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七十九章 因祸得福
    第九百七十九章因祸得福

    “叶少,你真相信恐龙会去杀黑泽西?”

    上午十点半,开往沈家花园的路上,空小寒想着被送去机场的恐龙,眼里有着一抹凝重:“说不定他去东瀛转个圈就跑回来,然后悄无声息找机会对你继续下手,或者直接把双方交易爆给东瀛人,以此换得他们营救红娘子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靠在舒适的座椅上,看着平板电脑上的新闻,轻轻一笑:“他虽然四肢发达,但不是一个没头脑的蠢货,权衡各种营救红娘子的方案,我给他选择的路是最简单最直接的,无论是拿下我换人,还是找俄国佬要人,都不可行。”

    “妄图出卖我们求东瀛人出手救人,还不如老老实实干掉黑泽西来的简单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显然看得很透:“再说了,我跟他是口头承诺,他能出卖我什么?说我被华国政府授权杀黑泽西?证据呢?没有实质的铁证,东瀛人哪敢无端指责我们袭杀官员?最重要的一点,东瀛人绝对不会为一个红娘子,得罪俄国人。”

    在空小寒轻轻点头中,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:“恐龙一定会对黑泽西下手的,他的忠诚和人品都没问题,现在是我们要完善细节,晚点给梅子书电话,尽快拿出几个袭杀方案,同时让唐薛衣也跟去东瀛,暗中盯着恐龙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担心他叛变,而是需要掌控全局,一旦恐龙失手,那就需要唐薛衣补刀。”

    空小寒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叶宫车队抵达沈家花园,一如既往的幽静,只是今天门口多了十几部车子,车子旁边还站立着几名黑装保镖,让气氛多了一抹肃穆,钻出车门的叶子轩好奇瞄了几眼,但没有太多在意,特首之地,往来者几乎都是权贵。

    “子轩,你来了?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张望一番时,沈家欣像是魅影一样出现在叶子轩身边,一袭衬衫一袭长裤,显得端庄知性,完全没有昨晚的百媚娇柔,让叶子轩精神恍惚了一下,沈家欣似乎看出男人的惊讶,一脸得意的开口:“怎样?今天装扮不错吧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无视众人炽热的目光,直接搂住女人的小蛮腰,咬着诱人的耳朵低语:“下次咱们不解锁姿势,玩冠希哥哥的换装游戏。”他的手指摩擦着女人的肌肤:“就这装扮,我战斗力能翻三倍,秒杀全球男人床上持久的人均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禽兽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一边向护卫们绽放笑容,一边手指凶悍掐着叶子轩的腰肉:“邪恶的小色狼,这是沈家花园,特首府邸,你这样吃特区行政办副主任豆腐,刺激特首千金尊贵的耳朵高贵的身子,不觉得很混蛋吗?被我爹知道,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笑一声,搂着女人悠悠开口:“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。”

    “没点正经。”

    越来越靠近主建筑门口,沈家欣收敛几分打情骂俏,从叶子轩的怀里钻出后整理衣服,恢复应有的高贵和优雅:“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,今天家里来了客人,还是你想避开的客人。”她向后面微微偏头:“赵关西昨天抵达香港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处理什么码头事务,今天还有一点时间,就过海拜访父亲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一脸讶然:“我说外面车队是谁的,原来是赵关西来,还真是墨菲定律,说曹操,曹操就到啊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显然跟自家男人一条心,压低声音开口:“他跟父亲交情不错,逢年过节都有礼物往来,今天也带了一份厚礼过来,不过他应该不知道红娘子被拿下的事,更不清楚你跟红娘子之间的纠葛,所以你待会见到他不要说漏嘴了。”

    她盯着叶子轩叮嘱一句:“最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免得他要你帮忙救人,他一旦开口要求帮忙,父亲也一定会帮腔几句,到时你就下不来台,救下了,或许会感激,但没救下,肯定会恨你,我可不想我家男人做吃力不讨好的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着点点头:“放心吧,我会当作完全不认识红娘子。”

    谈笑之间,两人走入了沈家奢华大厅,一眼见到沙发上坐着两个老人,一个是身穿唐衣的沈庭威,正悠哉喝着茶水,脸上没有昔日的威严和肃穆,更多是和蔼跟亲切,还有一个身穿白色衬衫,鬓毛有些发白,戴着金框眼睛显得斯文。

    但他的眼睛却很是有神,好像只要被那眼睛扫过,就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一样,鼻子也微微挺起,显得有些侵略性,让人无形警惕,叶子轩看他第一眼,就感觉这个人绝非普通角色,跟贾沉浮一样,看似瘦小的身躯都蕴藏着惊人力量。

    不用问,叶子轩也清楚这是赵关西。

    此时,赵关西正握着一个小物体,一脸郁闷和苦笑,随后向沈庭威叹息开口:“昨天在旺角街头看到一个摊子,上面写着家有患者祖传砚台出售,我看它品相不错,还是玉石铸造,知道你平时喜欢写写毛笔字,于是就高价买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的脸上有着一抹无奈:“一是做好事,二是做份礼,谁知道却被卖家转手掉包,真是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不过也怪我,没有再打开看几眼,搞得现在这种境地,十万事小,在老友面前丢脸事大,不过也应该庆幸你是我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换成其他人,只怕以为我耍弄他。”

