画把贾富贵转到何家手里,避免在他吐出有价值的东西前被人宰掉,如今听到何翡翠的生活细节汇报,叶子轩就知道来了一个机会。

  只是他也清楚不能鲁莽行事,死黑泽西容易,让他死得名正言顺才是难题,华国政府决不能跟此事沾上半点关系,所以这起袭杀必须做的滴水不漏,于是叶子轩让何翡翠把问出来的东西,尽快传给梅子书,让后者拿出一个袭杀方案。

  只要时机成熟,叶子轩就要完成这件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。

  叶子轩跟何翡翠交谈一番确定细节后,车队就抵达葡京酒店旗下的餐厅,何翡翠早已经让人准备妥当,众人下车就是美酒美食,叶子轩也没有客气,几个小时的航程也确实累人,于是一干人等放开胃口吃起来,气氛很是融洽和热烈。

  只是相比众人的轻松来说,叶子轩的神经暗中绷紧两分,不知道为什么,这些天,他总感觉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,一种说不出的危险刺激着他神经,可是一回头却不见端倪,尽管觉得自己足够应付危险,可叶子轩依然不敢掉以轻心。

  一顿饭,吃了差不多两小时才结束,要散去时,何翡翠就邀请叶子轩回何家,毕竟后者是何家花园的真正主人,但叶子轩毫不犹豫地拒绝了,虽然何家花园的舒适性和安全性,都远胜于酒店的总统套房,可他清楚自己住进去的麻烦。

  何家姐弟不会有什么意见,但其余何家人必会不舒服,颇有鸠占鹊巢的意味,所以他从不打算入主何家花园。

  “子轩!”

  在何翡翠和空小寒陪着叶子轩走出餐厅落到一楼大厅,正要分别各回各家的时候,一声清脆响亮又带着幽怨的喊叫掠空,随后就见侧边走出的一大群人中,奔出一个美丽倩影,带着意外带着惊喜的沈家欣,像是一头小鹿奔向他怀里。

  叶子轩先是微微一愣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沈家公主,他这次回国选择澳门做首站,除了跟何翡翠接触一番谈点正事外,还有就是拜访沈家跟女人,本想明天去沈家给女人惊喜,没想到这里撞见,当下踏前几步,笑着张开双臂迎接:

  “家欣!”

  出入酒店的漂亮女人虽多,但像沈家欣这种极品的却很少,她今天也没刻意打扮化妆,但不施粉黛的素颜,惹得男人们频频侧目,沈家欣的女孩并未在意旁人异样贪婪的眼光,她眸子只有叶子轩,兴奋瞬间变为激动,洋溢无尽温柔。

  沈家欣扑入叶子轩的怀里,双手紧紧搂住男人的脖颈,笑着笑着笑出了眼泪,叶子轩温柔抚她纤弱肩背,贴她耳边小声提醒周围人瞧着呢,沈家欣无动于衷,一如既往地固执说:“我不怕,就是让他们知道,我是你的,永远都是。”

  叶子轩暗叹一声,感动的无言以对。

  怪不得历史上数不胜数的英雄枭雄,遇见美人就成了狗熊,美人柔情的确能融化男儿的雄心壮志,在沈家欣抬头亲吻叶子轩的时候,十余名职位不低的同伴全都目瞪口呆,特首千金平时虽然不至于冷艳如霜,但也是不可亵渎的人儿。

  他们大脑一时空白,不知道俘虏沈家欣的叶子轩是何方神圣,能让女神这样当众失态,还肆无忌惮热吻,但看到何翡翠等人毕恭毕敬,他们又很快意识到一个人物,当下停止讨论和非议,显然都清楚那是真正掌控澳门地下世界的主。

  “混蛋,你回来不通知我?”

  热吻过后,沈家欣马上发飙:“是不是睡腻我了,想要飞掉我?”

  叶子轩抓住她要捶打自己的手,声音轻柔而出:“我刚刚下飞机,然后就跟何小姐他们来吃饭,不是不想通知你,是想明天正式拜访沈家,给你一个天大的惊喜,谁知在这里遇见你。”他还一捏女人的下巴:“不信你问问何小姐。”

  为了让女人高兴一点,叶子轩一边搂紧女人的身体,一边笑着补充一句:“我吃饭的时候,还让她帮忙准备礼物呢,我这次回国,特意取道澳门,而不是香港,就是想要看看你、伯父、阿姨,你是我的女人,我怎么可能飞掉你呢?”

