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斋 > 都市言情 > 天才布衣 > 第九百八十章 斗大
    

    “老赵,这东西如此贵重,我不能收。【猫扑小说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】【x.】”

    在知道砚台的保守价值后,沈庭威就不肯收赵关西的这份礼物了,很直接退回到后者的手里:“你的心意我领了,但砚台一定要收回去,如果它是普通的东西或不那么值钱,我可以收下,但价值都在百万以上,我再收下就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合适?”

    在沈家欣好奇审视这价值不菲的玩艺时,赵关西也微微坐直了身躯,把砚台放回到沈庭威的面前开口:“它就是我街头买来的东西,不值什么钱,还被人调包计欺骗了一回,只是因祸得福撞到帝师石,不然它就是一块普通的砚台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把它当成一块烂石头得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手指一点叶子轩跟沈家欣:“两个后辈也能作证,变成帝师石前,它就是一个次品。”

    沈庭威毫不犹豫摇头:“可它终究价值不菲,太贵重了,这不符合规定,要犯错误。”

    赵关西苦口婆心劝告着多年的老朋友:“我跟你又没有生意往来,我的业务也跟官方无关,没有利益输送,这东西再贵重又怎样?纯粹是朋友之间的赠送,老沈,你就别婆婆妈妈了,痛快点把它收下,不然我不好意思开口求你啊。”

    沈庭威微微一怔,端着茶水问出一句:“你求我?你有事找我,我就更不能收这个砚台,不然传出去会被人诬陷我受贿。”接着他又淡淡补充:“东西不收,但忙可以帮,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只要不违背原则,一定不遗余力。”

    “多年的朋友,你该知道我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他还手指一点砚台:“不准再让我收下它,不然我收了,什么忙都不会帮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拿起几颗龙眼,剥掉丢入嘴里,一副看戏的样子,同时感慨这两老头还真是有趣,一个砚台推来推去,换成自己肯定先把它收入袋中,然后再来探讨帮什么忙,不过也有点欣赏沈庭威的性格,比起很多认识的官员有底线多了。

    赵关西脸上划过一抹无奈,看着沈家欣叹息一声:“家欣,你看看你父亲,就是一根筋,一个礼物,搞得上纲上线。”他还恨铁不成钢补充一句:“老沈,你有老董一半圆滑,沈家影响早不局限澳门,怕是跟董家一样辐射东南亚。”

    沈庭威低头喝入一口茶:“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也给赵关西倒上一杯茶,嫣然一笑开口:“赵伯伯,我爸就这性子,他说不收就不收,你还是跟他说正事吧,你们交情也有几十年了,不在乎什么礼物不礼物,就算你要感谢父亲,也可以等他帮了你的忙,再慢慢感谢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老顽固。”

    赵关西嘟囔一句,随后望着沈庭威犹豫开口:“老沈,事情是这样的,我收到消息,赵思思前些日子在越国跟俄国人火拼,不小心掉入后者陷阱,下落不明生死难测,安定岛方面也佐证了这个消息,他们还推测赵思思大概率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她的身份和价值摆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在沈家欣止不住一怔,向叶子轩打出一个眼色时,赵关西又补充上一句:“我先是派人跟安定岛接触,希望他们派出好手营救赵思思,我还愿意给予他们一定赞助,可安定岛说多事之秋,他们现在被各方盯住,不方便有任何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俄国人也发疯一样报复他们,暂时没有人手去营救赵思思。”

    赵关西的眼里有着一丝无奈:“安定岛说,等扛过了俄国黑手党报复以及红丸号风波,他们再想法绑架一条俄国船来换回赵思思,可这要等到猴年马月啊,再说了,老毛子的蛮横性格,就算真绑架了俄国货船,他们也未必会换人。”

    在沈家欣寻思要不要拉叶子轩远离是非之地时,赵关西又苦笑一声:“安定岛不靠谱,我就找中间人跟老毛子接触,表示愿意给十五个亿换回赵思思,这也差不多是我能动用的资产了,你知道,云顶当年釜底抽薪几乎夺走我全部。”

    沈庭威抬头问出一句:“俄国人怎么回答?”