    沈庭威闻言发出一阵笑声,随后拍拍赵关西的肩膀道:“咱们老朋友了,我哪会笑你?而且这也不是你的错,是骗子太狡猾了,你也不要郁闷,我会给香港警方打个电话,让他们把那骗子抓了,给你讨个公道,也避免更多人受害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这砚台我也收下,没有收藏价值,但不妨碍使用价值啊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把砚台拿到面前。

    叶子轩趁机瞄了砚台几眼,这玩艺十公分左右的高度,十五公分的宽度,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,通体黑乎乎,但有不少缺损,还油腻腻的,中间也堆积不少灰尘,看起来很脏,落在其余人眼里,卖家玩了一出苦情计和掉包计。

    只是叶子轩却感觉它有些古怪,体积和厚度的契合度有出入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留着它干吗呢?”

    赵关西把它拿了过来:“看到就心烦,怎么说,我以前也是赌术高手,还抓过不少老千,如今被一个江湖骗子忽悠,还毫无察觉,留着它,完全就是给自己添堵,老沈,我下午让人给你送一个好的来,这玩意,让我砸了换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他作势就要往地上砸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窜了上去,眼疾手快的握住赵关西的手,随后谦逊一笑:“赵先生,这砚台让我看看再砸如何?”

    赵关西微微一怔,盯着叶子轩开口: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他是家欣的男朋友,叶子轩。”

    沈庭威端起茶水喝入一口,跟叶子轩点头招呼后,他就向赵关西介绍叶子轩:“何家合伙人,每天忙的跟米国总统一样,这次途径澳门,算他有心来拜访我。”接着,他又向叶子轩介绍道:“这是我一位世交,你叫赵伯伯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家合伙人?那就是京城叶老的孙子了?”

    赵关西很快捕捉到关键信息,随后主动伸手跟叶子轩一握:“如雷贯耳,子轩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着握手:“赵老先生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沈庭威等两人寒暄片刻后,手指一点砚台问道:“子轩,你不让你赵伯伯砸掉,是不是发现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感觉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在赵关西跟沈家欣相似的好奇中,叶子轩轻轻一笑,将卖相不好的砚台抛了两下,又轻轻掂了掂,发现还挺沉的,然后让人拿来几把小刀,在砚台上轻轻划了一下,发现砚台外面一层,不怎么硬,很轻易的便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看起来像是陈年的沥青,又好像是橡胶化合物。

    叶子轩神情犹豫了一下,向赵关西悠悠开口:“赵伯伯,反正你都要砸了,让我放开手脚弄一弄吧。”

    赵关西闻言大笑起来:“这都是要砸的东西,你喜欢怎么弄就怎么弄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有点奇怪,看你认真样子,莫非它内有乾坤?”

    沈家欣也嘟囔一句:“你能变废为宝?别逞强啊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笑了笑没有回应,只是用刀子轻轻刮磨砚台,两位老人也没有再说话,一边安静喝着茶水,一边看着叶子轩的动作,沈家欣更是给叶子轩搬来椅子,自己俯身看着男人的动作,很快,砚台外表的泥灰和脏污,就被叶子轩刮净。

    接着,叶子轩再度抖动手腕,一层层的黑色物品也被刮下去,露出了里面的黄色一层。

    “咦?这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沈家欣看着变了面目的砚台一眼,好奇挤出一句,沈庭威和赵关西几乎同时凝聚目光,扫过一眼微露惊讶:

    “田黄石?”

    当叶子轩又把其余脏污表面清理掉,露出一个小小的印章时,凑前的赵关西讶然出声:“龙门伟人?王杰?”

    沈庭威瞬间挺直身躯:“帝师石?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帝师石?”

    叶子轩轻轻擦拭着砚台,轻声回应沈家欣:“王杰,字伟人,生于雍正三年,卒于嘉庆十年,他是乾隆二十六年的状元,位极人臣,王杰曾在上书房任总师傅,他教导后来的嘉庆皇帝读书时非常严厉,如读书不努力就会罚跪罚站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把知道的东西轻描淡写道出:“王杰历任乾隆、嘉庆两朝宰相,身担要职十余年,是当时统治集团中难得的廉洁之士,他曾参与了和珅一案的审理,查明和珅贪污受贿的种种罪状,这方砚台上背面刻有云龙纹,龙穿行云间,栩栩如生。”

    “又有龙门伟人,及王杰的刻字,一个不好,这就是价值连城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把改头换面的砚台放在桌上:“就算不是真品,就这手工,这田黄石,砚台也能卖一百多万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赵关西笑了笑:“赵伯伯因祸得福。”

    赵关西喃喃自语:“这砚台拿去给林老头,一个亿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PS:谢谢杨亚铮打赏作品1888逐浪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