  沈家欣扬起头,娇哼一声:“不相信。”

  叶子轩无奈一笑:“那你怎么才相信?”

  沈家欣贴着叶子轩的耳朵:“让我睡一晚。”在叶子轩神情微微尴尬的时候,沈家欣得意笑了起来,随后抹掉眼里高兴过头的泪花,见来来往往的人瞅她,尽量低头,问道:“小混蛋,每次见你,我总是控制不住眼泪,你烦我吗?”

  叶子轩轻笑摇头,女人是水做的,久别重逢的流眼泪,再正常不过,就连秦夕颜,每次见到他都有泪花,只是叶子轩不知道,沈家欣记事以来,只对他哭过,所有的眼泪只为他流,他轻咬女人耳朵:“别说睡一晚,睡一辈子都行。”

  “走,咱们现在就去开房。”

  说完后,他跟何翡翠他们打了一声招呼,就拉着沈家欣直上酒店客房。

  何翡翠笑了笑,她知道叶子轩今晚不可能回家了,于是挥手让人给叶子轩定一个海景房。

  十五分钟后,十六楼的海景房,套房、客厅一面完全是落地玻璃幕墙,视线开阔,可以欣赏到澳门最华丽的夜景,海景,房间虽然没有总统套房宽大,但房内设施却丝毫不逊色,送进来的活动船坞,更是有着百种水果、点心和红酒。

  洗过热水澡的叶子轩,穿着一件浅色的睡袍,端着一杯红酒,心平气和站在玻璃幕墙前,凝神欣赏多姿多彩的夜景,一年前,澳门还是他不可触碰的地盘,如今,整个澳门都倒在他的脚下,只是叶子轩说不上成就感,反而有些忐忑。

  每一次成功的征服,只不过是下一次的征服开始,想起越国,想起金三角,想起安定岛,叶子轩有太多的理想了。

  “子轩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  在叶子轩念头转动中,只用白色浴巾紧裹身子重要部位的沈家欣,伸出双手从后拦腰抱住了叶子轩,同时轻轻摩擦他的后背,叶子轩清晰感受到她身体的温润柔软,还有在耳边流淌的气息,心神一阵荡漾,一口喝完杯中的红酒笑道:

  “我在想,你的同伴看到你激情热吻,还拉着我开房,会怎么评价你。”

  沈家欣嘴角上扬一抹弧度:“我又不是跟他们过日子,根本不用在乎他们评价。”在叶子轩要转身搂住她时,她又轻盈地离开:“再说了,他们应该猜到你身份,又哪会乱嚼舌头呢?你不知道,你杀了徐洪刚后,嚼你我舌头的人、”

  “一个都没有。”

  沈家欣把“杀了徐洪刚”几个字咬的极重,并非责备,而是痴迷,任何女人都希望自己的男人飞扬跋扈,有专家说,女人最欣赏男人一掷千金的时候,格外有魅力,其实不然,沈家欣这种不缺钱的女孩,最欣赏男人睥睨天下的雄姿。

  在叶子轩以为沈家欣欲擒故纵挑逗自己时,却发现她是在检查门窗,还亲自拉扯确保锁上,他想起上次的温存,恍然大悟一笑,显然是沈家欣担心两人缠绵时,又偷偷摸入杀手捣乱,当初天枫十三娘的杀出,至今还让两人有些惆怅。

  沈家欣检查一番确认安全后,就挪移脚步回到叶子轩的身边。

  她柔若无骨的手,很直接从叶子轩睡袍的领口插了进去,极其挑逗的摩挲着向下滑:“爷,今晚解锁什么姿势啊?”

  “你啊,学坏了。”

  叶子轩丢掉手里的酒杯,一把抓住沈家欣不老实的手,笑着抱起动了情的女人,走入卧室,轻放床上,撕开沈家欣裹身的浴巾,完美如艺术品的身子令叶子轩心尖震颤,但他没猴急粗鲁的压上去发泄,而是俯身一口稳住娇艳的红唇、

  “砰!”

  几乎同个时刻,十六楼的楼梯门拉开,一个身穿清洁工服饰的魁梧男子,提着垃圾袋走了出来。

  只是没等楼梯门关上,空小寒也从暗影中走出,很直接横在通往叶子轩的路上。

  气氛瞬间凝重。

  PS:感谢我就这样my26打赏打赏100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