    “俄国人说不知道什么赵思思,李思思,他们也从来没有绑架红娘子。”

    赵关西呼出一口长气,把自己的交涉告知出来:“他们还说那是安定岛的诬陷,是后者自编自导的苦情戏,目的就是转移聚焦红丸号的注意力,我直觉告知思思在俄人手里,可是没有过硬的关系,根本无法跟他们开诚布公的对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次回来华国,两个目的。”

    赵关西道出自己的来意:“一是变卖香港的资产,让手头多一点现金,二是过来找你聊聊,你是澳门特区行政长官,你的路子和人脉怎么都比我广,看看你认识的朋友圈子,有没有能跟老毛子说得上话的,就是可以摊开来说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思思真的死了,我也希望领回她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多了一份愧疚:“我子女虽多,但唯一欠下的就是她和她的母亲,当年赌场一战,是我过度念于旧情,让了林家一手,导致失去云顶赌场的控制权,失去多年打拼的一切,还断了一根指头,刺激到她母亲跳楼,也让她变得叛逆。”

    叶子轩低头扫视一眼,这才发现,他的右手少了一根手指,只是他端茶喝水拿东西常用左手,所以右手缺陷不明显。

    他对当年的云顶恩怨,又多了一抹好奇,不过出于礼貌没有插嘴。

    “所以不管她做什么都好,都是我最思念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此时,赵关西眼中有了一丝坚定:“无论生死,我都希望给她一个归宿。”

    看到赵关西一副自责愧疚的态势,叶子轩神情犹豫一下,想要开口却被沈家欣一把按住,还被她往嘴里塞了五颗葡萄,嘴巴都鼓了起来,沈庭威没有发现两人的小动作,只是轻轻转动着茶杯:“俄国大鳄,我认识几个,也有一点交情、、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联系他们,让他们跟黑手党沟通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家欣俏脸掠过一抹无奈,没想到父亲答应下来,不过看到赵关西的神情,她又不便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何况,她有点想念那个久违的大姐姐。

    听到沈庭威这一番话,赵关西点点头:“那就谢谢你了,不管思思生死,我总是需要尽尽力。”

    沈庭威看着赵关西开口:“不过最后结局,我不敢打包票,只能说尽力而为,毕竟那些是你死我活的江湖恩怨,开一面也意味着放虎归山,你也不要太愧疚,这些年,你尽了父亲的责,还给了思思很多选择,是她一条道走到底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一拍赵关西肩膀:“至于当年云顶赌场的一战,细细理论起来你也没多大错,你是因为重兄弟情义,担心自己赢了让云顶四分五裂,所以关键时刻放水,后面衍生出来的事都不是你本意,所以你不要责怪自己,何况也过去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总的。”

    在叶子轩把葡萄一个个咬碎时,赵关西又叹息一声:“不管是不是我本意,兄弟、女人终是因我的失败,还是故意放水的失败,死的死,伤的伤,我当时体会不到他们的绝望,现在回想却是刻骨铭心,我对得起林家,对不起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时光如果倒转,我想,我一定会赢了那一场。”

    此时,叶子轩多少能拼凑当年恩怨,九成九是赵关西势力坐大,旗下兄弟不甘狭小的蛋糕,于是鼓动赵关西带领他们跟林家多要一点利益,结果招致林家无情反弹,一赌定乾坤,赵关西本来可以胜利,但念及林家恩情就故意放水输掉。

    这输掉的结果,就是自己断掉一指,股份被夺,家财散掉,旗下兄弟分崩离析,妻子受不了刺激寻死,女儿赵思思也因此变得叛逆,最终走上了海盗之路,几近推测出故事真相的叶子轩感慨不已,同时对赵关西有了那么一点同情、、

    而且叶子轩想到自己的云顶赌场困境。

    “赵伯伯,这砚台,不错,我收了。”

    在沈庭威要挥手叫管家联系俄国大鳄时,叶子轩伸手拿过价值不菲的帝师砚台,毫不客气地揣入怀里,沈庭威一愣中,他又叫沈家欣拿来一副纸牌,挑出大小王,切好,散开,摆在自己跟赵关西的面前,目光炯炯望着赵关西笑道:

    “如果再给你一个机会对付云顶集团,你会不会掀起最后一张牌,赢了林家他们?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叶子轩手指划过纸牌,捏起一张摔在茶几上,红桃a!

    “而这个赌注,就是赵思思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句,赵关西身躯一震,目光平静看着叶子轩,没有答话,只是伸出断掉指头的右手。

    指尖触碰纸牌,萎靡、颓废、苍老的气息,瞬间扫荡无存,只有一种意气风发的光芒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捏起一张,一翻,黑桃a!

    ps:感谢我就这样6打赏作品100逐浪币。